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怀念(2)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清妾》更多支持!

    第七十二章

    费扬古,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对待乌拉那拉氏那可以说是有求必应。

    圣驾南巡,虽然随行的官员都可以带上一两名家眷,但是如此贸然带上一个小孩子,那完全是费扬古在拿着自己的前途去赌。

    御驾驻扎在了素有“一面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美誉的泉城济南府。

    小时候的乌拉那拉氏,还并不曾学习规矩,更对于皇帝没有什么概念,虽然阿玛多次让她不要乱跑,她还是没有忍住外面如画般的风景的诱惑,一身小厮打扮的来到了大明湖畔。

    湖上鸢飞鱼跃,荷花满塘,画舫穿行,岸边杨柳荫浓,繁花似锦,游人如织,其间又点缀着各色亭、台、楼、阁,远山近水与晴空融为一色,犹如一幅巨大的彩色画卷。

    暖风吹拂,柳丝轻摇,微波荡漾,荷浪迷人,葱绿片片,嫣红点点,小乌拉那拉氏随意的褪去了鞋袜,提着小小的羊皮小靴,坐在了湖边的一块青石上。

    “……”

    乌拉那拉氏沉浸在美景之中,情不自禁的唱起了家乡的小调,那是往常额娘哄她入睡时候经常唱的曲子,此情此景,让乌拉那拉氏有些想家了。

    一身墨色常服的康熙爷,闻声而来,只瞧见一个小厮打扮的小姑娘,正在轻声吟唱。

    跟在康熙爷身后的费扬古,那真真是出了一身冷汗,瞧着自家的顽皮丫头,正不知道死活的唱歌,费扬古就双腿一软,跪在了康熙爷跟前,连连叩首请罪。

    康熙爷随意的拂了拂手,说道:“朕微服出巡,特地准恩众臣工携家眷同行,也是为了能感受下普通人家的生活,你何罪之有,快起来吧,别吓到了她!”

    费扬古这才颤抖着双腿,重新站了起来。

    而身后突然多出了许多人,乌拉那拉氏也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

    瞧见自家阿玛正在跟前,笑吟吟的赤脚跑到了费扬古身边,抱着费扬古的胳膊,笑嘻嘻的说着刚刚的发现。

    康熙爷无比羡慕的瞧着费扬古,虽然他子嗣很多,但是却从来没有孩子会和他如此亲近。

    费扬古被乌拉那拉氏的微笑闪了神,随即忙拉着乌拉那拉氏给康熙爷见礼。

    小小的乌拉那拉氏,眨巴着一双亮闪闪的大眼睛,笑吟吟的看着康熙爷,看软了康熙爷的心,很是开心的和小乌拉那拉氏说起了闲话。

    乌拉那拉氏虽然不懂规矩,但是却是个善良的孩子,瞧着康熙爷俯身和自己说话,便领着康熙爷来到了刚刚坐过的青石边,随意的拍了拍那块大石头。

    康熙爷忽然有了一种被人当做普通人对待的感觉,顺着乌拉那拉氏的意思,随意的坐下了身子。

    一大一小两个人,同坐在一块青石上,乌拉那拉氏说着幼稚的话,康熙爷笑的格外开心。

    晚风渐起,乌拉那拉氏才要拉着费扬古回去,而康熙则特地交代费扬古不许将他的身份说出去。

    这次南巡,乌拉那拉氏也从费扬古的帐篷,搬到了康熙爷的专属帐篷内。

    可以说,这次南巡是康熙爷最开心的一次南巡……

    回京以后,康熙爷曾经多次召乌拉那拉氏入宫,更是在乌拉那拉氏垂髻之年,便为其赐下了婚约。

    四爷,一个她从来没见过的男子,成为了她的夫君。

    从那天起,阿玛费扬古的脸上,再也没有了轻松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不能言明的紧张。

