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 对峙

    由于历史长河中的某次异变,至高天道为人世与天庭部下了一道隔绝鸿沟,凡人仍旧能够依靠贫瘠的天地灵气,羽化登仙,而仙君想要降下投影却变得千难万难,就更别提真身降临了。

    这便是月华奇石遗留凡间无数年,而月宫天君久久难以寻回的缘由。

    无数年来为月华奇石劳苦奔波的他,终于在偶然间,得到了连通凡间的机会,便巧使手段,与斜阳道人打了个赌,又故意留下了盗王这个引子,确保月华奇石不出现任何闪失。

    然而千算万算,终究比不上天算,由于罗侯的突然出手,月华奇石与寸寒古箭来了一场惊天碰撞,继而双双溃散。

    察觉到月宫异变的月君立时动用早先布置,以真身投影的姿态降临人间,他倒是满腹怒火想要揪出令他功亏一篑的罪魁祸首,然而身为谪仙人的鱼得水,趁着月君还在适应凡间,悄悄用仙气遮掩天机,将罗侯救走。而月君碍于至高天道,只好憋着一股气,竭力搜集散落在地的月石碎片。

    月华奇石乃是稀世之宝,月石碎片也不例外,很多人意识到了它的价值,便选择铤而走险将之私藏。月华天君察觉到了凡人的贪婪,然而他想到了手染罪孽的恐怖惩罚,便接连进行了两次警告,可他显然意想不到,人类的贪婪到底有多么可怕。

    越来越多人交出月石碎片的同时,包括段平生在内的许多人,却越发坚定的截留月石碎片,因为别人越是放弃,他们手中的月石碎片便越是珍贵,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段平生不得不选择冒这个险。

    可是,月宫天君的耐性,早已因怒火而消弭殆尽,他的真身投影无法长期维持,为了杀鸡儆猴,他直接将屠刀落到了人数最多的月楼剑姬。

    月君身着月华天衣,纤尘不染,居高临下,以睥睨眼神看着飞速离去的月楼剑姬,由月光构成的无暇面庞,露出了漠然笑容:“尔等身为女子,却个个污秽缠身,也难怪会觊觎本君宝物,既然你们屡教不改,那本君动手便不会沾染多少罪孽,还望尔等身死之后,切勿再入风尘之道,玷污女子清白!”

    月君久居月宫,远离繁华天庭,便是因其生性痛恶任何污秽之物,而风尘女子更是他深恶痛绝的目标,因而他立即盯紧了匆匆离去的月楼剑姬。

    弹指间,月华天衣无风自起,一只只月华萤火从皎洁披风下突然飞出,冲向了大惊失色的月楼剑姬。

    斜阳道人曾经引动封印在月楼之下的月石光华,化作一只月华萤火,为素裟医治伤势,可月华天君召唤出来的月华萤火,可不是为了救人,而是为了取人性命。

    月华萤火飞掠而出,在夜空中留下一道道雪亮残影,被它们锁定的月楼剑姬个个束手无策,一时间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哪怕是素来心机深重的念奴娇,都不知如何化解危机。

    不是念奴娇没有用,也不是月楼剑姬心智不坚,实在是因为她们面对的敌人实在是过于恐怖,堂堂天君投影,连洞玄子与第二达摩对付起来,也好花一些功夫,更别提这些实力境界远远不如的女子了。

    段平生见此状况,同样有些头皮发麻,因为他毅然决然的命令,很可能会彻底断送月楼剑姬,这对于段平生来说,绝对是一个无法接受的损失。

    可是天人发怒,他却无能为力,纵然龙树婆婆都在月君现身之后,陷入绝对沉默。

    然而看着月楼剑姬死在月君之手,这并不是段平生的风格,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左手之间传来滚烫之感,忍不住投去目光,骇然发现朱雀公子的须弥芥子变得通红无比,那只蛰伏于戒托之上的宝石朱雀,陡然间张开火翼,仿佛在呼唤着段平生,不要将它忽略。

    嗯?

