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醉后的疯狂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清妾》更多支持!

    瘫软成烂泥的尔芙,半歪在了榻上,但是还是没有上床去睡觉,守着这四爷府的规矩,又让玉清和玉洁商量着给二阿哥的小礼物。

    二阿哥之前还有个早夭的亲兄,尔芙虽然不喜欢李氏,但是也希望这些单纯的小孩子们能平平安安,所以在玉清、玉洁选出来的几件礼物里,取出了一条刻了平安纹的嵌红宝石的赤金项圈,这才算是完成了准备工作,养精蓄锐的迎接晚上的家宴。

    所谓的家宴,其实就是在花厅里开上一张大桌,四爷、乌拉那拉氏、尔芙、李氏、宋格格、伊格格、王格格、弘晖、弘昀、茉雅琦一同吃上一顿晚饭。

    尔芙半梦半醒间,只觉得有人在拨动自己的头发,有些厌烦的抬手在眼前抡了一圈,那烦人的手总算是不见了。

    “哈哈哈哈……”

    一声男子压抑的轻笑声,让尔芙睁开了满是水雾的眼睛,只瞧见四爷一身宝蓝色的常服,面色白皙,双眼明亮的瞧着尔芙,俯身在尔芙身上。

    “爷怎么过来了,快坐坐!”尔芙揉了揉脸颊,唤醒了最后一根还在昏睡的神经,麻利的扶着四爷坐在了身边,轻声说道。

    四爷一改往常正襟危坐的样子,整个身子靠在了尔芙身上,压得尔芙一个踉跄,差点直接折下塌去,心里头虽然有些不快,但是还是努力的露出了一张假得不能再假的笑脸,努力的扶住了四爷。

    “爷,您这是怎么了?可是午宴的时候喝得有些多了,妾身让人给您煮碗醒酒汤吧!”

    尔芙记得这传说中的醒酒汤可是蛮好用的,瞧着四爷这幅样子,怕是真的有些喝醉了,忙唤过了玉兰去膳房那边要碗过来。

    四爷沉声打发了房间里伺候的丫鬟,单手抚上了尔芙的脸颊,似乎说起了醉话,“不要怕我,也不要躲着我。”

    “唔?”尔芙傻傻的瞪大了眼睛,引得四爷一阵大笑,便歪在了榻上。

    守在门口的玉清瞧着东次间榻上靠得亲近的两个人,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这些日子,尔芙日日照常去嫡福晋院子里请安,也没听见旁人说的闲话,但是院子里的丫鬟去外面的时候,那可是听见那些眼皮子浅的说了不少难听的话。

    大多说四爷最喜欢守规矩的人,可是侧福晋不过刚刚承宠,便在嫡福晋那摆谱,惹了四爷厌弃,还有些人说,四爷不过是碍着德妃娘娘的面子,这才在回府第二天就去了西小院,如今既然给了德妃娘娘面子了,那侧福晋也就成了摆设了。

    玉清等人怕尔芙伤心,所以也不敢对主子说,只能交代赵德柱一定要管好平日穿好的小厮,千万不要和人发生冲突,免得让主子丢了脸面。

    如今四爷终于再一次来了西小院,也算是堵住了那些人的碎嘴,大家也就都能过几天好日子了,最重要的还是要让自家主子早日和四爷圆房,生下一子半女,才能保住在四爷府里的地位。

    只是这些事情,却需要四爷的配合,不然若是让四爷觉得自家主子是个争强好胜的性子,怕是主子也就真的在四爷那丢了情分了。

    尔芙没有玉清等人想得那么多,只是瞧着四爷那副心中受伤的样子,又一次不忍心推开了,强打着力气,任由四爷半个身子都压在了尔芙瘦弱的肩上,一下下的给四爷摸着背顺气,希望能抚慰这个大男人那颗受了伤的心。

