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颁金节

    和硕简亲王雅布的死讯和费扬古的死讯,那真是让京城里留守人民群众,几家欢喜几家忧。

    而这两位爷都是在康熙老爷子跟前挂了号的,那上门去参加祭奠的人,更是多了几分。

    乌拉那拉氏在见到费扬古的棺椁的时候,再一次哭晕在了灵堂上,但是大家多还以安慰为主,并没有看热闹的心思。

    至于简亲王府的灵堂上,那就有几分热闹可看了。

    虽然两个人是先后死在了出巡的路上,但是棺椁送回来的时间相差无几,所以这操办的日子也比较接近,也就让这些闲了好一阵子的人们,有些对比的对象。

    简亲王雅布,简亲王济度的庶子,承袭其父的爵位,也算是一个实权派的宗亲。先后迎娶两任福晋,第一位福晋,出身西林觉罗氏,纯正的满足血统,而第二任福晋,则是来自草原上的蒙八旗秀女博尔济吉特氏。

    说起博尔济吉特氏,那也算是一个在清朝初期辉煌无比的姓氏,其中最为著名的自然是历经四朝的孝庄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了,这位老人那可是强当当的人物,有多少穿越者对其都是带着一种膜拜的心情。

    而康熙初年,孝庄文皇后已经是太皇太后的博尔济吉特氏对于来自科尔沁草原,以及其他草原上的蒙族姑娘,那可是很看重的。

    虽然比起皇太极和顺治两位爷后宫到处都是蒙族妃子的盛况相比,相差了许多,但是还是让不少蒙族姑娘,比满族人家的姑娘,还要更贵重几分,更何况是一直让人瞧不上眼的汉军旗姑娘呢!

    这位简亲王雅布的继福晋,也便是这么顺理成章接管了整个简亲王府。

    不过孝庄文皇后毕竟年岁大了,不能护佑整个科尔沁草原,而咱们康熙爷也顺利的将蒙古族的铁血战士消耗了不少,真心成为了天下第一君主,也便开始打压起了蒙族秀女。

    淡淡看看康熙爷膝下的儿子,只有十阿哥胤礻我的福晋是来自草原上的蒙族秀女阿霸垓博尔济吉特氏便能看出几分了。

    原本简亲王雅布在世,这位博尔济吉特氏的继福晋,还能压制住已经是世子的雅尔江阿,但是现在么……

    那就是呵呵哒了。

    雅尔江阿,本就不是个善良的人物,更何况又不是自己的亲生额娘,那更加是……

    虽然大家伙都是贵族,不至于在灵塘上就做出没有脸面的事情,但是这简亲王里的下人们也不是没有眼界的,自然知道该更加靠近谁了。

    再说,这雅尔江阿也不是小孩子了,膝下也已经有了四个儿子,如今只差康熙爷下的袭爵恩旨,便能顺利接管整个简亲王府了。

    虽然雅布也为继福晋和其他妾室生的孩子做了些打算,但是毕竟不能一家出两个亲王,所以其他人比起雅尔江阿,那都是弯下了腰。

    另外这雅尔江阿,说好听点,那就是一个真性情的男人,说的不好听的,那就是生冷不及、混不吝,自然也就让大家觉得这场雅布的祭奠之礼,那绝对是年度大戏了。

    好吧,不管怎么说,不管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大家伙儿总算是完成了两位大人物的祭礼,放松了不少心情。