    段平生看着本应沉睡的宝石朱雀,疑惑不解,他并不认为这个小东西,有能力为他化解危机,所以他自然而然的看向了这枚须弥芥子之中,看到了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妙目观音像。

    此时此刻,段平生眼前的妙目观音像,竟然闭上了双眼,可当他的视线,望向那对闭合妙目,整个人便突然定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一只只看似圣洁的月华萤火也飞凌至月楼剑姬的头顶,它们遵从月华天君的命令,无比漠然的冲向每一位月楼剑姬的头顶,一旦被月华萤火触及身躯,月楼剑姬们的身上,便会燃烧起净化火焰,这道火焰会将月君所认为的一切污秽燃烧殆尽,直至将灵魂之中的污秽也一并清除。

    在此期间,月楼剑姬们会经过人世间最残忍的刑罚,饱受火焰烧灼之苦,直到月华萤火将她们的灵魂彻底净化,这才能够摆脱痛苦。

    一个个月楼剑姬的心头,都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她们的俏丽面庞再也看不到平日里的嬉笑怒骂,只剩下了死期将至的仓皇颓然,那首当其冲的念奴娇,甚至比那些实力低微的月楼剑姬还要不堪,曾经的她一心想要上位,所以不择手段,后来落入了段平生的掌控,更是没有放弃打压素裟的想法。

    可是面对必死之境,念奴娇突然有所醒悟,自打她接任月楼楼主以来,便渐渐脱离了属于自己的武道之路,越是见惯了世间繁华,她的心思便随之越发繁杂,哪怕她继续夜夜沐浴于最为浓郁的月华能量,也断然无法继续在武道之路上披荆斩棘。

    现在的她幡然醒悟,借助手中的三枚月石碎片,顺其自然的打通了令她苦恼数年的等阶壁垒,达到了七重楼的高手层次,然而即便如此,面对那犹如死神降临的月华萤火,她仍旧难以逃脱被焚烧净化的命运!

    难道……我今天就要死在这里?

    念奴娇的无神双眸,掠过扑面而来的月华萤火,看到了月宫天君的漠然面庞,冷笑中带着对生命的蔑视,仿佛他就是执掌世界的独裁者,让谁生就生,让谁死就死。

    正如念奴娇心中所想,月宫天君此时最为期望的事情,便是让那该死的至高天道,对他开放下凡权限,他将会用自己的月华萤火,彻底净化尘世中所有污秽!

    只可惜,天道无情,哪怕是身为得道天君的他,都不敢有半点僭越。

    罢了,能够净化一点是一点吧,这些不知怜爱的女子,一个都不能留下!

    这般想着,月宫天君的眼中露出了厌恶杀意,他很是享受的看着月楼剑姬们萦绕在脸上的惊恐之意,漠然冷笑:“这是你们罪有应得的惩罚!”

    当月华萤火降临在月楼剑姬们的头顶,这一只只看似温和的月光小虫,终于露出了无比丑恶的一面。

    它们蜷曲的身体突然舒展开来,显露出藏在腹中条条尖刺,这些尖刺之上,携带着净化污秽的洁白火焰,但生长着尖刺的虫腹,却凝聚有无比浓重的污秽之物。

    月华火焰可以净化污秽,但这些月华萤火却是积于污秽而生,当燃烧者月火的尖刺刺入目标头颅,它们便会截留一部分凝结污秽,用以维持月华火焰的熊熊燃烧。

    看着瑟瑟发抖的月楼剑姬们,即将葬身于月华萤火的尖刺之下,所有旁观之人都露出了不忍之情,可是那自诩圣洁的月宫天君,却渐渐显露出了盎然笑意。

    “一切污秽都要净化!”

    月宫天君的面色越发漠然,而眼瞳之中却露出了畅快之意,但就在这时,凝聚于眼中的畅快之意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无与伦比的惊愕之色。

    所有围观武者的面庞同样如此,因为就在所有人认为月楼剑姬将会全部香消玉殒的情况下,蓦然间有一道华光掠过,竟是令本应净化污秽的月华萤火,反倒是自己先行被皎洁月火所净化。

    腹部生长着尖刺的污秽凝结,不知为何,被月火点燃,眨眼之间,所有月华萤火居然都自焚而死!

