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送不出去的礼物

    “爷,时辰差不多了,不如让各位妹妹将准备的礼物都呈上来吧!”乌拉那拉氏笑吟吟擦了擦弘晖的小手,如寻常人家夫妻闲话一般,头也不抬的说道。

    四爷微微颔首,瞧了一眼下首的众人,朗声说道:“也好,那边送上来瞧瞧吧!”

    乌拉那拉氏身为嫡福晋,最先送上了礼物,朱红色的软绒布上,一对大小环佩缀着鸭蛋青的络子,看起来应该是一块玉料雕刻出来的。

    “前些日子,妾身翻看私库的时候,发现了一块上好的和田玉玉料,便让人寻了好手艺人想要雕上一块蟒纹玉佩,可是那手艺人却觉得这样子有些区了材料,画下了图样子,让妾身选看。

    妾身一眼就瞧中了这对百年好合的环形玉佩,私心里想着能和爷带上一样的环佩,不知道爷肯不肯赏这个脸呢!”乌拉那拉氏带着景泰蓝珐琅掐丝滴珠护甲的玉手,拂过了那对精致的环形玉佩,笑吟吟的说道。

    四爷微微抬了抬眉,轻声说道:“福晋的心思不错,这东西寓意也好,苏培盛,让人好好收起来,等除夕宫宴那天,提醒爷戴上。”

    “是,奴才遵命!”苏培盛一矮身子,打了个千儿,朗声说道。

    乌拉那拉氏似是被四爷的话,调侃的有些脸红了一般,手里头攥着帕子,微微沾了沾唇角。

    李氏暗骂了一句:没个嫡福晋的气度。

    按照玉牒上的排序,尔芙的名字在李氏之前,所以这献礼,也自然是尔芙在先,可是尔芙瞧见嫡福晋乌拉那拉氏送出来的礼物,袖笼里那册子小画册,却有些拿不出来了,但是看着房间里看好戏的众人,心里头略微权衡了一下,咬了咬牙,起身拜倒,说道:“妾身想着爷什么都不缺,妾身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该些什么好,这一犹豫也就耽误了日子。

    今个儿,妾身便空着手来了,还请爷不要怪罪!”

    天知道尔芙说这番话的时候,那心里头就如刀绞一般,虽然尔芙并不知道刀绞该是个什么感觉,但是尔芙真的感觉到心里头一抽抽的疼痛,让尔芙有些忍不住想要落泪,但是一想到眼前的场合,尔芙只能紧咬着下唇瓣,低头等着四爷的责罚。

    四爷并没有动气,这送礼物本来就在于送礼人的心思,难道人家不想要送他寿礼,他还能逼着人家送不成,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女人,居然连份寿礼都不曾准备,到底还是觉得有些不快,沉着一张脸,语气不快的说道:“不算什么大事,瓜尔佳氏,你坐吧!”

    尔芙袖子下的双手,早就已经攥成了拳头,指甲死死的抠进了肉里,仿佛只有这样,尔芙才能遏制住自己心里头的疼痛。

    瓜尔佳氏,她在他心中,只是一个瓜尔佳氏而已。

    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尔芙低着头,袖子里的小手,拂过了那本她准备了半月有余的册子,一滴泪珠落在了银红色的衣襟上。

    不过在场的众人,虽然都有着看好戏的心思,但是却更想在四爷跟前表现自己的优雅,完全没有再注意在她们心目中丢了好大体面的瓜尔佳尔芙,反而全身心的注意着其他人送出的礼物,生怕让人踩了自己。

    李氏紧接着尔芙之后,缓缓起身,从身后的丫鬟手里头,接过了一个水沉香木雕宝花纹的锦盒,随手打开,露出了里面一块鸡血石的印章,福身一礼,柔声说道:“妾身知道爷最爱读书练字,平日里也喜欢欣赏那些名人的画作,特地寻了一块上等的鸡血石,让人刻了这枚私章,其中还特地让人雕刻了暗纹!”

    苏培盛则矮着身子,来到了李氏跟前,将那锦盒小心的捧到了四爷跟前,让四爷过目。

    “你这心思动的倒是巧,爷很喜欢!”四爷打量了片刻,笑着说道。

    李氏也仿佛被夸得有些脸红了,娇嗔的瞧了一眼四爷,重新坐回到了位子上。

    还不等李氏坐等身子,一直站在乌拉那拉氏身边伺候的宋格格,便走出了一步,从袖笼里取出了一枚翡翠雕兽首的扳指,半跪在四爷跟前,轻声说道:“爷,奴才不如李主子的心思巧,只瞧着四爷身上的扳指似乎总是一个样子,特地让人选了这枚兽首扳指,奴才看着这兽首雕刻的活灵活现,想着应该能让爷看得上眼,还请爷瞧瞧!”

