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威震江南!

    战马再是神骏,身披马甲驮着全副武装的战士驰骋了这么长时间,也早已精疲力尽。此刻被房俊催促着全力冲向“援军”,前蹄被一个小小的土坑别了一下,顿时马失前蹄栽倒在地。幸亏房俊反应灵敏,感觉不妙便自马背跃下,可眼前的“援军”就没这么幸运……

    战马庞大的身躯披着重甲,重力加速度翻滚进“援军”阵中,当即撞到一大片。看着一个一个昔日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备受家族器重的死士战兵砍瓜切菜一般被屠杀,这些奴仆杂役组成的杂牌军早就被眼前残酷的杀戮吓得破了胆,此刻以为房俊发了疯要将他们统统宰了,顿时一阵鬼哭狼嚎狼奔豕突,乱作一团。

    倒也不是这些奴仆杂役太过没用,实在是面前这些杀神一般的具装铁骑杀气太重!

    房俊跃下马背落在地上,脚步一个趔趄。长时间跨坐在马背上,两条腿都有些麻木,冷不丁加踏实地反而不适应。走了几步缓和一下才恢复正常,没心思理会这些杂牌军,走到战马身前摊手揭开马脸上的护具,却见到战马已然力竭而亡,四肢兀自抽搐,嘴角流出血来。

    房俊心中一阵不忍……

    因残酷杀戮而陷入疯魔一般的脑子,这时候才清醒过来。站起身对着身后疾驰而来的骑兵举起手:“立刻下马!”战马都已力竭,必须尽可能的保持最后一点体力,否则都会向自己的这匹战马一样累死。

    这些战马大幅度透支体力,已然是废了,再也不能当作战马使用。但是对这些相当于最忠诚伙伴的战马,房俊自然不会随意丢弃,运回骊山的农庄里好生调养一番,拉犁驾车还是可以胜任的。

    对于自己的同伴,房俊绝对不会轻言放弃,无论是麾下的士族,还是胯下的战马……

    房俊伸手摘下头盔,来到李恪面前,单膝跪地,大声道:“微臣参见王爷!谢王爷前来驰援!”

    “吾等参见王爷!谢王爷前来驰援!”

    身后的兵卒纷纷下马,跪倒在地,觐见吴王李恪。

    这可不仅仅是个礼仪,用来做做样子。被围山上多日,所有的州县兵府全都坐视不管冷眼旁观,现在却是千金之躯的吴王殿下亲身涉险赶来驰援。虽然并未参战……可这份心意就足矣让这些兵卒感动!

    这一跪,心甘情愿。

    吴王李恪抿了抿嘴角,想要说什么,却只觉得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单膝跪在他面前的房俊,此刻的仪容几乎令人心颤……

    诚然,这货没有自己的玉面丰神、俊朗倜傥,但平素最是注重仪表,发髻总是整整齐齐,衣物总是干干净净,虽然肤色微黑,但神情疏朗,令人望之便有心舒意畅之感,干净利落清澈不凡。

    可是现在……

    头发被汗水打湿乱糟糟擀毡一样一绺一绺,汗水和雨水从发际额头涔涔而下,原本丰润的脸颊已经瘦的凹陷下去,昔日的清爽贵公子消失不见,凭空增添了几分锐利与煞气!

    一身甲胄歪歪斜斜,铁甲上沾满了鲜血,有的已然凝固沉淀在铁甲的缝隙,有的被蒙蒙细雨冲刷,正顺着铁甲嘀嘀嗒嗒的滴落……

    深深吸了口气,一向嗜好清洁的吴王殿下没有感到半分不适,握了握拳,大喝道:“诸君奋勇血战,平灭山越叛乱,功在社稷,青史彪炳!于绝境之中悍不畏死,乃军中之荣耀,壮我大唐军威,驰骋无敌,威震江南!为诸君贺!”

    言罢,吴王李恪略整衣冠,双手环抱,弯腰长揖,久久不起!

