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供君一笑

    尔芙见大家伙的脸上都有了笑模样,这才重新回到了房间里,取过了一本话本子,翻看了起来。

    在尔芙心里头,还是在意着四爷这个夫君的,原本为了能讨好四爷,她成日里学着那些让她难受的规矩,如今四爷不来了,她再也提不起精神去看那什么女论语了,话本子便成了尔芙最喜欢的打发时间的东西。

    今个儿,尔芙手里头的话本子,讲述的是一个男子,如何抛弃了糟糠妻,如何泯灭人性,如何再一次倒霉的故事。

    尔芙只是翻看了一般,便深深的觉得,这东西定是一个怨妇写出来的,不然怎么能让人哭个不停呢!

    心里头想着,尔芙便取过了一旁那条她亲手绣的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这绣了竹叶的素白色帕子,也是尔芙为四爷准备的,因为她觉得四爷既然喜欢熏竹香,想必是也喜欢竹子的,可是自打尔芙在手上扎了几个洞,绣好了这有些皱巴巴的竹子,仍然没有等到四爷来,尔芙也就有些心灰意冷了,整天拿着这个帕子,仿佛她已经全然不在意四爷似的。

    玉清将赵德柱买回来的东西,一一归置好,这才锁进了私库里,拉着玉冰、玉兰、玉洁,抱着一大捆青色、蓝色的细棉布,拎着成团的棉花,回到了西暖阁。

    若是跟在旁人身边,玉清自然不会将这些东西送到主子跟前,可是尔芙却说喜欢热闹,也让玉清等人都习惯了,总是拿着东西,和尔芙蹭着炭火,做些针线活儿。

    要说她们这些伺候人的下人也委屈,挺好的岁数,却只能穿着绿色、青色、蓝色,这样子的颜色,若是气质好的还行,不然穿起来总有些窝窝囊囊的感觉。

    好在尔芙不常指使她们,玉清等人身上的袍子,料子也比其他人的好上一些,边角又都绣上了小碎花,倒是显得精致了些。

    玉兰坐在一旁的脚踏上,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一卷捆好的青色细棉布,尔芙看她坐在那弄得窝囊,便自顾自的下了榻,重新坐在了烧了火龙的炕上,将临窗的大榻让给了她们做活。

    玉清原本还守着规矩,推说不妥,可是见尔芙故意板起了小脸,也便不再坚持了,将炕桌挪到了一旁,拉着玉洁,打起了剪子。

    尔芙看她们忙活的起劲,也走下了火炕,从一堆青色、蓝色的细棉布里,翻出了一匹近似于白色的粉白色细棉布,左右打量了一下,拉着正在铺棉花的玉清,来到了屏风后头。

    玉清被尔芙的举动,弄得一愣,但是还是按照尔芙的吩咐,拿着尺子,量好了尔芙的身材,按照尔芙画好的样子,认命的剪起了布料。

    尔芙随手画的衣服样子,自然是现代最常见的三件套的家居服,一个小背心,外面一个细带的交领上衣和长裤子。

    说起来,这家居服和这个时候的中衣,还是很相似的,可是尔芙却并不喜欢这层层镶边的中衣。

    这中衣穿着确实好看,但是那绣着的镶边,也着实是让人有些不舒服,有些隔得慌。

    玉清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做活,倒是一点都不慢,不过一个多时辰,便将那布料都剪好了。

    余下的活儿,玉兰和玉洁负责铺棉花,而玉清、玉冰两个人针线好的,负责缝合。

    日落暮鼓,一身青色的太监袍子,便已经做了出来。

    尔芙摸了摸那棉花的厚度,满意的点了点头,“便照这个厚度做吧,这两个太监平日里总是在外面伺候,最是冻人的,穿的厚实一点,也省得落了病根。

    等过些日子,天气再冷些,便让他们在茶房里候着吧,左右离得也不远!”

    玉清等人自然不会反对,反正她们平日里也不喜欢去茶房,若是他们去那里候差事,也好顺便看着茶炉的火,也省得她们再来回走了。

    玉兰等人见已经到了掌灯时分,忙榻上的东西收拾了好,又开窗子放了放飞絮,这才扶着尔芙,重新坐在了榻上。

    赵德柱已经去膳房领回了尔芙的晚饭,这些日子膳房的大厨们倒是没有克扣尔芙的份例,当然也是因为尔芙平日里就喜欢吃些家常饭菜,没有什么贵重的食材,又不好刻意压着一个侧福晋的领膳时辰。

    尔芙吃着香喷喷的麻婆豆腐,望着仍然在缝领口袖口的几个丫鬟,便也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免得她们回房里头还忙活这些子事情。

    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就在尔芙放下了筷子,准备让她们将东西在铺开弄的时候,苏培盛身边的徒弟——张明生,又一次的出现在了西小院的廊下。

