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抓周

    尔芙笑吟吟的招呼着众人,几个人谈论的也无非就是些衣裙首饰,要不就是哪个新近火起来的话本子,也亏得尔芙这个当年就是个爱逛淘宝的,再加上这些日子花心思研究了些衣裙首饰,每每说起这些,大家伙还都是一脸认真的样子,让尔芙这个平民草包获得了大大的心理满足。

    正说得乐呵,福嬷嬷便笑着走进了水榭,对着众位侧福晋福身一礼,说道:“启禀各位主子,咱们府里二阿哥的抓周礼已经布置妥当了,咱们主子请各位主子过去观礼呢!”

    尔芙笑着让人扶起了福嬷嬷,对着众人微微一笑,说道:“那咱们快过去瞧瞧吧,也沾沾喜气,等过会儿开了席面,咱们再说话儿便是了!”

    “小四嫂说的有道理!”七贝勒的侧福晋纳喇氏笑吟吟的点头说道。

    尔芙有些不爽的转头看去,一旁的素玉忙拦住了尔芙,对着尔芙微微摇头,轻声说道:“她是七爷的侧福晋,叫你一声小四嫂不为过,而且这么多人瞧着呢,你只管笑着便是了!”

    “……”尔芙露出了一个委屈的表情,素玉忙给尔芙捋着毛儿,说道:“行了别委屈了,改天我下帖子,请你过府去看戏,好了吧!”

    尔芙这才露出了一个笑容,让着众人一同往正院走去。

    福嬷嬷瞧着尔芙越来越懂规矩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担心起了自家主子的位置。

    乌拉那拉氏是康熙三十年进阿哥所伺候的嫡福晋,本就比四爷打了三岁,如今已经二十七岁。当年生产弘晖的时候,身子又亏损了些,容貌早已经不复当年,四爷虽然每月都会在正院住上六七天,但是也不过就是盖着棉被纯聊天。

    如今德妃娘娘给四爷指了一个出身满族大姓瓜尔佳氏,其父更是正三品统领裕满,这样一个女人进了府,乌拉那拉氏真的是很难安心阿。

    如果瓜尔佳氏在产下一子半女,那比起出身汉军旗的秀女李氏,可要更加具有威胁力。

    几个侧福晋说说笑笑的走进了正院,便闭口不言了,规矩的站在了门边,反倒是纳喇氏,直接走到了一众嫡福晋之间,几个嫡福晋虽然有些不快,但是一想到她如今在府里头的地位,也就默认了这纳喇氏的举动。

    李氏身为二阿哥的生母,倒是也站到了嫡福晋乌拉那拉氏的身边,抱着一身穿着一身红色小衣服,头戴金铃铛的弘昀,满脸的喜气。

    堂屋的正中央,已经摆上了几张铺着大红色绣金丝吉祥纹的缎面桌布的八仙桌,桌上如星辰般分散摆着一件件意头吉利的精致物件。

    “吉时到!”福嬷嬷拉着长音朗声道。

    李氏这才对着乌拉那拉氏微微福身一礼,将怀里抱着的小弘昀放到了八仙桌的中央。

    几个奶嬷嬷忙上前一步,站在了八仙桌的四角,双臂展开的护着弘昀,生怕这位小寿星一不留神爬到边上。

    弘昀爬得飞快,时不时爬到某件东西跟前,瞧上一会儿,再次爬开,颇有些戏弄观礼众人的感觉,瞧得在场的众人都有些心急。

    李氏袖口下的双手,更是攥成了拳头,生怕这位小祖宗瞧上正中央那枚鸡血石雕刻的印章,更怕弘昀会抓上那些精致的小玩具和胭脂盒等物件,心里头想着,便不由的暗恨上了布置抓周礼的乌拉那拉氏。

    其实这抓周礼摆放的东西都是有定数的,如果是男孩子,这抓周礼便会摆上印章、儒释道三教的经书、笔、墨、纸、砚、算盘、钱币、账册、首饰、花朵、胭脂、吃食、玩具等东西,若是女孩子,则会另外摆上小铲子、小勺子、剪刀、尺子、绣线、花样子等东西,而满族人家更会摆上精致的小弓箭等,寓意八旗子弟不忘弓马骑射的功夫。

    尔芙站在门口的位置,被门外的小风吹得身上有些发冷,再加上因为要宴客,这早饭根本没吃,如今饿得肚子都有些打鼓了,瞧着弘昀爬来爬去的样子,心里头暗自着急。

    好在这弘昀似乎爬得有些累了,随意的抓过了一把赤金打的小算盘,卖力的摇动着,听着那叮叮当当的脆响,嘴里头咯咯的笑个不停。

    抓周礼礼成,可是李氏的脸色却不太好,毕竟她唯一的儿子,抓了一把寓意不算好的算盘,这真是有些丢脸了,要知道当年弘晖抓周的时候,那可是一手毛笔,一手弓箭,寓意文武双全的。

    虽然这抓周抓的东西不一定会成真,但是谁不喜欢自家孩子能自小就让人觉得有出息呢。

    乌拉那拉氏见弘昀已经抓到了算盘,笑吟吟的说道:“瞧着二阿哥就是个机灵的,必定是善于经营的,如今咱们爷正好在户部坐堂,这不是要子承父业的样子么!”