    此言,等于吴王殿下为面前的勇士定下了基调,功在社稷!在稍后的战报之中,也必然按照这个基调上报中枢,上报皇帝!

    一想到皇帝的关注,以及即将得到的嘉奖,众兵卒热血奔腾,跟着房俊大呼道:“为大唐贺!”

    “为大唐贺!”

    “为大唐贺!”

    连呼三遍,声震四野!

    几位世家子弟连同身后的杂牌军,尽皆面如土色,浑身发抖!

    眼前这些铁甲上依旧滴落着鲜血的兵卒,那种豪气冲天睥睨天下的气势岂是江南士族豢养的战兵死士可以相提并论?简直就是萤虫与皓月争辉,燕雀与鸿鹄比高!

    可怜自家还梦想着划江而治、割地称王,还有比这更愚蠢的想法么?房俊麾下的一支“冲锋队”便可有如此凶残战力,那更加精锐的十二卫大军……将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当年杜伏威席卷两淮,萧铣独霸天南,距离如今已然太久,年轻人并不曾经历过那一段金戈铁马奔腾万里如虎的峥嵘岁月!对于逼得杜伏威走投无路不得不委身降唐、将萧铣四十万大军打得残破飘摇国破身亡的大唐虎贲,并没有什么直观的感触。

    今年大唐军队皆在北疆与西域作战,虽然连战连捷纵横不败,可毕竟相距遥远,还是看不到大唐府兵真正精锐的力量是何等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而现在,他们亲眼见到了,感同身受!

    只是这一支尚未满百的具装铁骑,便能将数万山越乱民如豚犬般驱逐斩杀,便能将各家族豢养的最精锐的死士战兵像绵羊一般屠杀殆尽!

    真真是一战扬名,威震江南!

    现如今房俊南下组建水师、筹建市舶司,摆明了要与江南士族争利,可是面对如此虎贲,江南士族又能如何呢?

    *****

    绝境逆袭,大获全胜,房俊并未第一时间离开。

    战场总是要收拾的,漫山遍野的尸体若是不能及时掩埋焚化,必将生起瘟疫,遗祸无穷、而且铁厂这边也需要他的指导,尽快形成生产力。并且此地不仅铁矿优秀,还遍地白云土,这可是烧制陶瓷的原料,若是任其荒废如此着实可惜,可命家中商号四处网罗烧瓷大师,在此地建上几座瓷窑。

    最重要的一件事,则是为铁厂准备燃料……

    江南多铁矿,却不产煤。用木材或者木炭炼铁要么温度太低,要么造价太高,都不理想。他想制作出焦炭以之炼铁,可以从附近寻找煤矿炼焦,或者干脆从关中炼成焦炭之后由水路直接运来此处。

    至于炼焦的方法……反正就想烧瓷一样将煤封闭起来烧就行了……

    吴王李恪当然不能陪着房俊在这尸山血海的晦气之地久待,回到江都之后第一时间将战报命快马八百里快报急送京师。

    而紧随着这封战报离开的,是房俊牛渚矶大胜的消息。江南水网密布,交通便利,这个消息就好像长了翅膀一样几天时间便传遍江南。

    江南震荡!

    坐镇金陵的萧瑀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瞠目结舌了半晌,方才赞叹道:“朝中名将,自此有房俊一席之地矣!”

    别说什么房俊占了兵种的便宜、具装铁骑对付衣衫褴褛的山越乱民就是宰杀这种风凉话,能在如此孤立无援、重重围困的绝境之中,尚能取得斩杀五千乱民的战绩,那就是名将!

    不过紧接着,萧瑀又是喟然一叹,谓族中长老道:“江南各家派去的死士战兵,被房俊屠杀殆尽,这个仇算是结下了。别看现在各家明面忍气吞声,暗地里的手段必定不会收敛。”

    各位长老都深以为然,当然更震惊的还是房俊绝地打反击的震撼!

    萧瑀将众人神色收入眼中,意有所指道:“家中可还有参与各家对付房俊的事情?”

    众皆默然。

    果然……萧瑀叹了口气.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