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灵龟蛰龙

    “不不,功法应该没有问题。他毕竟是龙虎山之人,若是这次骗了我,就不怕我再上龙虎山去找他麻烦?”方洪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张宗演不至于在这个事情上欺骗自己。

    “龙虎交汇,宏大气魄。”在思索了半晌之后,方洪隐约的觉得,可能自己的神道气运并不符合这《龙虎金丹真解》的条件。自己以前掌握城隍权柄的时候,需要收集百姓香火,牧狩万民,时间一久,自然会诞生巨大的气魄。但他后来选择成就河神,全是靠自己修行,类似于独行侠,伟力收归自身,气魄和格局也就小了许多。

    “难不成为了修行这部功法,还需要我入世为官不成?”方洪微微的摇了摇头,将这门功法给放到了一边,而将注意力落到了《龟息蛰龙功》之上。

    这部功法比《龙虎金丹真解》要简单很多,也是纯粹的武道法门。可以锁住自身的气血,让体内的能量不再外泄。

    一个人从出生开始,体内的气血便不住的流逝,一开始的时候,能量流逝的速度比不上补充的速度,所以人会越来越健壮。等过了二十三岁之后,流逝的速度就会加快,而人的身体就开始走上下坡路。

    不少有钱的人家,因为所吃的食物中蕴含大量补益的能量,所以衰老的速度会慢一点,但这减慢的速度也是有限。

    真正厉害的,是一些武道高手,如杨敬业那样的,可以锁住自身,形成无漏真身,最大限度的保留气血。哪怕到了七八十岁,看着也像是四五十岁的人,不出意外,可以轻松的活过一百岁。

    道门擅长养气练气,长寿延年之法极多。这门《龟息蛰龙功》就是龙虎山的养生之法,传闻里面融合了灵龟吐纳法门和陈抟老祖的睡功,养生的效果极佳。

    “嗤。”将这门功法在念头中转过一遍,便张口一吸,四周的空气仿佛被风云卷动,大量的被其吸入了肺部之中。隐约之间,仿佛一只灵龟匍匐明月之下,不住的吐纳日精月华。也像是一条巨大的真龙,隐藏在湖水之中,口鼻翕张,沉沉睡去。

    随着他这口气吸入,浑身的气血陡然沸腾了起来。他武学的启蒙来自于杨敬业,后来修行了《太上历劫诸法》上的武道法门,虽然练武的时间加起来也才五六年,但却有寻常人十几年的功力了。

    这身上的气血一沸腾,身体瞬间就强壮了几分,一根根青筋浮现,看上去狰狞而可怕。而此时,方洪的呼吸却变得若有若无,双目轻轻的闭阖起来,好似睡着了一般。

    随着他气息的减弱,他的皮肤也恢复了正常,但是,他的体型却变得更加强壮,衣服被撑得鼓鼓的,好像有一条巨龙被藏在了体内。

    《龟息蛰龙功》的精髓,就在于灵龟吐息和苍龙蛰伏,龙和龟本就是力气巨大,血气充沛的神物,但这两种神物,却需要陷入蛰伏和沉睡,将所有霸道的力量藏匿于身,外静而内动,活泼和平静处于一个微妙的平衡。

    他保持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有一个时辰,才缓缓吐气,将体内的废气给吐出来。而方洪的身形,也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和一个时辰之前相比,虽然他的外貌没有变化,但如果有人注意的话,就会发现,此刻的方洪,看起来变得普通了许多,看着就真跟个乡下的土财主一般。

    他如今也只是锁住了部分气血,而且,还需要每日行功,才能保持这等状态。一旦荒废,就会被打回原形。

    这主要是他刚开始修行这门功法,运用还不娴熟,若是真的练到了深处,行走之间,能不动声色的藏血匿气,最大限度的减少血气流逝。

    ……

    “儿子,我们起飞啦。”方洪双臂举着丑娃,在村里头乱转。回来了之后,日子也一下子变得安逸了下来,他每日里除了修行,就是抱着丑娃四处转悠。

    “呲呲。”而跟在二人屁股后头的,则是一只比寻常大狗还要健壮一点的黄皮子。黄皮子撒欢似得跑动着,在道路上激起了一大片的灰尘。

    “当。”就在二人一兽玩的正开心的时候,远处的道路之上,忽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铜锣之声。抬头一看,却是一帮官兵,这些人簇拥着一顶轿子,往羊角水村的方向而来。

    村中不少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纷纷的跑了出来,驻足观望着。羊角水村只是长宁县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子,没出过什么大人物,近百年来,最大的人物也就是许家那小子了吧,做了一个三品的指挥使。

    “嘿,这排场,哪一天我要是能往那轿子之中坐上一回,就是死也值了。”在离方洪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庄稼汉,裤腿卷了起来,蹲在一边,有些艳羡的说道。

    “是指挥使大人回家省亲喽。”就在众人看着的时候,人群之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大喊,然后几个汉子就冲了出来。

    这几个汉子,冲到轿子的前头,用力的磕了几个头,这几天没下雨,地面被晒得硬邦邦的,那头磕的真是实打实的。但是,这几个人却是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脸上欢天喜地。

    “唉,这神仙得道,家中的鸡犬也跟着升天了,你看看那几个人,仗着跟许家有些远亲,在我们这嘚瑟什么,要磕头不能回家磕去呀,非要在这大路上磕。”村里的众人见到这几个人,语气不由的有些酸溜溜的。

    本来大家都是同样吃着苦,种着地的,但这几个人忽然摇身一变,和大官扯上了关系,那距离瞬间就拉开了,他们自然觉得不舒服了。

    “起来吧,都是本家,别那么客气了。”因为有人拦路磕头,轿子也就停了下来,一个年轻清朗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这个声音方洪很熟悉,不就是那许旭峰么。记得他还是一个普通学子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很飘,仿佛没有底气一般。现在做了官就是不一样了,说话十分的有力量。

    “谢大人。”那几个汉子听了这话,当然是如闻仙音,浑身上下莫不舒坦,骨头都轻了几斤。你听听,指挥使大人都承认咱们是本家了,真是与有荣焉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