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大小纳喇氏

    一晃数日,四爷将后院里的各个女人都睡了一遍,尔芙那有些迷乱的心也重新回归了平静,日日练字,练习规矩,倒是真的练出了几分古典女子的气韵,虽然时不时还会冒出一丝俏皮,但是却也丝毫不僭越祖宗礼法。

    而乌拉那拉氏那雍容华贵的气韵,经过敬茶那日发生的事情,在尔芙眼中更多了一些虚伪的做作,只是尔芙并没有将这样的发现说给任何人听。

    尔芙虽然不知道宅斗的技巧,但是尔芙却也记得老妈整日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到嘴边留一半”,这里和她经历若干年的学生生涯不同。

    学校里,我不喜欢你,顶多就是不理你,下点小绊子让你在老师跟前没了好印象罢了,而这里,但凡行差踏错,却是要人性命的。命只有一条,尔芙可是很珍惜小命的。

    而乌拉那拉氏有心坐山观虎斗的想法也因为尔芙的小心和李氏的耐心没了实现空间。

    转眼间便到了八月二十六,二阿哥弘昀的周岁生日到了。

    前些日子四爷便已经和乌拉那拉氏商量过了,二阿哥弘昀的周岁生日要好好热闹热闹,但是如今在京的皇子不多,四爷身为皇子,又不好亲近大臣,只好将往常还算亲近的宗亲们请了一遍,又特地让乌拉那拉氏给侧福晋和格格们的家里送了消息过去,说是要将尔芙等人的家人也接过来一同热闹热闹。

    照例说,格格们只能算是侍妾,而格格们的家人也就算不得贝勒府的亲戚,即便是侧福晋的亲戚,也只能逢年过节的时候由侧福晋的母亲送些东西过来而已。

    尔芙的额娘郭络罗氏对尔芙一贯不在意,自打尔芙进了贝勒府,除了裕满交代下去的嫁妆,便再也没让人送过东西过来,更别提上门来见见尔芙了。

    也亏得尔芙并不是原主,对郭络罗氏也没有孺慕之情,倒是还算自在。

    这次二阿哥的抓周礼,四爷特地交代了乌拉那拉氏安排,乌拉那拉氏自然也是忙得脚不沾地,再一次将尔芙抓了壮丁,让尔芙招待来府里头的侧福晋。

    尔芙也再一次的进行了考前复习,让人请了大嬷嬷过来指导。

    几天下来,便将各府的侧福晋认了个遍,大嬷嬷原本是瞧过尔芙那狗爬字的,如今瞧着尔芙那一手好看不少的字,倒是对这位侧福晋高看了几分。

    虽然康熙爷的儿子们大多数随驾出巡塞外去了,可是福晋、侧福晋还在京里头,所以这次二阿哥的抓周礼,前院的人数不多,可是后院来的女眷却是不少。

    前院四爷和弘晖招待着各府来的男宾,而尔芙的阿玛瓜尔佳裕满自然也是身处其中,心里头想着能得空和这位爷说上两句,希望能让自家格格在贝勒府里日子好过些。

    李氏的阿玛李文熚还不过是个候补的知县,瞧着威武昂扬的裕满,底气不由弱了几分,但是一想到自家女儿已经生养了一子一女,今个儿又是外孙子的好日子,迈着四方步来到了裕满跟前,拱手一礼,说道:“裕满大人,您怎么也得空过来了!”

    裕满是出身满族上三旗的武将,平日里接触的也都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武将,自然性子也是爽快的,瞧着李文熚,回了一礼,说道:“原来是李大人,四爷的二阿哥抓周礼,难得四爷开恩,请了咱们这些子人过来,我自然得过来瞧瞧了,毕竟许久没见到小女,这心里头惦记着呢。”

    “呵呵……只是咱们现在和女儿那可是男女有别了,怕是不能得见。”李文熚笑着说道。

    裕满被李文熚浇灭了心里头的希望之火,不禁有些烦闷了起来,也没了和李文熚说话的心情,淡淡的拱了拱手,端起了一旁的茶碗,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见到自家女儿。

    内院里,尔芙也已经是穿戴整齐的等在水榭的花厅里了。

    尔芙穿着一袭亮紫色绣了银丝暗纹的旗袍,发梳架子头,髻上戴着一支嵌了羊脂玉的赤金前分心,两侧各戴着一支赤金流苏步摇,面上淡扫蛾眉,轻点胭脂,时不时的对着水榭门口张望一二。

    自打前个儿知道这次来府里头的侧福晋里有雅尔江阿的侧福晋佟佳氏,尔芙便期待了起来,两人在宫里同吃同住,虽然初时有些不合,但是越到出宫的日子,两个人的关系也就越亲密了起来,一转眼一个多月不见,尔芙真想素玉了。

