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五雷门人人得而诛之

    王鸣嘻嘻一笑,嬉皮笑脸道:“在我们王家村,上厅堂叫娘子,下厨房进卧房叫大姐哩。”

    顾盼兮双颊通红,跺脚外加摇摆身体,羞恼之下差点瞄准王鸣直接发剑。

    王鸣立刻摆出一个防御姿态。

    对于这种“小夫妻”打闹场面,张霞举感觉很受伤,扭转头去。

    搞定!王鸣心道。若非如此,顾盼兮转移不了注意力,一定会揪着“强吻”不放的。

    王鸣让二女在此地候着,飞身前往方胖子藏身处。

    不多时,王鸣成功拎回方胖子。

    这家伙就在三大妖兽藏身洞**上方没多远的地方,整个人像是煮熟的虾子一样红彤彤的,完全失去身体控制能力。

    王鸣一看就知道方胖子进入深层次的入定当中,正在为融合神道传承做艰苦卓绝的斗争。王鸣小心翼翼地把方胖子捞起,四周布置云阵,架起云团赶紧飞走。

    王鸣怕三大妖兽又杀出来了,真那样的话可麻烦了。

    王鸣是白担心了,三大妖兽撕碎了白无忌之后赫然看到一把神剑悬于空中。虽然它们智慧有限,但是本能的觉得危险,赶紧溜回洞穴最深处,再不敢出来。

    云霄大殿众人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王鸣把方士玉安全带走,心里头各种羡慕嫉妒啊,心道这下五雷门是发大了。

    “好个五雷门!”白云宗宗主白易厉声喝道,“欺我白云宗无人?!”

    众长老闻言一惊,白易突然发难,这是要干什么?不甘心失败?

    “一早勾结了三大妖兽,然后让那方士玉故意激怒白无忌,带他一步步入三大妖兽的埋伏圈内。”宗主白易脸色发白,道:“如此用心险恶,没有底线,人人得而诛之。”

    “是,人人得而诛之!”白云宗的长老们纷纷说道。

    一直没有作声的白云宗书阁长老脸色不善,沉声道:“宗主说的没错,那方士玉一看就是不敌咱们的神子白无忌,却敢只身屡屡挑衅,大家也看得明白,之前咱们神子白无忌都打算不追了,他就跳出来各种谩骂,如果不是前面埋伏好了,他会如此?!”

    众人听白云宗书阁长老这么一说纷纷心中生疑,方士玉的表现的确是非常可疑。

    方士玉打不过白无忌,为什么又敢以这样“撩拨”白无忌?没有周全的安排,的确是不大可能。

    “这么大的设计,不可能是方士玉一个人完成的,可见五雷门人人都有参与,大家也都看到了,最后不是那五雷门的少门主王鸣跳出来把方士玉带走了吗?一切都是早就安排好的。”白云宗书阁长老声色俱厉地说道。

    白无忌是白云宗的希望,现在这希望一下被掐灭了,血债,一定血偿!

    “书阁长老这般说我不赞同。”罗浮宗外务长老罗险峰拱了拱手说道。

    之前白云宗宗主白易说话,罗险峰不敢反驳,但是书阁长老说话他就没这些顾忌。

    罗险峰振振有词道:“就算是方士玉算计又如何?贵宗弟子驱动漫山遍野的兽潮又怎么说?”

    众长老听到这话,心道是啊,光记住后面白无忌无比惨烈的下场,忘记白无忌先前的嚣张。

    “没错,还有百花门、万蛊门六人的惨死。”羊宗泰冷声道,“这又怎么说?”

    众长老回过劲来,原来别的宗门弟子死光光可以,你白云宗死一个就不行?!

    罗险峰环顾四周,道:“一入洞天,生死各凭本事,就算是方士玉事先联合了三大大成境中阶妖兽,那也是他的本事,更何况白云洞天妖兽,原本是你们白云宗豢养。”

    “什么豢养?”书阁长老厉声道,“这话不能随便乱说,洞天乃来天生地养而生,其中妖兽自然也是天生地养而生。”

    “哈!”罗险峰打了个哈哈,“这话不知底细的人相信,对我们这些人,就不要强辩了。”

    “哼!若是我宗门豢养,岂会不听我宗门号令?不尊我宗门真传弟子,做出这等丧心病狂之事来?!”书阁长老显然不是云无踪可比,不是那么容易辩倒。

    “大成境妖兽自有其尊严,洞天无故引发兽潮,引发大成境妖兽强烈反弹,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罗险峰言辞激烈起来。

    如果是以罗险峰个人名义,他是不敢在白云宗的地盘上这般“畅所欲言”,只是他作为宗门外务长老,代表的是罗浮宗的尊严,白云宗已经做出引发兽潮这等无底线的事来,那他言辞激烈一点算得了什么?!

    更重要的是,白云宗敢以如此下作的底气就是因为白无忌神子,即将成为继承两门神道传承的神子,白云宗根本不需要忌惮什么。

    现在,白无忌身死道消了,罗险峰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不过,大殿上众长老心里倒是有些奇怪。大家其实都心有不满,但是在人家死了神子还这么激烈说出来,这就有些没有必要了,因而罗险峰此举实在是有些意外。

    “没错。”羊宗泰嗓门也大了起来,“这也是大家看到三大妖兽只针对白无忌而不针对方士玉的原因所在。为什么?大家都知道,兽潮发生是以妖兽消耗本能为代价的,兽潮过后,至少要死一半妖兽。大成境妖兽那是妖王啊,大家设身处地地想想,一个宗门内弟子忽然死伤一半,这得上多大的仇?!”

    众长老闻言暗自点头,心道这样的仇可不就是恨不得“撕了对方”吗?而事实上,白无忌的确是被撕碎了。

    “至于五雷门的王鸣为什么在最后突然冒出来?”羊宗泰对王鸣的观感很好,眼见白云宗宗主要给五雷门扣上一顶阴谋论的帽子,自然要帮五雷门辩解一二,“这也很好解释,虽然他们不敢介入神子之争,但是方士玉毕竟五雷门弟子,他们在附近呆着、看着又什么不妥?大家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自始至终都是那方士玉一个人面对白无忌的。”

    “那昨天又怎么说?”书阁长老老脸微红,大声说道。

    “张霞举是布置了些陷阱,但大家伙看得清楚,那些陷阱对一个神子有用吗?都是些寻常陷阱,一点用都没有,很明显人家是来狩猎的,白无忌要追方士玉兜头闯进来那能怪得谁啊?”羊宗泰毫不客气地说道。

    “没错,而且大家恐怕忘了,五雷门虽然人丁单薄,但是他现在拥有一个继承两门神道传承的神子。”罗险峰冷笑一声,说出最重要的一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