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冷落

    乾清宫里头,康熙爷正在招待宗亲,所以这膳房的大厨都忙活前头的宫宴了,只留下了几个小太监打理着后/宫嫔妃的膳食。

    德妃娘娘掌管宫务,所以这膳食虽然不太精致,但是还是热乎的,若是旁的宫里,怕是连口热乎吃的都吃不上了。

    正殿上,摆起了大大的饭桌,几个小太监提着一个个食盒走了进来。

    片刻功夫,饭桌上就摆满了碗碟杯筷,布菜的宫女也都站在了几位主子跟前。

    德妃娘娘率先动了筷子,尔芙等人才拿起了雕花的银筷子,吃着小宫女摆在碟子里的菜式。

    桌上摆着十二道热菜、四道凉菜、两品汤羹,虽然菜色不少,但是却多是以蒸为主。

    尔芙刚刚吃下一口蒜香蒸虾,整个人就不好了。

    这是御膳房出品的么!虽然不算难吃,但是绝对达不到尔芙心目中的期望,尔芙只觉得还不如四爷府里头的膳食,也不知道这些娘娘的日子,该是怎么过来的呢!

    最可怕的是,尔芙居然联想到了四爷登基后,她的苦逼生活,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在众人都是细嚼慢咽的品着东西,尔芙又刻意的放慢了咀嚼的动作,倒是还不算难熬。

    过了一刻钟左右,一个小宫女从殿门口探了探头,丛寒便匆匆的走出了殿门,随即又急吼吼的回到了德妃娘娘身边,轻声说道:“娘娘,梁公公来了!”

    尔芙眼睛砰然一亮,梁公公,难不成是康熙爷身边最得中用的那个太监统领梁九功不成?

    “快请!”德妃娘娘忙放下了手里头的筷子,微微抚了抚鬓边的步摇,柔声说道。

    德妃娘娘的举动和语气,让尔芙更加相信了自己心里头的猜测,不由对着门外的人,充满了期待。

    虽然梁九功在康熙晚年失宠,但是梁九功也是跟着康熙爷自小长大的内侍,那在康熙爷心目中的地位,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这样一个能人,如今能看见活的,这也算是一种莫大的荣幸阿!

    片刻,丛寒便领着一个穿着石青色绣蟒纹太监袍的男子,走进了正殿。

    来人身子微弓,眉眼间满是恭敬,眉梢微垂,走到德妃娘娘身前两三米远的位置上,麻利的一扫袖子,打了个千儿,朗声说道:“奴才给德妃娘娘请安!”

    “梁公公,快请起,您这个时候怎么过来了?”德妃娘娘忙让丛寒扶起了梁九功,笑着说道。

    梁九功弓着身子,回道:“这不是咱们爷心疼娘娘,特地让奴才来给娘娘送几道菜!”

    德妃娘娘坐在上首,虽然没有起身,但是还是微微颔首,说道:“劳爷惦记着了!”

    梁九功对着外面招了招手,便有两个小太监捧着两个托盘走进了正殿。

    “传圣上口谕!”梁九功见两太监将菜品摆在了德妃娘娘眼前,这才站直了身子,朗声说道。

    众人忙起身,跪倒在地,“恭请圣安!”

    “朕记得你最爱吃这道砂锅煨鹿筋,特地让人送了过去,这道明珠豆腐,朕尝着也不错,想着你能喜欢。”梁九功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

    “多谢圣上惦记,妾领赏!”德妃娘娘忙叩首说道。

    梁九功这才笑着上前,继续说道:“娘娘,奴才这话传到了,便不多留了,圣上那还离不得人!”

    “梁公公客气,丛寒快送送梁公公!”德妃娘娘笑着点了点头,对着丛寒吩咐着。

    尔芙也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那两道面上凝着一层油花、凉透了的菜,心理阴暗的猜测:这皇上也不知道是疼人,还是坑人,看起来好像很难吃的感觉。