    原来今个儿二阿哥的周岁礼,四爷想着当年在孝懿皇后身边长大的情分,特地给承恩公一脉送去了请帖,四爷想着即便佟国维佟老爷子不会来,也会让儿子过来这边坐坐,也算是给弘昀涨涨脸面。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承恩公一脉,真真是目中无人到了极点,只是派了一个外院的管事过来,这是明晃晃打四爷的脸阿。

    四爷虽然没有显赫的母族,但是却是爱新觉罗的子孙,是一个骄傲到骨子里的人。

    佟家一族,因为是康熙爷的母族,荣宠盖过了朝堂上所有人,连赫舍里皇后所出的皇太子胤礽,见到佟家人,也要礼让三分,可见这佟家在皇上心目中的位置,而这佟半朝的名声,也传遍了整个大清。

    可是这样明晃晃打了四爷的脸,让这位四爷再也不能因为孝懿皇后的情分,而亲近佟家,送走了来贺的宾客,四爷强压着的火气就彻底涌了上来,在书房里一口气喝了两壶酒,醉意上涌,迈步来到了那个轻松对待他的尔芙的西小院里,借着酒意,将话说了出来。

    四爷暗自打定主意,只要这个小女子能保持本心,他愿意一直宠着她,即便她的举动有些粗鄙。

    尔芙哪知道四爷心里头的打算,只是瞧着四爷这位在后世声名显赫的皇帝,居然有这么委屈的时候,心里头的慈母之心,不自觉的泛滥着。

    而去膳房那边取醒酒汤的玉兰,送出了一小锭银子,才换来了一碗不凉不热的醒酒汤,紧赶慢赶的回到了小院,便被玉清和玉洁两人一同拦了下来,一脸暧/昧笑容的指了指房间里两个越来越贴近的身影,拉着玉兰去一旁说话了。

    尔芙还心心念念的想着玉兰的醒酒汤,但是气力有限,慢慢的歪了身子,四爷更是借着醉意,直接拉着尔芙倒在了榻上。

    都说女人是男人最好的疗伤药,虽然在这个时代,还没有这样的说法,但是一贯聪明的四爷居然领悟了这个技能,一双大手抚上了尔芙刚刚隆起的胸脯,揉搓着,亲吻着尔芙嫣红的小脸,引得尔芙身上起了一层层的鸡皮疙瘩。

    四爷曾经说过尔芙年岁还小,不想这么快就夺了她的红丸,可是虽说酒醉三分醒,但是自制力却差了许多,轻嗅着尔芙身上的馨香,大手熟练的解开了尔芙身上的袍子,松开了尔芙头上的发髻。

    乌黑的头发,更趁得尔芙一张小脸白皙如羊脂美玉,四爷如把玩最珍贵的玉石一般,轻柔的拂过尔芙的嫩脸,让尔芙脸上更红了几分。

    来自现代的尔芙,虽然并没有真的经历过这样子的事情,但是也知道男女之间会发生的事情,心里头有些害怕的想要推开四爷,但是心里头又有一丝期待,整个人都拧巴了。

    四爷伏在尔芙的耳边,略带着沙哑的轻声说道:“不要怕我,交给我!”

    被四爷的柔情再一次催眠的尔芙,不自觉的松开了双手,任由四爷在身上胡作非为了起来。

    艳红色的肚兜绣着一株雪白粉嫩的盛开莲花,此时已经被四爷扯得歪歪斜斜的挂在了肩头,半露着尔芙已经鼓起的小馒头和平坦光滑的小腹,素白色的亵裤下,一双修长纤细的长腿不自觉的攀上了四爷的长腿摩擦着,纤细的腰肢微微扭动。

    四爷的手不自觉的向下滑去,慢慢的划入了幽谷之间,陌生的触感,让尔芙一下子就化为了一滩春水,细碎的呻吟声,不自觉的从喉咙中滑出。

    “嗯……嗯……呃……阿……”

    尔芙听着自己那柔媚入骨的呻吟声,一张脸红得如滴血一般,贝齿紧咬着下唇,正剩下喉咙深处的闷哼声。

    润滑的春水沾湿了亵裤,而四爷也急躁的解开了腰带,褪去了长裤,一把就撕下了尔芙身上最后的遮挡,迫不及待的进入了那狭长之中。

    “阿……”

