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三十四章 十年之后再看今朝

    兵形势这流派只打奇迹,不打概率,跟这个学派谈概率没有任何意义,只要你达不到绝对这个概念,还处于相对之中,那么这个流派就有可能打出奇迹。

    “也就说,真讲的话,要打赢陈子川,其实你完全没希望,反倒是我有希望?”孙策伸手指了指周瑜,随后手腕反转,指着自己一脸惊喜的说道。

    “很不幸,你的概率也等于零,兵形势这种东西,高等级对于低等级可以造成碾压,陈子川那边走兵形势,好吧,那都不应该说是兵形势了,勇战派,走勇战派的也有不少。”周瑜双手一摊,一副关怀的神情。

    “也就是在你看来,我们完全没有胜利的希望了?”孙策撇了撇嘴不爽的说道。

    “事实就是如此,甚至我们连开启战争的理由都被对方封杀掉了。”周瑜颇为无奈的说道,“道义,力量,大势都没有在我们这一方,过分一点,开启战争的利益都没有。”

    “……”孙策无语的看了一眼周瑜,随后眼珠子一转,“那你说有没有可能发生什么奇迹之类的东西能获胜。”

    “那些都太渺茫了,如果以历史参照,从古到今所有发生的意外,包括天降陨石,洪水倒灌,路遇野火,突遭瘟疫等等,这些统统都没用。”周瑜颇为无奈的说道。

    孙策目瞪口呆的看着周瑜,这种小概率事件都算入其中的情况下,居然都毫无希望,这也太夸张了吧。

    “也即是说,如果能赢,也是因为超乎我们想象的原因,简单来说,以这种意外而获得胜利的方式,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讲还不如没有。”周瑜看着孙策难以置信的脸庞无比郑重的说道。

    周瑜很了解孙策,同样周瑜也很了解自己,他们两个到现在仍有争胜之心,倒不是为了夺天下,而是身为天纵奇才的他们不愿意在同龄人面前落了下风。

    哪怕周瑜很清楚自己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继续选择和陈曦争胜,甚至周瑜都知道明明胜不了,但是周瑜内心的最深处,还是难免想要去和陈曦争个高下,这是年少得志者的本能。

    输也罢,赢也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做过一场,周瑜不甘心,这是年轻人的本能,周瑜今年同样也才二十四岁,而且是军略方面的通才!就算是知道会败,不做过一场也不会甘心。

    “如果说是以前我还有一点小心思,现在的话,算了吧。”周瑜叹了口气说道,“你拿来的东西是兵权谋方面的集大成者,甚至其他流派也都有所涉猎,可正因为如此,才让我明白,争,真的没意义了。”

    周瑜很无奈,看了孙策送过来的传家之物,他才清楚的反应过来,自己内心深处居然还有对于陈子川的追逐,不过,同样也是因为孙策的这份传家之物,让周瑜明白,自己面对的是怎么样的怪物。

    只有用这种兵权谋集大成者的典籍去对照,才能清楚的感知到陈曦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虽说以前也有所猜测,但人终归是有侥幸心理,而这一次,孙策送来的典籍,彻底打碎了周瑜的侥幸。

    陈曦已经是活着的兵权谋集大成者,兵家学派最无奈的一点就是,本学派最高等级的存在,先天性碾压本学派内部所有的人,而且这种碾压本身就属于无可抵抗的那种类型。

    也即是说,就算是周瑜继续往下走,走到他所能走到的最巅峰,最后也只能是次席,这个时代的首席已经被人霸占了,很无奈,但又很现实的一点,输了,看了上一代的典籍就知道输了,而且无力反驳!

    “哈哈哈,公瑾,你居然也有服输的时候啊,我记得你一直都是号称天下无出其右!”孙策大笑着说道,甚至笑的眼泪都留下来了,周瑜是一个很高傲的人,哪怕周瑜的性格很好,但是和周瑜相交这么多年的孙策,还是很清楚周瑜的本性。

    “输了就是输了,我又不是输不起,更何况这只是道争,又不分生死,现在的胜败不过是对于自己人的胜败,等出了国门,胜败看的就不是这些有的没的了,只看谁更能开疆扩土。”周瑜撇了撇嘴说道,并没有反驳孙策的话。

    “哈,说的有道理,嗯嗯,一时的胜败没有什么,我们现在尚且不到三十岁,有的是机会和时间,在国内输给了自己人,到时候到国外争锋,十年后再看今朝!”孙策大笑,朝着坐在地上的周瑜伸手,周瑜也同样伸手,让孙策将自己拉了起来。

