第六十一章 恩

    赵德柱风风火火的跑出了正房,直接钻进了倒座房里头,一直忙活到晚膳的时候,也没有出来,连晚膳都是另外一个太监李守财领回来的。

    不过这些尔芙都没放在心上,吃过了早膳,尔芙简单的洗漱了下,便来到西次间的书房,取过了一本女论语,努力的辨认着一个个繁体字,随手翻了两页,觉得通俗易懂,再加上字数不多,一日抄上几遍,既能熟悉古代女子的行事准则,又能练字,一举两得。

    尔芙想着,便叫过了玉兰研墨,默念着第一章——立身。

    不过片刻功夫,砚池里便已经添了不少墨汁,尔芙随意的取过了一支好像小学生练毛笔字用的毛笔,铺纸蘸墨,拿出了小时候写模范作业本的劲头,一笔一划的努力写起了一寸大小的楷书大字。

    立身一章,不过88个字,尔芙足足写了三刻钟,才默写完一遍,瞧着那一个个软趴趴的字,尔芙恨不得捂脸遁地,怕是连刚开蒙的小孩子,写得也比自己好上许多吧!

    不过练字一途,贵在坚持,尔芙将那张刚刚写好的大字,放在了一旁,简单的活动了下手腕,便又写了起来。

    凡为女子,先学立身,立身之法,惟务清贞。清则身洁,贞则身荣。行莫回头,语莫掀唇。坐莫动膝,立莫摇裙。喜莫大笑,怒莫高声。内外各处,男女异群。莫窥外壁,莫出外庭。男非眷属,莫与通名。女非善淑,莫与相亲。立身端正,方可为人。

    尔芙瞧着这简简单单的八十八个字,却不得不承认古人的智慧,举手投足间,皆是气韵,难怪会有些人家一家有女百家求,而有些人家的女儿,只能草草下嫁。

    怕是让自己见到一个聘聘婷婷如遗世而独立的青莲一般的女子,也会朝思暮想吧。

    同为女子,都不能阻挡这样一个女子的诱惑,何况是男子呢!

    尔芙自诩虽然做不到完美,但是也能改改自己往日的小错漏的地方,即便不求得到宠爱,也希望能让人不讨厌。尔芙自小便是这么个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性子,若是想做,无数人拦着也会去做,若是不愿意做,不管怎么逼迫,她也不会做。

    当初教养嬷嬷教授规矩的时候,尔芙一心逃避入宫,虽然面上用心学了,可是基本上都是过后就忘记了,而且进宫之后,又是一心想要被撂牌子,那更是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

    如今想要努力变成一个古典淑女的尔芙,手里头握着那卷女论语便不松手了。

    整整两个时辰,尔芙写了十几张大字,虽然仍然不算是好字,但是比起第一张大字,也好上了不少,尔芙让玉清将这些字都收好,这才洗净了手上的墨迹,坐在临窗的榻上,翻看着女论语。

    女论语共十二章,立身、学作、学礼、早起、事父母、事舅姑、事夫、训男女、营家、待客、和柔、守节,不足两千字,却是一本难得的好书,虽然有些思想在尔芙看来有些古板,但是不得不说,只有将女论语读到骨子里的人,才能在这个时代活的更好。

    尔芙半猜半读,倒是读了个大概,比起当年语文书上曾出现过的更多艰涩难懂的文言文,这女论语真可以算是浅显易懂的白话文了。

    兴趣是学习的最大动力,在尔芙身上,这点得到了充分的印证。

    往日,尔芙总是喜欢抱着话本子,窝在榻上,时不时的往嘴里丢上一颗蜜饯、干果等小零嘴,如果在现代人眼中,这不过就是放松休闲时候的正常举动,但是在这个时代,这样的举动,那怕是连农妇都不会如此。

    难怪每次尔芙这个形象的时候,玉清等人都是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

    尔芙瞧着女论语中所叙述的道理,对照着自己往日那随心所欲的举动,尔芙恨不得直接将自己砸失忆,重新穿越一下,这真是太丢脸了。

    玉清站在一边,瞧着自家主子今日难得坐得端正,心里头有一种望女成凤的成功感和自豪感,对着玉冰挑了挑眉,玉冰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玉冰:自家小姐长得不似满族人那般高大,身材娇柔,模样秀美,只是自家主子往日行为举止总是过于随意、出格,即便是教养嬷嬷多加引导,可是主子还是经常做出出格的举动,原本以为自家主子一辈子都要这样下去,没想到一夜之间,自家主子似乎开了窍,虽然比不上那些把规矩学到骨子里的贵女,但是偶尔露出的小俏皮,也让人更加稀罕了。