    疼,成为了尔芙唯一的感受,如被火车重重的碾压一般,尔芙的一双小手,死死地抓住了身下的软垫,如在风中飘零的落叶一般,随着四爷的动作,忽上忽下。

    紧致、嫩滑的触感,让四爷欲罢不能,虽然还想着尔芙是处子之身,但是却舍不得停下,只能一点点的吻着尔芙的耳垂,希望能让尔芙放松些。

    肉与肉的碰撞声,水声的泛滥,那蚀骨的呻吟,让门外那些并没有经过人事的丫鬟,羞红着脸躲到了离正房较远的后院里。

    不得不说,皇家子孙都是这个中强手,不过一会儿工夫,便让尔芙放松了下来,随着四爷享受起了这陌生的感觉。

    尔芙手软脚软的攀在四爷身上,感受着来自四爷的巨大冲击力,与四爷共同攀上了云端。

    而四爷脑中的酒意和心里头残存的不爽,已经消失殆尽,抱着软绵绵的尔芙,瞧着尔芙那已经有些红肿的小嘴和胸口,再瞧瞧尔芙身上青紫色的吻痕,耳垂挂上了一丝红晕,哑着嗓子,说道:“爷抱着你去洗洗吧!”

    尔芙媚眼如丝的瞧了一眼四爷,感觉到胸口的凉意,不好意思的钻进了四爷的怀里头,小脑袋抵着四爷的下巴,动作轻微的点了点头。

    四爷忙取过了一旁刚刚被他撕碎的常服,遮挡住了尔芙身上的春光,捡起了长裤,胡乱一套,便趿拉着鞋走到了内室里,取过了一床被子,将尔芙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抱到了房间里,又将狼藉的榻上,略微规整了一下,这才披着袍子,朗声唤进了丫鬟。

    被子下的尔芙,一想到就这么被人吃干抹净,而自己还很配合的摆着各种动作,又羞又气的流下泪水。

    丫鬟们忙活活的送进了两大壶热水,四爷才大手一挥,将人都赶出了房间,重新回到了床边,掀开了尔芙身上的被子,瞧着尔芙红肿的双眼和那枕头上的水迹,心里头一疼,轻轻的抱起了尔芙,一直没有言语。

    尔芙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心情,只觉得自己好像被当成了玩物一般,便如那些在夜店里寻找一夜情的男人一般,随便拉着女人钻到昏暗的地方,便解开裤子,麻利的办完了事。

    无声的泪水,打湿了四爷身上的中衣,也彻底浸软了四爷的心,柔柔的拂过尔芙那散乱的长发,轻声说道:“尔芙,不是爷看轻了你,只是今个儿,爷真的醉了。”

    如果放在现代,尔芙现在一定会一巴掌拍过去,厉声的问一问四爷,喝醉了就能随便欺负人,喝醉了就能将他之前说的话当成了空话,喝醉了就能这样对自己么!可是现在,尔芙不能,也不敢,只能委委屈屈的点了点头,忍下了这被人当玩物的心情。

    四爷见尔芙点了头,这才托起了尔芙的一张小脸,有些慌乱的擦干了尔芙脸上的泪痕,露出了一丝略带抱歉的笑容。

    尔芙被四爷的笑容闪了神,只觉得身子再一次被抱起,忙抓住了四爷的衣襟,紧张的靠近着四爷。

    “哈哈哈……”

    尔芙的第一反应,让四爷心里头一松,轻笑了几声。

    屏风后,净室里尔芙被四爷轻轻的放在了一个绣墩上,而四爷则略显生疏的兑好了温水,柔声说道:“你这个样子,怕是也不愿意让丫鬟们瞧见,你先洗洗吧,等下爷给你上些药。”