    与此同时,满族最大的一个节日--颁金节,也顺利的到来了。

    而在外面出巡几个月的康熙老爷子,也已经在九月二十三日,便回到了京城。

    四爷看着跟着自家老爷子参加全程巡游的几兄弟,还是多了几分嫉妒。

    好在,四爷也是一个影帝级的好演员,很快就收敛了心里头的不快,一切正常的继续办公、坐堂。

    今年四贝勒府里头,多了一位侧福晋瓜尔佳氏,这乌拉那拉氏只能撑着一身还没好利索的病体,开始张罗起了进宫去参加颁金节的事宜。

    尔芙,因为是第一次,需要有人培训,而这培训的人选,自然是以跟着四爷出宫的大嬷嬷最为保险。

    四爷也害怕这位真性子的尔芙会在宫里头犯错,一听说这事,便将几近半退状态的大嬷嬷分配了过来。

    尔芙早已经不是那个刚刚穿来一点不懂规矩的小姑娘,虽然还是带着几分懒怠,但是还是按照大嬷嬷的吩咐,一点点的学着规矩,丝毫不敢溜号,毕竟这稍微出了点错,那小命就跟自己SAY GOODBEY了。

    四爷瞧着尔芙学规矩辛苦,也大方的开了私库,赏下了不少好东西。

    尔芙也因此多了一个恶趣味,便是努力学完规矩,送走大嬷嬷,吩咐丫鬟们将东西都倒腾出来,让她一一过目。

    今个儿,四爷又一次的当起了散财童子。

    只瞧见那一件件精致的东西,尔芙便有些没出息的吞起了口水。

    其中,最最贵重的,自然是两架内造的屏风。

    一架是紫檀边镶珐琅芙蓉花开座屏风,一架是紫檀边嵌玉石花卉座屏风,两架都七扇,看来是给她摆在屋里做隔断用的。

    另外还送来了不少摆件,玉清麻利的打开了几只箱子。箱子里装的有红玉梅花盆景、五彩鹭莲尊、一对缠丝彩纹甘露瓶,各色官窑出品的瓶子,紫檀座百蝶翩飞白玉水盛一个,黄玉三阳开泰连盖瓶、景泰蓝三足鎏金熏炉一对。

    一起送来的还有几个精致的锦盒。锦盒里分别是进贡的胭脂、螺子黛、荷花头油、点唇胭脂、茉莉雪花膏、玫瑰清露、木樨清露等东西。

    就在尔芙觉得一夜暴富的时候,玉清又捧出了一个象牙雕碧莲荷花的八层妆匣,内嵌着一块洋镜,外嵌着各色宝石,打眼一瞧,便知道是一件价值连城的东西。

    随着玉清打开了妆匣,尔芙简直有一种想要打劫四爷这位大财主,另外也对当年攻打北京城的八国联军表示了极大的赞同感,这打一次真不亏本阿,想想这紫禁城里头有多少好东西,而且当时的清朝又是腐朽不堪……

    啧啧……

    尔芙瞧着妆匣里一件件精致的首饰,恨不得长出八个脑袋,哪怕像九头鸟那么丑也无所谓,这些金光闪闪的东西,真是让人百看不厌。

    难怪说,女人都喜欢珠宝,这亮闪闪的,谁能不喜欢阿!

    另外四爷也让人送来了不少布匹,因为尔芙是侧福晋,不能穿红色,再加上尔芙平日里打扮也偏素净,所以四爷很贴心的送来了粉红色的百蝶串花织锦、玉彩缎、粉白色的点金缎、水蓝色的织锦缎、还有几匹月白色的香云纱,素锦、云锦也送来了十匹。

    看着眼前这些价值连城的东西,尔芙很想跪求康熙大老爷,多办几场宫宴吧。

    学规矩,有钱赚阿!

    可是恩宠过盛,那也是很让人妒忌的,比如此时正在房间里拼命摔东西的李氏和咬碎了一口银牙,瞪着西小院冒火的宋格格等人。

    反倒是乌拉那拉氏丝毫没有将这件事放在眼里,因为她掌管着整个内院的公中库房和四爷的私库,好东西见得多了,也就不在意了。

    农历十月十三,一大早尔芙便被玉清等人从被窝里挖了出来。

    尔芙连眼睛都没来得及睁开,便让几个丫鬟放到了浴盆里,从头洗到脚,这才扶着尔芙出了浴盆。

    也亏得房间里烧上了炭盆,不然尔芙怕是还没有进宫,便已经被这些人折腾生病了。

    只是这还不算完事,比起往常尔芙梳的架子头、一字头,今个儿,那是需要戴吉服冠的,所以这发型就要略微改动了些。

    不过小半个时辰,尔芙便被众人再次托了起来。

    石青色的吉服,前后各绣着团蟒纹,脖颈上挂着一串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朝珠,头上顶着嵌了熏貂皮的吉服冠,尔芙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东西可不是现代那些假货,整套穿戴好,尔芙觉得自己身上起码多了十多斤东西,走一步都有些打晃了。

