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五章 血旺

    他立在山岩之上,站在最高端。

    这方天地,仿佛和他融为了一体。

    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

    他闭着眼却能够感受到四方天地之中的变化,风起,叶落,虫鸣,泉涌。

    他是这天地的一部分,却能将四周一切细微的东西尽知。

    呼,吸,

    风来,

    王耀随手一招,无形之中有什么东西聚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去,

    他猛的一掌,接着便有呼呼风起,吹得草木折腰。

    嘎嘎嘎,天空之中传来了苍鹰的鸣叫声。

    “早啊,大侠。”王耀的声音不大,却是直接冲上了云霄。

    “还是这里好啊!”

    看着四周的土领,没有京城外面的那些山峰的险峻和绵延,这甚至是连山都称不上,但是看上去却是那么的亲切。

    生火、烧柴、煮水,做饭,

    简单的一餐。

    而后王耀便在山上读了一卷道经,这里难得清静。

    山下,已经有人进了山村,直接来到了医馆的外面。

    “哎,怎么还锁着门啊!”

    “就是,这都快一个多星期了吧?”

    “哎,你们发现了没有,那木门上原本挂着的木牌摘下来了。”

    本来,王耀离开山村去京城时候是在门外挂了一个牌子,提示来人,医馆暂时不开,昨天他回来也就顺手将那牌子摘了下来。

    “那就是已经回来了?”

    “咱们再等等?”

    几个人等在医馆的外面。

    没过多久的功夫,就见王耀从山路上施施然而来。

    “哎,快看,那就是王医生!”这几个人之中有一个人是认识王耀的,看到他之后立即高兴的喊了起来。

    嗯?

    王耀远远的听到了声音,抬头一看,看到站在自己医馆外面的那几个人。

    什么情况?!

    这么早就来看病。

    “你好啊,王医生。”

    “哎,你好。”王耀笑着回应道。

    实际上,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是谁,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吗,人家认识自己,估计是早些时候过来看过病的、

    “王医生,你最近出远门了?”

    “对,出去一趟。”

    “哦,我这都来过三次了。”

    “是吗,快请进。”

    王耀听后颇有歉意,人家为了看个病专门跑了三次,实在是不容易啊。

    这几个来找他看病的都是些四五十岁的老人,看样子精神气色都还不错。

    “请坐。”

    医馆里十分的安静,没人说,几个人就按照来时候的时间顺序自觉的排号了对。

    “您那不舒服啊?”

    “我吃完饭之后就觉得肚子里胀气,不舒服,还恶心。”老人道。

    “是吗,去医院看过了吗?”

    “去过了,医院里说没事,就给我开了些理气的药,可是我吃了之后并没有好转啊。”老人道。

    “噢,我给你看看。”

    从外表来看,老人的气色尚可,但是呼吸稍稍有些灼热,气息微微有些酸臭。

    “您这没事。”号脉之后王耀笑着道。

    “你晚饭的时候是不是喜欢吃肉啊?”

    “对,我喜欢吃肉。”老人听后笑着道,“这个时候就好吃个羊肉。”

    “您这问题不大,就是晚上的时候吃的太多的油腻性的东西,增加了肠胃的负担,时间久了肠胃受损,因此就会产生腹胀、恶心这样的反应。”王耀笑着道。

    “噢,那就是没事喽?”老人听后松了口气道。

    “也不能说没事,这个习惯你要改掉,否则的话迟早会出问题的。”

    王耀给他开了些简单的健胃消食的药,其实这些东西都是辅助性的,主要的还是靠他个人的习惯改变,现实生活之中有着相当一部分的疾病就是因为不良的生活习惯造成的。

    “谢谢你啊。”老人笑着离开了。

    王耀估计这个老人回去之后生活习惯是很难改变的,这样一来,过一段时间他的病情还会加重的。

    第二个老人的病呢就要严重一些,严重的老寒腿。走起路来就觉得腿疼,天暖和的时候还稍微好一些,现在到了天冷的时候了,只觉得双腿发冷、发疼,走路都不大敢挪步。

    这是典型的风寒气伤了腿部的筋脉,病入肌理,汤剂便可治疗。

    “我先先给你按摩一下。”

    王耀随后催动内息为老热按摩双腿,老人只觉得眼前这个年轻的后生双手所过之处便是一遍温热十分的舒服,这种感觉比自己用热水袋上热敷还要有效果。不但如此,他腿部隐隐的刺痛也随之消散不见。

    “感觉如何?”

