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九章 富家人

    杨瓒是弘农杨氏的旁支,但是再怎样的旁支也是弘农杨氏的,这就像后世某人说的一样,弘农杨氏交朋友从来不看对方的身份,因为对方不管是谁,都比不上弘农杨氏的身份。

    杨瓒一路摇摇晃晃,坐着华盖车往北。

    华盖车看起来很爽,很威风,但是实际上做起来很不舒服,因为在华盖车上,若是按照正规的礼仪,需要正坐。

    汉代的正坐么,大家都懂得的……

    可是要让换一辆更为舒适一些的车厢类型的车辆,杨瓒却绝对不愿意。因为这一辆华盖车不仅仅是车,还是属于刺史的仪仗的一部分,那个如红花盛开的华盖,那个在车前高悬的节杖,就像后世包包上面的小铭牌,就算是再碍事也要留着,要不然怎么能体现出身份来呢?

    杨瓒多年的媳妇终于熬成了婆。

    曾经的他也激扬江山,扯着一面“年轻气盛,心直豪爽,口无遮拦”的旗帜当挡箭牌,批评时政,点评人物,很是出了一番的风头,但是很快,杨瓒就意识到,玩弄这一套忽悠同样的小年轻还行,对付那些老家伙根本毫无作用。

    于是杨瓒就转变了风格,变得沉稳且严肃,敏行而纳言,因此很快的就得到了杨家当中老一辈人的赞许,顺利的进入了朝堂。

    这一步,走了五年。

    现在终于迈开了第二步……

    本来是轮不到他的,他只是一个常年摇旗呐喊,上窜下跳的一个比较有活跃的的吃瓜群众而已。

    杨家有事情不怎么好摆上台面上说的时候找他,需要他去联络其他人家。

    其他家有事情也不怎么好公开说的时候也找他,也需要他去联络杨家。

    原本的杨瓒,他起的作用就是一个大号的,具备一定保密功能的传声筒。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已经是年过半百的杨瓒他居然又焕发出了第二春!杨瓒仰着头,虽然他身体上承受着痛苦和疲惫,但是精神上是极其愉悦和兴奋的……

    原本只是一个侍郎,而现在,哈哈,天下刺史有几人?

    汉代侍郎极其的多,各个部门都有,虽然杨瓒他是属于尚书台,多少还算是权杖实权,有点像后世的中央组织部的科员,但是每每看见那些其他的杨家人在各地担任权重职位,而自己还是需要附耳听命的时候,心中难免都有些不是滋味。

    这第二步,却用了整整二十年……

    不过现在杨瓒能获得这个职位,要感谢董卓,还有李儒。

    呵呵。

    杨瓒微微闭上眼,面容纹丝未动,却在心中得意的笑了笑。

    董卓帮了大忙啊!

    前一段时间董卓为了和袁家抗衡,从民间征辟了不少名望极高的大儒,比如像是颍川一带的荀爽、陈纪、韩融等等人,又都拜授了高官,现在董卓一倒台,这些大儒为了避嫌,辞官的辞官,闭门的闭门,无形当中就少了很多可以担任刺史的竞争人选……

    再加上弘农杨氏之前有一部分人和董卓硬扛,结果被李儒直接清洗了一遍,造成了当下弘农杨氏虽然主枝还在,但是在朝任职的杨氏旁支却敲打得七零八落,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竞争者……

    就是这样的凑巧,就是这样的机缘,原来不可能落在头上的刺史官职,现在就在自己手中了,杨瓒用掩盖在袖子当中的手捏了一下腰间的印绶,硬邦邦的刺史大印沉甸甸的,异常的结实,让杨瓒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满足感。

    当然,像斐潜这样硬生生将一个糜烂的并州重新整理出大好局面来的人,杨瓒也是佩服,但是佩服归佩服,要让杨瓒抛下家世身份,抛下官场的关系,拉低到和斐潜一样的情况去竞争,那就不能说是蠢了,是脑子有坑了。

    人要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

    难道有权有钱的人非得要丢掉权丢掉钱,去和其他人一样在泥地里,战场上拼杀搏命,才能算是有出息?

    所以,斐潜若是好好为我所用,还是能成为朋友的么……

    忽然一旁兵卒来报,说河东太守已经在安邑城南十里等候相迎。

    出城迎接的距离也是很有讲究的,二十里显得河东太守王邑太过于谦卑,五里则显得过于傲慢,十里,刚好是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杨瓒对于此也是很满意,便提前停了下来,活动了一下正坐得都有些僵痛的膝盖关节,免得到了十里亭下车的时候会因为血脉不通畅而出丑,然后才重新整理了一下衣冠,还取了金盆用些清水净了面手,才施然继续前行。

    “王公,久仰大名啊!”杨瓒见到了王邑,便和蔼的笑着,拉着王邑的手臂轻轻的拍着,腰杆挺的笔直。

    王邑微微欠身,略略点头,以此来表示尊重,笑着寒暄过后,便给杨瓒介绍在一旁等候多时的河东卫氏等等地方性的大族豪右。

    杨瓒矜持的笑着点点头,向施礼的河东士族们略还了半礼。

    虽然是之前已经有提前活动了膝盖,但是这一路的颠簸,确实是一种难言的煎熬,杨瓒还是站得有些幸苦。

    略猜到一点什么的王邑,看到杨瓒乘坐而来的是华盖车,便试探的邀请杨瓒与自己乘坐蒲车进城……

    蒲车,没有华盖那么的雍容华丽,但是在车厢上垫有蒲席,在车轮上缠有麻布蒲草用来减震,柔软舒适度自然比华盖车好多了。

    不过杨瓒想都没有想,便直接婉言拒绝了。

    蒲车虽然舒适,但是这么一路都硬挺着过来了,难道到了地头了,却放弃了不成?

    王邑也不坚持,呵呵笑着,领头往安邑先行,但是心中却略微有些嘀咕起来。

    这个杨瓒,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笑容可掬的样子,但是未必是一个随和的人。并州刺史啊,这一次,斐中郎的这个麻烦不算小了……

    不过这个也不关我什么事,大不了好吃好喝招待一下,然后早点送走就是,反正河东又不属于并州管辖,具体杨瓒此人想做什么,就让北面的斐潜斐中郎去头疼去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