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五子棋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清妾》更多支持!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连窗外的风声也似乎消失了,只有玉兰那嘭嘭嘭跳个不停的心跳声。

    自打尔芙进府以来,从来没有如现在这般扳着一张脸,而老实人发火,却是最可怕的。

    玉洁被尔芙吼得一愣,忙快步走上前,玉兰则更是紧张的想要起身,只是因为肩膀被尔芙压着,所以只能求饶的看着尔芙,一点也瞧不出来刚才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了。

    “还不动手!”尔芙沉声说道。

    玉洁随手拿起了妆台上的梳妆工具,解开了玉兰头上的两把头,轻轻的梳通着玉兰的长发。

    尔芙则走到了一旁,翻出了一身水红色绣了大片绣花的大襟八分袖旗袍,摆在了妆台上。

    过了两刻钟,玉洁总算是将玉兰的长发绾起。

    “换上这身衣服吧!”尔芙指了指妆台上的旗袍,说道。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

    玉兰本身就是个模样不错的女子,不然也不会生出那攀龙附凤的心思,猛然打扮起来,倒是比出身满军旗的伊格格,还要更加清秀几分,更惹人怜爱几分。

    铜镜里,容颜姣好的玉兰,似乎涌起了自信,刚刚的紧张和害怕,也缓和了不少。

    尔芙勾唇一笑,没有说什么,只是随意的解开了头上的发髻,褪去了身上的外袍,让玉洁取出了一身银白色的大襟旗袍,端坐在了妆台前。

    “玉洁,伺候我梳妆吧!”尔芙绾着耳边的一缕发丝,柔声说道。

    玉洁虽然搞不懂尔芙的意思,但是一想到尔芙今天的种种表现,也只能听着尔芙的吩咐了。

    尔芙的长发,乌黑茂密,如瀑布般散落在肩头,一袭暗红色镶层层边的中衣,勾勒出尔芙的身材。

    过了片刻,尔芙的长发便被梳成了架子头,巴掌大小的赤金嵌东珠的前分心,两侧各垂着几缕攒珍珠的赤金吉祥纹步摇,耳边缀着一对赤金掐丝葫芦状耳坠子,手腕上戴着一对羊脂玉雕百子千孙图的镯子,指甲上戴着景泰蓝的护甲,身穿银白色滚宝蓝色边绣比蒂莲花的大襟旗袍,站在了玉兰的身边。

    “瞧瞧吧!”尔芙随意的指了指铜镜里的两个身影,柔声说道。

    如果说刚刚铜镜中的玉兰,模样清秀,身段轻盈,那么现在站在尔芙身边的玉兰,那便如丑小鸭站在白天鹅身边一般,让玉兰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却是如此,玉兰虽然长得不错,但是比起尔芙,还要差上许多,更甭提出身、家世这些外在条件。

    即便是在府里头地位最低的王格格,那也是出身汉军旗的落选秀女,家里头也有个知县的爹。

    而玉兰,虽然也是满人,但是却只是包衣奴才,若是换成以前,那便是各个旗下的奴隶,生死都归主子管着。

    尔芙周身的气韵,让玉兰觉得头上的首饰,重得压得她抬不起头来。

    “行了,想必经过这件事,你也该明白你的位置了!”尔芙微微蹙眉,瞧着玉兰那副低头躬身的样子,朗声说道。

    玉兰忙点了点头,不等尔芙吩咐,便将身上的衣袍首饰一一除下,整齐的摆在了妆台上。

    尔芙微微扫了一眼那件绣了大片绣花的旗袍,说道:“这件衣服便赏给你了,也好让你时时能记得今个儿的事情!”

    说完,便自顾自的摘着头上的发饰。

    玉兰的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尔芙虽然平日里也会多注意玉兰三分,但是并没有将其赶出院子,四爷身为四爷府的主人,自然也知道了尔芙玩的小把戏,只是当晚狠狠的要了尔芙两次,便将此事忘在了脑后。

    尔芙兴致勃勃的准备起了重阳节登高的东西,将这次出府,看成了一次秋游,连带着也将学生时代的秋游必备法宝,都预备了一份。

    重阳节,就这样在尔芙的期盼下,华丽丽的来临了。

    九月初九,阳光明媚,尔芙一大早就换好了便于爬山的一身行头。

    原本尔芙以为府里头要去爬山的人,即便不多,但是也绝不会少了,毕竟这可是一个能和四爷大方亲近的机会。

    尔芙没有想到的是,府里头的人,似乎都找到了不同的理由,将这登山的差事推了。

    乌拉那拉氏:府里头不能没个主事的人,妾身还是留在家里头盯着些才放心,爷出去好好放松放松吧。

    李氏:弘昀还太小,不方便出府,那些奶嬷嬷虽然尽心,但是到底是下人,妾身不在家里头,这心里头担心,即便出去了,这也玩不痛快,还是爷出去好好散散心吧!