    到底是谁动的手?

    这个疑问浮现在每一个人的心头,有武者看向了场间境界最高的龙树婆婆,可这一位面色苍白,被素裟扶着才能维持身形,不像是可以出手解救月楼剑姬的样子。剩下的那就只有仍旧留在场中继续观战的聂锋镝了,但他的神情同样愕然,更何况他的实力,不足以瞬间灭杀所有月华萤火,因而也被排除在外。

    既然这两位都没办法动手,那剩下的高人,也就只有被月宫天君投影附身的斜阳道人和盗王了,然而只有月宫天君自己知道,两人的反抗虽然十分激烈,但绝对没有逃出他的掌控,所以,他们二人同样不可能出手。

    那么,到底是谁灭掉了本君的月华萤火?

    月宫天君的脸上浮现出冰寒之意,眼前的这些蝼蚁居然敢忤逆他的意思,简直是不知死活!

    当近乎手握生杀大权的月宫天君,发现因他怜悯而不愿理会的凡人们,居然开始反抗他的旨意,眼中顿时燃烧出了熊熊怒火,不再对所有凡人抱有怜悯之心,转而想要净化所有人身上的污秽!

    “是谁?出来!”

    月宫天君冷哼一声,突然间月华天衣再度无风自起,这一次,犹如恒河沙数的月华萤火,从斗篷之下冲了出来,飘飞于月宫天君的脚下,不一会儿,竟然形成了一片散发着皎洁光芒的云朵,只是所有人都知道,等到这片云朵降临,幽州内外的所有百姓,必然要遭逢杀劫。

    所有人都在寻找那个突然出手的存在,可就是没有一个人将注意力投向闭目凝神的段平生。

    更准确的说,段平生不是闭目凝神,而是因为他的心神在接触妙目观音的同时,脑海之中便再度出现了妙目观音的投影,同时段平生也失去了身体的掌控。

    此时的他,更像是一个旁观者,看着妙目观音借助自己的身体,灭杀了方才那群月华萤火,看着有佛光加身的妙目观音,突然出现在夜空之中,出现在了怒发冲冠的月君面前。

    又一道天人投影降临人间!

    看到夜空中的绮丽景象,所有人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亲眼看到仙人投影,绝对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但最近的幽州不知道怎么滴了,各种多年不遇的奇特事件,一个接一个的到来,现在更是出现了两位仙人投影当空对峙的情况。

    令那些在月君淫威下颤抖的幽州百姓,不知该作何感想。

    妙目观音的出现,让月宫天君稍稍收敛,以他现在的地位,还不足以和佛道大能对抗,尤其是妙目观音身为观音大士的化身之一,更是不能轻易得罪。

    “月君,见过妙目观音。”

    念及自己动了屠杀凡人的念头,月宫天君唯恐被妙目观音抓住把柄,上告天道,便主动出言示好,然而瞪了半晌,他却没有得到妙目观音的回应,只是发现对方的那对慑人妙目,始终看着他脚下的萤火云团,心有所悟,只好将月华萤火全数收回。

    看到犹如屠刀悬于头顶的萤火云团突然消失,所有人悬着的心终于稍稍落地,但是想起月宫天君的恐怖手段,便不由自主的期望妙目观音能够大显神威,将月君赶走。

    但,段平生却是知道,别看现在的妙目观音在气势上不落月君下风,但实际上,由于妙目观音已经进行过一次投影,这次现身是因为她早先将投影寄托于观音塑像之中,所以她并没有办法用实力逼退月宫天君。

    然而不知真实情况的月宫天君,却是不敢贸然出手,终于在看到妙目观音轻轻点头后,以商量的语气说道:“观音明鉴,月华天石乃月宫遗落至宝,因意外化为碎片,本君现身召回奇石,那些贪得无厌的烦人,却意图截留,被逼无奈,本君才向那些堕入风尘异道的污秽女子动手,以作杀鸡儆猴之用!”

    “既然观音现身,本君便网开一面,放那些污秽凡人一条生路,只要他们乖乖交还月石碎片,本君便就此离去。”

    月宫天君沉声问道:“不知妙目观音,意下如何?”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