    “舒服,真舒服。”老人道。

    “那就好。”

    王耀给他开了简单的方子,驱寒的药,外加以艾草煮水泡脚。

    “这个药一个疗程。”

    “哎,王医生啊,我用艾草煮水泡过,可是效果不大啊。”

    “配合药物在试试看,坚持一个月之后如果没有效果再来找我。”王耀道。

    “好,那我就再试试。”老人道。

    实际上,有些人的病在看过医生之后并没有好转甚至出现恶化的情况发生,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自身根本就没有遵从医生的叮嘱,要么是没有按时用药,要么就是该注意的事情根本没有注意,这些事情就不是医生所能够左右和控制的,主要靠个人的自我控制和家人的约束。

    第三个人是上午来的几个人之中最为年轻的一个,看上去不过是四十岁出点头,看这身打扮也算是个成功人士。

    “你好,你哪里不舒服?”

    这个人迟迟没有说话,似乎在犹豫,在思索,王耀也不急就在那里等着。

    “那个,我那个方面的欲望比较强烈。”沉默了一会他开口了。

    说完这句话他的脸更红了,实际上这是很难企口的事情,他是去过医院的,但是那里的医生上来就是用检查,验血、验尿、彩超、心电图,他总觉的那些个检查和自己的病根本就不搭边啊,一番检查下来也没有什么结果,就是开了一些他安神的药,开什么玩笑,这药根本就不起作用。

    以他现在的需要,一天得三次,他媳妇都受不了了,但要是不的话,他就感觉身体难受就像找了火,浑身难受的厉害,干什么都不得劲,而且容易发火,这已经让他们夫妻不和了,再下去他担心会更加的恶劣,他也是听人说才找到这里的。

    “强烈?!”

    王耀看他双目发痴,呼吸略显急促,面色发红,这是阳火过旺的症状。

    “我给你看看。”

    给他号脉之后,王耀发现这个男子的情况和孙云生的情况有些相似,但是轻微的多。

    “这样,我给你治疗一下。”

    王耀让这个病人脱掉了上衣外套,然后以自己独特的方式为他治疗,将他经络之中的“阳毒”吸入自己的身体之中然后通过自己精纯的“内息”进行消磨。

    这个过程起初的时候男子并无特殊的感受,渐渐地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一片的温热,进而有些火辣辣的,就像是在烤火,只不过这“火”是从身体里面向外燃烧。

    好在此时整个医馆里就他们两个人,如果还有其他的人的话定然会被他这种独特的治疗方式所震惊,就如同此时这个中年男子。

    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感觉如何?”

    “好多了。”中年男子道。

    在治疗之前,他总是时不时地感觉到身上有一股燥热,口干舌燥,喝了水也不管用,而且经常不受控制的想那种事情,现在感觉平静了很多,哪怕只是暂时的。

    “谢谢你。”那个人十分真诚道。他这段时间来从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这么舒服过。

    只是这个治疗实在是太过神奇,颠覆了他的认知。

    这算是什么,传说之中的“气功”吗?

    “今天的治疗先到这里,我们聊聊吧?”王耀笑着道。

    “好啊。”那个人一愣之后点点头。

    其实,在看孙云生的怪病的时候王耀就十分的好奇,他是怎么得上这种怪病的。

    王耀问了他一些问题,什么时候感觉身体不对劲,平日里有什么特殊的嗜好和生活习惯,他一边问,一边记录一些可能有问题的地方。

    在一番问话之后发现他除了喜欢吃一些燥热性的食物之外并无其它什么特殊之处,另外一点就是他人到中年却活力十足,这是个人体制的特征。

    “你是经商的?”

    “是,经商,做茶叶生意。”

    “有压力?”

    “也说不上,压力不大。”

    “那你平日里喜欢喝茶吗?”

    “不太喜欢。”这个人如实回答道。

    两个人就像是朋友之间的闲聊一样。

    “好了,我知道了。”

    王耀思索了好一会,才给他开了一副药方,这副药方以竹叶、桃仁、金银花、小蓟等一些凉血的药草为主。

    “这药你拿回去服用,具体的服用方法见里面的单子。”

    在单子上他不但写明白了服药的方法,而且将一些注意事项都写明白了。

    那个人表示了感谢之后离开。

    “他还会回来的。”王耀暗自道,因为他的问题并未彻底的解决,王耀也没有找出来他换这种奇怪疾病的根本原因。

    “这是否也算是疑难杂症?”

    “不是。”这是系统的恢复。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