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4章 霉运吉星融合

    面对火舞的三兽似乎对这吼声毫不惧怕,它们依然紧紧地盯着火舞的身形。

    火舞此刻像是浴火的战神,一步步地慢慢向三兽靠近,每一步都向重锤一样敲击着地面,就连参天古木都不住地颤抖。难以想象火舞看似瘦弱的身躯之中竟包含这么大的力量,恐怕就是吉星的力量也不过如此!

    三兽的气势,自然无法和超兽火舞相提并论,但它们看了一眼身后的帐篷,那里有它们需要用命守护的存在!

    看到火舞不住地靠近,三兽对视一眼,小蛇当先钻入地下,等它身形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在几丈开外。接着是小龟,它不住地升高身形,然后也朝着小蛇的方向飞去。小猴冲着火舞一咧嘴,做了个鬼脸,然后示威似的一爪击在它身旁的参天古木上,那颗粗壮的古木立刻轰然倒地,小猴这才提起身形远远地遁开。

    这个明显是挑衅的动作彻底将火舞激怒了,它猛然大喝一声,这次却没有使用它那特殊的音攻能力,而是纯粹地一声兽吼,其中饱含愤怒,显然它是被小猴惹恼了。

    三只战兽远远地回头望了火舞一眼,小猴怪叫一声,然后才继续朝前行去。

    火舞浑身的火焰一收,只剩下四肢上还包裹着火焰,它的身形仿佛立刻轻了许多,火舞立刻后肢点地,随着它在地面上轻轻一弹,后肢上的火焰就像火箭炮一样冲击在地面上,它的身形立刻向前窜去,轻松越过了几丈的距离;落地之时,它的前爪点地,同样是火焰冲击地面的力量将它的身形送向前去。

    飘飘看到火舞跳跃的前进方式,不由大是惊奇,同时也惊叹于火舞调节身形平衡的能力。这种方式也只能在战兽身上才能见到吧!

    火舞所过之处地面上的冰雪立刻融化大部分,它的速度极快,只是眨眼的功夫就眼看要追上三兽。小猴又叫了一声,立刻惊慌地全速前进,它也不分辨方向,径直一路向前。

    小龟和小蛇的速度虽然不如小猴,依然和小猴朝着同样的方向赶去。

    火舞每次或后肢或前肢点地,却从未四肢同时着地,姿势虽然怪异,却十分实用,从它转眼就能追上三兽就可以看得出来。

    飘飘终于明白三兽要做什么了,它们是想引开火舞。不过,曾经听暗火无意中说起过火舞的飘飘却明白,虽然三兽很聪明,但恐怕没有用,从刚才火舞愤怒的吼声中,飘飘已经听出了它的杀意。

    火舞最喜欢将自己的猎物用火焰包裹起来,慢慢地炙烤,猎物的惨叫会一直伴随着被完全烤熟为止,然后火舞才会慢吞吞地吃掉自己的猎物。

    不得不说,这是个十分残忍战兽,但它却不缺少智慧,就连强横如暗火竟也难以捕获任何一只火舞,因为这只战兽有着最强大的攻击利器——火焰,最重要的是它在危机关头会和对手同归于尽,所以几乎没人能够捕捉到火舞,就连暗火也没有成功!

    至于最善于逃跑的风迹能够被暗火捉到其实完全是个巧合。当初暗火遇到这只风迹的时候,它刚出生没多久,而且似乎是刚接受了上一代风迹的传承,还处于十分孱弱的状态,它最强大的逃跑能力还未出现,所以暗火虽然费了一番心力,却成功地捉到了风迹。

    从那以后,暗火就一直在寻找一只接受过传承、却又弱小的火舞,却一直没有成功,至于成熟的火舞,他却不敢轻易招惹。

    原本这次前往战兽森林,固然是为了能够让夏羽和莲花身上的夺命成熟,同时也想利用风迹捕获一只火舞。有了火舞以后,原本就拥有火属性灵力的暗火的实力必然会产生一个质的飞跃。

    暗火以为这次有风迹从旁相助,他捕获火舞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可惜天不遂人愿。先是夏羽身上的吉星骤然成熟,而且还被夏羽成功地控制住了。这显然不是最坏的,就算夏羽控制住了吉星,他也有把握能够将夏羽捉住,然后重新将吉星控制在自己手里。

    可怜的暗火却没想到这仅仅是个开始,紧接着就是灵知突然冒了出来,然后对着风迹念了几句咒语,就将自己施加于风迹身上用于控制风迹的束缚解除了!