    尔芙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举动,会让身边伺候的丫鬟如此激动,只觉得腰背脖颈都发酸发涩了起来,但是为了能改掉陋习,尔芙还是坚持着,拼命的在心里催眠自己,二十一天养成一个习惯。

    酉时初,尔芙完成了自己给自己定的目标,略微活动了下身子,只觉得所有关节都上了锈一般,忙让玉清过来给自己松松筋骨。

    玉清麻利的跑上了前,眼中满是欣喜的神情。

    片刻过后,尔芙才觉得酸疼好转了些,起身缓步走了两圈,才感觉身体重新恢复了自己掌控了一般。

    晚饭,李守财提着两个大大的食盒,有些拘谨的走进了正房,尔芙瞧着送饭的李守财,有些意外,但是到底没有出声,只是微微颔首,玉清便上前给了打赏银子,接过了大食盒。

    玉清见尔芙今日用心练规矩,连往日最爱研究的菜单都不放在心上,特地交代李守财去膳房那边要了些自家主子喜欢吃的饭菜,也好给自家主子鼓鼓劲,免得这位主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撂挑子。

    尔芙让人在堂屋摆了桌子,按照当日教养嬷嬷教导规矩时候讲的那些,一板一眼的动着,虽然还谈不上美感,但是也比平日里的动作好看了些。

    用过了晚饭,尔芙没有在保持端坐的姿势,而是脚下踩着花盆底绣花鞋,手里掐着绢纱帕子,每步不过一尺,优雅而缓慢的走着步子,一连围着院子走了几圈,尔芙只觉得脚掌都有些胀痛了,这才回了正房里。

    玉清平日里总是跟在尔芙身边,对于尔芙的一举一动都甚是熟悉,自然看出尔芙的脚上已经不舒服了,这边扶着尔芙进了房间,便安排小厨房送热水过来了。

    尔芙换好了绣花鞋,刚想去西次间再练会儿字,便倒吸了一口冷气,坐在了榻上。

    玉清忙上前,褪去了尔芙脚上的鞋袜,只见尔芙原本白嫩的小脚,整个脚掌都是通红一边,脚掌心更红得发紫了,有些心疼的说道:“主子,您何必这么为难自己呢,这学规矩也是急不得的呀!”

    “没事,习惯就好了,旁人不也是这么过来的么!”尔芙笑着说道。

    玉清忙让玉冰去找些白术煎水给自家主子泡脚,便半跪在了脚踏上,轻轻的按摩着尔芙的双脚,尔芙虽然有些拒绝,但是一想到主仆有别,也就放弃了大家平等一家欢的念头了,微闭着双眸将眼前的玉清当成了足疗店里的技师。

    玉清动作虽然轻柔,但是手上力道倒是不小,一会儿工夫,便捏得尔芙出了一脑门的汗珠,可是一想到明天还要走路去给嫡福晋请安,也要坚持站着练字和学规矩,尔芙便只能抓紧了裤腿,忍耐着脚上的疼痛感。

    好在这足疗的时间不长,玉冰就已经捧着一盆散发着药香味的洗脚水走进了正房,玉清也就放过了尔芙。

    滚烫的洗脚水,让尔芙有些缩脚,玉清忙扶住了尔芙的双腿,轻声说道:“主子,这白术泡脚可以缓解您脚上的疼痛,而且对身子也有好处,这水温虽然烫了些,但是也不会灼伤您皮肤的,您忍忍就好了!”

    尔芙对着玉清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还记得小时候,尔芙又是个爱动的性子,每次课间总是跑跑跳跳,晚上回家的时候经常是袜子都已经湿了,老妈就会端过来一盆烫脚的热水,尔芙自然是吵着要加热水,而老娘则直接利落的将手伸进水里,一脸无所谓的说上一句“一点都不热”。

    可是尔芙还是习惯了将脚拿出水,磨着老妈添上些冷水,这才肯把脚放在水里,而老妈拗不过尔芙,也就只能另外准备些热水,等尔芙适应了水温,再逐渐的加热水,让水温始终保持在四十三四度左右,既不会让尔芙觉得烫脚,又能起到解乏的作用。

    后来等到尔芙高考离开了家乡,老妈更是一天三个电话的打着,早晨提醒尔芙要吃早饭,中午提醒尔芙少穿件衣服,带上外套去上课,晚上提醒尔芙要泡脚、要盖好被子,那时候尔芙总是很不耐烦的挂了电话,觉得老妈就是多此一举。

    等尔芙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时代,尔芙才感觉到母亲那无微不至的关心,更明白母亲那对外地子女的惦记和不舍,尔芙好想回到那个时候,好想再听听老妈的唠叨,再听听父亲讲的故事,再坐一次父亲的自行车……(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