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挑战圣境之兵

    不疯魔不成活!

    被逼到悬崖边上的周禹已经没有了后退的余地,只有放手一搏了!成则晋升为圣境,在接下来的任务中还有一丝生还余地,败则也不用等到去纣绝阴天宫了,直接倒在这片刀墓剑冢之中罢了……

    在中间地带好好的休息了两天,养足了精神,恢复了真元,周禹整个人已经到了最巅峰的状态,这才持着光阴剑与寒玉刀朝着刀墓剑冢的更深处走去。

    不得不说,和外部相比,内部当真是断刀残剑聚成山!也不知道是谁将如此多的断刀残剑通通搬到了此处,远远看去,竟然如同一座座山峰!

    这里的“灵”基本上最弱的都是相当于逆天境巅峰的存在,相当于圣境的“灵”也都随处可见,更有一些“灵”,已经强大到让周禹心生强烈压迫的地步,几乎已经相当于如今的东方非正这个级别!

    当真是险地!

    周禹很低调的在核心地带悄然闪现,虽说准备好了挑战一个相当于圣境的“灵”,吸收其意,以壮自身,可这个目标也必须有所选择!

    好在从先前的经验来看,这些“灵”彼此之间并没有联手抗敌的习惯,仿佛一个个高傲的强者一般,不屑于关注其他的“灵”……

    周禹穿梭了半天,最终找到了一个目标!这个灵的本体是一柄漆黑如墨的方天画戟,长达百丈,尖端的刃上闪烁着幽光,方天画戟就这么直直的插在顶端,下方是无数残兵组成的巨大王座,而方天画戟就如同王座上的王者一般!

    感应了一番,周禹顿时感到了极大的压力,这个灵的实力大概相当于初入圣境的强者,“就是这个了!”周禹自语道。

    仰望着这一座断刀残剑组成的王座,周禹手执光阴剑与寒玉刀,如同骑士决斗一般对着那顶端的方天画戟发出了挑战的神念!

    通体漆黑的方天画戟一阵抖动,似乎很愤怒一般,旋即整支方天画戟就这么突兀的冲上了天空,下方万件残兵纷纷震动起来。

    周禹有些惊异,相当于圣境的“灵”看起来与先前遇到的已经不一样了,其力量并不是将这些残兵组合起来,只见万件断刀残剑纷纷发出一道道气流冲向最高处的方天画戟,而随着这些气流的融入,方天画戟的威压越来越强!

    最终,方天画戟横跨空中,旁边居然凝出了一个人形的虚影,方天画戟的末端正握在这虚影的手中!

    这人形的虚影一震,手中的方天画戟顿时将虚空震出了一个大洞,一道道裂纹在虚空中蔓延,如同镜面被打碎一般,斑驳的虚空朝着周禹蔓延而来,大战瞬间开启!

    周禹面色凝重之极,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敌!

    此世以来,周禹尚且是第一次挑战圣境级别的存在,哪怕只是一个圣兵,但在这个奇异之地中,却实实在在的拥有圣境的威能!

    周禹见过的圣境已经不少了,初入圣境,还未巩固境界的龙行云以及上个任务世界元界中的铁木尔,都惨败与弱者手中,因此周禹明白圣境并不是不可战胜的,但此次,还是他首次单独面对一个圣境存在,并且这个可不是受了重伤的或者削弱的……

    这一击只是瞬间便已经到了周禹的眼前,周围的虚空被这圣兵方天画戟冲击的片片碎裂,周禹只感到周围的天地如同牢笼一般已经将自己困死,似乎除了承受这一击之外别无选择……

    猛地咬破舌尖,借着痛感终于克服了僵直的身躯,而后在千钧一发之际闪烁瞬移到了数百丈之外,现身出来的周禹只感到左臂一痛,虽然躲过了这一击,但却被碎裂的空间割伤了左臂……

    强大!

    这是周禹唯一的感觉!经过几个月的苦战,周禹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圣境,可就这一步,却仿佛有着天渊之别一般,面对圣兵,差一点就一招而败!