    轰……尔芙的脸再一次红成了一团火,害羞的扯了扯身上不能蔽体的衣袍,瞧着仍然站在净室里不肯出去的四爷,扭捏的摆弄起了衣角。

    四爷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尔芙的窘态,说了句“爷让人给你准备衣裳”便迈步走出了净室。

    尔芙瞧着四爷绕过了屏风,才解开了身上的袍子,对着洗手盆架上的小梳妆镜照了照,眼角划过了两行泪水,重新拢好了衣服,简单的洗了洗身下的泥泞地,踮着脚尖,赤脚踩着冰冷的地砖,一步一跳的走出了净室。

    内室里的四爷,正盯着净室门口的屏风,瞧着尔芙一蹦一跳的样子,快步走到了跟前,有些不满的说道:“这天虽然还不算太冷,但是地上的寒气也重了,怎么光着脚就跑出来了!”

    尔芙被四爷问的一呆,暗道:您老也没给我拿鞋阿!

    四爷似乎也回忆起了刚刚尔芙是被他抱进净室洗漱的,摸了摸鼻子,打横抱起了尔芙,送着尔芙来到了床边。

    玉清忙蹲下身子,伺候着自家主子穿上了绣花鞋。

    四爷将内室交给了尔芙,转身进了净室,玉兰刚要走上前去伺候,四爷便说了句,“不用伺候了”。

    玉兰有些尴尬的站在了净室的屏风旁,玉洁忙扯了扯玉兰的袖子,将手里头的中衣交到了玉兰手里头,说道:“还不快给主子爷送进去!”

    “哎!”玉兰面上一笑,轻松的点了点头,迈步走进了净室,不过很快就出来了。

    尔芙刚刚穿好中衣,让玉清收起了轻纱的帷幔,便瞧见玉兰耳尖泛红的样子,心里头涌起了一丝不安。

    玉兰正低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发现其他人正注意着她不对劲的神情。

    玉清、玉冰是尔芙的陪嫁丫鬟,虽然年岁不大,但是被裕满临时突击训练过一次,自然比尔芙看到的要多了些,而玉洁是和玉兰一同被内务府分到四爷府里伺候的,自是了解玉兰性子的人,瞧着玉兰的样子,便知道这人的心活泛了。

    好在尔芙正穿着一身中衣,玉洁也不想玉兰就这么被人打发出去,忙打了个岔,领着玉冰挡住了尔芙的视线,帮尔芙穿戴起了旗袍。

    如今已经临近深秋,落日后天气已经冷了,玉冰选出了一身粉白色的大襟旗袍加对襟坎肩,又备了一条水紫色绣了白色小碎花的蜀锦夹披风,免得尔芙从花厅回来的时候着了凉。

    四爷洗漱好,瞧着尔芙已经穿戴整齐,有些气这小妮子的逞强,拂了拂袖子,打发了房间里伺候的丫鬟,拉着尔芙坐在了床边,不满的蹙了蹙眉,说道:“都说让你等我出来给你上药了,你这个样子怎么去参加晚上的家宴呢!”

    尔芙羞红了脸颊,娇嗔的瞥了一眼四爷,暗道:我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是谁害的!

    四爷有些晃神的一愣,从妆匣里找出了一个精致的粉彩小瓷钵,回到了床边。

    “这是什么?”尔芙傻愣愣的瞧着这个陌生的东西,完全想不起来自己的妆匣里,还有这么一个玩意。

    “脱衣服!”四爷没有回答尔芙的问题,轻声说道。

    尔芙一愣,有些害羞的别过了头,转着手指说道:“我自己可以!”

