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君威不可测

    (求订阅呀!个位数的订阅,看着真伤!!)

    夕阳西下,马蹄声在禁城内响起。

    虽然那些宦官们催的很急,可上了路后,他们却把速度控制的很慢。

    虽是骑在马上,可其速度比步行差不了多少,甚至还要慢一些。

    一行人除开魏无忌外,便只剩下那四位宦官,从始至终他们都一言不发,如同木头一般。

    因为不准侍卫随行,魏无忌现在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只能在这种寂寥的环境中往宫墙行去。

    澹姬的小院处于禁城的东面,所以魏无忌被带到了宫城的东门,而不是他想的那样,由正门进去。

    到达侧门后,几名宦官便相继下马,为首那人便引着魏无忌往宫门走去。

    侧门的站班侍卫们,看着这宦官过来后,一个个都殷勤的向他行礼,后面的魏无忌反而被忽视了。

    这让魏无忌不由苦笑,关键时刻这张脸咋就派不上用场,和老爹长得像的好处完全没体现出来。

    但魏无忌也还是知道低调,这种敏感时刻,被魏侯召见,绝对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所以,魏无忌自觉将头低下了一些,跟着那宦官往宫门内走去。

    通过门洞,魏无忌二人便来到了一处巷道,很深很高的巷道。

    这里是两道宫墙之间的夹层,所以显得幽深无比。

    魏无忌低着头,跟在那宦官后面一直往前走着。

    此前魏无忌也曾主动和这人搭讪过,可对方却完全没有和他闲聊的意思。

    所以,直到现在,魏无忌连对方怎么称呼都不知道。

    这个“巷道”很长,给人很压抑的感觉,魏无忌的气息开始起伏起来。

    他逐渐变得紧张,自己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在这森严的宫墙内,他感到胸口很闷。

    但庆幸的是,这个夹层终于被走完,又通过一道宫门后,魏无忌便来到了建筑群之间。

    虽然这里的围墙也有不少,可比起刚才来说,确实矮了许多,也没了那种厚重的感觉。

    魏无忌猜测,这应该是内宫一带,而非是前朝。

    跟着那宦官继续往前,路上遇见的人也逐渐增多,宦官宫婢们时不时就会出现。

    不一会儿,魏无忌便被带到了一处偏殿来,简单安排一番后,那宦官便要离开。

    “使者留步,即是父亲召见,为何却留我于此!”魏无忌出声问道,谁知道得等多久,眼看天都要黑了。

    “君上召见,自然会派人来请公子,公子便在此先歇息一会儿吧!”那宦官答到,随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你妹的!看着那宦官消失的背影,魏无忌小声的骂了一句。

    一个太监你拽个毛?老子是这公子身份你还敢拽?魏无忌心里很不舒服。

    随后,便有宫婢端着茶点上来,对魏无忌一礼后便就离开。

    口渴得厉害,魏无忌端起茶杯就灌了下去,传出一章“咕噜”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这种安静的环境里,魏无忌却很难保持心绪平静。

    因为天色逐渐暗淡,便有宦官陆续进入殿内,把里面的油灯盏盏点亮。

    没有任何交流,那些宦官就像木偶一般,很是机械的做着手里的事。

    看着他们面无表情的脸,魏无忌原本想要问的话,又从嘴里咽了回去。

    直到这一刻,魏无忌才突然觉得,自己母亲离开在座宫殿,也未尝不是好事。

    在这种了无生趣的环境里待着,即使是再富贵奢华的生活,过着似乎也没什么意思。

    当整个偏殿亮起来的时候,那些宦官们有逐渐退去,可能是给下一个地方送光明去了。

    灯火通明,可也更显示出殿外的漆黑,一种迎面压来的漆黑。

    感觉坐着不舒服,魏无忌站了起来,开始在殿内走动。

    他不知道魏侯召见的目的,这让他感到忐忑,他一直在回想这些天,自己到底做过那些错事。

    可根本没有答案,魏无忌虽然跳脱,可他自己却也没有做过那些压红线的事情。

    勉强算得上的,便是前几日在魏武卒军营里的那件事。

    作为魏侯的禁脔,魏武卒是绝对不能让他人染指的,亲生儿子也不行,一点点恐怕都不行。

    这让魏无忌感到惶恐,他仿佛又回到了两个月前的军帐内,那时他和魏成泽,都跪在魏侯面前,承受着雷霆怒火。

    “公子,君上召你过去!”

    就在魏无忌冷汗乱出的时候,一个尖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哦哦……嗯嗯,咱们这就去……”魏无忌略带惊慌,赶紧擦干净了额头上的汗渍。

    一转身,魏无忌便看见一名年纪和他相仿的小宦官,正在殿门口躬身站着。

    “公子请跟奴才来!”那小宦官躬身一礼道。

    魏无忌整理了一下仪容,确定没什么瑕疵后,才跟着那小宦官走去。

    此时,天色确已暗了下来,若不是沿路亮着灯,恐怕脚下路都看不清。

    左拐右拐,不知又走过了几多廊道,魏无忌最终被引到了一处大殿前。

    站在大殿高耸的台基下,魏无忌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更感受到了君威的浩大,那是从本心中自然冒出来的。

    那小宦官继续在前引路,带着魏无忌一步步往阶梯上行去。

    当来到大殿正前方时,便有另外的宦官迎了过来,与那小宦官完成了交接。

    对于宫里的规规矩矩,魏无忌这下是清楚的见识了一番。

    “公子,您请跟奴才来!”那宦官低声说道,生怕惊动了什么。

    这也让魏无忌被带入了节奏,动作也开始小心翼翼起来。

    没能从正门进去,魏无忌依然被引到了一处侧门,然后便听那宦官对魏无忌道,“公子,君上就在里面,奴才只能送到这里了。”

    “有劳了!”魏无忌十分客气道,他从电视剧里面看过,这些宦官得罪了可是很麻烦的。

    “公子言重了,奴才告退!”那宦官一拜后,便慢慢的退了下去。

    到此时,除了不远处那些,如同木偶般的内侍之外,又只余下魏无忌孤独一人。

    侧门是开着的,魏无忌还能看见殿内摇曳的火光。

    他努力的平复好心情,强压下自己的忐忑,然后跨步走了进去。

    殿内灯火通明,并没有昏暗的感觉,从香炉里还传来一缕缕香味儿,让魏无忌不由心神义诊。

    可魏无忌很快就感觉到了不对,相比于殿外宦官们的了无生趣,殿内的内侍们却显得很紧张。

    你可以看见他们的身体紧绷,甚至连呼吸都显得很微弱。

    魏无忌心头越发沉重,他的脚步也不由变得轻了起来,慢慢的往内殿走去。

    越往里面,那种紧张的气氛也就越发明显。

    直到魏无忌走到内殿之外,透过帘子看见殿内,正危坐于君位上的魏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