    其他人自然也都毫不客气的说起了吉祥话,李氏的脸色这才有些好转了。

    尔芙却并不以为然,当年咱小时候抓周的时候,还直接抓了一块大白兔奶糖呢,结果还不是顺利考上大学了。

    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他们只会选择他们好奇的东西,你若是成日里将这些玩应摆在他跟前逗弄他,他保准选择你最想要他选的东西。

    只是尔芙并不知道,抓到吃食,寓意着一辈子不愁吃喝。倒是和尔芙现在的生活,很为贴切。

    抓周礼礼成,自然便是开席了。

    小寿星要吃长寿面,而来观礼的客人则会备上上好的席面,也会请来戏班子唱大戏。

    尔芙忙重新引着各位侧福晋回了水榭,丫鬟会按照来人的亲疏远近,排好位子。

    素玉是尔芙一直拉着的,丫鬟们自然将素玉安排在了尔芙身边,好在雅尔江阿世子的身份也足够这些人不敢小觑。

    席面是十二热四冷的席面,八荤八素十六道菜,菜色也多选的是更合女子口味的清淡菜式,倒是能显示出乌拉那拉氏对众人的重视程度。

    尔芙笑吟吟的最先提杯,轻声说道:“今个儿是咱们府里头二阿哥的好日子,我也不会说什么,只能说句最白话了,大家吃好喝好,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众人自然都是笑着夸赞尔芙性子直爽,心里头怎么想,那就不在尔芙的考虑范围内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尔芙这番话,还真没让人瞧不起她,反而觉得她性子真诚,不虚假做作,五贝勒的侧福晋刘佳氏和瓜尔佳氏都起了和尔芙交好的心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个说书的女先生快步走到了众人跟前,站在了一张红布罩着的方桌后,一嘴京片子的说着才子佳人的故事,时不时的穿插着几句调侃的诙谐小段子,让众人都不自觉的轻笑了起来。

    尔芙却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熟悉,隐隐有一种看相声的感觉,难道这就是相声的前身不成。

    其实还真不是,只是因为这些说书人出入各个府邸,自然知道这些深宅大院里的女眷整日里无事,那些话本子虽然月月都有新作,但是到底都是所差无几,所以这些说书人为了能得到更多挣钱的机会,也就将一些平日里见到的好笑的事情,略微改了改,说与客人们听听,没想到反响不错,大家也就接受了这种形式。

    再说平日里总有些斋日、辰日,都是必须停止动响器的,每年总有个五六十天是不能演堂会、开戏园子的,若是赶上“国孝”,那更是二十七个月不能唱戏的,所以不管是唱戏的,还是说书的,都能说上几句这样的段子,既让贵人们守制,又能让贵人们纾解纾解心情。

    两位说书人时不时的还学上些许口技,让尔芙也难得的产生了兴趣。

    未时三刻,宴席才算是散了场,丫鬟们送上了送客香茗,尔芙忙送着众人往垂花门走去。

    一路上,几个侧福晋都是笑吟吟的让尔芙不能藏私,平日里可要下帖子请她们来过府听戏,尔芙连连点头应承,但是心里头对这样的事情,还真是有些敬谢不敏的意思。

    这和寻常的闺蜜聚会不同,真心太累人了,若是邀请上两个亲近的,大家还能随意些,像今天这样,几位侧福晋都聚在一块,说句话都要想上半天,尔芙只觉得为了自己的脑细胞着想,还是越少越好吧!

    送走了众位侧福晋,尔芙这才来到了正院交接任务,乌拉那拉氏将尔芙等人夸赞了几句,便让人赏了点心,尔芙便让玉清端着那碟子精致的双色马蹄糕,一路飞快的往西小院狂奔而去。

    至于为什么这么急呢,这一两个时辰不方便,谁能不急阿!

    尔芙麻利的来到了净室,解决了五谷废物,这才让人伺候着取下了头上那重得坠头发的首饰,又换上了一袭轻便的常服,坐在榻上,踩着木盆泡脚解乏了。

    玉清瞧着尔芙眉心满是疲惫,歪着身子给尔芙揉着肩颈的位置,尔芙见玉清扭着身子费劲,便侧了侧身子,对着内室的方向,单手撑着脑袋小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