    宋格格:奴才身子不好,这出去一趟,怕是会拖大家的后腿,还是不要出去了。

    伊格格:奴才这些日子正是小日子,身上血腥气太重,不宜出去走动。

    王格格:奴才自小就身子娇弱,如今又是秋日里,还是小心些才好。

    弘晖:师傅留下的功课不少,儿子不好再出去偷懒了。

    茉雅琦:额娘留在院子里,要陪着小弟弟,一定闷得很,女儿要在家里头陪着额娘。

    尔芙听说了各院的回话,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其实这样也好,起码不用出府,还瞧着那些她并不喜欢的人,也不需要再陪着她们说那些毫无营养的话题。

    四爷穿着一身墨青色的骑行服,昂首阔步的来到了西小院,便瞧见穿着一身水蓝色骑行袍的尔芙,正翘首以盼的望着小院门口的方向,笑着走到了尔芙跟前,拂了拂尔芙散落下来的鬓发,轻声说道:“咱们要去两天呢,不用出去的太早!”

    “这不是我第一次和爷一起去爬山么,兴奋的睡不着了,自然也就起来了!”尔芙道。

    明媚的阳光,洒在两人身上,为两人罩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显得两人站在一起,无比的和谐。

    因为这次去城外登山,只有两个人,四爷也便没有骑马,而是随着尔芙坐在了马车里。

    尔芙从车座旁的架子上,取下了一个青玉的棋盘,抱着两个墨色的棋子盒子,笑吟吟的说道:“爷,咱们这出城,怕是需要不少时辰,不如咱们玩一会儿吧!”

    “想不到爷的尔芙还会下围棋呢!”四爷随意的瞧了一眼围棋盘朗笑着,说道。

    尔芙默默的瞧了一眼手里头的棋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爷,妾身不会玩围棋,但是妾身会玩一种更简单益智的小游戏,您要不要和妾身玩玩呢!”

    说着,尔芙还柔媚的对着四爷抛了个媚眼。

    四爷微微勾唇,刮了下尔芙的鼻子,点了点头。

    尔芙忙让玉清收了矮桌上的东西,将棋盘摆在了矮桌上,又将黑棋的棋子盒子递到了四爷手边,这才笑吟吟的打开了棋子盒子,轻声说起了五子棋的玩法。

    只是寥寥几句话,四爷就明白了这五子棋的玩法,单手捏着一枚晶莹剔透的黑色玛瑙石棋子,落在了棋盘正中央。

    尔芙随手贴着四爷落子的位置,放下了一颗白玉的棋子。

    黑白分明,黑白相间。

    四爷虽然是第一次玩五子棋,但是也和尔芙玩了个旗鼓相当。

    尔芙抹了一把额头边的汗珠,思考了半天,才将一枚棋子落在了一旁,另开出了一条棋路。

    “哈哈哈哈……”四爷朗声笑了笑,将手里头的棋子丢回了盒子里,说道,“这东西也算有趣,比起围棋,更省时间了。”

    “我赢了!”尔芙丝毫没有为自己赢了一个初学者而感到丢脸,反而兴奋的拉着四爷的大手,娇声说道。

    四爷笑着递过了一条帕子,说道:“你赢了,你赢了,快擦擦汗吧!”

    尔芙有些害羞的接过了帕子,随意的擦了擦额边的汗珠,准备在乘胜追击,杀四爷一个丢盔卸甲。

    只是事与愿违,除了第一盘,四爷因为不熟悉五子棋的规则,让尔芙侥幸赢了一盘,其他都是以尔芙惨败为告终的。

    “你这个小脑子,也就能想些吃的了!”四爷点了点尔芙的小脑袋,调侃的说道。

    尔芙别扭的拧过了身子,一把胡乱了棋盘上的黑白双色棋子,娇嗔道:“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作弊了,不然怎么都是你赢了呢!”

    “爷要是连你都赢不了,那爷还能当得了这么大个家么!”四爷一边捡着棋子,一边随意的说道。

    尔芙赞同的点了点头。

    四爷您说的特别对,您都能在九龙夺嫡之争中,没有半点优势的赢得了皇位,可见这智商、情商,绝对都是一百六往上数了。

    即便是爱迪生、牛顿、爱因斯坦等大神与您较量,怕是也会输得找不到回家的路吧!

    尔芙崇拜的眼神,让四爷的心情格外美丽,嘴角一直衔着一缕微笑,往日不离手的碧玉念珠也被四爷放在了架子上。

    马车晃晃悠悠的出了城,尔芙也没有再继续找虐,随手撩开了车帘,欣赏着蓝天白云,树影花香,瞧着远处田地里忙活着的农民,看着那金黄色的农田,心情也好转了许多。

    秋日里,收获的季节,也是一年里农民伯伯最喜欢的季节,尔芙仿佛都能看到农民伯伯嘴角的笑容了。

    今年,瞧着就像是个丰收的年头。(小说《清妾》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