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 抄查,救人

    方醒的日子很悠闲,他很喜欢这样的生活状态。

    院子里婉婉正在和土豆滚铁环,两个人你追我赶的,婉婉最后故意让了,获胜的土豆一声欢呼,跑进去找平安显摆去了。

    “去擦擦汗。”

    方醒站在台阶上笑眯眯的说道,婉婉的嬷嬷赶紧带着她进了厢房。

    “老爷,小刀求见。”

    木花长的越发的水灵了,庄上不少单身汉都对她馋涎欲滴,只等着她到了年龄之后就去找方杰伦转达求亲的想法。

    方醒点点头,一路去了前院。

    于谦最近和黄钟打得火热,据说整日都在请教地方官吏的运作细节。

    小刀在前院等着,看到方醒后,就过来低声道:“老爷,赵王府被围住了,孙祥带着人进去搜寻。”

    “哦!可惜射程不够,否则非得要把朱高燧的老窝给端了不可。”

    小刀嘿嘿的笑道:“老爷,那东西可是厉害的很,打了就跑,谁也发现不了。”

    方醒目光一转,小刀束手道:“小的错了,不该提这事。”

    “嗯,此事不可再提,对了,谢雨晴呢?”

    “老爷,那女人估摸着已经快到通州了。”

    ……

    被爆炸声惊动的朱高燧以为是地龙翻身,马上令人背着自己出了房间。

    等得知是府中的一间库房发生爆炸燃烧后,朱高燧大怒,当即令人拿了库房的管事,严查!

    库房的管事一脸懵逼的被拿下拷打,结果没问出关于库房的爆炸原因,却问出了这位管事贪腐了三百多贯钱钞,以及和府中的几名侍女有手尾的烂事。

    库房很惨,整个被炸塌了半边,后来起火把周围都烧成了白地,幸而这边没人,所以无人伤亡。

    朱高燧一怒之下,就令人把那管事活活打死。

    仓库管事刚被打死,赵王府也被人给围住了。

    朱高燧刚听说谢雨晴在府外写了一串控诉他的大字,而后一头撞死在墙边,被气的七窍生烟。

    “殿下,谢雨晴也不知道死了没有,混乱过后她人就不见了。”

    “那个贱人!”

    朱高燧的眼睛眯着,闪烁着寒光。

    “殿下,东厂的人硬闯进来了!”

    朱高燧的身体一抖,喃喃的道:“这是谁在背后整本王?是谁?!”

    朱高燧目露凶光,看着异常慑人,就在禀告的太监以为他要发威,出去呵斥东厂的人时,朱高燧的身体重重的倒在床上,急促的道:“本王病了,马上去找御医来!”

    等孙祥带人进了王府候,见到朱高燧居然没有出来,心中的火气腾地一下就起来了。

    “我们殿下病了。”

    同是太监,赵王府的太监自然比不上可以在朱棣的面前自称臣的孙祥,可姿态却不低,大抵和朱高燧常年受宠有关系。

    孙祥冷冷的看着这个太监,“奉陛下之命,咱家带人搜查赵王府,你可有异议?”

    这太监退后一步,看着孙祥手中的佛珠,冷笑道:“咱家不敢,孙公公请。”

    他知道自己只要胆敢流露出抗拒的神色,孙祥就敢令人拿下他,事后朱高燧还得被牵连。

    孙祥一挥手,身后的番子们如狼似虎的就扑向了赵王府的各处。

    那太监在边上只是冷笑着。

    “孙公公,王府中的财物都是有数的,若是少了,东厂可赔得起?”

    孙祥眯眼数着佛珠道:“你与咱家说这些无用,若是觉得不满,可去向陛下申诉。”

    .那太监嘿然冷笑,看着那些番子们粗暴的把那些侍女们赶出来,尖叫声中,直接破门而入。

    “谢雨晴那个贱人!”

    朱高燧躺在床上,也有心情骂人了。原因是东厂的番子不敢查这边,让他的心中有了底气。

    在他看来,赵王府被搜查,多半是谢雨晴写的那些东西,以及那决然的一撞。

    赵王府的搜查如火如荼,而在通州出去的运河上,谢雨晴悠悠醒转。

    “这是哪里?”

    谢雨晴在船舱里艰难的起身,摸摸脸,再摸摸额头上被包扎着的地方。

    “这是船上,此刻已经离开了通州。”

    “谁?”

    声音来自于身后,谢雨晴捂着额头,猛然回身,就见到一个陌生的男子盘腿坐在后面。

    男子低声道:“你别问我是谁,你只需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

    谢雨晴的眼神渐渐的清明,她冷冷的道:“你们偷听了我在客栈说话!否则不可能把我抢出来。”

    男子点头道:“是,谢忱坑了我家老爷,可罪孽已经由一家三口承受了,你的出现对赵王打击颇大,所以我家老爷就令我送你去南边,户贴都有了,以后你就隐姓埋名,好好的过日子吧。”

    谢雨晴冷笑道:“家父是坑了方醒,可方醒难道就没有顺水推舟吗?不管是亲自去兰坚家探望那对孤儿寡母,还是故作姿态示弱,无不是在麻痹家父和赵王,只等着寻到痕迹,就行雷霆一击!”

    “果然是正大光明的兴和伯,昨日你们是用了什么手段让我的身子麻了一下?”

    男子叹道:“你父亲甘愿为赵王爪牙,临死也不肯透露赵王的秘密,至于你说的赵王用谢家三族作为威胁,这话我家老爷是不信的,不过你既然敢把赵王拖下马,那救你又有何妨。”

    “我想让他死!”

    女人的仇恨绵长而激烈,谢雨晴整理了一下头发,点头道:“不管怎么说,兴和伯与我都希望看到赵王倒霉,那便多谢他了。”

    “你想干什么?”

    “我不干什么。”

    谢雨晴嫣然一笑,“谢家已经断了香火,我此刻最恨的是赵王,可惜却无能为力,只有寄希望于兴和伯了。”

    男子听着这话不对,就劝道:“你家有香火。”

    谢雨晴的呼吸骤然急促,追问道:“你在骗我!家父洁身自好,不会去干那种事!”

    男子笑道:“骗你我家老爷可有好处?难道你还有什么值得利用的地方?”

    谢雨晴的身体一软,点头道:“是了,男人难免。就像是那潘俊,家父在时,甜言蜜语不断,等坏消息一确定,马上就把那个贱婢给提了起来。”

    “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忘掉这一切吧。”

    “我会的。”

    谢雨晴笑了笑,船舱中有些昏暗,这笑容就像是阳光,让男子有一瞬失神。

    谢雨晴盈盈拜倒,说道:“小女恳请兴和伯安置好我那幼弟,小女必日日焚香祷告,为兴和伯祈福。”

    男子叹道:“我家老爷已经令人找到了一对多年无子的夫妇,很和善,家中也不乏钱钞,想必令弟此生会安乐无忧。”

    “多谢兴和伯,小女感激不尽。”

    谢雨晴郑重的叩首,然后起身道:“小女要梳洗了,请大人见谅。”

    自称小女,就说明谢雨晴把潘俊从自己的生命中抛开了。

    男子点点头,起身出去。

    船舱里有一盆水,还有铜镜和梳子。

    谢晚晴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微微一笑,缓缓梳理着自己那一头青丝。

    方五在舱外和划船的船夫说话,这个船夫是方家庄庄户的上门女婿赵米,话不多,方五说十句,他最多回一句。

    能执行这种隐秘事的必然是心腹,赵米的大舅哥就是家丁方七。

    “风送杨花满绣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