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 五斗米,坐于蜀,南北传

    年轻道士借着月光,看清了李不匿的表情,顿时有些愤慨的说道:“太虚师兄!那王敦仗着自己在扬州的威望,便这般胡作非为,莫非你就不愤怒么?”

    “愤怒又有何用?”李不匿摇摇头,神色居然有几分漠然,“李脱、李弘他们之前传道太过顺利,所以忘记了收敛,我在北上之前,就与他们说过,治病救人尚可,传道布业也罢,都不该太过,更不要传谶言,一阴一阳方可连绵,若是没了这个念想,那有此遭遇,也是气运使然。”

    “哪里有这样的说法!”那年轻道士立刻有些不满,“那王敦在江东可谓跋扈,据说他蓄养的私兵、私奴,比官府的官兵还要多上许多,仗着是琅琊王氏大族出身,更是肆无忌惮,谁都不放在眼里,这样的人,莫非做的事,还是顺天意而为?”

    “什么是天意?”李不匿看了年轻道士一眼,“天意就是善?非也,非也,当日我北上,乃是天意,今日你来此,也是天意,王敦杀二李,是为天意,二李传符道,也是天意,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王敦与你薛不疑又有什么区别?”

    年轻道人一愣,尽管心中还有不平,却隐隐明白了什么,因而不再诉说之前的事,而是话锋一转:“太虚师兄,我这次过来,就是请你回去主持局面的,你看咱们什么时候动身?”在他想来,既然都是天意,那这位师兄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暗指,那江东的教中事务,最终还是要由其人掌管的。

    没想到李不匿却摇了摇头,说道:“我说的天意,却非是此事,你过来此地,正好是为了见证一事,且随贫道前去。”

    “要去见证一事?”薛不疑满脸惊愕,“什么事?”

    “什么事,为兄亦不知晓,”李不匿给出了一个令人惊异的答案,“不过,前几日夜观天象,却见星宿垂光,落入西边,预示有变将于代郡中生,是以正要前往,恰好就看到了你留下来的暗号,否则你以为,能这般容易相见?”

    “莫非,师兄你之前所言的天意,就是指这个?”薛不疑立刻指出了其中的疏漏,“但你在北上之前,本就说了几处,其中更谈及要来代郡见识一下那位入梦君,师弟过来寻你,肯定是要朝着代郡的方向前行,又怎么能说是天意?这是应有之意!”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这便是上意所在了,也是天道自有之意。”话音落下,他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而后两腿猛然弹动,脚下一动,整个人瞬间由静转动,一下子就窜出去一仗多的距离,而后快步前行。

    薛不疑却不意外,也迈开步子跟上,速度同样很快,但比起李不匿的动作,幅度上去大了很多,而且每一步踏出去,都会在地上留下一个脚印,相比之下,李不匿却好像身轻如燕,哪怕走过松土、草丛,脚底下也很少发出声响,更没有痕迹。

    “师兄……”几步之后,李不匿放慢了速度,而薛不疑则加快脚步,于是两人并肩而行,这薛不疑居然在行走间还开口说话,“师弟听你的这几句话,却是有些葛家的味道了,竟是越发重意。”

    他这一开口,脚步顿时就慢了几拍,因为刚才屏息静气,收拢全身劲力,灌注双腿,弹动筋骨,而一开口,胸口的一口气散了,劲力便削弱了几分。

    不过李不匿又配合着放慢了脚步,不至于将自己这个师弟一下子甩开。

    “哪里要分的这么清楚,哪家之道有道,那便该求此道,否则道与道隔,早晚式微,”慢下来之后,李不匿也便开口,话语平稳,显得游刃有余,“如今道门四散,各有其尊,本就不利,那西方梵门分数几教,来到中土,尚且知道放下门户成见,携手以应百家,怎的我等道门,却要自散本力?”

    “这可不同,”薛不疑的话已经有些喘息了,“当日汉中被破,张天师为保存道统,于是归顺朝廷,而诸多汉中教众则逼祸北方,迁入关陇、洛阳、邺城等地,五斗米教因此分化,因而道门的发展之势,才会停滞下来,盖因其他几家,都失了本意。”

    “失了本意?”李不匿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家师。

    “不错,”薛不疑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不说别的,就说当年五斗米的发祥地,那巴蜀随着天师被归顺,教中活动尽数都被武侯镇压,直到武侯故去,才重新恢复,经历陈瑞带领,又被王濬镇压,到现在又有那天师教主范长生,一个一个名为求道,实为求权,早就失了求真之意,不过是以教义笼络民众,又利用教徒来达成目的罢了。”

    李不匿摇了摇头,说道:“你若是只看暴起之兵,自是觉得带领之人别有他意,可那几位教主所求的,不过也是扩大道门影响,只是手段略有欠考虑,但话说回来,当今那位范教主可不是简单人物,我曾与他见过一面,其人可称深不可测,当今蜀地动乱,此人或有动作,不可妄下定语,只需静观其变。”

    薛不疑脸色微变,随后又道:“那这北地的帛家道呢?帛师当初得董奉传授行气服术之法,又师事仙人王方平,面壁三年而成,如今却是散落各家,为几家传承,内外封闭,故弄玄虚,时常以厌胜之术惑人!坏了道门名声!”

    李不匿却道:“帛家道由一家之说,而传几家,从传闻之法到如今以《三皇经》、《太平经》为根,这并非倒退,而是发展,而且此家虽然重术,然又有炼丹服气、祷祀神灵、召劾厌胜之事,乃其风俗,就如我等李家道,问道鬼神符篆一般。”

    见薛不疑还要再说,李不匿却摆摆手,加快了脚步,随后说道:“这道门之中,也有贤达,不该秉持门户之见,我北上之时就曾见过几位,过齐鲁之地时,曾见魏夫人的一卷《黄庭》,颇有其妙,也曾观葛家之书,得其排列仙班之志,正好这位真人,如今就在代县,你我过去,便可与之论道,乃是一大乐事!”

    薛不疑面露意外:“葛真人在代县?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连脚步都陡然慢下许多。

    李不匿却不停步,长笑道:“岂止葛洪,便是其他道门,说不定也可一览,速行!速行!”话音落下,竟是不管师弟,陡然加速!

    薛不疑一惊,不再多言,屏住气,鼓起劲,迈开步子,飞速前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