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证据

    想到这里,刘祥抬头往山上看了一眼。他本来以为可以看到丹阳兵大发神威把黄祖的人砍得落花流水,却只看到一白一黑两条汉子把那些丹阳兵杀得落花流水狼奔豕突,不由得大为惊愕。

    朱治不但是惊愕,简直就是气急败坏了,他已经连换了七八种不同的战法,然而并没有什么用。那员白袍白甲的少年将军运枪如风,每一枪刺出必有一人倒下,那个黑衣黑面的黑大汉更是凶猛无比,两根铁戟如同两柄大铁锤一般,凡是挨到碰到的仿佛被狂奔的马车碾过一般,整个人都变形了。

    眼看着手下精锐无比的丹阳子弟被这两人如砍瓜切菜般虐杀,朱治说不出是愤怒还是恐惧,只觉得丹田中一股气直撞向头顶,他大喝一声,挥动双剑杀了下去。

    典韦一直注意着这个立在山坡上,不时通过战鼓和号角安排士兵变换阵型和战术的敌将,见他按捺不住自己冲下来,正合心意,抄起双铁戟就要迎上去。赵云从旁边闪身出来道:“典老黑,你的戟太重,还是我去吧。”

    典韦嘟囔着道:“又不是请客吃饭娶婆娘,哪用管什么轻重。”不过他方才看见秋明没有怎么为难吴景,不知对这个朱治又是什么态度,不如就让赵云去对付他好了,就算秋明责怪也怪不到自己身上。

    赵云迎战朱治,那真是手到擒来,几乎在所有人都没看清怎么回事以前,朱治就已经被赵云倒提在手中,头盔散落在地,看上去好不狼狈。山上那些残余的丹阳兵见主将被擒,纷纷鼓噪着要上前来抢,廖化急忙带着邓州庸上前逼住,双方隔着赵云对峙起来。

    赵云擒下朱治,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只好回头望望秋明。秋明也没想好该怎么处置孙家的人,抓了抓后脑勺又转头望望郭嘉,郭嘉还没说话,刘祥已经策马冲上了山坡,对着赵云大叫道:“误会,这些都是误会,你快快放人。”

    赵云是个本分的人,听说眼前此人是正儿八经的江夏太守,马上松手让朱治坠在地上。朱治也是机灵过人,一见刘祥立刻哭拜在地道:“刘使君,我奉孙别部之命前来江夏助军,却不料被这些贼人偷袭于此,请刘使君为我们做主。”

    刘祥暗中对朱治使了个眼色,口中却道:“虽是我亲自向孙文台借兵,邀你们来这里驻守,不过这几日我政务繁忙,不曾管束得你们。”他指了指黄祖:“今日有苦主首告你们曾去巴陵纵火烧城,可有此事?”

    朱治正要答话,刘祥忽然声色俱厉地道:“我请你们来江夏,是为了要你们剿匪安民的,若是你们为非作歹,自己做了害民贼的话,我绝不轻饶,想来孙文台也不会多说什么。”朱治吃惊地看着刘祥,不明白他为何如此做派,刘祥却又马上换了口气,和颜悦色地道:“不过若是有人信口开河冤枉好人的话,我也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

    黄祖勃然色变,还要出口反驳,却被张武轻轻拉了一下衣角,登时醒悟过来不再出声。

    朱治也听出了刘祥话中的意思,当即指天发誓道:“末将所说绝无虚言,这段日子我们一直在山上操练士卒,除了偶尔下山采办粮秣,基本从不出营,怎么可能跑到离此六七十里外的巴陵去纵火?”

    秋明眼珠一转,笑道:“朱将军经常来江夏么?”

    朱治警惕地望了他一眼:“我久在江东,江夏倒是第一次来。”

    秋明继续笑道:“此山离江夏城有多远?朱将军这几天经常去城里耍子么?”

    朱治更加小心了,仔细思考过后才答道:“我只知勤奋练兵,哪里能够贪耍误了正事?来了这么久,我一次江夏城都没去过,又如何知道距离多远。”

    秋明表情夸张地哦了一声:“朱将军连近在咫尺的江夏城都不知道距离多远,却知道长沙郡的巴陵离此六七十里,真是奇哉怪也。”

    朱治料不到他会揪住这点不放,一时间张口结舌不能作答。刘祥轻咳一声道:“为将者精研地图,本是分内之事,或许朱将军就是对巴陵一带的地图感兴趣也未可知,你是何人?为何要穷究此事?”

    秋明笑嘻嘻地道:“邓州县丞秋明,见过刘使君。”

    刘祥倒吃了一惊,他本是兵家四势中兵权谋一脉的传人,对于朝中动态极为了解,对秋明也是知之甚稔了。他上下打量了秋明一番:“我听说你受了长沙郡的调令,前去解张机之围了,如何又在我江夏出现?”

    秋明道:“我本是在长沙剿乱安民来着,不过我准备用来赈灾的粮食全在巴陵被一把火烧了,一路缉查过来,没想到竟然会遇见刘使君。”

    刘祥板起脸道:“这么说,你还是认为他们就是在巴陵纵火的人了?你可有什么证据?”

    秋明一想,到现在为止,自己手中似乎还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一切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猜测而已,刘祥现在明摆着不许自己拿住朱治审问,又向自己要证据,这倒是有些难了。

    正在踌躇时,远处忽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要证据吗?我有。”随着声音,糜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手中还拉扯着一个不停挣扎的丹阳兵。

    这个兵正是对方阵中的鼓手,因为身体孱弱学不得武技,所以只被安排些击鼓吹角之类的轻松活。本来他应该是随着众人一起冲锋的,可是刚一开战,他就被秋明的破鼓打乱了节奏,连带着整个阵型都乱了。朱治看他起不了多大作用,就把他留在后阵。

    此人的胆子不大,在自己人占上风的时候还能鼓噪着装腔作势,等到看见同伴被人杀散,朱治也被人活捉,立刻吓得找个偏僻所在躲藏起来,却被糜环捉了个正着,推到了两军阵前。

    朱治看见这个鼓手居然被女子所擒,既恨他无用也恨秋明辱己太甚,怒道:“他只是个军乐手,你们抓他做什么?”

    秋明没有理会他,却问糜环道:“这人就是证据?他肯招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