    “主子,您要不要去后面转转!”瞧着时间差不多了,玉清忙上前提醒着。

    尔芙微微颔首,对着一旁的伊格格笑了笑,便往后面走去。

    这传说中的去后面转转,也就是说客人要到了,您要不要去方便方便,免得等客人来了,丢下客人去方便。

    伊格格也跟着丫鬟走到了另外一边的房间里去方便了。

    两人都是匆匆去匆匆回来,重新坐回到椅子上,也就不再碰茶碗了。

    又过了半刻钟,那嬷嬷便领着一众女眷,往水榭这边走来了。

    尔芙与伊格格对视一眼,迈步来到了水榭的汉白玉台阶下。

    “这一路来,可是辛苦了吧!”尔芙快步走到了佟佳素玉跟前,行了个拉手礼,柔声说道。

    佟佳素玉抿唇一笑,单手抚过尔芙的鬓边,轻声说道:“瞧着你这些日子倒是清减了不少呢。”

    “我还好,咱们快进去坐吧!”尔芙拉着素玉的手往水榭里头走去,柔声说道。

    素玉对着一旁的伊格格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便随着尔芙往水榭里走去。

    重新回到水榭,尔芙并未坐到主位上,反而是直接挨着素玉坐下了身子,低声说着体己话。

    素玉知道尔芙的性子,听说四爷已经回府,便怕尔芙会因为冒失得罪了四爷,毕竟这内院的女人若是没有正妻的身份,又没有恩宠,那活得连丫鬟宫女都不如呢。

    好在如今瞧着尔芙还好,虽然人瘦了些,但是眼睛却有神,皮肤粉嫩,规矩也比原来好了不少,这心才放到了肚子里。

    两个人刚说了一会儿话,三贝勒的侧福晋孟佳氏,也跟着那嬷嬷来到了水榭这边,尔芙忙告了个罪,让伊格格陪素玉坐坐,便快步往外头走去。

    素玉瞧着尔芙那大步流星的样子,微微扶额,暗道:这货骨子里还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

    孟佳含玉自打被送入三贝勒胤祉的府里,这日子过得算不得好,胤祉是个书生性子,偏爱红袖添香,可是孟佳含玉出身家族门楣不显的孟佳氏,学的最多的便是宅斗争宠的法子,完全就是按照妾室养的,所以这添香的事情,做起来真真是有些犯难。

    不过好在孟佳含玉是个灵巧的心思,知道自己有不足,便大大方方的承认,总是一脸崇拜的瞧着胤祉,拉着胤祉叫她学习琴棋书画,日子倒是还算过得去,只是比起先入府伺候的嫡福晋董鄂氏和田氏的恩宠,要差上许多。

    尔芙瞧着这个和她一起入宫的孟佳含玉,比不得与佟佳素玉亲近,但是也是一脸和婉的微笑,领着含玉进了水榭。

    随着含玉的到来,尔芙也不好一直拉着素玉说话,微笑着谈论起了衣裙首饰等东西,素玉的恬静、含玉的谨慎、尔芙的胡扯,倒是让水榭里还算和谐,伊格格只管笑着作陪便是。

    先先后后的又来了五贝勒、七贝勒、九阿哥、十阿哥的侧福晋,七贝勒的侧福晋纳喇氏,一身银红色旗袍,头上簪着一支嵌红宝石赤金步摇,略微显得有些张扬,让尔芙微微侧目。

    素玉附耳在尔芙耳边,低声说道:“七贝勒的侧福晋与嫡福晋是本家,都是纳喇氏,可是嫡福晋纳喇氏却并不得七贝勒的待见,相反这侧福晋倒是让七贝勒疼在心里头的人,如今七贝勒府里头有五女两子,除了嫡福晋所生的三格格和五格格,庶福晋李氏的四格格,其他两子两女都是侧福晋所出,比起你们府里头的李氏,还要更加张扬几分呢。

    前些日子,皇上领人出巡塞外,这纳喇氏更是借口嫡福晋身子不好,求了七贝勒同意,将嫡福晋送到了京郊的庄子上休养身子去了,看样子这嫡福晋算是回不来了,所以你和她说话的时候,可千万要小心些,这女人不简单!”

    “哇……”尔芙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瞧着素玉,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素玉扶额,对着周围的几个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拉了拉尔夫,继续说道:“咱们满人进关,效仿汉制,不再有两头大的现象,所以这嫡福晋下,侧福晋二,庶福晋四,而嫡福晋掌家,这是祖宗规矩定下的。

    只是这七爷的嫡福晋纳喇氏,据说是由在后母手下长大的,性子绵软,处处小心谨慎,这才在让皇上指给了咱们这位有些残缺的七爷做嫡福晋,可是纳喇家怕这纳喇氏撑不起名头,便从族里选了个模样好的小纳喇氏,想着让小纳喇氏能帮衬帮衬纳喇氏,只是纳喇家没想到这小纳喇氏是个有野心的,刚刚进府没多久,便让七爷亲自为其请封,更是从纳喇氏手里抢过了掌家的权利,这次更是将纳喇氏挤出了贝勒府,真是……”

    说着,素玉便摊了摊手,只是眼睛里却有几分羡慕的意思。尔芙有些胡闹的想说:毕竟一个侧室能做到这样,那也真是我辈之楷模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