    “好重!”尔芙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抱怨。

    一旁负责监督的大嬷嬷,丢过来了一个不争气的眼神,便吩咐小丫鬟去准备一碟点心,给尔芙压压肚子,免得这位有些随性的主子,在宫里头闹出什么笑话来。

    尔芙看着眼前的双色马蹄糕,真心很想骂娘了,连口水都不给,这是要噎死我么!

    不管尔芙有多么痛苦,总之就在尔芙吃了两小块马蹄糕后,大嬷嬷就大手一挥,丫鬟们便将那还剩了大半盘的马蹄糕端了下去。

    尔芙来不及哀嚎一声,便被大嬷嬷扶着走出了房间。

    好在,今个儿尔芙不需要去正院转一圈,只需要在垂花门那等待集合上马车就可以了。

    乌拉那拉氏也没有让尔芙久等,只过了一刻钟,乌拉那拉氏领着弘晖也是一身吉服打扮的来到了垂花门口,相反李氏和二格格茉雅琦,弘昀则更加晚了几分。

    虽然李氏还没有行册封礼,但是已经下了圣旨,便也有资格进宫参加颁金节了。

    颁金节,满族人自己的节日。

    1635年农历10月13日,皇太极发布谕旨,正式改族名“女真”为“满洲”,这标志着一个新的民族共同体的形成,这也就是颁金节的起源。

    乌拉那拉氏见李氏到来,也没有多过停留,直接吩咐丫鬟们伺候尔芙等人上了马车,这才最后登上了马车。

    尔芙和李氏都是侧福晋,是上了玉碟,在宗人府登了记的侧室,可以乘坐朱轮马车。

    这马车不仅仅只是轮子是红色的,个头也比寻常人家的马车要大上不少,所以乌拉那拉氏领着弘晖乘坐乌拉那拉氏的马车,而李氏则领着茉雅琦和弘昀登上了属于李氏的马车,至于跟着伺候的奶嬷嬷,则爬上了最后面的丫鬟乘坐的马车,至于尔芙,因为还没有子嗣,只带着玉清、玉洁两人,同坐在马车里,还很宽松。

    寅时末,四贝勒府的府门中门大开,四爷昂首坐在马背上,身边跟着一众护卫,笑吟吟的看着缓缓驶出的五辆马车。

    天色仍然发暗,轱辘辘的声音传遍了肃静的大街。

    与此同时,其他几个开府的皇子,也已经带着家眷,往紫禁城的方向走去。

    马车走走停停,走了一个来时辰才停在了宫门口,尔芙虽然好奇,但是也不敢轻易撩开帘子,只能等外面驾车的车夫的声音。

    而四贝勒胤禛也已经离开了女眷的马车队伍,从另外一侧宫门准备进入乾清宫参加颁金节。

    尔芙坐在车上,昏昏欲睡,对这个四爷期待了许久的颁金节,真心提不起精神来。

    可是这颁金节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参加的,起码汉人便不能参加,即便你是多么大的官。

    时辰一到,宫门大开,车夫摆好了脚踏,这才轻声提醒着各位主子。

    尔芙整了整衣冠,玉清便率先跳下了马车,尔芙这才扶着玉清的手背,缓步走下了马车。

    宫门口的汉白玉广场上,早已经停满了车马,隐隐约约能听见相互交谈的声音。

    乌拉那拉氏倒是没有说话,反而瞧了一眼其他几府的方向,见大家都动了,这才对着尔芙和李氏微微颔首,往宫门的方向走去。

    一入宫门深似海,可是这一次,尔芙倒是没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她就是个来参观的。