    可是那时候的乌拉那拉氏,并不能理解阿玛的行为。

    当其他手帕交还在尽情玩耍的时候,费扬古已经从宫里头请了几位到年纪离宫的老嬷嬷进府教乌拉那拉氏学规矩了。

    当其他手帕交还在尽情跑马的时候,乌拉那拉氏已经学着掌家,学习琴棋书画,更是将那宫里头的规矩,刻在了骨子里头。

    乌拉那拉氏被教养嬷嬷折腾的浑身酸疼的时候,无比怨恨着自己的阿玛,怨他为什么要如此对待她,为什么不再宠着她。

    直到她被一辆车轿送进了阿哥所里,她成了四爷的嫡福晋,第一次见到了这个陌生的男子。

    他俊朗的外表,沉稳的性子,让乌拉那拉氏不可自制的沉溺其中。

    可是他的院子里,不只有她一个人,还有两名格格,李格格、宋格格。

    虽然他给了她权利、尊重,却将情给了李格格。

    乌拉那拉氏想不通原因,而费扬古却特地让觉罗氏递了牌子进宫见到了正处于迷茫中的乌拉那拉氏。

    觉罗氏将费扬古这些日子整理出来的乌拉那拉氏可能遇到的问题,一一讲给了乌拉那拉氏听。

    如暗夜里的明灯,乌拉那拉氏总算是明白了些许阿玛这些年的安排。

    那一夜,乌拉那拉氏失眠了。

    几年的时间里,不管是阿玛送来多么新奇的东西,乌拉那拉氏都不曾对阿玛说一句话,她不能理解阿玛为什么要如此狠心的对待自己。

    可是如今,她后悔了,她却没有一点点办法去改变了。

    她走进了红墙黄瓦的紫禁城,成为了这宫中无数女人中的一个。

    即便是阿哥所,也有无尽的纷争,她只觉得很疲累。

    她守着规矩,以宽容之心待人,是德妃娘娘心中最得体的媳妇儿,是皇上心目中的好福晋,但是却从来没有人问过她,她可委屈!

    分府别居,四爷安排了四大嬷嬷,管理着整个贝勒府的内院,她被彻底架空了。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一个堂堂嫡妻的阿玛,却被一个侍妾的父亲奚落了。

    从那天起,她变了。

    她尽心的操持着内院的大小事务,努力的维持着她在府里头的地位,与宗亲福晋结交,与妯娌亲善,她拥有了好名声,她也顺利的生下了她的儿子。

    即便她没了半条命,她身子亏损的厉害,可她还是开心的。

    弘晖,她不希望她的孩子有多么优秀,她只希望她的孩子能过得开心。

    就在这一切都在往她预计的路上走着的时候,可是那个为她操持多年的阿玛,却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病逝了。

    她伤心,她难过,可是她却只能默默的忍耐着,她不能放声哭泣,因为她是皇家的媳妇儿,她不能为阿玛披麻戴孝,因为她只能为皇家人守孝。

    乌拉那拉氏瞧着手上那一对描金的徽墨,瞧着那朱红色的锦盒,只觉得心如刀绞一般难受,如果那年,她不曾顽皮的跟着阿玛去江南,也许她现在不会如此难过。

    如果阿玛不是为了她在四爷府里的稳固地位,阿玛也许早就已经致仕,颐养天年。

    还记得年前,她已经看见了阿玛双鬓的白发,她已经看见了阿玛略微发驼的后背,可是她却说不出一句,“阿玛,沁儿长大了,不用阿玛再为沁儿担心了!”。

    阿玛,你就这么走了,丢下了蓝沁,沁儿会怕,会伤心,沁儿好后悔……

    乌拉那拉氏无声的落下了两行清泪,满心疲惫的闭上了双眼,一双手上的关节都攥的发白了。

    福嬷嬷满眼担心的送上了一条素白绣花边的帕子,拭去了乌拉那拉氏脸颊上的泪水,轻声说道:“主子,您可不能再哭了,老爷知道了,走也走得不安心阿!”

    乌拉那拉氏心中的懊悔和无助,福嬷嬷懂,她是乌拉那拉氏的奶嬷嬷,她了解自己的主子是个多么心善的人,她也了解主子在这内院的每一天过得有多么艰难,她更知道费扬古老爷这么些年为了主子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

    自打乌拉那拉氏赐婚给四爷的旨意,送到了费扬古手中,费扬古便开始为乌拉那拉氏安排这一切。

    教养嬷嬷,那都是从几个宗亲王侯手里头抢过来的。那几位教导乌拉那拉氏琴棋书画的大家,那都是重金礼聘来的。

    乌拉那拉氏因为学规矩,累得发烧不醒的时候,费扬古那是一直红着眼圈,守在乌拉那拉氏床边的。

    当乌拉那拉氏因为不理解,而疏远费扬古的时候,费扬古总是远远的站在能看见乌拉那拉氏的位置上。

    福嬷嬷清楚,如果有一丝可能,费扬古都不会将乌拉那拉氏送入宫中。

    费扬古,乌拉那拉氏的当代家主,他最大的梦想,便是有一天能重新回到白山黑土之间,再一次放马狂奔在草原上。

    可是为了乌拉那拉氏,费扬古一直守在康熙爷身边……

    只是这些,福嬷嬷不敢告诉乌拉那拉氏,她怕自家主子真的熬不过这一关。

    乌拉那拉氏的眼泪,一滴滴的掉落在那一对精致的徽墨上,打湿了那柔软的绒毛布。

    ………………………………

    “阿玛,不要走……”乌拉那拉氏哭着睡了过去,睡梦中,仍然在呼唤着费扬古。

    福嬷嬷背过脸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屏退了房间里伺候的丫鬟宫女,如乌拉那拉氏小时候那般,抱住了乌拉那拉氏的身子,满是褶皱的手,轻轻的拍着乌拉那拉氏的后背,轻声的吟唱着那首费扬古经常低吟的小曲。

    那是来自乌拉那拉氏家乡的民歌,那是一首费扬古每每喝醉都会流泪吟唱的小曲,只有这样的曲子,才能让乌拉那拉氏忘却这一刻的痛苦。(小说《清妾》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