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送礼,好烦恼

    茶炉虽然暖了马车,却不能暖了尔芙的心。

    小三,曾经是尔芙最为不耻的职业,可是如今她却就成为了小三,她不是四爷粉,她只是一个对爱情充满了憧憬的小女孩,如今她却只能接受这样的生活,还要承受着她心里头的内疚和那些冷待,她真的很想问问穿越大神,为什么要这样坑她,她宁可成为一个旁观者,也不想混入这样一个境地。

    康熙四十年——康熙六十一年,这是一段纷乱的时光,随着康熙爷的数字军团的成长,陷害、挑唆、拉拢、勾结,层出不穷,一不留神,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尔芙不知道四爷到底有没有一位来自瓜尔佳氏的侧福晋,她也不知道她到底该怎么对待四爷了。今天的遭遇,让她明白她不能和四爷院子里的女人和平共处,即便她愿意,乌拉那拉氏、李氏,以及后来的钮祜禄氏、年氏,她们也不会愿意。

    也许以后,她也会满手鲜血,如那些古装剧里的女人一般无二,为了争宠不择手段,为了固宠奇招迸出。

    尔芙脑子里满是稀奇古怪的想法,让尔芙面色阴晴不定。

    玉清生怕别人看见这样的主子,但是似乎老天爷并没有听见她的想法。

    天色渐暗,乾清宫里头的宫宴散场了,各位皇子都回到了自家马车的附近。

    四爷自然是先去看了乌拉那拉氏,又去看了看李氏和她的孩子,这才来到了尔芙的马车旁。

    马鞭轻磕了两下车身,尔芙条件反射的掀开了车帘,露出了一张面色苍白,双眸忧伤的小脸。

    “这是怎么了?可是累着了?”四爷语气温柔的问道。

    尔芙无声的摇了摇头,但是两行泪水却顺着腮边滑落了下来,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控制不住情绪,但是她的心里头真的觉得很委屈。

    四爷略微蹙了蹙眉,轻声说道:“尔芙,你这是……”

    虽然四爷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眼中却露出了一抹担心。

    尔芙勾唇露出了一抹微笑,说道:“爷,妾身没事,只是跪得腿有些疼了!”

    “……”

    四爷点了点头,便离开了尔芙的马车边,叫过了身边的苏培盛,轻声吩咐了几句,便马鞭一扬,领着四爷府的各人,往贝勒府的方向走去。

    ……

    马车直接驶进了贝勒府,这才停在了垂花门外。

    尔芙略微整理了下身上的袍子,又让玉清取过了手执镜,瞧了一眼面上的妆容,这才露出了一抹不算好看的笑容,缓步走下了马车。

    垂花门内,宋格格、伊格格、王格格,早就已经候在了那里。

    乌拉那拉氏刚刚迈步走进垂花门,众人便齐齐拜倒,柔声说道:“奴才恭迎福晋回府。”

    “天色也不早了,今个儿我就不留大家伙儿去正院了,都散了吧!”乌拉那拉氏微微拂了拂袖子,笑吟吟的说道。

    弘晖好似小大人一般,跟在乌拉那拉氏的身边,瞧着旁边跪着的格格们。

    众人再次拜倒,一直等乌拉那拉氏和弘晖走远了,这才起身往各自的院子走去。

    而生下大格格的宋格格,则跟着乌拉那拉氏回了正院。

    宋格格住在乌拉那拉氏正院的后罩房,平日里跟在乌拉那拉氏身边伺候,算是乌拉那拉氏房里的格格,在乌拉那拉氏不方便伺候四爷的时候,她便要顶上去,但是却没资格领着四爷回房,只能在碧纱橱外的榻上承宠,满丢脸的,起码在尔芙心里头是这么认为的。

    而之前和伊格格同住在南边小院里的王格格,也已经搬到了东小院,住在了李氏院子的后罩房,成为了李氏房中伺候的格格。

    只有尔芙不喜欢这样子的行为,所以并没有要求伊格格搬到西小院里头。

    四爷刚一走进前院的书房,苏培盛就躬身走到了四爷跟前,轻声说道:“爷,奴才已经让人打听了,没打听出瓜尔佳主子受了什么委屈。”

    “恩,下去吧!”

