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贱婢为何物

    “柱国大将军到!”

    这一声大喊,将在场众人的注意力都给吸引过去,小院内剑拔弩张的局势,顿时缓解不少。

    众人现在的注意力,大都被吸引到声音那边。

    这处小院和军尉府相距甚远,柱国将军到这儿来做什么?

    说不定是过路!

    唉!对公子刀兵相向,这可真难做人。

    ……

    一众禁卫们心中念头不住冒出。

    而另一边的魏无忌,心里却觉得有些怪异。

    柱国将军?现在在武安城的,不就只有徐安宏?

    对于这个老头儿,魏无忌记忆深刻。

    当初第一次遇见时,还是他还为王宪求过情,虽说是出于公心,但也算是和魏无忌做了一次对。

    可到那次军议,也是这老家伙,在众人尽皆驳斥自己的时候,主动站出来为自己说话。

    到现在,魏无忌都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敌是友。

    一旁的邬云却面色不变,就算是那位柱国将军来了,他还能插手魏夫人的事?他还敢参与公室内部的事?

    邬云根本无惧,魏无忌这人,她今天抓定了。

    想必这样魏夫人也乐见其成,邬云可是知道,自家公子便在魏无忌那里吃过亏。

    所以将魏无忌拿下问罪,正符合魏夫人的心思。

    见焦灼的场面缓和下来,邬云又是厉喝道,“还愣着做什么?上啊!”

    “上……”

    有禁卫被这么一吼,紧张异常的神经终于崩断,理智被抛弃,长剑已经挥舞而起。

    “铛”的一声,郑大力的剑与之交锋,把那禁卫户口震得发麻,然后退了后去。

    但有人第一个出手后,其他禁卫自然也少了顾及,他们已经没有退路。

    “上……”有禁卫呼喊,然后扑了上去,随后其他人也跟着上去。

    砰砰砰……

    长剑撞击声大作,场面热闹非凡。

    但有些诡异的是,两边人虽然打得热闹,可却没一个受伤大多,更不用说挂彩。

    但毕竟人数处于劣势,再加上在场的禁卫们,也是百里挑一的好手,郑大力等人的阵线慢慢后退。

    魏无忌站在郑大力等人身后,眼神冷厉的注视着正得意的邬云。

    这个女人,老子一定的宰了他。魏无忌在心里发誓道。

    …………

    “你们在做什么?还不快住手。”

    就在小院里乱成一锅粥的时,在其大门口传来一声怒喝。

    “你是何人?”邬云也不屈人下,用更倨傲的声音回了过去。

    门口那人站直身形,字正腔圆,面容神肃道,“本将乃徐柱国麾下,骑军都尉陈展。”

    谁知邬云听后,反而笑了两声,随后才掩口道,“我当时是谁,原来不过是个小小的骑都尉。”

    被邬云如此鄙视,那叫陈展的都尉立时火气就上了了,一个卑贱的仆俾,也敢对他咆哮。

    “放肆,你个卑贱奴婢,也敢对当朝将军无礼?”陈展严厉斥责道。

    邬云对此更是不假颜色,立即就反诘道,“你一个小小都尉,也敢自称将军?”

    这可就揭到陈展痛处了,这几年来,他最大的心病,便是没能拿下将军职衔。

    而这时,邬云的另一波攻势又道,“我虽然不过是个奴婢,可我是章华台的奴婢,岂是你能教训的?”

    “你……”被邬云这么一激,陈展登时大怒,却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邬云冷笑两声,才漫不经心道,“我看你还是少说话为妙,若是坏了我的是,老娘连你也一起给抓了。”

