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老张很生气

    离昨夜大战之处十五里,一处稍微平缓的地段里,陈军主力暂时就驻扎在这里。

    在这临时停驻的地方,陈军安置了些简单的营帐,行军这么长时间,休息一下也不为过。

    但是不是因为王固山的缘故,才拖累了大军的行进速度,就没人知道了。

    陈军的中军大帐,由于是临时搭,比较简陋,涌入的山风把里面的帷幔吹得喇喇作响。

    此时,陈军都尉校尉一级的军官们,都面容凝重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就在刚才,他们又一次被下了严令,不许私自出战,一切行动,都得听从中军大帐的指令。

    而且,他们也得知了王固山带队出击后,彻夜未归的消息,这也让他们更加惶恐不安。

    要知道,他们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务必得小心翼翼,战无不胜的大魏国,永远都能给他们心里带来重压。

    要是他们被魏军主力侦骑给发现了,他们很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唉!国事艰难啊!”有陈军司马感叹道。

    余下众军吏皆是摇头不已,国家积弱,便为强国窥伺,夹缝里求生存的日子,自然是艰难的。

    但相比于账外诸将的沉重,军帐内的气氛就更加压抑了。

    张云梁坐在主位上,面沉似水。

    这次他带兵出征,可谓是极其不顺,一路上都在损兵折将。

    虽说大军还远未到伤筋动骨,可也大大的挫伤了全军的锐气。

    这对于孤军深入的陈军来说,这无疑是致命的。特别是当他们面对的对手,是横压天下魏军的时候。

    “王固山这个混账!”终于,张云梁还是没忍住,又骂了出来。

    一边的姬晖也对王固山恼怒万分,这家伙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只可惜了那个校尉部的大军,十有八九也得跟着王固山的愚蠢陪葬去了,这个是陈国为数不多的骑兵啊!

    “将军,还是再等等,说不定王固山现在已经快回来了。”

    虽然心里也难受异常,但姬晖还是尽到了自己军师的职责,开始劝慰起张云梁来,谁都可以乱,三军主帅是万万乱不得的。

    “接应他们的人都派出去一个时辰了,却还没音讯,我看王固山怕是回不来了。”张云梁冷着脸,恨恨说道。

    对于手下这种不听命令,仅凭个人喜怒就擅动大军的部下,张云梁从未有如此愤怒过。

    对王固山的脾气,他此前也知道一些。所以当初觐见陈伯时,他便不赞同王固山进入这支部队。

    可惜,王氏一族在陈国势力庞大,即使是陈伯也不好拂了他们的面子。

    最后,王固山依然成了骑军都尉,张云梁无法改变。

    姬晖明白张云梁的难处,他也这知道张云梁此行,对整个陈秦魏三国的战争的胜负,究竟有多么重要。

    所以,他能理解张云梁对王固山不负责行为的极端愤怒。

    “将军,王固山确实不配为一军之将,归国后,我自当禀明君上,对其严加惩处。”姬晖站在下首,面上也神色不怠道。

    作为公室王孙,姬晖对于王固山这些世族子弟,其实也是看不惯的。

    但看不惯归看不惯,但公室与世族确是荣辱与共,所以王固山还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张云梁的怒火下。

    看着眼前一副古道热肠的姬晖,张云梁也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姬晖哪里是真要收拾王固山,这明显要保住他的那颗人头

    严加惩处?不就意味着不会被杀头吗?

    但你要真是为公室着想的话,就应该把王固山这些世族都铲除了,否则他们会像蚂蟥一样吸干我大陈国的血。

    微微摇了摇头,张云梁不再言语,这些都不是自己所能决定的,不是所有国君,都有先代魏侯那样的魄力的。

    正当张云梁为国事而忧心的时候,军帐外有人飞奔而来,“报,陈骧将军回来了。”

    没一会儿,军帐外便传来甲胄碰撞的声音。

    而后,一个长脸的中年汉子,大步的走进军帐中,而他身后跟着的,赫然是王固山的副将高安。

    “陈骧(高安)拜见将军。”

    “起来吧!”张云梁的声音从帅座上传来。

    短暂行礼后,陈高便起身站在一旁,等待着张云梁的垂询。

    “说说吧!情况怎么样。”张云梁揉了揉眉心后,颇有些烦燥的问到。

    陈骧看了高安对视一眼,在对方微微点头后,才把一切都依照他所解到的,完整的叙述出来。

    “启禀将军,末将并未见到王都尉,一路上倒是遇到了十几名我就溃卒,末将才知道了昨夜王都尉大败的消息。”陈骧沉声说道。

    “在他们的指引下,末将才找到了昨夜王都尉和魏人的交战之地,就在离此地十五里之外,两座小山夹着的一片林子里。”

    陈骧看了张云梁一眼,见他定定的看着自己,便马上低下头去,继续说道:

    “在那里,我军士卒的尸体躺着了不少,末将派人查看过后,却没找到王都尉的。”

    “所以……末将揣测……王都尉可能没死。”陈骧微微抬头,又偷偷瞄了主座上的张云梁道。

    “哼,他倒是命大。”张云梁冷声道。

    陈骧汇报完毕后,场面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军帐里又是一片死寂。

    陈骧见没自己什么事了,便退到了一边去,军帐中间又空了下来。

    就在这时,张云梁抬起头来,目光盯向站在一边的高安,寒声说道,“高副将,你解释一下,你怎么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呢?”

    高安面色一紧,他就知道这事儿要被过问,这一关他得自己来过。

    “回将军,末将并未随王都尉进入战场。”

    高安此话一出,场面顿时又冷了三分。

    张云梁迟点被气得笑出声来,你没进入战场,那不就是当逃兵了?

    当逃兵了还敢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来,还在这大军议事的军帐里,真当我这个将军是泥塑的吗?

    张云梁越想越气,抬手重重的拍了下桌子,怒道,“混账!”

    高安也知道,现在到了关键时刻了,是死是活,就看自己后面的话了!

    要是自己的理由交代不过去,那自己也得去陪已经到地底下那些兄弟了!

    “将军容禀,末将昨夜曾苦苦劝说王都尉,让他别孤军深入,小心中了魏人的埋伏。”高安尽力保持镇定道。

    “可王都尉不听我言,执意要把那伙魏军灭掉,被人引进了埋伏,而末将却想着,要回来把情况传给将军您。”

    “所以,昨夜末将并未进去!”

    “那你昨夜却又为何没有回来?”张云梁继续逼问道。

    “魏人骑卒在埋伏之外游弋,末将难以脱身。”高安连忙道。

    可高安却不知道,昨夜他遇到的哪些魏军骑兵,正是郑大力等人。

    要是高安少在外面看会儿热闹的话,说不定他还真能提前跑回来,把消息传给张云梁。

    军帐主位上,张云梁听了高安的解释后,默不作声,眉头又皱了起来,仿佛又有什么问题困住了他。

    见张云梁并没有要发落自己的意思,高安心里才舒了口气,自己总算过关了。

    军帐里,张云梁不说话,没有一个人再开口,除了姬晖外的其他人,都恨不得把自己的气息完全抹去,生怕被主位上的张云梁给刺激到了。

    眉头皱了好一会儿,仿佛是做出了决定,张云梁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