    四爷眉头随意的摆了摆手,心里头泛起了嘀咕:到底是小孩子,只是跪了一个多时辰就哭了出来,真是娇气。

    苏培盛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那便是德妃娘娘身边的人嘴紧,问不出来个究竟,而嫡福晋那边也是闭口无言,这才没有问出来。

    当然,苏培盛没有说出来的原因,自然不是为了袒护尔芙,而是不想让四爷觉得他无能。

    尔芙刚一走进西小院,玉冰、玉兰便迎了上来,接替了在马车里窝了一天的玉清、玉洁两人。

    这也是尔芙之前就定下的规矩,生怕这些人成日跟在身边伺候,累伤了身子。

    毕竟这一站就是从早到晚,真心不容易,尤其尔芙这个自小生活在现代的幸福娃娃,虽然没有像那些小说中,拉着身边伺候的人交朋友,但是对待身边伺候的下人,也是比较厚待了。

    后院小厨房里,早就已经烧好了热水,只等着丫鬟来叫水了。

    尔芙满是疲惫的站在黄花梨木嵌半身铜镜的穿衣镜前,褪去了身上的袍子和发冠,这才坐在了一旁的宽塌上。

    玉兰已经吩咐人备好了泡脚的药汤,尔芙只觉得一股热气从脚下窜起,驱散了身上的寒意和疲惫,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一直到药汤不再烫脚,尔芙才从玉兰的手里头取过了素白色的帕子,擦干了白嫩嫩的小脚丫,吩咐人送吃食过来。

    因为尔芙是第一次进宫参加这样大型的庆典,所以留守的玉兰和玉冰也没有经验,听到尔芙的吩咐,眼睛一愣,慌忙的行了个半蹲礼,柔声说道:“请主子恕罪,奴婢们懒怠了!”

    “怎么了?”尔芙有些迷糊的抬头,问道。

    玉冰忙继续说道:“主子,奴婢们不知道您回来的时辰,便没有让膳房那边备膳,这个时辰叫膳,怕是要等上一段时间了!”

    “不过是些子小事,让赵德柱去膳房那边,吩咐准备些热乎乎的馄饨,再让大师傅掂对几样小菜,估计也用不上多少时间!”尔芙无所谓的说道。

    玉兰忙闪身离开了正房,从倒座房叫出了赵德柱,按照尔芙的吩咐一一交代了一遍,又去茶房取了两道点心,这才回到了正房里。

    尔芙早就饿了一天,虽然仍然是饿,但是却已经饿得麻木了,倒是并不心急,此时正挽着裤腿,看着膝盖上那紫红色的淤青,倒吸冷气呢。

    膝盖上的淤青,倒是不疼,只是有些涨呼呼的难受,看起来却格外的吓人。

    玉兰、玉冰两人就被那两团淤青吓了好大一跳,忙找出了活血散瘀的药膏,又让小丫鬟送上了烫热的帕子,敷在了尔芙的膝头,见淤青散了些,这才将药膏小心的涂满了尔芙的两个膝盖。

    冰冰凉的触感,让尔芙觉得舒服了不少,也有闲心打趣起了两个面色紧张的丫鬟,柔声说道:“可是吓到你们了,等你们再犯错,我便罚你们去外面跪着,让你们也都感受感受这难受的劲!”

    好在玉冰还算熟悉尔芙的脾性,见自家主子心情不错,也没有害怕,便接茬说道:“主子,您可不能这么罚奴婢,这腿上伤了,奴婢可还怎么伺候你呢!”

    “就你能说!”尔芙抱着膝盖吹了吹,便放下了裤腿,笑着说道。

    重新坐回到了塌边,尔芙随意捻起了一块小巧的梅花状桂花糕,丢进了嘴里,有些含糊的说道:“今个儿在宫里,我听娘娘说咱们爷的生辰快到了,你们知道是什么时候么!”

    “主子,十月三十,便是咱们爷的生辰!”玉兰是内务府分过来的宫女,自然知道四爷的生辰,笑着接茬说道。

    “好烦恼呀,那我是不是要准备些礼物送给四爷呢!”尔芙又吃了两块桂花糕,这才停了嘴,蹙着眉头,说道。

    玉冰忙送上了帕子,柔声说道:“主子,这是自然的事,只是您想好要送咱们主子爷什么礼物了么!”

    “唉,不知道才烦恼呢!”尔芙托着腮望天说道。

    要是在现代,那能选择的东西就多了,比如什么手表、腰带、刮胡刀、领带、领带夹的,多方便,可是这古代生辰的时候,似乎送的都是些金银玉器的玩意儿,她这里的东西,虽然陪嫁里也有些好东西,可是也怕这位爱新觉罗的大爷看不上阿。

    尔芙还没有想出个究竟,赵德柱就已经拎着一个大大的食盒走进了正房。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尔芙瞬间就将刚才的烦恼,抛到了脑后,让玉兰、玉冰收拾好了炕桌,满心期待的看着赵德柱。

    很快,房间里就充满了饭菜的香味,热气腾腾的馄饨里,撒着碧绿色的葱花,星星点点的油花,散发着诱人的味道。

    几碟切丝、切片的小菜,伴着些许油炸的花生末,撒着香油、辣椒末,让人一看就有食欲,何况尔芙这个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的人呢!

    尔芙挥了挥手,接过了玉兰手里头的银筷子,也不让人帮忙布菜,将一个元宝状的馄饨放在了嘴里,鲜美的虾仁,配着星星碎碎的韭菜、鸡蛋,真是让人恨不得吞掉舌头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