    周禹情知如今已经没办法再保留了,浑身气势陡然释放,虚空中顿时卷起了一阵阵狂飙,寒玉刀一横,而后猛地横扫而出,阴暗的虚空中顿时闪过一道霹雳,同样是碎裂空间,如潮水一般向方天画戟蔓延而去……

    那巍峨的虚影猛地一甩方天画戟,径直竖斩而下!

    此刻,周禹和虚影中间的数百丈的虚空从两边向中间极速碎裂,割裂的虚空漏出一阵阵恐怖的空间乱流,无数断刀残剑落入空间乱流之中,顷刻之间便被其中的撕扯之力撕成了粉碎……

    两道狂飙悍然相撞,整片天地之间在这一刹那仿佛失去了声音一般,周禹只感到一股强横无匹的力道撞在自己的胸口,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狠狠的摔在地面上,甚至砸出了一个大坑!

    圣境之威,强横如斯!

    而另一边,对撞的冲击力同样震得虚影步步后退,连退几十丈,方天画戟插入地面,方才止住了后退之势,虚影一阵摇晃,变淡了一丝,周禹重伤的同时这圣兵也并不好受!

    见状,周禹虽是满身是血,但却露出了一丝笑容,如今看来,自己距离圣境是真的不远了,面对圣兵,虽是身处下风,但却并不是毫无还手之力,这就够了!

    相反,握着方天画戟的虚影不住的震颤,仿佛被激怒了一般,这“灵”实际上并不是人,只是方天画戟以自身之力幻化出来的身影,但其灵智与人无异!

    “铮”!方天画戟猛地从地面弹起,而后飞快的在空中舞动,随着其旋转,下方万件断刀残剑一个个飞起,直上九霄,而后如同雨点一般直插而下,目标正是周禹!

    如同漫天繁星坠落一般,周禹见状,脸色陡然一变,最致命的不是这万把断刀残剑,而是紧随其后,挟着毁天灭地之势的方天画戟,便如同万马冲锋之中的王者一般,这才是真正的杀招!

    周禹此时已经顾不得保留,猛地喷出一口精血在光阴剑上,顿时波光中闪烁着妖异的血光,一条大河猛地在虚空之中展现,如同长蛇一般围住了周禹,河流之中,无数到身影或是长啸,或是悲歌,或是舞剑,或是执刀,这些都是时光长河中的无数道未来与过去周禹的身影,此刻爆发出的力量形成了一条周禹个人的时光之河!

    河水奔腾,天空中残兵坠落如星雨倾泻而下,在长河中激起了大浪,却转瞬就被咆哮的长河淹没!

    而承受了几千次断刀残剑的攻击之后,长河亦是变得越来越淡,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此时,紧随其后的方天画戟终于杀到,锋锐径直穿过了时光长河,一道道过去未来周禹的身影胸前都露出一道血痕,仿佛无数时空分支中的周禹无论过去未来都逃不出这一刺一般……

    时光长河保护中的周禹只感到一阵心悸,便在无数道周禹身影被方天画戟刺破心脏的一刹那,周禹只感到他的灵魂一阵刺痛,眼前已经浮现出方天画戟的尖端,正朝着自己的心脏刺来!

    生死一瞬间,周禹猛然抬头,目光如炬一般看向方天画戟,“等的就是现在!”周禹冷喝道,旋即默念道:“时间静止!”

    不错,这才是周禹最终极的杀手锏!面对圣境存在的方天画戟,他有胆子挑战的原因就在于这一招!

    前面所有的招式都在示弱,让方天画戟能够轻视自己,让其灵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直到这最关键的一刻,周禹方才用出了真正压箱底的本事!

    周围的天地猛然之间静了下来,无论是还在不断坠落的断刀残剑还是处处碎裂如同破布一般的虚空,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方天画戟的锋锐定在了周禹身前一尺之处,甚至周禹都能感受到上面毁灭一切的死亡之气!

    周禹动了,在这万籁俱寂的静止时空中,他缓缓伸出了双手,很慢,周禹脸上的汗珠一滴滴的流下,嘴角更是不断的溢血,双眼中充血显得猩红一片,显然在重伤之躯下施展时间静止让周禹承受着莫大的压迫!