    “对,十年后再看今朝!”周瑜面上同样浮现了一抹笑容,他们还有足够长的时间去消磨,现在的他们还没有走到最巅峰,在中原因为迟了一步,一直无法赶上,到了国外,我等再次站到了一个起点。

    更何况相比于中原这种有很多禁招不能施展,带着脚镣跳舞的地方,在国外,追求的是为国开疆扩土,少了脚镣的束缚,到时候谁能走的更快,那便由历史本身去见证吧。

    “走了,回去吃点牛肉暖暖身子,再次觉得还是北方好,至少牧牛这种东西只要有钱就能买到。”孙策扛起长枪对着周瑜招呼道,随后又不自觉的提了一句。

    “走吧,回去吃了再说,我们这边差的东西还很多,不过既然选定了路线,我们现在就将所有的精力转到对外吧。”周瑜收拾收拾木箱,将典籍装好,命部曲扛好,跟在孙策的身后说道。

    “哈,这些都是你的事情了,我只管冲锋陷阵,带兵冲锋!”孙策笑着说道,伸手拍了拍周瑜的肩膀,“对了,袁家来人了,你知道不?他们希望从我们这边迁徙一部分人口前往西域。”

    “我知道,我之前的那个声乐秘术就是从他们给的典籍之中演化出来的,至于迁徙人口这个,伯符你怎么看。”周瑜随口询问了一句。

    “同意吧,我们本身所能迁徙的人口就不多,而且迁徙人口,为了避免水土不服,需要不少的药草,我们本身储备的就不多,老袁家和我们算是一条绳上的,他们想要,只要不用暴力手段给他们无妨。”孙策说出了一番让周瑜震惊的话,以至于周瑜甚至想要伸手摸一下孙策是不是发烧了。

    “怎么了,这么看我?”孙策发现周瑜驻足之后,不解的侧头看着周瑜。

    “我怀疑你是不是真伯符。”周瑜一脸严肃的说道。

    孙策一脸不解,在自己身上捏了两下,略有迷糊的看着周瑜,甚至还用手拉了拉脸皮,“你在说什么,我当然是真的啊!”

    周瑜看着智障模式开启的孙策,心下不由得笑了笑,“张子布告知于你的?”

    “是啊,袁家人来找我言及此事,刚好子布就在身边,回头张子布给我说的。”孙策点了点头,表示事实就是如此。

    “也不算错吧,他们没给我说,只是将东西送过来,看来是担心从我这边不好过去,提前先封住我的口啊。”周瑜笑着说道,“袁家啊,他们想要迁徙人口的话,允许吧,不过通知他们不要乱来,而且让他们签订一个文书,迁徙这种事情很容易出事的,签个文书做个保证,让我们安心的同时,在未来也有一个交代。”

    “嗯,子布也是这么一个意思。”孙策点了点头,表示张昭那边也是这么一个想法。

    “这么说吧,二张确实是非常优秀的内政文臣,除了性格存在些许问题,能力上,还有眼光上都不差,但是陈子川给他们两人留下太深的阴影。”周瑜叹了口气说道,他们江东这边的文臣武将,有不少都有性格问题,强倒是挺强的,但是坑人的地方不少。

    “放心吧,他们既然认我为主,就不会去做那些事情。”孙策大手一挥,浑然不放在心上。

    “哦,那我就不说什么了。”周瑜眼见孙策如此,也就没再多说什么,给孙策提个醒而已,再说不是还有他呢吗?

    是夜,周瑜和孙策蹲在孙家正厅点了一圈暖炉的地方吃牛肉火锅,也不知道孙策是怎么想的,明明已经春天了,还要点一堆暖炉,让室内保持着夏天的高温。

    “唉,越吃越羡慕北方,牛羊真多,话说陈子川搞了牧场这个你知道不?”孙策一边吃一边询问道。

    “知道。”周瑜静静的吃着肉,“我在南边一点的地方也有仿制对方的牧场,陈子川当时对于我们这边没有什么掩饰的意思,或者应该说是他们根本懒得掩饰这些基础的东西吧。”

    “哦,我想起来,你在南边搞的养马场,好多小马。”孙策突然想起来周瑜搞的那些滇马,相比于西凉的那些高头大马,这些滇马简直跟儿子差不多,闻言周瑜脸色一黑,当即回瞪孙策。

    “我不说了。”孙策被周瑜一瞪,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波又扎心了,赶紧闭嘴不言,然后在锅里面捞吃的往嘴里面塞。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