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逃跑

    似乎真的明知不敌,心有畏惧,几乎是在下一瞬间,嫦娥竟是不再沉默,躯体乱颤。更为夸张的是,她甚至还是泪光闪烁,摇摇欲坠,似乎只需一股微风悄然掠过,自己便会一个踉跄,瘫倒在地。

    即使对方的声音依旧还在这处林间疯狂传递,来回游荡,但却总给人一种万物破灭,终归沉寂的奇异之感。但,此刻还是风声依旧,乱叶浮动。

    这是一片略显苍老,极其粗糙的枫叶,此时此刻,它正在当空飘落,自在旋转。可遗憾的是,还不等自己可以足够展现美妙舞姿,丰富魅力,便已是不知不觉,落至终点。

    似乎已是发觉自己头顶莫名多出的点点重量,轻微响动,这一刻,嫦娥终于猛然惊醒,娇躯平稳。或许,在这看似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她已然看破生死,不再臣服。

    渐渐的,嫦娥一双美目可是变得愈发灵动,异彩连连。除此之外,她整个玉颜还是雪白无暇,微笑不断,“怕!当然害怕!”

    尽管对方身上的缕缕怪异刹那间便又消失无影,不见踪迹,可上紫逸还是目露惊诧,似有怀疑。但,在这一刻,他可是忽地仰头,发出狂笑:“哈哈……既然如此,那你还不赶紧逃跑?”

    “逃跑?”然而,嫦娥却是目露不解,不明其意。

    “二妹,你仔细想想……你要是再不逃跑的话,恐怕就真的要葬送在我的长剑之下了!”这一刻,上紫逸竟是显得极具耐心,开口解释起来。

    微微一顿,嫦娥目露明悟,缓缓点头,“您说的还真有些道理!”

    “明白就好!省得到了地狱还不知道自己竟是一只糊涂鬼!”但,上紫逸此刻的这番言语可是极其阴冷,杀机浓郁。

    唰!

    最为主要的是,此刻的他可是没有给对方一丝闪躲空间,逃脱时机,而是舞动长剑,狠狠一斩。刹那间,便是一道剑芒卷动杀机,呼啸而过。

    呜!嗡!呜!

    本来已是风平浪静,似要沉寂的这片枫林此刻竟又变得飞沙走石,杀意滔天。每当这把晶莹长剑移动一寸,便是阵阵更为刺耳的嗡鸣席卷而至。

    即使剑芒还未近身,嫦娥便已是粉衣乱舞,青丝飘飘。更为奇异的是,在道道锋利剑芒的映照之下,她一双美目竟是变得晶莹剔透,极其璀璨。

    但,与想象中的情形完全不同的是,即使已是迫在眉睫,生死一瞬,但,她依旧还是面带微笑,泰然自若。或者说,她非但没走一丝胆怯,一缕畏惧,反而还在以身犯险,似有期待。

    “咦……”如此一幕,上紫逸可是异常惊诧,极其愣然。但,在下一瞬间,他便面带冷笑,目含血光,“你可真是让我意外!”

    只是,结果却让人极其担忧。因为在这一刻,不论是这道刺目剑芒,还是上紫逸手中的晶莹长剑,竟然全部都已落在嫦娥头顶,继而穿过。

    不难见到,本来还是早已落在嫦娥头顶上的颜色暗淡,粗糙枫叶此刻竟是直接断裂,化为两片。在阵阵剑气的疯狂卷动,肆意侵袭之下,即使自己再极不情愿,如何不舍,它终究还是迅速远去,随风而逝。

    但,嫦娥却还是一动不动,似在沉默。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发觉,甚至根本就没有一丝情致凝视和欣赏外界所发生着的一切,哪怕自己已然死去。

    “呼……”很难想象,上紫逸此刻竟是口呼浊气,如释负重。不但如此,此刻的他竟是不再冷漠无情,杀意滔天,反而还是面无表情,异常平静,“终于结束了!”

    或者说,当自己手中的这把晶莹长剑刺入对方头部之时,他便已是深深地明白,自己曾经的崇高地位和无上荣耀已然就此回归。或者说,自己依旧还是全球通缉令排行第一。

    但,意外却是在这一刻莫名出现。

    倘若细细观察,那么便会发觉,不论落在嫦娥身上的晶莹长剑,还是始终呈现而出的粉色倩影,竟然全部都是迅速透明,消失无影。

    或者说,自己本来还是死死抓着的这把晶莹长剑此刻竟是莫名脱落,踪迹全无。可能已是完全沉醉在了无尽的美妙和喜悦,上紫逸竟是没有在第一时间轻松发觉。

    但,当他的目光重新清澈,极其灵动之时,却骇然地明白,原来自己最为注重的宝贝竟已落入他人之手。最为主要的是,此时此刻,对方竟是早已离去,音讯全无。

    “我要杀了你!”这是一声惊天嘶吼,刹那间,它便已是疯狂席卷,四散林间。

    这是一片连绵不绝的群山,但,任意一处角落却是片片荒凉,寒风凛冽。倒是有一点十分醒目,格外奇异,本来应该是极其冰冷,异常粗糙的块块山石此刻竟是光晕缭绕,忽隐忽现。

    但,这却并非最为主要的存在。

    嗖!

    突然之间,一道粉色倩影忽地袭来。仅凭缕缕芬芳,衣衫彩色便不难看出,她并非他人,正是嫦娥。只是,此刻的她竟是踉踉跄跄,极其虚弱,

    事实的确如此,不知何时,她本来还是雪白无暇,圣洁如初的玉颜此刻竟是苍白片片,似有凌乱。还不等自己闪到山脚,便已是一个踉跄,瘫倒在地。

    “咳咳……咳咳……”这一刻,嫦娥可是直接躺在地上,接连重咳起来。最为主要的是,不时从她嘴角滑落的丝丝血迹可是异常鲜红,触目惊心,“咳咳……”

    不难想象,她此刻一定是身受重伤,强弩之末。可即便是这样,稍作停顿之后,她还是缓缓起身,踉跄迈步。不难见到,所过之处可是碎石凌乱,寒霜笼罩。

    倒是有一点让人十分不解,即便是在这一时刻,她依旧还是紧紧握着手中的晶莹长剑。幸运的是,这一刻,她竟是把它当成了一根拐杖,不时拄地。

    可能正是因为有它,嫦娥这才可以勉强前行,寻找到了停歇之地。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就此停下,坐在了地上。不难见到,此时此刻,正有一条清澈小溪欢腾跳跃,蜿蜒曲折。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