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花朵

    内宫的妃嫔和宗亲的家眷不能去前面观礼,只能统统跪在了坤宁宫前的广场上,听着一旁的太监转述前面祭天的祭文。

    据说康熙爷克妻,再佟佳氏皇后过世后,这后/宫内便没有了中宫皇后,日常宫务分别有四妃协理,所以德妃娘娘作为四妃之一,自然跪在了最前面。

    惠宜德荣四妃,平行跪在最前面,随后跟着其他小妃嫔,之后才是各府福晋以及各府的小孩子们,而尔芙这些侧福晋,只能乖乖的跪在角落里。

    坤宁宫,紫禁城的中轴线上,皇后的寝宫,而且这个皇后的寝宫,也不是随便哪个皇后便能入住的,只有皇帝自大清门迎娶进门的元后,才能住在坤宁宫中。

    自打雍正朝开始,坤宁宫就成了专门的祭祀场所,也是一个十分神圣的地方。

    当然,它还有另外一个功用,就是皇帝大婚的新房。清朝皇帝大婚时要在这里住两天,之后再另住其他宫殿。当然,如果皇帝在即位之前就已经结婚的话,就不能享受这种待遇了。

    尔芙跪在角落里,膝下是一个软软的弹花垫子,但是还是觉得很痛苦,因为这跪着,并不是指跪坐,反而是要跪在垫子上,腰背挺得笔直,如站立一般,微微垂首,这简直就可以列为一种酷刑。

    太监刻意的拉着长音,转述着乾清宫祭奠的祭文,尔芙明显看到几个小孩子已经有些摇晃。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尔芙才听见了一声如天籁般美好的声音。

    “起……”

    尔芙身为侧福晋,没有资格领着丫鬟进宫伺候,艰难的撑着垫子,站起了身子,悄悄的活动了下双腿。

    “嘶……”酸麻的感觉,让尔芙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简亲王世子侧福晋佟佳氏素玉,蹑手蹑脚地蹭到了尔芙跟前,轻声说道:“可是难受了?”

    “呜呜……”尔芙忽然有一种找到了依靠的感觉,露出了一个难看的表情。

    “忍忍吧,你瞧瞧前面的几位娘娘,那岁数可比你大得多了,可是人家还都站得笔直呢!”素玉对着最前面的四妃,微微抬了抬下巴,轻声说道。

    尔芙顺着素玉的目光,随意的扫了一眼,暗道:这是一种特异功能么!

    四妃,那还是康熙二十年大封后/宫时候册封的四人,年岁比尔芙的两个还要大上些,在这个时代,那就已经算是老人了。

    如此整整跪了一个多时辰,居然还能这么行动自如的站起来,真是让人侧目阿。

    这人就怕对比,尔芙无意中瞧见了前面一个看起来品级不太高的妃嫔,居然已经双腿发抖,瞬间就心理平衡了。

    只是尔芙不知道的是,四妃的垫子里,那都是嵌了铜枣,又多铺了不少棉花的,所以跪上一个时辰,也不过就是稍微有些腿酸而已,毕竟人家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而尔芙这个新穿越来的盗版货,自然成为了最痛苦的一个。

    祭天结束,天色大亮,阳光洒在人身上,晒得人暖烘烘的,倒是让尔芙舒服了不少。

    尔芙有些走神的看着天空中的太阳,素玉忙轻轻扯了扯尔芙的袖子,说道:“走了!”

    “哦哦哦!”尔芙忙对着素玉露出了一个暖暖的笑容,低着头跟在乌拉那拉氏的身后,重新往永和宫的方向走去。

    重新走进暗沉沉的大殿中,德妃娘娘便往内殿的望向走去。

    乌拉那拉氏则和尔芙等人纷纷站在了殿里,尔芙真的就有些蒙了,这是个什么意思,罚站么!

    不等尔芙在心里头歪楼,德妃娘娘身边的掌事姑姑丛寒便笑着走出了内殿,将几人让到了偏殿休息,而那些低品级的小妃嫔,则只能规矩的站在殿外,等着德妃娘娘的接见。

    毕竟这颁金节去坤宁宫集体跪着,那也不是谁都有资格的。

    德妃娘娘坐在酸枝木雕福寿纹的罗汉床上,手里头抱着一个暖烘烘的汤婆子,半靠在身后的迎背靠枕上,脚下踩着一个满是暗黑色药汤的木桶,眉头微蹙,似乎是很不舒服的样子。

    丛寒招待乌拉那拉氏等人去偏殿歇着后,便快步回到了内殿,半跪在脚踏前,托着德妃娘娘的脚,一下下的捏着。

    “你瞧着她是个什么样的性子!”德妃娘娘眼皮都没撩一下的说道。

    丛寒勾唇一笑,柔声回道:“到底还是个孩子,瞧着是个没心眼的,这样子的人也省心些!”

    德妃娘娘撑着矮桌,坐起了身子,上下打量了丛寒一番,这才缓声说道:“只怕是太没心眼,会被人利用,到时候牵连到四阿哥身上,那就不美了!”

