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小白

    眼前一片黑暗,淡淡清凉在周身而过,似乎有声音在呼唤:“小白,小白,族里发消息聚集了。”

    听到这声音,裴子云猛睁开了眼睛,才发现自己在湖前,湖水很清澈,一眼就是可以看穿,在水底有着细细的洁白的沙,一些水草长着,鱼正欢快悠哉在水中游着。

    “我在哪?”裴子云站了起来,只觉得有点晕,低下了头,一瞬间看见水面映出的样子,这是一张陌生的脸,跟人并没有区别,只是耳朵上长着兔耳。

    “咦,我怎会变成了这个模样?”裴子云盯着水面,水面漾了一下,只觉得脑袋有点眩晕,许多记忆不断浮现。

    “我叫小白,是一只兔精,身上的毛皮很白,但是自己进步很快,因此遭到了不少妖怪的嫉妒和嘲笑。”裴子云恍惚一下,想起自己的身份,看着周围,刚才记忆模糊了许多,不由笑了起来:“刚才好像做了一个很凶险的梦。”

    “小白,族里在召唤你,你还在岸上悠闲睡觉,人族最近越来越得寸进尺了,又杀了一个我们的族人,把我们当成猎物,更剥掉了我们的皮,还吃我们的肉,实在可恶。”一个温婉的女子说着,她看上去和少妇差不多,但也顶着二只兔耳,正愤愤的说着,却给着很大的亲近感。

    “是,母亲。”裴子云看着兔娘应着,打量着周围,总觉得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一路向前,在周围有着不少妖族,都带着一些欢声笑语,这些妖怪有大有小,有些是人形,有些是妖怪的模样。

    不远处,一个小姑娘和自己一样,长着两个长长耳朵,是兔子精,她的身侧还有着一个长着尖尖的小耳朵的猫娘在一起荡着秋千。

    更远处一个长着猴子尾巴的女人给几只小猴子喂奶,还有一个狗娘躺在地上,几只狗崽子在吃着奶。

    裴子云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奇怪念头:“这些人该不会是在COS?”

    “哈哈,看来刚才那个梦影响很深。”裴子云使劲摇了摇脑袋,跟着兔娘走着,很快就到族群大殿,这里面的妖怪是长得有点丑了。

    里面的妖怪都长得奇形怪状,一个野猪精长着两个巨大的獠牙在嚷嚷:“那些人类怎么吃的猪,我就要怎么吃回去,现在他们又杀了我们一个族人,我们必须报复回去。”

    “咳咳”这时出现了一个声音,山羊长老这时出来:“我们实力还不强,必须要忍耐,不然面对我们的将是无尽杀戮。”

    下面的声音熙熙攘攘,都不断喧闹,看着这些情况,裴子云只有一个感觉,就是对人类充满怨恨。

    一个狗妖这时说话,大声:“养几个人天天在家里给我顺毛,看不顺眼就吃了,他们敢杀我们的亲人兄弟,我们必须报复。”

    “我觉得对人的报复,就将着人类关在鸡笼里,让他们一动不能动养着,逼着下崽吃。”一只鸡妖插嘴,这样说着,不由砸了一下嘴。

    一只青菜妖摇动着脑袋上的青叶:“不对,不对,你们不行,我到时要种上一大块地的人,冬天就可以受获许多许多人类,再剥着皮吃。”

    “不对,不对,人不能剥皮,一剥就死了。”一个牛精长一个大鼻子,摇着脑袋上的大角,听着面前的话,裴子云心中冒出了一句话:“物竞天择。”

    只是这些都给山羊长老劝了下来:“我们必须跟人类谈判,我们可以和人类说,只在山里、沼泽、湖泊、海洋里生活。”

    “不和人类争夺空间,这样人类就不会捕杀我们。”

    “如果再对我们下手,我们才报复,不然我们妖跟人类有什么区别?”山羊长老站起来说着。

    妖怪个个面面相觑,这时兔娘说着:“长老,你不能一个妖去,我陪你去。”

    裴子云眼睁睁看着,闪过了不祥的感觉。

    下午,一个鹰怪浑身都是血飞了回来:“不好了,山羊长老去谈判,被人杀了剥皮,跟着去的妖怪都被抓了,有的被剥了皮,还有妖怪要烧死。”

    裴子云的脑袋一晕,突然之间最亲亲人被扒了皮,一种莫名的仇恨袭上了心,就有妖高喊:“我们去向人类复仇。”

    “杀,复仇!”随号角的响起,森林中妖怪都苏醒了,高呼:“去吧,去杀光这些人类。”

    裴子云跟这些妖怪动了起来,化成洪流向农村向城池杀去。

    “杀光他们,杀光人类,为长老和亲人复仇。”一个声音高喊着,眼前渐渐出现了一个镇子。

    号角声起,人类迅速组建了民兵,进行防御,一种似乎非常熟悉的苍茫之气隐隐浮现。

    裴子云突然之间呆住,一点灵光显出。

    “不对,不对。”裴子云喃喃自语说,一种灵光升了起来。

    “小白,你为什么还不复仇,去杀人,他们杀了你的母亲,我们必须复仇。”妖怪看着裴子云大声的说。

    “复仇,你忘记你母亲辛苦养育你的恩情,你忘记了杀母血仇了?”一只粗鲁的手抓住了裴子云,他挣扎着,但抓住他的妖怪是牛精,又高又壮,本来平易近人的面孔现在变得专注而严肃。

    “我,不……”裴子云混乱着,却在牛妖怪力下拖了上去,看见了镇上出现一处木台,木柱上堆起了许多干柴。

    “母亲?”裴子云看到了,兔娘绑上火刑柱,她挣扎要逃,但她逃不了,她恐惧的哭泣,绑在木柱上。

    她兔耳都折了一只,血沾湿了她的身体,有人类前进一步,手中拿着燃烧的火把,这人类狞笑着转过身看着裴子云。

    “不要!”裴子云挣扎,见着火点看,干柴烧起来,一子吞没了兔娘,裴子云可以听见她痛苦的惨叫声,她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抬起头,看着裴子云最后一眼,裴子云感受到了眼中的痛苦和恐惧,也听见了她在喊:“小白!”

    一种怨毒在心中升起,似乎要毁灭一切,妖怪都催促了起来,似乎渴望着裴子云上前去杀光面前的人类。

    “杀,杀死他们。”

    “是么?”裴子云突摸着了剑,剑光一闪,鲜血飞溅,一颗牛头滚动。

    “你背叛妖族?”周围的妖怪怒吼着。

    裴子云微微笑了起来:“不,我从不是妖族,我是人类,怎么可能跟你妖族屠戮人类?”

    随这这句话,“轰”一下,裴子云身体重新变成了人类。

    “杀。”妖怪扑了上来,裴子云一剑杀了上去,再一剑,裴子云的剑光顿时化成了一片寒光。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