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呵呵哒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清妾》更多支持!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尔芙坐在回城的马车上,恋恋不舍地望着越来越渺小的山影,回忆着这一天零一夜的美好,希望能永远留在外面,不用再回到那四四方方的小院子。

    “想什么呢?”四爷见尔芙正在望着车外走神,捏了捏尔芙的小鼻子,轻声问道。

    尔芙回眸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没事,只是觉得那里好漂亮!”

    说着,尔芙指了指还能隐隐看见的妙峰山。

    四爷沉吟了片刻,才缓声说道:“等有机会,爷再带你出来走走!”

    “嗯嗯嗯!”尔芙欣喜若狂的点了点头,连连应声。

    四爷扶额暗道:也不问问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来,就这么开心,真是够傻的了。

    尔芙再一次满血复活,靠在了四爷身边,手里头把玩着那串光滑的碧玉念珠。

    “喜欢么?”四爷略带嘶哑的声音,在尔芙的耳边轻轻传来。

    “还好!”尔芙微微蹙了蹙眉,单手拨动了下耳朵上的耳坠子,很是随意的说道。

    马车缓缓的穿越了外城,走过了一片繁华的市集,尔芙刚要伸出脑袋看看热闹,便被四爷抓了回来,低声说道:“你可是爷的侧福晋,可不能抛头露面了!”

    尔芙半靠在四爷坚硬的胸口,听着外面熙熙攘攘的声音,仿佛百爪挠心一般坐立不安。

    “瞧你这个样子,等改日得了空,爷陪你来这里走走!”四爷拉了拉尔芙的小手,轻声安抚道。

    不能亲眼瞧瞧这古风十足的街道和集市,真是太浪费这趟跨时空的穿越了。

    尔芙很是懊恼的想着,马车就已经进入了内城。

    内城是各个王公大臣,龙子龙孙聚集的地方,素净而庄重,连空气中,似乎都带着一抹紧张的味道。

    马车没有在四贝勒府门口停留,直接赶进了大门。

    四爷撩开了帘子,瞧了一眼书房的方向,有些不舍的对着尔芙轻声说了几句话,便跳下了马车。

    尔芙看着四爷大步流星离去的背影,看着苏培盛一路小跑的滑稽样子,勾唇一笑。

    马车最终停在了垂花门外,负责守着垂花门的守门婆子,早就已经打开了门,连垂花门内的屏门也已经卸了下来。

    尔芙扶着玉清的手,优雅的下了马车,笑着对守门婆子微微颔首,玉洁便麻利的送上了赏钱。

    “主子,咱们现在……”玉清扶着尔芙缓步前行,轻声问道。

    “天色还早,我想先去福晋院子里坐坐!”尔芙单手抚了抚发鬓的朱钗,淡笑着说道。

    正院,乌拉那拉氏那边,也已经收到了尔芙回府的消息,懒懒的在榻上起了身,吩咐丫鬟上前伺候梳妆。

    小丫鬟似乎是第一次伺候乌拉那拉氏梳头,手上有些发颤。

    福嬷嬷迈步走上前,接过了丫鬟手里头的篦子,轻声说道:“主子,侧福晋刚刚才进了院子,想必不会过来的这么快吧,您何苦不多歇歇呢!”

    “左右无事!”乌拉那拉氏随意的取过了一支玉兰花的粉玉簪子,递给了福嬷嬷,笑着说道。

    “主子,您这整日里总是抄经,好不容易才得空歇歇身子,这刚躺下又起来折腾,真是一刻不得闲了!”福嬷嬷不赞同的嘟囔着。

    乌拉那拉氏没有再说话,只是淡笑着瞧了一眼福嬷嬷。

    福嬷嬷虽然心里头不赞同乌拉那拉氏起身的主意,但是还是麻利的将乌拉那拉氏头上的长发绾起,将珠花簪子簪在了发间,又取过了一朵开得正艳的红色的菊花,簪在了乌拉那拉氏的发鬓,这才扶着乌拉那拉氏重新坐在了东次间的榻上。

    乌拉那拉氏刚刚端起了一盏清茶,便听见外面的小丫鬟轻声传话的声音。

    尔芙扶着玉清的手腕,站在了廊下,脚底下略微有些刺痛的感觉。

    又等了一刻多钟,福嬷嬷才笑眯眯的走出了正房。

    “侧福晋,劳您久等了,快随奴婢进去吧!”福嬷嬷快步走到了尔芙跟前,福身一礼,柔声说道。

    尔芙微微福身,算是给了这位奶了嫡福晋的老嬷嬷的脸面。

    正房里,一股淡淡的果香,乌拉那拉氏穿着一袭红色滚黑色边绣牡丹花的旗袍,手中端着一盏冒着热气的香茗。

    尔芙迈步来到了乌拉那拉氏身边,规矩的行了个半蹲礼,柔声说道:“妾身瓜尔佳氏给福晋请安,福晋吉祥!”