    不过就在尔芙觉得很轻松的时候,尔芙便呵呵哒了。

    别看皇子们尊贵,福晋也都是出身高贵,但是进了皇宫,还是只能走路。

    如果是如当年尔芙来参观故宫,一身休闲装、运动鞋的打扮,那尔芙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反而还会蹦蹦跳跳的随处看看,可是现在尔芙脚踩着花盆底,头顶着熏貂皮冬朝冠,身上又穿着厚重的吉服,走起路来,那真是叫一个费劲。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却不是让其罢工的时候,毕竟像直郡王的嫡福晋伊尔根觉罗氏,那个一连生了几个女儿身子残损的大福晋,也只能一步步的走进紫禁城,尔芙还有什么权利,要求坐上车轿、肩舆呢!

    好在女眷都是从顺贞门进后宫,各自前去给皇子的额娘请安,而德妃娘娘的永和宫,位于中间位置,倒是离得不算远,虽然只比景仁宫、延禧宫近了那么一丢丢,但是在此时,尔芙还是觉得无比幸福的。

    起码当尔芙能拐进永和宫给德妃娘娘请安的时候,大福晋伊尔根觉罗氏还需要往延禧宫走去,给惠妃娘娘请安呢!

    德妃娘娘是包衣出身,能爬上妃位,绝不是个没有心思的人,但是相比于其他妃嫔,性子也算是温润恭和了,在康熙心目中,那绝对是一朵妥妥的白莲花。

    乌拉那拉氏领着李氏和尔芙刚刚走进永和宫,便瞧见了德妃娘娘身边的掌事姑姑丛寒已经在门口等着,忙快走了两步,来到了正殿前的玉阶下,微微福身一礼,说道:“不知道娘娘可方便,咱们来给额娘请安了!”

    “四福晋客气,咱们娘娘已经等着您了!”丛寒笑着对乌拉那拉氏行了个半蹲礼,柔声说道,期间连一个眼神都没丢给李氏和尔芙。

    尔芙无所谓的勾了勾唇,而李氏则颇有些不满,心里头暗骂:死奴才,眼皮子浅的东西。

    其实真不是丛寒眼皮子浅,只是因为除了嫡福晋,其他侧福晋便是四爷的小妾,那就相当于奴才,当着主子的面,什么人会去理个奴才呢!

    尔芙也不是懂规矩,只是因为尔芙并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前世尔芙就是个教室、食堂、寝室,三点成一线的苦逼学生,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宅女,只要给她一个电脑和网络,再给她充足的水和食物,她完全可以一辈子不出门的感觉,忽然穿越过来,虽然身份有变,但是一个人的本性,总不是轻易就能改变的。

    丛寒已经笑吟吟的打着帘子,让着乌拉那拉氏、李氏、尔芙走进了正殿。

    刚一进入正殿,尔芙便感觉到了一阵阴冷。

    古装电视剧害死人阿!

    尔芙瞧着眼前这座外表恢弘大气鲜亮的宫殿,只觉得内里真心有点坑,比起她的西小院的房间,还要更暗上几分。

    实在不是尔芙傲娇,而是这皇宫的房子大是大了,但是这跨度也深了,而窗子只有那么大,又都糊着窗纱,如今天气凉了,更是挡上了屏风,从外面走进来,自然觉得房间里是一片昏暗。

    而且此时的皇宫,还不如尔芙在现代参观过的故宫,毕竟故宫已经将窗户都换上了玻璃,虽然年代远了,但是看起来也亮堂了不少阿。

    当想象和现实碰撞,尔芙表示:下次各剧组拍古装片的时候,请少打几盏灯吧,这心理落差,真心好难受阿!

    想必有的人一定说了,尔芙不是参加过选秀,而且也在储秀宫住过一段日子,怎么会不知道宫殿里面是个什么样子呢!

