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赵茄之死

    裨将赵茄可以说是来不及考虑分毫,就见着无数间的箭矢朝着自己的方向射来……

    “噗……噗……”

    赵茄一脸惊诧的看着直接射入胸前间的狼毒箭矢,这种产自秦国西北边陲的致命毒箭,产量稀缺!没想到,秦师最后会对他用来。

    这般间的看重他来,赵茄不知是否会含笑九泉?

    见着赵茄身中毒箭,一些交战着的赵国甲士立即间的冲至身旁间来,忙的间问声道:“将军,你怎么样了?来人,唤医师过来啊?”

    ……

    看着因为裨将赵茄的倒下,赵师陷入混乱之际,李瑶忙的间唤声道:“撤,撤,快撤啊……”

    秦军将士一听着主将李瑶的急唤之声后,本是要反戈一击的他们,立即间的就偃旗息鼓,跨马而立,迅速间的撤离玉溪河谷之地来了!

    见着秦师逃离,赵茄手下间的都尉就准备着率领手下前去追赶,却被着赵茄当场给拦下道:“秦师狡猾,在着此处,我等尚未占着便宜,莫要追赶他们了!”

    被着赵茄这么一阻拦后,这群都尉愤愤然的看着离去的秦师!就在这时,军中医师缓缓而至,忙的间走过来道:“将军,老朽来迟了……”

    见着医师要为着自己医治,赵茄却是摇手以拒声道:“免了,这秦师是用的狼毒箭,上面淬有剧毒,遇血即融,就不劳医师了!”

    “将军……”一听到赵茄这般说来,在场间的都尉们无不的痛心疾首,纷纷的大声痛苦间的唤着“将军”……

    而中箭的赵茄,着实如他口中所言及的一般,一会儿的功夫,脸色凄白,呼吸也是十分间的紧促……这样的惨状,不无的让着无数将士心痛……

    “尔等,尔等,当……奋力杀敌,以祭我赵国死去亡灵……”

    一语未毕,裨将赵茄就此的身死陨命!在场间的将士无不的落泪痛苦,声音久久的在着玉溪河谷的山间回转不停……

    裨将赵茄的离去,可以说是秦赵首战,赵师就损失这么一员大将,这不无的影响着赵国士卒的士气!

    ……

    很快的,当冯亭与着赵国士卒一道间的来至空仓岭防线上的二鄣城——都尉城与故谷城!对于这样的情况,老将军廉颇可谓是惊诧十分,裨将赵茄的能力他自是知道的,没能想到竟然就此的殒命至玉溪河谷之战中!

    “败将冯亭见过廉将军!”

    廉颇一边的扶起冯亭,一边问话间道:“冯亭将军,玉溪河谷之战,你觉着秦赵两师相差多少,此次为着上党之争,你觉着我赵国胜算有几分?”

    对于廉颇的问话,让着冯亭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而答!平心而论,玉溪河谷之战仅仅是赵秦两国的试探之战,但饶是如此,赵师与着秦师的差距,还是能够从中看出些端倪来的!

    “将军,为何不见赵国闻名天下的胡刀骑士呢?”冯亭并未回答着廉颇的话来,反倒是询问起赵国的骑兵和在?

    “赵国的胡刀骑士在着雁门郡防守胡人部落,而且,在着此处,道路崎岖,赵国的胡刀骑士,难堪大用,因此,此番并未带来过多间的赵国骑兵!”

    虽然张潇运用马鞍、马镫组建起了赵国新骑,但此次间并未直接的参战此处!而冯亭作为刚刚间投降的韩国将领,廉颇自是不会将此等秘密告诉于他的!

    一听到廉颇这般讲后,冯亭不无的释然声道:“将军,此番秦师是以着骑兵为主的作战,赵茄所率的是以着步卒为主,自然是有些差距的……”

    冯亭说出这话时,廉颇自是听出其中的内在之意了!与着秦师相比,赵师着实间的差了些许呀……

    “将军,玉溪河谷之战后,秦师必定奋力攻伐过来,不知着将军有何对策矣?”冯亭看着廉颇的脸色间略略有些失意,旋即间的出言相问!

    玉溪河谷之战,赵茄的意外去世!使着廉颇不无间的清醒过来,他知道,空仓岭防线上的二鄣城是抵御不了秦军行进的步伐!

    虽然他也想速战速决间的击败秦军,可是廉颇最为清楚的就是:假如野战强攻,赵军很难取胜,咸阳较之邯郸离长平之距,咸阳远而邯郸近,凭靠天险,战略对峙,最后反攻,才是取胜之道。

    因此,在面对着冯亭相问时,廉颇直接间的应声间道:“这二鄣城乃是我赵师倾力防守之城,饶是秦师再怎么厉害,也在此难以前行数步,就地屯兵,以待秦师!”

    ……

    从着玉溪河谷之地率师而出的将军李瑶,未曾走出数十里之地,就遇到了主将王龁带来的援师!

    王龁一见着李瑶赶回来,就地间的安营扎寨!同时,他也直接间的拉着李瑶进将帐之内间问道:“怎么样,初战如何?”

    被着王龁相询之后,李瑶立即间的拜声间道:“幸不辱命,射杀赵国裨将一人,手下将士也未曾受到赵师的袭杀!”

    听到李瑶直接间的射杀赵国裨将一人后,王龁当场间的放声大笑道:“哈哈,李瑶将军,出战告捷,这里首先记你一大功!”

    李瑶也是一脸喜色间的起身道:“谢过将军!”

    “李瑶,初次一战,你觉着赵师何如?”见到李瑶起身后,王龁继续间的问话声来!

    李瑶细作回忆玉溪河谷之战后,突然间的想到一点间道:“将军,玉溪河谷之地,四处平坦,但我观赵师却是以着步卒为战,胡刀骑士仿佛未曾随着赵师一般!我觉着,秦师伐赵,如秋风扫落叶一般!”

    听到李瑶这么说来,将帐内的都尉们一个个的立马大笑声来!难得间的听到李瑶拽几句斯文话来……

    而身为主将的王龁,对于李瑶的话,却是十分在意!赵国的胡刀骑士,竟然未曾在此,那这岂不是天助秦师?

    王龁想了下后,就当场间的吩咐声道:“诸将听令,明日就开始攻赵国的空仓岭防守之地,争取速战速决!”

    “喏,将军!”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