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费扬古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清妾》更多支持!

    尔芙等人纷纷落座,小丫鬟们也奉上了清茶,又等了半刻钟,乌拉那拉氏才虚扶着福嬷嬷的手腕,缓步走出了内室。

    “妾身(奴才)给福晋请安!”尔芙等人纷纷起身一礼,柔声说道。

    乌拉那拉氏转身坐在了宽榻上,微微拂了拂袖子,“起吧,都坐吧!”

    “多谢福晋!”

    再次落座,尔芙便开始了眼观鼻鼻观心的旁听生生活。

    乌拉那拉氏满怀深意的瞧了一眼尔芙,沉吟了片刻,缓声说道:“这重阳节过了,天气也就该冷了,这各院的冬衣,也就该预备下了。

    咱们今年府里头又新添了人,这针线上的人都有些忙活不过来了,各院丫鬟的冬衣,怕是要各院自己忙活了。

    书兰,将各院的牌子都分下去吧,稍后你们各自让人去针线上领了,左右都是裁剪好的,让院子会针线的人缝缝,也不算是什么麻烦事!”

    尔芙傻乎乎的抬了抬眉,暗道:福晋大人,您这是再说我么!

    “福晋考虑的周全,咱们自然不能拖福晋的后腿,福晋您只管放心吧!”宋格格一贯跟在李氏和福晋身后,立马就举双手表示了赞成。

    乌拉那拉氏微微抬了抬手,继续说道:“另外还有一事,咱们爷为李氏请封的折子已经批了,只是这段日子事情不少,这正式的册封典礼,怕是要等到颁金节后了。

    等再过些日子,咱们府里头便又要多一位侧福晋了!”

    “恭喜李姐姐!”几个格格齐声说道。

    尔芙也是对着李氏微微颔首一礼,算是恭贺了李氏晋封侧福晋了。

    李氏很是谦逊的起身,“多谢福晋!”

    “快坐吧,都是自家姐妹,你孕育子嗣有功,这也是你该得的!”乌拉那拉氏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

    众人又说了会儿闲话,这才纷纷散去。

    尔芙昏昏糊糊的走出了正院,扶着玉清的手腕,一直想着福晋所说的那几句话,心头发虚的想着,这福晋应该就是在给自己树敌吧!

    重新回到了西小院,尔芙刚坐下身子,便让玉兰拿着那牌子去针线上取东西了。

    一会儿工夫,玉兰和玉盏、玉蝶,便抱着一大堆裁剪好了的布料和棉花,回到了西小院。

    尔芙微微翻了翻,便让几人将这些分发到个人手里头了,随手取过了一个话本子,翻看了起来。

    按照府里头的规矩,丫鬟、太监、小厮们,每季能领到两身新衣,只是布料上有些差别。

    过了小半个时辰,玉清才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子,回到了正房里伺候,轻声回禀着。

    西小院里伺候的丫鬟们针线上的功夫,虽然比不得针线上的绣娘们,但是也都是好手,所以倒是并不为难,只是小厮、小丫鬟、太监,拿到布料的时候,都有些为难的神情。

    玉清便做主将几个人的衣料,送到了玉蝶、玉芬那,让她们搭把手,帮着几个人把冬衣做出来。

    尔芙满意的点了点头,让玉清给两人各送去两个银角子,算是给两人的赏赐了。

    这下原本还有些不乐意的两个人,那可是嘴角裂到了耳根,一张脸笑成了一朵花了。

    “主子,奴婢刚才听赵德柱说了个消息,只是不知道是真是假?!”玉清瞧了一眼房间,轻声说道。

    尔芙微微挑眉,问道:“什么消息?”

    玉清的声音,再一次的压低了几分,伏在尔芙的耳边,说道:“咱们嫡福晋的父亲乌拉那拉费扬古,前些日子死在了出巡的路上!”

    “啊……”尔芙不由得愣了愣神,发出了一声惊叹。

    玉清忙扫了一眼四周,微微点了点头。

    费扬古病逝了……

    尔芙只觉得被五雷轰顶了一般。

    乌拉那拉费扬古,领侍卫内大臣,正一品,那可是正经的皇帝近臣,相当于现在领导人身边的保镖头目,那绝对是皇帝的心腹。

    四爷没有强势的母族,乌拉那拉氏一族是四爷身边最强有力的支持者,而费扬古作为嫡福晋的父亲,皇帝的近臣,乌拉那拉氏一族的领头人,如今过世,怕是会让四爷失去不少支持吧。

    尔芙再一次恨起了自己,当年为什么就不好好翻翻历史呢,如今完全帮不到四爷,让尔芙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而此时的四爷,已经收到了准确的消息。

    九月初一,费扬古病逝,给予祭葬。谥号襄壮。

    四爷已经在书房里闷了一个多时辰了,眼圈泛红,手里头攥着那道寥寥数字的书信。

    苏培盛整个人都已经缩进了阴影中,生怕触怒这位心情不好的爷。

    戴铎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来到了书案前,挡住了窗外的阳光,在书案上显出了一个黑影。

    四爷缓慢的抬起了头,看着戴铎,沉声说道:“戴先生,可是有事?”

