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侍寝

    尔芙自打小时候就格外喜欢三鲜馅的东西,来了四爷府后,自然也没有亏待自己的胃,只要是有机会,便会吃上些,大厨们了解了尔芙的胃口,自然也就将鲜虾这样子金贵的东西,晾干了许多,做成了干虾仁,也免得这位主子想吃的时候没有,为难膳房的人。

    自打这干虾仁被尔芙弄出来以后,倒是让尔芙小小的骄傲了一下,只觉得自己是玛丽苏大帝附身了。

    吃上了好吃的,尔芙心里头那一点点小小的不开心,也瞬间变成了泡沫。

    可怜四爷百思不得其解之后,蹙着眉头,一改往常的惯例,没有去正院,反而来到了尔芙的房里,便看见尔芙这个人捧着一个大海碗,一口口的吃着馄饨,整个人就真的不好了。

    “奴婢给主子爷请安!”玉兰、玉冰一看见四爷眉头紧蹙、一脸烦躁的样子,便一骨碌跪在了地上,声音有些打颤的说道。

    尔芙慢半拍的叼着半个馄饨,傻愣愣的转过了身子,看见四爷第一个反应不是请安,也不是将馄饨吐掉,而是捂着小嘴,将馄饨吞进了肚子,这才一脸不舍的放下了大海碗,盈盈起身,福身一礼。

    “起吧!”四爷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应该发火,还是应该发火,只是看到尔芙眼睛中懵懵的神情,倒是选择了另外一种态度,坐到了炕桌的另外一边,朗声叫起。

    玉冰、玉兰早就已经吓得一身冷汗,看见四爷好像并没有生气的样子,这才双腿打颤的扶起了尔芙,退到了一旁候着。

    尔芙是真心没有那么灵敏的反应,规矩地站在了一旁,眼睛时不时的瞟一眼桌上的美食,心里头怨念重重的等着四爷的问话。

    “坐吧,不必拘礼了!”四爷被尔芙的反应,气得有些胃疼,但是看着尔芙那张稚嫩的脸,还是选择了包容,只是语气有些生硬。

    尔芙看四爷正打量着桌上的饭菜,联想到自己吃到的御膳,只当这位爷也是饿着肚子回来的,谄媚的笑了笑,说道:“爷,您这个时候过来,想必也没有吃东西吧,要不要让膳房再送些过来!”

    “恩!”

    四爷虽然在宫宴上没有吃饱,但是比尔芙吃得多了不少,又喝了些酒,倒是没有感觉到肚子饿,此时闻着眼前饭菜的味道,倒是觉得肚子有些饿了。

    尔芙见四爷点了头,轻声对着玉兰吩咐了几句,这才重新回到了四爷身边,轻声说道:“爷,妾身让人准备了些薏米粥,倒是养胃,也容易消化些,您觉得可行!”

    “恩!”四爷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尔芙一双眼睛死盯着桌上的饭菜,很想继续捧着大海碗吃馄饨,又怕这位爷翻脸。

    四爷似乎感受到了尔芙的纠结,取过了一旁一双没用过的雕花银筷子,随意夹起了一片酱牛肉,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

    既然人家大爷都动了筷子,尔芙也就不再拘着自己了,继续捧着比她脑袋还大了一圈的海碗吃馄饨,但是速度上却是满了不少。

    过了小半个时辰,赵德柱就从膳房领回了膳食。

    一个南瓜状的瓷盅里,白嫩嫩的薏米银耳粥,散发着甜甜的米香。

    八道荤素搭配的小菜,换下了桌上已经吃了一小半的四碟小菜,让尔芙不由得感叹了一句“浪费”。

    为了避免浪费,尔芙吃光了馄饨,又让玉兰给自己添了一碗薏米银耳粥,微抿着粥水,吃着色香味俱全的小菜,时不时还能和四爷说上两句话,让一旁伺候的苏培盛再一次瞪大了眼睛。

    四爷吃了两小碗粥,便放下了筷子。

    尔芙看着桌上剩着的小菜,招呼过了玉兰和玉冰撤下,重新摆上了果盘和茶碗。

    一碗清茶下肚,尔芙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肚子,轻声说道:“爷,妾身想出去散散!”

    “腿不疼了?”四爷有些奇怪的问道。

    尔芙甜甜一笑,说道:“妾身刚回来就上了药,似乎是无碍了!”

    四爷闻了闻,房间里虽然满是饭菜的味道,但是其中确实带着一丝药香,“今个儿时辰晚了,也确实不好叫太医过来了,明个儿还是让太医过来瞧一瞧吧!”

