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有管闲事的

    陈谦万万没想到,危险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此时他已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条鞭影离他越来越近,然后打在他脸上。

    “啊……”,吃痛之下,陈谦发出一声惨叫。

    见场面骤然变成如此,在场众人都被惊得目瞪口呆。谁能想到,一位公子竟然如此“粗鄙”。

    本来还有人想接着上去劝劝的,见这模样也都绝了那心思,他们可不想挨上那么一鞭子。

    再者说了,貌似这也是陈谦和魏无忌之间的事,他们只是一个跑腿的,何必做那出头的。

    再说那被抽的惨叫的陈谦,此时他也强忍住了疼痛,慢慢的把身子站直了,任凭鲜血从脸颊流下。

    当魏无忌在外面打人,还没闯进来的时候,陈谦就已经派人去报信去了。

    要不了多久,他的大靠山就会来到此处,那时候就由不得魏无忌再如此猖狂了。

    而摆在陈谦面前的,就是要熬过那人到来之前的这段时间。

    挺直了身子之后,陈谦用有些颤抖的声音,缓缓道,“公子,你就是打死我,卑职也不会做那有违军法之事的。”

    本来这话应该是义正言辞的,但陈谦脸上隐隐挂着的邪笑,破坏了这一切。

    不单如此,反而让看见陈谦面容的人,在他脸上想打上两拳。

    而陈谦的目的也在于此,打吧!把他打得越惨,日后在军法处哪里,魏无忌的罪过也就越大。

    就算他是公子又如何?在军法之下他照样也得受尽折磨,陈谦在脑海里,甚至仿佛都看见了,魏无忌日后被削爵为民的悲惨生活。

    但是,陈谦还没在脑海中把画面构想完,身上又挨上了一鞭子。

    “跟老子玩花样,我看你能挨得上几鞭子。”魏无忌揉了揉手腕,寒声说道。

    今天这一切,肯定是无法善了了,那么干脆,就玩个痛快吧!魏无忌的神经变得更加兴奋。

    他甚至冒出了一个想法,他想要把这军需处,劫了。

    当然,也不是真的全抢光,他还没那么大胆子,但是拿一些想要的,缺还是可以的。

    “说,酒窖在哪里?”魏无忌面相一众军需处军吏们,大声呵斥道。

    众军吏们见魏无忌这凶狠模样,都往后退了两步,深怕那一鞭子打在了自己身上。

    “东西在哪?”

    一众军吏们闻言又退了两步。

    魏无忌没想到自己威慑如此之强,好吧!既然这些人不配合,那他就想办法,让他们配合好了。

    “来人,把他们全部捆起来!”魏无忌招了招手,对身后士卒们命令道。

    早就被魏无忌带得热血沸腾的魏卒们,本就按捺不住了,听魏无忌这么一吆喝,一个个像兔子一样就窜了出来。

    对于现下这刺激场景,他们是最热心于此了,不说别的,光是回家之后,便足以和乡人吹嘘很久了。

    对魏卒们来说,魏军各部的磕磕碰碰本就不少,这次嘛!不过是换成了军需处而已。

    怀着对魏无忌的崇拜,魏卒们干劲十足,这种横行无忌的事情,让他们心情大畅。

    没过一会儿,军需处的军吏们都被捆了起来,然后统一的被搁置在角落里。

    随后,就是魏无忌的表演时间了,他能让这些人乖乖的把东西吐出来。

    …………

    不说军需处里的鸡飞狗跳,在魏军中军大帐的不远处,有一座看起来气势恢宏的军帐。

    此时,在军帐里,一位年轻人拿着竹简坐在主位上,听着下方来人的回汇报,由于竹简拿的比较刚,正好遮住了青年的面容。

    汇报那人操着哭腔,涕泗横流道,“公子,五公子突然帅军闯入了军需处,到处打人。”

    抹了一把眼泪后,那人继续道,“陈大人说,怕是五公子知道了咱们的事,为防五公子胡来,请公子快过去阻止五公子。”

    主位上,那被称为公子的放下了手里的竹简,露出了真面容。赫然真是当初在中军大帐里,诘问魏无忌的二公子,魏成泽。

    “老五怎可如此胡闹!”魏成泽脸色显得气急败坏,好似真在为魏无忌担忧一样。

    那汇报之人说道伤心处,还挤出了两滴眼泪,“公子,五公子狂暴易怒,您要是再不过去主持大局,军需处可就变得一团糟了!”

    魏成泽把这也都看在了眼里,说实话,他还有些感谢魏无忌这么肆无忌惮,把军需处那帮人,完全的推到了自己这边,而且这罪也弄大了。

    “好吧!那我就去一趟,看看现在什么情况。”可能是被来人给感动了,魏成泽直接就拍了板,去!

    而另一边,魏无忌也把一众军吏们收拾的够惨。

    不管是谁嘴巴硬,在魏无忌的折磨下,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出来。

    这效果也忒好了!魏无忌有些感慨,低头看向自己手里的一根羽毛,有时候不一定得来硬的,软的用好了,也有奇效。

    这法子其实也并不高明,就是让士卒们把这些军吏们鞋脱了,然后拿着羽毛在他们脚底板不停地挠,能让他们“舒服”得想上天。

    没几个人能撑能称多久,在哈哈大笑了几分钟后,便全体举手投降了。

    在知道了各种物资的储存后,魏无忌便立刻命人前往那些库房,直接从里面往外搬东西,这些,都是他要带回去的。

    “公子,你看,这些可是好东西!”跟着魏无忌过来的那位军侯,拿着一筐猪肘子兴奋道。

    这几天,天天吃糠咽菜,他也确实有些受不了了,别说是平日里,他们现在的日子,比起驻扎大石邑的日子,都是比不上的。

    魏无忌看着忙碌的众人,开颜笑道,“搬,都给我搬,能搬多少搬多少,今天晚上,咱们要一醉方休!”

    这话说得,让一众士卒们连连叫好,多久没这么痛快过了。

    有军吏有些看不下去,想要说些什么,被魏无忌狠狠一瞪之下,也没了下文。

    暗暗骂了声怂货之后,魏无忌转过身子,继续指挥起众人。

    见众人也搬的差不多了,魏无忌又发令道,“赶紧的,往回搬!放在这里,终究不是能放心的。”

    随后,便有士卒们扛着麻袋的,抱着箱子的……陆陆续续的把东西往外搬去,往自己的军营搬去。

    原地,只剩下了十几名魏卒护卫着魏无忌。

    “你说说你们,这又是何必呢?跟本公子过不去,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没人说话,军需处的军吏们都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魏无忌知道自己是把这些得罪惨了,所以也就不在乎继续得罪大魏事情了,继续在旁边喋喋不休。

    “你们一个个的,整日待在这军需处里,战场也不上,流血玩命的事情都是我们去,你们自然是乐得逍遥。”

    “可是,你们他妈还在后面拖我后腿,那老子就只能对你们不客气了!”魏无忌在原地转了一圈,继续道。

    魏无忌继续道,“今天的事情,你们说能怪谁?还不是怪你们!要不是你们从中作梗,会有这……”

    可没等魏无忌说完,蜷缩在角落里的陈谦,在看见远处某个人的身影后,便突然又来了力气,出言打断了魏无忌。

    “公子,今日你胡作非为,扰乱大军供给秩序,我大魏军法……”

    可没等陈谦说完,被打断话的魏无忌抬手又是一鞭子抽了出去。

    “老子最烦人打断我了!”魏无忌冷声道。

    谁知魏无忌话音刚落,便听外面传来一声音道,“五弟好威风,今日真是让为兄大开眼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