    因为宋格格本就在乌拉那拉氏身后,又特地走出了一步,才跪倒在地,到底距离四爷很近,四爷微微俯身,便能拿到那扳指,倒是不需要苏培盛再走一趟,笑着取了过去。

    那枚兽首扳指,如宋格格所说的一般,兽首雕刻的活灵活现,还巧妙的刻出了卡弓弦的凹槽。

    扳指上,仍然残存着宋格格的体温,冰种翡翠中,隐隐可现飞花,看样子也是用了心思的。

    四爷并不是一个贪图享受的人,今个儿如此高兴,也是因为这礼物都是他的女人用心准备的,“是个好物件,正巧爷觉得手上这扳指有些旧了。”

    说着,四爷便将手上的象牙扳指摘了下来,丢给了苏培盛,套上了宋格格刚送上来的兽首扳指。

    此时,尔芙也已经整理好了心情,微垂双眸,听着花厅里的动静,却也无意间看到李氏眼中滑过了一抹记恨。

    只是尔芙并不知道,那枚被四爷随便丢给苏培盛的扳指,正是去年李氏送给四爷的生辰礼物。

    不等王格格起身,伊格格便率先站了出来,从丫鬟手里头取过了一串紫檀木的串珠,笑吟吟的来到了四爷跟前,朗声说道:“爷,奴才知道您最是个善心人,更是个信佛的,特地求了这串在佛前供奉了一年整的紫檀木念珠,其中还有两枚天珠,是妾身求藏教大喇嘛赐下的,希望能护佑爷顺遂平安!”

    说着,伊格格便将那两颗与紫檀木颜色有些不同的珠子,转到了手心中,捧着送到了四爷眼前。

    “好好好,这件东西好。”四爷忙让苏培盛取了过来,仔细端详了片刻,大笑着说道。

    即便尔芙这个不善于察言观色的,此时也看出四爷心情不错,看来这件东西,才是四爷的心头好吧。

    尔芙看着那一件件价值不菲的生辰礼物,再一想到自己袖子里,那本一文不值的册子,暗笑自己很傻很天真。

    王格格见伊格格讨了四爷欢心,有些不快的剜了一眼伊格格,转身取过了丫鬟手里头的托盘,莲步轻移,走到了四爷眼前,俯身跪到,将那托盘高举过头顶,轻声说道:“爷,奴才不如其他姐妹用心,送的东西也是些子俗物,还请爷不要嫌弃。”

    “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物件阿!”四爷瞧了一眼那盖着红布的托盘,有些好奇的说道。

    王格格将那托盘交给了走到跟前的苏培盛,却并未点名其中是个什么东西,反而有些卖关子的说道:“奴才也不好说,这东西是个什么,还请爷亲眼瞧上一瞧,也算是给了奴才一个脸面,求爷怜惜奴才!”

    四爷笑着对苏培盛招了招手,随手掀开了那托盘上的红布。

    只见一尺长的托盘上,一块两个手掌长的水晶镇纸,内嵌着如水纹一般的红色水波,格外新奇。

    “爷,奴才见识浅薄,只知道此物名为水晶,但是却并未见过,只希望爷能喜欢!”王格格笑的甜美,声音轻柔的说道。

    四爷直接从托盘上取过了那块水晶镇纸,这镇纸四角分明,流光溢彩,除却最中间那一抹红色的水波,毫无瑕疵,便知道这是水晶石中的上品,而那抹红色的水波,更为这水晶石的镇纸增色不少。

    “不错,这东西对人体好处不少。

    据唐朝《酉阳杂俎》记载:马侍中有一宝物---水晶碗,夏天苍蝇不敢靠近,盛水经月不腐不耗,有人眼睛痛,含之立愈。

    看来大家伙儿都是用了心的,你们送的礼物,爷都喜欢!”四爷还扯了一段古书上的记载,这才为今天各人送的寿礼,下了一个评语。

    当然,这被夸赞的各位,一定不包括没有送出寿礼的瓜尔佳尔芙。

    一顿晚宴,尔芙尽量缩着身子,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等四爷刚一放下筷子,便忙活活的走出了花厅,回到了自己的西小院,赶走了身边伺候的所有人,这才从袖子里取出了那册已经沾了血污的小册子。

    尔芙现在觉得自己真是可笑到了极点,什么叫做用心……

    瞧瞧人家送的东西,和田玉的环佩、鸡血石的印章、冰种翡翠的扳指、紫檀木天珠的念珠、水晶石的镇纸,再看看自己准备的礼物,一本自制的小册子,画着也许他根本就看不懂的小人儿图,简直就是幼儿园的小孩子也不会选的礼物,为什么自己还会觉得这礼物很好呢!

    尔芙都恨不得将当天决定送这礼物的自己,从那已经逝去的时光里揪出来,好好的揍上一顿,再痛骂一下她,骂醒了她,让她看清楚这个时代,让她看看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会觉得这个礼物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