    “不用了吧!”尔芙有些不解的偏过了头,说道。

    “外面天色都有些暗了,怕是也起了风,别出去走动了,在房间里走走就是了!”四爷没有理会尔芙,抬头看了一眼房间外头,轻声说道。

    说完,四爷便领着苏培盛走到了西次间里,提笔练字去了。

    尔芙瞧了一眼已经挂起了灯笼的廊下,立马就联想到了早起时候,那凉飕飕的凉风,缩了缩脖子,在房间里绕起了圈子。

    一直走了两刻钟,尔芙才重新坐在了榻上,有些无趣的取过了一个话本子,随意的翻了几页,打发起了时间。

    四爷见尔芙坐下身子,微微抬了抬眉,便继续写起了大字。

    两个人一东一西,倒是互不影响。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四爷才放了下手里头的笔,吩咐苏培盛收拾干净,重新坐在了尔芙身旁,柔声说道:“爷瞧着你平日除了看那卷女论语,便一直看话本子,可是喜欢听戏!”

    “听戏?不喜欢!”尔芙想了想国粹京剧,忙摇了摇头,说道。

    四爷被尔芙的反应,弄得一愣,“那这话本子和听戏,也没什么区别阿!”

    尔芙放下了手里头的话本子,坐直了身子,认真的说道:“爷,这话本子里头描写着句子,妾身可以置身其中,去想象那话本子里头所描写的东西,而且也能代入其中的人物,而听戏,却有些差强人意!”

    “你这说法,倒是新鲜!只是平日里也不要总是抱着话本子看,仔细累着眼睛!”四爷虽然听得一知半解,但是还是选择了不干预尔芙的爱好,轻声嘱咐着。

    尔芙勾唇一笑,没有说话,重新拿起了话本子,继续翻看了起来。

    灯下,尔芙粉嫩的皮肤,更显得娇嫩了许多,眉头微微蹙起,樱桃小嘴嘟着,水嫩嫩的惹人注目,耳垂上缀着的粉玉滴珠耳坠子,让灯下美人更显柔媚。

    四爷只觉得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身下的某处也在复起,大手情不自禁的抚上了尔芙的嫩脸,顺着尔芙光滑的脸颊,滑过了粉嫩修长的脖颈,落在了尔芙的肩头。

    “爷……”尔芙已经不是第一次侍寝,但是还是有些害羞,又抬眸看见了站在墙边当壁画的苏培盛,娇嗔道。

    苏培盛真的好想哭:爷,您要动手之前,怎么没一点点反应呢,也好让奴才退出去阿!

    四爷顺着尔芙的目光,看到了缩脖子的苏培盛,不爽的冷哼一声,苏培盛立马就缩成了团,快速的离开了正房,更是贴心的关上了房门。

    而玉兰、玉冰也自然是跟着苏培盛退出了房门口,看着苏培盛那张还有些惊慌的脸,勾唇一笑,说道:“苏公公,您还是随咱们去一旁的耳房歇歇脚吧!”

    苏培盛瞧了一眼天色,点了点头。

    耳房里,玉兰给苏培盛送上了清茶和点心,叫进了赵德柱陪着,这才和玉冰重新回到了门口候着,等着主子们叫水。

    尔芙自然不知道外面的一切,而是被四爷直接拉进了内室里。

    四爷随手放下了鲛纱床幔,借着外面微弱的烛光,看着眼前满脸娇羞的小人儿。

    床幔,将拔步床和外面隔成了两个空间,暧/昧的气氛,让尔芙不自觉的闭上了双眸,一双小手紧张的环住了四爷的腰间。

    四爷很是满意的无声一笑,大手解开了尔芙身上的粉白色旗袍和中衣,露出了里面水红色的兜肚,抱着尔芙躺下了身子。

    尔芙只觉得身上一凉,还来不及扯过一旁的被子,便被四爷控制住了动作。

    略有些粗糙的大手,划过尔芙娇嫩的脖颈,引得尔芙迅速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朱唇也更显得娇嫩。

    即便是四爷这个久经考验的清场战士,也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吻上了尔芙娇艳欲滴的唇瓣,尔芙的口鼻里,充斥着独属于四爷的味道,如蚀骨的毒药一般,让她抗拒不得。

    四爷的嘴里,总是带着一抹淡淡的薄荷香味,尔芙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小嘴,回应起了四爷的动作。

    柔软的唇瓣吸引着四爷的薄唇,而那水红色肚兜束缚住的珠峰,也吸引了四爷大手。珠峰在四爷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形状,也让尔芙变成了一滩春水。

    细碎的呻吟声,从尔芙的喉咙飘了出来,四爷也仿佛被点燃了一般,快速的褪去了长裤。

    尔芙雪白的双腿,被四爷高高的架在了肩头,也让尔芙受惊的睁开了眼睛。

    一眼看去,让尔芙脸上更红了几分。

    四爷早在尔芙动情的时候,便将尔芙剥了个干净,可是四爷身上,却穿戴整齐,只有刚刚褪去的长裤,丢在了床脚。

    这样子的落差,让尔芙觉得很是害羞,趁着四爷一不留神,扯过了一旁的缎面锦被,想要遮住泄露出的春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