    玉清等人都是面上一喜,忙迎了出去。

    尔芙面上虽然平静,但是耳朵却早已经支了起来,听着廊下的动静。

    如大家伙儿预料的一般,四爷让人来传话,说是晚上要过来,让尔芙早些预备着。

    玉清忙送上了赏钱,便匆匆吩咐小厨房烧了热水,这才重新回到了正房,打开了西暖阁里的衣柜,翻看着尔芙要穿的衣裙。

    尔芙面色发红,贝齿轻咬着下唇,娇羞的坐在了塌边,任由几个丫鬟忙活着。

    不过半刻钟,小厨房的丫鬟便提了热水过来,玉清忙将手里头的东西交给了玉兰,扶着尔芙来到了屏风后头泡澡。

    虽然西小院的人,已经准备的很快,但是四爷来的更快,尔芙刚刚坐在浴盆里,便听见外头传来苏培盛声音,不由的有些懊恼了。

    尔芙也不能这么湿漉漉的走出去见四爷,只能随着玉清快出去,自己忙取过了一旁的湿帕子,将身上容易出汗的地方,都细细的擦洗了一遍,这才裹着一块大大的素白色方巾,擦干了身上的水珠,穿上了玉兰刚送过来的旗袍。

    四爷刚一走到西小院,便看见西小院里一片乱哄哄的,原本就紧蹙着的眉头,更紧了几分,再一瞧瓜尔佳尔芙竟然没有出来迎接,这心里头就更加窝火了。

    “奴婢请四爷安,咱们主子刚在洗漱,不便来候着四爷,还请四爷不要怪罪主子!”玉清见四爷面色不愉,忙上前一步,半跪在了汉白玉的石阶上,轻声说道。

    四爷闻言,虽然仍然有些不快,但是也便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冷冷的摆了摆手,迈步往房间里走去。

    刚走到西暖阁门口,西暖阁的门便被从里面打开了,尔芙发鬓上带着水珠,一身旗装歪歪扭扭的穿在身上,眉眼间满是期盼的出现在了四爷眼前。

    “出去!”四爷瞧着尔芙面色微红的样子,沉声喝退了身边伺候的人。

    玉清等人也只能福了福身,退到了门口的位置上。

    尔芙见四爷似乎有些不快,也意识到自己这身装扮有些不妥,惊慌的跑进了西暖阁里,将四爷再一次晾在了门口。

    四爷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想要发火的冲动,招呼进了苏培盛伺候,走到了西次间的书案后头。

    “你们也进去伺候你们主子吧!”四爷还是很有同情心的考虑到尔芙正披头散发的样子,吩咐了玉清等人去伺候。

    尔芙正咬着手里头的帕子,看着铜镜里如疯子一般的自己哀怨,便听见身后的门一响,有些惊喜的回过了头,可是转瞬又落下了一张脸,嘴角挤出了一抹苦涩的微笑。

    玉清见尔芙这个样子,便知道自己主子的玻璃心又碎了,毕竟自家主子这些日子经常望着门口的方向发呆,还以为大家伙儿不知道,只不过是大家伙儿不想让主子丢了面子才装作不知罢了。

    如今主子爷来了,可是主子又这幅样子跑了出去,怕是主子这会儿不定怎么后悔呢。

    好在尔芙很快就收拾好了心情,面带苦笑的轻声说道:“替我梳个简单的发髻吧!”

    说完,尔芙便低下头,扯起了自己身上水粉色的旗袍大襟,颇有一种深闺怨妇的气质。

    话说两头,另外一边的四爷,也是窝了一肚子火,本来便想好好和这个不懂规矩的侧福晋说说规矩,可是没想到这人儿似乎是误会了他的意思,急吼吼的准备着侍寝,还是那副鬼德行。

    四爷心里头一气,这手下的劲道大了些,一下子就戳破了苏培盛刚刚铺好的纸,有些烦闷的丢了笔。

    苏培盛暗道:爷,明明是侧福晋得罪了您,您可不能将火气发在咱家身上,不然咱也觉得蛮委屈的。心里头想着,苏培盛便重新铺上了一层纸,又将笔洗好,蘸满了墨,送到了四爷跟前,一举一动都好像拆炸药包一般。

    四爷瞧了一眼仍然紧闭着的西暖阁的门,烦闷的接过了笔,重新写了起来。

    苏培盛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将注意力放在了书案上,瞧着那纸下微微隆起的一块,有些好奇了起来。

    正巧,门口的棉门帘子被风吹动了下,一股小风吹动了那叠澄心堂的纸,露出了下面一丝正蓝色的封面。

    四爷是个有些洁癖的人,对于这种随便乱放东西的举动,最是讨厌,眉头不由更紧了几分,随手将那蓝色的册子,抽了出来。

    封面上四个半寸大小的墨字——供君一笑,另还缀着几个小字——康熙四十年,尔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