    说完,邬云便猛的回了头,看向了前面的大乱斗,以及在禁卫们强大攻势下,已经地位飘摇的魏无忌。

    “刚才是谁说的,要把陈展都给抓了?”就在邬云得意间,小院外又响起一个声音。

    那声音中正平和,难言悲喜,让人一听便容易被其声音引导。

    邬云不耐烦的回过头,正想再马上两句,看见来人后,却声声把话给鳖了回去。

    “原来是徐柱国,奴婢拜见徐柱国。”邬云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立马迎上了笑脸。

    而这时,前方还在乱斗的人群也停了下来,纷纷自觉下拜,其中也包括郑大力等人。

    来人正是徐安宏,那个场景和魏无忌勉强有“过节”的人。

    徐安宏戎马数十年,从一庶民至官拜柱国将军,其人一身都充满传奇,在士卒间有崇高威望,自然能让众人诚心拜服。

    故而,就连张狂无比的邬云,也得生生收起自己的蛮横,老老实实的拜下去。

    别看她此前说的厉害,什么根本无惧柱国将军,但那也只是隔着面想想而已,只要人本尊一到,她就得跪。

    “老夫可当不起邬麽麽如此大礼。”徐安宏冷声说道,对邬云并未有什么好脸色。

    地位到了他这个份儿上,基本已经可以无惧各方攻讦,只要魏侯的态度不变,那就谁也不用顾及。

    “徐柱国那里话,老将军德高望重,奴婢岂敢冒犯。”邬云低眉顺眼,脸上笑意更甚。

    在摸不清徐安宏来意的情况下,她还是得小心应对。

    况且她还听魏夫人说过,这位徐柱国,貌似对澹姬母子报以同情,和自己不是一路人。

    “你带人到这里来干嘛?”徐安宏背着手,沉声问道。

    被柱国将军问话,邬云可就得好好措词了。

    “老将军容禀,五公子好勇斗狠,随意重罚宫内侍女,夫人特派奴婢来训诫一番。”

    邬云这话还真没错,魏夫人给她的原话就是这样的,可却被她办成了这个样子。

    “哦?让你训诫,你就带这么多禁卫来?还让人和无忌公子手下人打了起来?”徐安宏继续诘问。

    “奴婢也不想这样,可无忌公子非但不听奴婢所言,还打了奴婢。”邬云一脸委屈道

    “奴婢遭些痛可没事,但夫人的脸面又往那里搁?”邬云声泪俱下,演技开始爆发。

    哭哭啼啼下,邬云继续道,“奴婢只能请公子去章华台,给夫人赔罪。”

    “所以别人不从,你就直接用强?”徐安宏声音更冷。

    对于邬云这种狐假虎威,倚仗主子威势便骄横跋扈的人,他从来都是看不惯的。

    而这时,在一旁看够表演的魏无忌,也自己发言了,“徐柱国,我是打了贱婢,做奴婢的每个做奴婢的样子,却想要骑到主人头上来,您说该不该打?”

    “无忌,别乱说话。”这时,澹姬在后面轻叱道。

    她已经够担惊受怕的了,现在徐安宏来了,隐约有护着自己的意思,她可不想让魏无忌乱说话给搅胡了。

    魏无忌可不是任由别人编排自己,而不主动还击的人。

    徐安宏看向了魏无忌,然后点了点头,随后又盯向了邬云。

    “你还不赶紧回去,还在这里丢人现眼?”徐安宏冷声对邬云道。

    对方毕竟是魏夫人的人,徐安宏却也不好把她怎么着,至少在个人立场上,他不会表现出偏向那一方。

    邬云站直身体,收起了逢迎后,淡然道,“这恐怕就不能让柱国将军如愿了,无忌公子,奴婢非得带到章华台去。”

    “就因为打了你个奴婢,我大魏的公子就要去请罪?”徐安宏笑道,看邬云如同看白痴一样。

    “自然不是因为我,而是为了保全夫人的颜面。”邬云依旧不松口道。

    “你恐怕还代表不了魏夫人吧!”魏无忌在后面冷笑道,这婆娘自我感觉也太好了吧!

    “好了,老夫找无忌公子是有正事,你若再胡搅蛮缠,就休怪老夫手下军法无情了。”徐安宏大袖一挥,隐含怒气道。

    “不知道是什么正事?能否说给奴婢听听?”邬云也不甘示弱道,虽然她惹不起徐安宏,但却也并不怕他。

    “放肆,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大将军如此说话。”一旁的陈展急了,恨不得将邬云一剑给劈了。

    “算了,反正都是要说的,告诉她也无妨。”徐安宏摆了摆手,让陈展平静下来。

    此时,魏无忌也竖起了耳朵,他也很是好奇,徐安宏突然感赶到这里干嘛。

    “老夫是来请无忌公子,明日到军尉府议事的。”徐安宏盯着魏无忌道。

    随后他还加了句话,让邬云的肝儿都颤抖了一下。

    “这是君上的旨意……”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