    “……”

    四爷没有想到尔芙会这么害羞,但是又担心尔芙自己碰不到伤了的地方,直接深深地吻住了尔芙的朱唇,趁着尔芙意乱情迷的时候,扯下了尔芙身上刚刚穿好的裤子,麻利的压倒了尔芙,从小瓷钵里取出了一小块淡紫色的膏状物,轻轻涂抹在了尔芙的伤处。

    清凉的感觉,让尔芙恢复了理智,瞧着刚刚用过美男计的四爷,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暗暗责怪自己不争气,居然就被一个吻给迷住了。

    上好了药,四爷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若是放在以前,四爷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女人的味道,会让其如此沉迷其中。

    天知道他刚刚用了多么大的力气,才忍耐下了重新将尔芙推倒的欲/望,只是简单的抹了抹药,便让四爷出了一身细汗。

    尔芙趁着四爷失神的工夫,麻利地穿好了裤子,一下子跳下了床,跑到了窗边的位置,才有些怕怕的瞧了一眼下/身已经支起帐篷的四爷。

    四爷被尔芙那小模样逗得一笑,对着尔芙招了招手,说道:“过来,爷给你脖子上也擦些药,不然怕是几天都下不去了!”

    尔芙探头探脑的瞧着四爷,似乎是说:你这个被下半身操控了的男人,不会趁机吃豆腐吧!

    “过来!”四爷故意板起了脸,沉声说道。

    尔芙这才捏着对襟坎肩的衣角,磨磨蹭蹭的回到了四爷跟前。

    四爷瞧着尔芙身上的小立领坎肩,勾唇一笑,长腿勾住了尔芙的双腿,大手熟练的解开了两颗扣子,麻利的擦上了些许药膏,将还没来得及盖上盖子的小瓷钵往旁边一丢,便吻上了尔芙还有些肿的唇瓣。

    尔芙怒瞪着双眼,眼睛里满是你占我便宜的神情。

    “咳咳……”四爷遮掩的轻咳了两声,取过了一旁的小瓷钵,“擦擦嘴唇吧!”

    尔芙也感觉到双唇的肿胀,忙学着四爷的样子,往唇上抹了些药膏,瞧着四爷眼中不加掩饰的欲/望,不好意思的低头,研究起了小瓷钵里面的药膏。

    淡紫色的药膏,淡淡的香气,如啫喱一般晶莹剔透。

    四爷从尔芙手里头将小瓷钵拿了回来,盖好了盖子,这才抱着尔芙坐下了身子,说道:“若是往日,爷一定不会让你再去外面应酬,可是偏偏今个儿是二阿哥的周岁礼,只能委屈你了!”

    “不委屈,我给二阿哥已经准备好了礼物。”尔芙将妆台上的一个楠木盒子取了过来,随意的翻开,递到了四爷眼前,轻声说道。

    两个人又在房间里磨蹭了好一会儿,才相携着走出了内室,重新来到了东次间。

    尔芙的小脸,再一次的红了起来,瞧着那还能看出刚刚疯狂的榻上,也不好叫进丫鬟来伺候,只能将几个软垫都翻了个面,这才坐下了身子。

    四爷注意到尔芙眼神总是瞧着那块沾了处子血的垫子,心知她是在意着的,但是从没和女人道过谦的四爷,也只能装着没瞧见,心里头暗自决定要更好的护着她,宠着她才是。

    闲话片刻,玉清轻声在外面提醒着时辰,尔芙这才意识到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忙叫了丫鬟进来伺候着两人梳头。

    四爷的辫子头只要梳通头发,再抹上头油编好就是,比起尔芙要快上许多,尔芙看着四爷脑袋后的粗辫子,暗道这人真是头发多,而且还上下都那么粗,完全不需要编进去假发,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也不知道四爷这脑袋头发,放在现代,会让多少洗头水厂家蜂拥而至。

    架子头梳起来比较费时,尔芙也不想再这样的日子和四爷一同出现,瞧着四爷仍然坐在榻上不动地方,轻咳了两声,说道:“咳咳,爷,您看今个儿可是二阿哥的好日子,您要不要先过去呢!”

    “那好吧!”四爷知道尔芙心里头的顾虑,也不想为尔芙树敌,应了个声,便起身蹬上了长靴,迈步往外走去。

    尔芙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心任由玉清、玉洁在脸上画眉扑粉。

    又过了两刻钟,尔芙才穿戴整齐的走出了西小院。(我的小说《清妾》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