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7 群体传送,双双越境而战

    收拢卷轴轻扎,瑞兹早已想着向天下宣告,自己不再是那个到生死关头会去靠世界符文活命的人,可毕竟这种事不好自己没个由头就到处去说,正好,你们好奇,我给答案。

    之所以有这份心思,却是舍去世界符文后,也还是被以老眼光看待而生了些微不忿,说到底,还是心境打磨不够。原以为,几百年的漫长砥砺,会收获更多,可真正放下了,才知道自己果然非是能够无碍驾驭外界诱惑之人,心境终归是被牵扯的有些偏了。好在已放下了,慢慢去真正忘怀淡化,有机会的。

    只是时间上,不知能不能在寿数扭曲渐渐扳正前后,靠自己跨入半神境。说来也是因为这场战争,虽略觉不喜,却到底是有了这危险与机遇并存的磨炼去处,才敢下定决心放弃长寿去搏一搏。

    想到这里,便又记起这一趟的规划,若按计划走,感觉自己所受的磨炼并不会多。不过也不一定,还得看对面的应对。

    走近弹射区,前方已站定不少精兵,粗略一看,有二十四人,且全是A阶,带他们进去后恐怕是没有自己什么事儿了。倒不是说对面就应付不来,只是到了这个阶段已没有再突兀调兵增援一个阵地的必要。

    平均八百多米的阵地纵深,或者准确说,剩这点儿已谈不上什么纵深,第三道大防线的战事,实已接近尾声。

    “大法师阁下,开始?”

    点点头,在符文之地被冠以星球之名为前缀而尊称为“符文法师”的瑞兹走向弹射台。

    “各就各位!”

    二十四名精兵迅速登台。

    “第三套涵盖方案,方位校准,启动!”

    不同于其他强者基本都是单个出马,瑞兹的前后左右,跟随着这二十四名精兵。

    一一落地后,瑞兹朝天布下一道电网,接着蹲身按地,奥术波动拂过四周土层再转而向上,隐于头顶三寸。迅速将周边空间构成活化,一层青绿的光芒随即罩住二十四名精兵和其他在此范围之内的弹射大军约有三十名。随后,他遥遥选定了一处阵地,正式发动了“曲境折跃”,带着这五十多名战兵瞬息间传送到了目标阵地的中央地带。

    “嗞!嗤!”雷光电闪,处在右侧边缘的符文之地兵士刚一凭空出现便焦糊坠亡了七人,这还是瑞兹反应极快的出手挡下了一部分雷电轰击,却也耐不住出手之人同为SSS+级。

    且就在这一个瞬间的非直接**手,瑞兹便已心知不敌,因为纯粹精修雷法的厉害,仅是侧重修行雷电之力便被赠予别号“雷电法王”的他完全可以想见。

    但也恰好,他来此不就为的是磨炼自己么,若纯是对等交手,也就谈不上多大磨炼了。

    “噼啪!嘣!”身周兵士还未能按计划从中心地带全部散开突袭此处阵地的守军,瑞兹与认出名姓为薛增遗的正一天师清微派雷修之第二度交手便已然炸响。实在是,雷法出手之后的攻击效果太过迅猛难防,也就导致出手的过程多半会求快也多半能极快。

    而魔法御雷对道法御雷,说到底也都还是对自然之雷的观摩领会和效法延用,道理本质无差。因此同样是御使雷电,攻击上先不比较,防御上那都是很到位,一时难破。真正分出差别让瑞兹不得不改变打法的,是攻击上更强的薛增遗将被他挡下的电流引了一部分作二次攻击转向士兵,一眨眼又是三具电焦的尸体。

    “哗!”活化涌动的银白能量团扑向薛增遗,空间系的攻击容不得他再一心二顾,圆坨坨的内丹滴溜溜一转,春雷生柔水,泼向了那几近带有灵性的空间引子,转瞬间将其些微苗头浇灭。至于摧毁能量涌动,倒还只算附带。

    这一记交手,一个能赋予脱手术法衍生灵性的契机,可说是术近乎道;一个能将象征着死亡的肃杀雷电转化为象征着生机的润物灵液,更是已握住了一丝法则之运转规律;皆是让对手心中升起了一丝不枉此行的快意。但这显然不影响他们继续狠下杀手。

    三四轮攻守后,瑞兹打出超负荷的一击狂暴奥术,再强提一口气息,迅速接了一手符文圆环稍作禁锢,以此拉开了几步距离。

    “我是凭外力几度进入半神和近神视角,你呢?同样未入你们修行体系的地仙境界,何以稳稳的握住了一丝法则运转?”

    陆地仙真,通常认知中凡世所能修成容纳的最高仙果,离那圆满飞升的天仙果位最近之一层,对应神道体系的半神层级。

    “境界非功成,道理非道果,偶尔心明神游探得一丝,值得大惊小怪?”

    皱了皱眉,瑞兹当然没奢望敌人会给自己解惑,但说的这么模糊不清还带点鄙夷符文之地的修行体系底蕴不足,就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了,本以为强者之间该有点起码的尊重的……算了,立场确实有点尴尬。

    他没有一厢情愿的傻乎乎琢磨是对的,这句话从字面意思上去看是与实际很不沾边的。完整而又通俗点说,就是两层相近的境界之间,下面一层的空间已被填满,基础扎地极牢的台阶自然而然抬高筑到了上一层去摸到了点东西,但还不算功德圆满,尚不能由此整体迈上一阶,可毕竟手里也攥着了点上一层的宝贝物件儿,偶尔是能用的。同理,地基打牢了手都能伸上去,加把劲儿两边扒拉一下拓宽一点出口,把脑袋伸上去看看,知道点道理也就并非是绝对不能行,但那显然也还不足以蕴生出一枚新的丰实道果,还得更上去一些才能修成采摘。

    再又把话说回来,偶尔开悟跨个境界触碰到某些玄奥的际遇虽少,却也算不得太稀罕;能做到跨境界悟到后修实某些成果,就真的是凤毛麟角了。否则瑞兹又何至于这般惊诧,要知道他可是实打实的几次踏进过半神境界,是实实在在的看到摸到用到,却也仅是在退出之后握住了一些术法层面上的近道共性,而没能把握住更想要的特定法则之运转规律,以明晰前路。

    换言之,瑞兹比一般半神以下仍在摸索前路的要看得清看得远还拿到了点前边儿才有的宝贝,运用到实战上并不输人,可这玩意儿在引路性上,比同样探手探眼到更远处而到手成果更具针对性的薛增遗要稍差了些。

    “你不愿说,我也能猜到些许。你们这方天地的修行能量供应贫瘠,让你们很多人境界足够亦不得晋升,所以才把心思转投到了夯实基础而站低处探高处,希冀以更高心境更低能量而破关,年复一年有些心得有所沉淀也不稀奇。”

    薛增遗哈哈大笑:“怕了没,你们那边的能量转过来,我们自家也开始投放,天地灵气浓度日益增涨,各层次破境者数不胜数,早晚打的你们哭爹喊娘!”

    怕不怕,都当然不会在嘴上示弱,只是瑞兹转头就跑,凭空间系的能力瞬息远遁,未尝不是一份无言的存证。地球方的能力者越往上越难走而越见老辣,各个都是境界夯实甚或具备越境手腕,同级压制符文之地的情形处处可见,单说他瑞兹也算符文之地高端层级中境界夯得极牢之人了,此刻也已伤势不轻。而没了两张底牌,自然是要更为惜命才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