    就在尔芙还在YY的时候,德妃娘娘已经手里头拿着筷子,一口口的吃起了那两道菜,看得尔芙一阵阵的打着冷颤。

    两刻钟后,尔芙惊讶的瞪圆了眼睛,瞧着两个只剩下菜渣的砂锅和黄底龙纹盘子,暗道:娘娘,好饭量。

    很快尔芙便知道自己误会了,因为德妃娘娘已经放下了筷子,还隐隐的揉着鼓起的肚子,看起来应该是撑得不轻。

    德妃娘娘撂了筷子,大家自然也不好再继续,当然这菜也真心不好吃,尔芙很痛快的丢了筷子,接过了宫女手里头的茶碗。

    金黄色的茶汤,散发着淡淡的茶香,让尔芙这个粗人也不自觉小口抿起了茶水。

    “本宫瞧着今个儿这天气不错,你们也不常进宫,咱们出去走走吧!”德妃娘娘微抿了口清茶,缓声说道。

    您确定不是您想去遛食么?尔芙暗道。

    想是一回事,做则是另外一回事,虽然大家伙心里头想法不同,但是还是都起身随着德妃娘娘往殿外走去。

    而李氏和纳喇氏不放心孩子,则留在了偏殿照顾着孩子。

    初冬的御花园里,仍然是花团锦簇,树荫葱茏,乌拉那拉氏接替了丛寒的工作,小心的扶着德妃娘娘走在前头,而尔芙则彻底被丢到了后面,连个作伴的人都没有。

    好在尔芙是个喜欢清静的人,看见没有人注意自己,也便随意的打量起了御花园里的景色了。

    众人在花园里走了两刻钟,德妃娘娘才提议去绛雪轩里坐坐。

    这绛雪轩位于御花园的东南处,后依宫墙,座东面西,面阔5间,黄琉璃瓦硬山式顶,前接歇山卷棚顶抱厦3间,平面为“凸”字形。明间开门,次间、梢间为槛窗,上为福寿万字支窗,下为大玻璃方窗。门窗为楠木本色不加油饰,柱、框、梁、枋饰斑竹纹彩画,朴实淡雅。

    德妃娘娘一行人来到绛雪轩,绛雪轩里伺候的宫女嬷嬷,忙送上了热茶和炭盆。

    尔芙还是第一次进入这里,要知道在现代的时候,虽然故宫已经是买票就进的地方,但是有些殿宇却是不对游人开放的,而尔芙去的时候,这绛雪轩便是一处不对游人开放的殿宇。

    明亮的琉璃窗子,让殿里显得格外明亮,德妃娘娘坐在上首,招呼着两人落了座,随意的说道:“这御花园猛然一瞧,还算是有些意思,可是看的时间久了,连一砖一瓦,一树一花都知道了位置,也便没了兴致。

    平日里本宫倒是不太往这边走动了,如今一瞧,倒是多了几分新鲜感!”

    “额娘,这御花园一花一草、一树一景,那都是无数花匠精心培育出来的上品,妾身看着那是真漂亮,只是这里是额娘的家,额娘自然觉得平淡无奇了,倒是让妾身觉得额娘这是在向妾身炫耀一般呢!”乌拉那拉氏似乎也放松了心里头的那根线一般,调侃着说道。

    德妃娘娘被其逗得一笑,对着成嫔,略带着抱怨语气的说道:“你瞧瞧这蓝沁这张嘴,真是太能说了!”

    乌拉那拉氏是德妃娘娘的儿媳,德妃娘娘自然是能说的,可是成嫔却不能说,淡笑着说道:“咱们四福晋可是个好孩子,平日里更是经常来陪着您说话解闷,可让嫔妾羡慕的紧呢!”

    “好了,你们这是站在一伙儿了呀!”德妃娘娘故意板着脸说道。

    乌拉那拉氏忙来到了德妃娘娘身边,拉着德妃娘娘的手,轻声说道:“都是儿臣的错,额娘可不能生儿臣的气阿!”

    “额娘才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呢!”德妃笑着点了点乌拉那拉氏的头,笑着说道。

    成嫔也跟着搭着茬,三个人说得热闹,仿佛将尔芙当成了空气。

    如果说刚刚尔芙还觉得没人理睬,很是自在,但是看着眼前聊得热络的三人,心里头涌起了一抹酸涩,眼圈有些发胀,心情低落的低下了头。

    在场的人,那都是心思活络的,瞧着尔芙的样子,怎么会不知道尔芙心里不好受,但是却没人想带着尔芙说上一句话。

    一面是温热,一面是冰冷,尔芙最终落下了一滴清泪,看着衣襟上微微打湿的一点,委屈再一次出现了。

    只是此时的尔芙,已经不再是初来乍到的苏灵儿,尔芙很快就收敛起了心里头的酸涩委屈,努力的催眠自己正在欣赏着一幕话剧,而不是置身在话剧中的背景。

    这样想着,虽然有些阿Q,但是到底是让尔芙成功的除去了心头的不适,露出了一抹恬静的微笑,笑吟吟的看着眼前亲热的三个人。

    德妃娘娘虽然仍然是拉着乌拉那拉氏说个不听,但是也没有错过尔芙的表情转换,面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说道:“本宫瞧着时辰也差不多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吧,免得误了你们出宫的时辰!”

    “是,额娘!”乌拉那拉氏重新扶起了德妃娘娘,轻声说道。

    重新回到永和宫,尔芙的内心仿佛经过了一次洗礼一般,无比的平静,没有了参观清宫的心情,没有了对德妃娘娘的好奇,只剩下等待,等待着回到自己的小院,独自舔舐心中的伤口。

    时间在游走,很快便到了出宫的时刻,尔芙规矩的跟着乌拉那拉氏重新穿过了宫道,再一次走出了顺贞门,来到了四贝勒府的马车附近。

    马车里,玉清已经点燃了茶炉,正一脸担心的望着尔芙,让尔芙心里头一暖,轻轻拍了拍玉清的手背,迈步走上了马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