    暗火无语了,郁闷了,最后恼怒了……

    但是上天的惩罚还没有完,天成四老诡异地出现了,他们的出现让本想大开杀戒的暗火又退却了……

    暗火懂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所以他返回枫叶镇,打算将封印有霉运的莲花保护好,他实在经不起任何刺激了。

    等暗火到达枫叶镇的时候,他终于相信冥冥之中真的有命运在捉弄着他——莲花也不见了……

    正在暗火心灰意冷的时候,莲花竟又戏剧性地出现了,不但是莲花,就连他以为已经死去的夏羽竟也同时出现,最让他感到兴奋的是吉星和霉运共存于同一身躯之中却相安无事,这个喜讯让暗火禁不住兴奋起来,只要得到了成熟的夺命,他一样可以东山再起,甚至比先前拥有风迹时更加强大!

    人生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所以暗火禁不住心中的迫切,连夜追赶莲花的踪迹,要不是路遇暴风雪,他恐怕已经到达天成学院的学员们所在地,然后静等着夏羽自己送上门去了……

    在来之前,暗火已经做好了再次遇到天成四老的准备,而且他也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吉星和霉运的共同体。

    黑夜中,暗火猛地睁开眼睛,霍霍的神光表明他的灵力已然恢复。他站了起来正准备继续前往自己的目的地,不料,他怀里忽然发出一阵颤动。

    暗火错愕之后,忽然笑了,自语道:“看来这次注定要让我成大事,不但即将得到可以融合的夺命,现在竟又出现一只,只是不知道这次出现的是什么兽呢?”

    暗火从怀中取出不住颤抖的物件,是一块手掌大小的白骨片,脆生生的白骨上散发着蒙蒙的白光,虽然很淡,但在夜中却显得清晰可见。

    白骨的中间此刻正慢慢地出现一只火红的战兽。

    它体型有成年人大小,直立着身子行走;通体火红,虽然没有它眼中的火焰那般瞩目,却也显得与众不同;两只尖尖的三角形耳朵锐利地刺入空中,耳朵并不大,只有成年人的手掌般大小;鼻子很尖,犹如狗熊的鼻子一样突出;嘴中有两颗撑出嘴唇外面的利齿;上肢两爪垂在两侧,欣长而有力的上肢长过膝盖,利爪微微弯曲,那优美的弧度可以轻易地击倒一颗参天古木,即使是钢铁它也能轻松地戳穿;下肢微微弯曲,这样可以使得它身形更加迅捷。

    暗火一看到这只战兽,两眼猛地瞪大了,继而仰天长笑起来,这赫然是他一直寻觅良久的火舞!虽然摄于火舞的强大攻击力,在平时他肯定不会打火舞的主意,可在失去风迹之后,暗火迫切需要一只能够让自己实力大增的战兽,而火舞像是送上门来的一样!

    真是天助我也!暗火心中暗想,然后摸摸怀里的卷轴,心中顿时安定许多。此时,天空中忽然出现一团炽烈的红色,暗火望见以后不再有丝毫的犹豫,身形急速朝着红光的方向奔去。

    当然,发现火舞的不止暗火一人!在战兽森林的更深处,两个人拿着和暗火同样质地的白骨片,但是体积却比暗火的更大,他们看着白骨片上出现的火舞,对视一眼之后,然后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两人身形同时动了起来,方向正是火舞出现的地方。

    同时发觉火舞的还有本就离战兽森林不远的灵知。它望着天空中的红光,略一思考,然后朝着周围吼了一声,立刻出现一群“杀生”,灵知用艰涩的语言朝着四周吼叫一番,然后看了一眼静静地躺在角落里的夏羽的身体,这才急速朝着火舞出现的地方赶去。

    灵知离开之后,这一群杀生兽顿时融入静静的黑夜中,只是偶尔从黑夜中闪现出来的残忍的眼神证明它们正在暗处隐匿着,一旦有生物靠近这里,定会被它们撕碎、吞噬!