    “嗤嗤……”面前的方天画戟开始转动起来,让这静止的时空有了一丝裂痕,周禹心知自己并不能禁锢圣境两息,果然,才一息,方天画戟就有冲破时间牢笼的迹象!

    双手正在抓向方天画戟,而方天画戟也似乎感到了威胁一般不住的旋转,想要在双手抓住之前冲破枷锁,刺破周禹的胸膛!

    如今就看谁能够先一步抓住对方的致命之处了!

    “咔咔咔咔……”周围静止的时间终于开始大面积的破碎,时光长河继续咆哮着变淡,坠落的刀剑依旧不断的冲进长河,可周禹眼里却露出了轻松之色!

    他的双手已经死死的抓住了方天画戟!

    这一战,周禹终究拼死胜了!抓住方天画戟的一瞬间,周禹不顾一切的吸取方天画戟中的意的力量,如同蛇被捏住了七寸一般,方天画戟不住的震颤挣扎,但周禹的双手却纹丝不动,潮水一般的“意”不断的涌进周禹的四肢百骸!

    “放开我……放过我……”方天画戟中的灵终于受不了了,虚影此时已经淡去消失,万把断刀残剑也都无力的坠落地面,灵开始求饶了!

    周禹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方天画戟,他此时已经感觉到自己在不断的逼近大宗师境界的临界点,而方天画戟中如同一片汪洋般的意依旧在不断的被周禹吸收!

    费尽千辛万苦,如今苦尽甘来,周禹当然要借着这一股意来完成大宗师的积累,然后准备引动天劫!

    方天画戟震颤的越来越慢,锋锐之处的幽光也越来越淡,整个灵性在飞快的流逝,意就是灵存在的根本,被周禹不断吸收,方天画戟的灵已经越来越虚弱了……

    终于,那一片意的汪洋被周禹吸收殆尽,方天画戟也停止了震颤,幽光随之消失,再也没有了一丝丝的灵性,就如同最普通的凡兵一般被周禹握在手中……

    周禹这才放开了方天画戟,将其插在地面上,他此时体内的真元如同海啸一般咆哮,识海更是不断的向周围扩大,躯体中的每一处窍穴都在绽放着神辉,这是真正的大宗师大圆满境界了!

    是的,就如同雷劫之前的乾元道人一般,周禹修炼多年,如今,终于也走到了天境的尽头,只差渡劫,便能够成为新一代的圣境存在!

    天圣之间的鸿沟如深渊一般,而今,周禹终于要越过这一道深渊了!

    这一片天地危机四伏,周禹可不敢在此渡劫,鬼知道那些更加强大的灵会不会在渡劫时忽然攻击周禹!

    周禹不再停留,沿着来路飞快的返回,刀墓剑冢之中,一道流光极速掠过,如同彗星一般划过天际,消失在远方……

    一路上周禹都在不断的闪烁,他已经有些压制不住体内暴躁的真元了,短短不到一个时辰,周禹已经看到了来时那一个光点,毫不犹豫,周禹便冲进了那一处光点之中,整个人顿时消失在这刀墓剑冢之中……

    冰川之中,周禹的身形颇为狼狈的出现在那一座冰碑面前,蓝衫此时已经被血染透,虽然看上去伤的很恐怖,但实际上在吸收了方天画戟那堪称庞大的“意”之后,实际上周禹的伤势早就痊愈了,此时状态好的不能再好了!

    果然如同东方非正所言,这一处刀墓剑冢当真是提升实力的宝地,短短数月,周禹真的达到了大宗师大圆满之境,用几个月走完了乾元道人十几年的路程!

    只是其中的辛苦也就只有周禹知道,这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周禹不知与多少刀剑之灵浴血战斗,一场接一场,到如今,真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此处人烟绝迹,作为渡劫之地倒也不错!”周禹自语道,并未在冰碑前停留,而是朝着来路不断的飞行,周禹并不想毁了冰碑,从而毁去刀墓剑冢,因而选择在千里之外开始渡劫……

    站在一处冰川之巅,感受着周围冷冽的朔风,周禹神识展开,发现千里范围内并没有那些奇异的极北之地的生物,这才放开了压制,顿时,逆天境极限大圆满的气势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天空中响起一声霹雳,猛地阴暗下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