    “四爷,如今费扬古老大人过世了,可是您却不能如此颓废下去,想必此时福晋的心情,也很难受,您应该去瞧瞧了!”戴铎被四爷盯得心里头发慌,但是还是强撑着一口气,将话说完了。

    四爷微微挑眉,过了许久,才沉声说道:“先生说得有理。”

    说完,四爷便起身,快步走出了书房的门。

    苏培盛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站在原地,戴铎好笑的瞧了一眼苏培盛,说道:“苏公公,您还不跟过去瞧瞧!”

    “……”苏培盛瞥了一眼戴铎,一路小跑的跟在了四爷身后。

    戴铎瞧了一眼离去的四爷,看着桌上那一道道细微的抓痕,微微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书房。

    书房门再一次关起,隔绝了与外面的联系。

    四爷刚刚穿过垂花门,便听见李氏的声音远远的从东小院传来,一阵阵笑声,无比刺耳。

    苏培盛也顺着四爷的眼神,瞧了一眼紧闭的东小院,暗道:这位李主子的运气,真不怎么样!

    正院,佛堂。

    乌拉那拉氏正跪在佛像前,眼神悲切的看着那悲天悯人的佛像,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掉落个不听,无声的哭泣,让整个佛堂的空气,都变得悲伤了起来。

    福嬷嬷刚要通报,四爷便拂了拂手,阻止了福嬷嬷的举动,让福嬷嬷去外面守着,独自一人来到了乌拉那拉氏身边,撩起了袍摆,跪在了乌拉那拉氏身边的空地上。

    身边突然出现的身影,让乌拉那拉氏有些惊讶的抬起了头,眼角还挂着未掉落的泪珠。

    “难为你了!”四爷连连叩首,这才单手擦去了乌拉那拉氏脸上的泪珠,看着乌拉那拉氏已经有些苍老的容颜,略带感伤的说道。

    乌拉那拉氏那刚刚因为惊讶止住的泪水,再一次喷涌而出,整个人无力的靠在了四爷胸口。

    “等过些日子送葬的队伍回来,爷陪你回去!”四爷只觉得胸口湿了一片,轻轻的拂过乌拉那拉氏那瘦弱的后背,轻声说道。

    “多谢爷了!”乌拉那拉氏哽咽的说道。

    四爷见乌拉那拉氏的情绪缓和了些,这才扶着乌拉那拉氏坐在一旁的榻上,“咱们本是夫妻,不要说这么见外的话。

    倒是你,千万要保重身子,这些日子,爷瞧着你又瘦了不少!”

    乌拉那拉氏有些激动的又要流泪,四爷取过了一旁的一碗清茶,送到了乌拉那拉氏手边,柔声说道:“你这些年身子就不太好,这次又碰到这样的事情,你若是再哭,也不怕弘晖惦记你么!”

    “弘晖?”乌拉那拉氏有些疑惑的问道。

    四爷勾唇一笑,揽过了乌拉那拉氏的肩膀,靠在了靠背上,缓缓说道:“自打这封信送到了府里头,弘晖就一直惦记着你,若不是爷拦住了他,说是爷过来瞧瞧,怕是他现在都已经过来了。

    不过爷想他现在也是坐不住凳子的,等晚上的时候,咱们一起吃顿饭,也好让他安安心!”

    也许真是为母则刚,刚刚还悲痛欲绝的乌拉那拉氏反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道:“爷,您放心,妾身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身子,不会让弘晖那臭小子担心的!”

    提起了儿子,乌拉那拉氏原本的伤心,也消散了许多,只是眉心仍然微微蹙起着。

    四爷沉吟了片刻,继续说道:“这几日你抄上几卷经书,改日爷替你送到宝华殿去供奉,也算是让老大人走的安心些!”

    乌拉那拉氏微微点了点头,四爷又小坐了一会儿,才起身回了前院。

    爱操心的四爷,又去了一趟弘晖上课的明堂,瞧见弘晖正跟着师傅读书,便也没有打扰,独自一人来到了前院的校场上,随手拿过了一柄长枪,耍了一段工夫,这才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恢复了平静的四爷,来到了戴铎的小院,取过了一旁的棋盘,拉着这位不善读书,但是却心思灵敏的门客,坐在了矮桌的两侧。

    “陪爷下盘棋吧!”四爷径自摆好了棋盘,这才轻声说道。

    戴铎有些受宠若惊的拱了拱手,半欠着身子,坐在了四爷的对面,单手拿起了棋子,刚要落子,便被四爷架住了胳膊。(小说《清妾》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