    “那要不要奴婢让人去敲打她一番呢!”丛寒抬起了头,轻声问道。

    德妃娘娘沉吟片刻,才缓缓的摇了摇头,重新靠回了迎背靠枕上,闭起了眼睛。

    丛寒也没有再多言,继续为德妃娘娘捏起了脚。

    过了两刻钟,水温有些凉了,丛寒才取过了一旁的素白色帕子,轻轻擦干了德妃娘娘脚上的水珠,伺候着德妃娘娘重新穿上了鞋子,这才叫进了另外的宫女收拾房间。

    德妃娘娘略微活动了下筋骨后,便扶着丛寒的手背,往正殿走去。

    正殿里,燃烧着点点的熏香,飘渺的青烟,萦绕在整个房间中。

    乌拉那拉氏等人也在偏殿里用了热茶,逼退了身上的寒意,只是尔芙有些不满意肚子空空的感觉,吃了一小块芙蓉糕,这才跟着乌拉那拉氏等人,重新回到了正殿上。

    一个个水葱般的妃嫔,踩着花盆底,穿着各色的旗袍,婀娜多姿的走进了殿门。

    尔芙默默的感叹:康熙爷,真是好福气。

    不说四妃,虽然如今年华逝去,但是仍然能看出姿色不俗,而赫舍里皇后、钮祜禄皇后、佟佳皇后、温僖贵妃等,那也都是各家的大美人。

    如今这些小妃嫔,那更是出挑的很,或是艳丽,或是清雅,或是纯美,或是妩媚,形形色色,让人觉得置身于百花园中一般。

    最主要的是,如今已经是康熙四十年,康熙大叔已经将近五十岁,这其中几个女子,瞧着还不过双十年华,真是太老牛吃嫩草了,也不知道这位爷能不能忙得过来,尔芙心里头满是恶意的想着。

    好在,德妃娘娘并没有留着这些人说话,反而直接每人赏了些东西,便让人领着她们出去了。

    虽然美人离开,但是还是留下了满屋子的馨香,让尔芙连连深吸了两口气。

    七贝勒的生母成嫔——戴佳氏,因为七贝勒生下来便有残疾,康熙爷也就不喜欢起了这生下七贝勒的成嫔,所以虽然入宫伺候多年,仍然只封了一个嫔位,住在永和宫的后殿,平日里都是仰仗着德妃娘娘过活。

    颁金节,七福晋纳喇氏告病,侧福晋纳喇氏自然便代替了七福晋,领着府里头的孩子,来到了永和宫,成嫔自然也就领着这位侧福晋来了正殿这边。

    七贝勒虽然腿上有残疾,但是膝下子嗣倒是不少。

    侧福晋纳喇氏跟在成嫔身后,一左一右的牵着两个小包子,规矩的行了个半蹲礼,柔声说道:“妾纳喇氏给德妃娘娘请安,娘娘福寿康宁!”

    “起吧!”德妃娘娘虽然看不惯七贝勒独宠侧福晋的举动,但是碍着和成嫔同住永和宫,也没有为难这个别人的儿媳妇,笑着叫了起。

    成嫔自顾自的坐在了德妃娘娘的下首,让宫女将两个小包子领到了侧殿,与四爷家的大格格一起去玩了。

    尔芙也是第一次打量起了纳喇氏,只见纳喇氏虽然出身满族大家,但是模样长得倒更像汉人,皮肤嫩白,身量纤纤,难怪能独宠七贝勒府。

    “本宫瞧着七贝勒家的弘曙长得倒是壮实,看着比弘晖还要大上些呢!”德妃娘娘笑吟吟的对着成嫔说道。

    成嫔微微颔首,说道:“说起来他们两兄弟也是有缘的,都是三十六年生的,只是弘晖更稳重些,不想弘曙,总是喜欢缠着他阿玛去外面跑马,要不是胤祐顾忌着他年岁还小,怕是这弘曙都要长在马背上了!”

    “这性子才好,像咱们满族人家的孩子!”德妃娘娘顺着成嫔的话说道。

    尔芙坐在一旁装背景,心里头回忆起了素玉说的七爷家的阴私事。

    七爷的嫡福晋——纳喇氏,身为嫡福晋,居然会让侧福晋夺去了掌家的权利,还怀着身孕去了庄子上,在庄子上又生下了一女,七爷连个面都没露过,真是够惨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乌拉那拉氏也想起了七福晋的凄惨日子,别有深意的瞥了一眼瓜尔佳尔芙和李氏。

    德妃又牵头说了一会儿闲话,丛寒便凑到了德妃娘娘跟前,轻声提醒着时辰了。

    “瞧本宫这记性,说起话来就忘了时辰,怕是孩子们也都饿了吧,快让人传膳吧!”德妃娘娘笑着说道。

    乌拉那拉氏等人身为小辈,哪敢接这样的话,倒是成嫔与德妃娘娘住在一起久了,笑着接茬说道:“您这是贵人多忘事,再说这孩子们也不是嘴急的人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