    “起来吧,不必如此拘礼!”乌拉那拉氏仿佛这才看见了尔芙一般,笑着放下了手里头的茶盏,轻声说道。

    瓜尔佳尔芙这才扶着玉清的手腕,站起了身子。

    乌拉那拉氏身边的丫鬟书兰,忙为尔芙奉上了一盏清茶。

    尔芙微微敏了一小口,便放在了一旁,笑吟吟的陪乌拉那拉氏说了会儿闲话。

    过了一会儿,乌拉那拉氏才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吩咐福嬷嬷送尔芙出去了。

    ~~~~~~~~~~~~~~~~~~~~~~~~~~~~~~~~~~

    西小院,尔芙卸去了身上所有的首饰,慵懒的泡在浴桶里,过了许久,才缓缓起身。

    “我有些饿了,让人去膳房叫些吃的吧!”尔芙一边梳通着长发,一边对着玉清轻声说道。

    玉清福身一礼,转身离开了正房。

    赵德柱没有一点迟疑,麻利的走出了西小院。

    房间里重新恢复了平静,尔芙将长发随意的扎了一个马尾,披着袍子,窝在了榻上。

    从妙峰山回来,尔芙第一次觉得这个看起来精致无比的房间,十分的空荡,也十分的冷清,让她一刻也不想留在这个房间中。

    当然,愿意与否,尔芙也只能呆在这个空寂的小院子里,等着四爷,毕竟她对他有了喜欢的感觉。

    稍过片刻,赵德柱便提着一个红漆的食盒走进了正房。

    尔芙笑着将手边的矮桌腾了腾,赵德柱忙上前将食盒里的东西,一一摆在了尔芙眼前。

    一海碗拉面,两碟伴着香油的小菜。

    尔芙满意的点了点头,取过了银筷子,愉快的吃了起来。

    蛋黄和的细面,很有劲道,也很好吃,牛骨头熬出来的清汤,撒着翠色的葱花,香喷喷的味道,让尔芙吃光了碗里头的面条,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饱暖思淫欲,不过尔芙倒是个吃饱了就犯困的,如同某种哺乳动物一般的人。

    玉清早已经铺好了床铺,尔芙很是开心的褪去了身上的袍子,麻利的钻进了被窝,瞧着窗外还大亮的天,略微思虑了片刻,直接躺下了身子。

    四爷不会来,四爷要去安抚其他女人了。

    当然,四爷的举动,总是有些出人意表的奇怪,就在尔芙刚刚进入梦乡,四爷便领着苏培盛,快步走进了西小院的正房。

    床上睡的正香的小人儿,时不时的蹙蹙鼻子,一截羊脂玉般的手臂露在被子外面。

    玉清刚要上前唤醒尔芙,四爷便抬了抬手,说道:“不必吵醒你家主子了,爷不过就是过来瞧瞧她!”

    “是,主子爷!”玉清忙福了福身,退到了一旁。

    四爷坐在了床边,随意的拢了拢尔芙耳边的碎发,取过了尔芙这些日子一直读的女论语,暗笑这小妮子也知道要学习这些东西了。

    夜色降临,尔芙仍然在床上翻滚着,四爷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走到了耳房的净室略微洗漱了一下,便躺在了尔芙身边。

    昏睡中的尔芙,仿佛察觉到了身边多了个人,略微摸了摸四爷的肩膀,便直接抱着四爷进入了梦乡。

    尔芙倒是不再翻滚,睡得格外安稳,可是四爷却无奈了,闭着眼睛,默念了许久心经,才平复了心里头的燥热,进入了梦乡。

    夜半子时,尔芙才缓缓醒来,瞧着身边的睡着的四爷,只当还在妙峰山的娘娘庙中。

    ~~~~~~~~~~~~~~~~~~~~~~~

    次日一早,尔芙舒服的伸了个懒腰,随手挽起了细纱的绣花帷幔,坐在了床边。

    “主子,您醒了!”原本站在墙面候着的玉清,忙快步来到了床边,轻声说道。

    尔芙瞧了一眼床上的被褥,有些发蒙的问道:“昨个儿,四爷来过了?”

    玉清笑吟吟的点了点头,说道:“您刚睡下没多久,主子爷就来了,奴婢想要叫醒主子,爷还不让呢!”

    “行了,这事你知道就行了,不要出去胡说!”尔芙暗觉得不妥,忙说道。

    “奴婢明白!”玉清自然知道自家主子的顾虑,笑着点了点头。

    只是这四爷府里头,没有能不被别人知道的秘密。

    尔芙见天色不早,忙匆匆的起身洗漱穿戴好,便来到了正院给福晋乌拉那拉氏请安。

    可是没想到,尔芙还没来得急走进正房,便听见李氏那有些尖锐的声音传来。

    “尔芙妹妹真是好福气,刚刚进府没多久,便能让咱们主子爷一连几天陪在妹妹身边!”

    尔芙好想呵呵哒,虽然这有四爷的恩宠是好事,但是这被人一大早就刺激,还真是痛苦呢!

    好在,不等尔芙回话,福嬷嬷便走出了房间。

    “各位主子来的好早阿,咱们主子已经等着各位了!”

    尔芙微微点头,便随着福嬷嬷走进了正房。(小说《清妾》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