    那只能说,你们不认真!

    尔芙参加选秀的月份是农历五月末,天气已经暖和了,而且她们在正殿学规矩的时候,又都是开着窗子,即便觉得有些暗,但是也不会和现在这么反差大,毕竟外面天色已经亮了,可是房间里还是如夜晚一般。

    另外尔芙选秀的时候,根本没有资格住在正殿,只是储秀宫内的各个房间,那小房间和正殿能一样么,所以在尔芙的心目中,还是觉得紫禁城里头的宫殿,那都是金丝金鳞,无比奢侈,无比精致的。

    而带着这样期待的尔芙,只能默默的在心里表示抗议了。

    好在德妃娘娘身为一宫主位,自然不会心疼那点烛火,所以这正殿的堂上,也已经点上了许多盏红烛,照亮了这一方空间,让旁边的偏殿,显得更加的暗了几分。

    尔芙规矩的跟在乌拉那拉氏身后,随着乌拉那拉氏的动作,跪倒在地,行扶鬓礼,几个小孩子则各自跟在自己的额娘身后,弘昀还太小,则有奶嬷嬷抱着,奶嬷嬷替其行跪拜礼。

    “儿臣/妾给额娘/德妃娘娘请安,额娘/娘娘福寿康宁!”

    “孙儿给太太请安,太太福寿康宁!”

    德妃娘娘扫视了一眼下面跪着的几人,微微拂了拂袖子,说道:“起吧,赐坐!”

    话音一落,小宫女就搬着几把绣墩,麻利的扶着尔芙等人落了座,当然是嫡福晋乌拉那拉氏离德妃娘娘最近,尔芙次之,坐在德妃娘娘的右手边,而李氏则只能挨着乌拉那拉氏落座了,虽然她比尔芙更早侍奉四爷,但是满军旗的秀女就是要比汉军旗的秀女高贵几分,更何况尔芙的家世比李氏的家世,那不是好的一星半点,即便如今李氏已经生养了一个格格、两个阿哥。

    另外几个孩子,则被送到了偏殿歇着,毕竟一会儿还会有康熙爷的小妃嫔来给德妃娘娘请安,小孩子在,毕竟有些不方便。

    而李氏也正好借口弘昀年幼,避开了在正殿枯坐着的惨事。

    德妃娘娘的十四子,如今还没有迎娶嫡福晋进门,今天这样的日子,也不能来内宫给德妃请安,所以四福晋难得的陪着德妃娘娘说了好一会儿话,而尔芙那就完全是一个布景板,完全被人当成了空气。

    尔芙觉得这样也好,毕竟她真的不太擅长说这些弯弯绕的话,起码她到现在也没听明白这一对婆媳说的内容。

    而且看起来,两个人还是相谈甚欢的样子,丝毫没有尔芙这样子的疑惑,让尔芙不禁怀疑她与她们不在一个频率上。

    就在尔芙有些无聊的时候,几个看起来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女子,走进了正殿。

    德妃娘娘面上仍然挂着温和的笑容,但是比起刚才却多了些许僵硬,想必即便德妃娘娘这个老好人,看见这些自家男人的新欢旧爱,那也是意难平的。

    尔芙不禁脑补着,当年康熙初年,这宫里头各大美人该是怎么互相排挤、踩踏,争夺着那个世间最尊贵的男人--康熙爷呢!

    乌拉那拉氏似乎感觉到了尔芙的走神,对着尔芙丢了个白眼,让尔芙立马就收敛了心神,正襟危坐的如入定老僧一般。

    过了片刻,几个住在永和宫里的小妃嫔都已经请过安了,德妃娘娘一声令下,大家伙儿一齐往坤宁宫的方向走去。

    此行,倒不是要去给人请安,因为现在康熙爷的宫里头已经没有了皇后。

    颁金节,祈福、庆典、宫宴,而此时,大家伙儿便是要去坤宁宫跪着祈福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