    天色陷入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暴风雪终于停止了,四周万籁俱静,偶尔传来一两声“扑簌簌”的积雪掉落声,不过转眼就归于平静。

    飘飘警惕地全力运转着灵力,虽然三兽带着火舞早已离开,但是她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毕竟那可是火舞——残忍而又狡猾的火舞!

    就在这时,地面上的莲花忽地弹了起来,布满莲花身体上的三色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莲花的突然动作将心神不宁的飘飘吓了一跳,顿时退了好几步!

    “飘飘姐,是我,莲花!”莲花动了动身体,用力地伸了下懒腰,将浑身的曲线完美地展露在飘飘眼前,就连同为女人的飘飘也禁不住多看了两眼。

    “莲花,你吓我一跳!”飘飘忽然松了一口气,心情也平静了下来,“刚才怎么回事?你的身体没事吧?”

    莲花兴奋地一笑道:“没事,飘飘姐!”

    飘飘注意到莲花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呢?飘飘仔细地回想一下,忽然灵光一闪,她终于注意到莲花的眼神变得和以前截然不同了。

    以前的莲花虽然口中叫着“飘飘姐”可是那眼神却是冷漠的,并且莲花永远都是十分理智的!就连在要被郑建仁侵占的时候,她也能保持足够的清醒,说出“就当被鬼压了”的话,由此可以看得出莲花性格中坚韧。

    此刻的莲花眼神中充满了自信,平日里的那丝冷漠消逝的无影无踪,想来那冷漠是用来掩饰莲花的自卑的!只是不知为何莲花忽然之间就变得这么自信了呢?

    以飘飘的聪明,她稍一思考就明白了,一定和刚才那些忽然出现又骤然消失的两种光团有关。飘飘甚至可以推测,莲花一定是从中得到了莫大的好处,这好处自然就是力量了。

    “飘飘姐,你在想什么呢?”莲花表现出和平时不一样的热情,“对了,你怎么不睡觉呢?”

    此时,飘飘终于想起还有一个随时可能返回的火舞在这里,她神情一肃,开口说道:“刚才有只强大的战兽来过,现在被夏羽的三只战兽引开了,不过它随时可能返回,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才行!”

    “强大的战兽?”莲花忽然兴奋起来,“有多强大?”

    “我不知道,至少我不是它的对手!”飘飘看着莲花兴奋的神情,更加坚定自己的猜测。莲花的神情就像刚得到心爱玩具的小孩,急于在人前显露出来。

    莲花听了飘飘的话,顿时神情一黯,“飘飘姐都对付不了的战兽,那我肯定不是它的对手了……原本还想试试刚刚得到的力量,真扫兴……”

    “不过……”莲花神情又一转,径自说道:“夏羽,你也听到飘飘姐的话了,你的三只战兽现在可是正在战斗呢!”

    “听到了,吵死了,你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会,我可没有你可以媲美博美犬兽的精力!”夏羽懒洋洋地说道。

    雌雄同体?飘飘觉得自己口干舌燥,这两天虽然已经见识过莲花的身体时而被夏羽控制,时而是莲花自己控制,可是像今天这么两人同时出现,还旁若无人地对话的情形,还是第一次,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任谁遇到这种情形,恐怕都会和飘飘一样惊异吧!

    “莲花,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飘飘诧异的问道。

    莲花气恼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控制了霉运,和他的吉星融合了,然后我们的记忆就莫名其妙地互通了,而且现在我们还能直接了解对方的任何一个念头!这个混蛋的思想有多么龌龊你是不知道,整天就想一些不三不四的东西!”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