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是吾绝不甘

    独自走在长街上,魏无忌默然不语,现在天已经完全暗了下去。

    沿途除了巡视的兵卒,已经很难再看见其他人,宵禁的时间已经接近。

    骑在马上,魏无忌用不多的意识控制着马的方向,让它往家里走去。

    但他更多的心思,还在想着先前的对话,那是一个男人的无奈与悲哀。

    那个场景让他印象深刻,让他难以忘怀,一直浮在他的眼前。

    …………

    “你怎么就不明白!”魏侯无奈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

    他颓然的样子让魏无忌看见,却发觉这样的魏侯,更像一个“人”,而不是高高在上的主宰者。

    “儿子都明白,我是庶出,自然就显得不重要……”魏无忌也出言道,也不知道是那里来的胆子,让他敢对魏侯这样说话。

    “你……”魏侯又有大怒的迹象,但终究是没有发出。

    “你看这魏国表面风光,实际上现在却是艰难无比,经不起那些折腾了!”魏侯黯然道,完全没有白天归来时的威势。

    魏无忌实在想不出,魏侯这样说的道理何在。

    西进而败强秦,东出而退齐师的魏国,这么就是艰难无比,经不起折腾了。

    “儿子不明白父亲的意思!”魏无忌坦然道,面对现在的魏侯,魏无忌在用平等的地位和他说话。

    魏侯虽然发现,却也没在意这些细节,他揉了揉额头后,才道,“我军虽击败了秦国,拿下了长平关,可秦国未伤元气,仍有一战之力。”

    “且……我军也并未彻底击退齐国……”魏侯的声音压得很低,显然这是件不光彩的事情。

    “齐人现在退守临江,我军久攻未下,只能与之隔墙相峙,都奈何不了对方。”魏侯恢复了些情绪,神色平淡道。

    这一一句话顿时让魏无忌心中大震,结合当初从那些纨绔子弟得来的消息,魏侯说的一切真有可能是真的。

    临江虽是县城,却也是一座要塞,一座严防齐国的堡垒,自然修得墙高河深,易守难攻。

    故而魏国短时间难以攻克,真的不是没可能,毕竟再组织一次长平关那样的大战,根本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现在双方僵持,变成了互拼消耗,他齐国拼不起,大魏也是拼不起啊!”魏侯叹了口气道。

    现在的局面便是,两边都不想在死磕下去,让别人得利,所以便默契的调低了战争规模。

    齐国不增兵,魏国也适当退兵,两边都僵在临江城下。

    “你还别以为事情就这么简单……”魏侯见魏无忌并不感到惊慌,又加了一句道。

    “南面楚吴二国休战战后,都各自调集十万大军于北疆,随时可能经周室,入陈郑以攻我大魏。”魏侯略带担忧道。

    经此提醒,魏无忌才正真感受到了,魏国现在面临的局势,似乎确实不怎么乐观。

    当世三大强国的进逼,即使是魏国也不得不严阵以待,丝毫不能掉以轻心。

    而且魏侯还有句话没说,背面的边患,也是个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炸弹。

    也难怪魏侯疲倦了,自己的国家面临这个状态,他的压力可想而知。

    魏无忌站立原地,原本激荡的情绪也缓和了些下来。

    如此说来,他将刺杀这件事同捅出来也确实不好,因为一旦这事儿被牵扯出来,涉及到的东西便太广,君夫人和两位公子囊括在内。

    这对朝野来说绝对是个大震荡,会危害政局的稳定,从而严重影响魏国对外的一致性。

    “这下你明白,为何寡人让你不要彻查了吧!”魏侯叹了口气道。

    魏侯也很是无奈,他毕竟是一位父亲,可却只能放任那些谋害自己儿子的人。

    “君上放心,臣……知道分寸的……”魏无忌又是一礼道,他本身就依附于魏国,才是一位公子。

    若是魏国都危险了,那么对魏无忌来说,一样不是什么好事。

    …………

    “公子,您回来了……”

    一声问候将魏无忌惊醒,当他抬头时便发现,他已经到了家门口。

    “嗯……”,对门口侍卫点了点头,魏无忌才翻身下马。

    郑大力便立即迎了上来,想要搀扶他下来。

    魏无忌这失魂落魄的样子,实在让他们不得不担心。

    “都退下,公子我那要那么搀扶……”魏无忌沉声道,然后强打起精神来。

    他不想在侍卫们面前露出脆弱的样子,那样会损害他许久建立的形象。

    走到门口,自然便有有人将门推开,没有妨碍魏无忌的脚步。

    大殿内的场景还是挥之不去,时不时的出现在魏无忌眼前。

    魏侯的这次召见,对他来说是一种讽刺,但同时也有一种难言的情感在里面。

    一位父亲本该为儿子出头的,却让自己儿子不要去寻仇,这能不讽刺吗?

    可魏侯在这种情况下,又专程将他召去,给他解释了里面那些东西。从君主的角度来看,这又是完全没必要的。

    所以对魏无忌来说,魏侯现在即不像是他的父亲,也不像是他的君主。

    可偏偏魏侯即是他的父亲,又是他的君主,这种矛盾而复杂的关系,让魏无忌感到很头疼。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怨恨魏侯,他感到彷徨……

    同时,他也感到憋屈。

    当你明明知道仇人是谁,却不能对他反击时,你会感到相当煎熬。

    “无忌,你回来了!你父亲叫你去说了什么?”

    就在魏无忌心中愤懑难当之际,一个轻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魏无忌抬头,看见了正厅门口的澹姬。

    看着澹姬一身素衣,与平常妇人无异的样子,魏无忌心中的怒火更甚。

    因为造成这一切的,还是宫里那个贱人,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自己母子。

    先是将他们踢出宫外,然后又是各种克扣和刁难,现在还嫌不够,看见他魏无忌有威胁他们的势头,她就要斩尽杀绝。

    “我现在就算忍让了,他们就不会有下一次了?”魏无忌在心中问自己道。

    很快他就得出了答案,根本不可能。

    只要他魏无忌还想往上爬,那么对方的攻击和打压就不会停止。

    但如果不往上爬,他们就会放过自己?魏无忌再一次问自己道。

    答案又是肯定的,不可能……既然仇恨已经结下,那么斩草除根就是必然选择。

    就算不会杀了魏无忌,等到坐上那个位子之后,魏无忌接下来的一生都会悲惨无比。

    “我不甘……”魏无忌捏紧拳头,心中压抑的怒吼着。

    澹姬见魏无忌整个人都紧绷着,满是担忧问道,“无忌,你怎么了?”

    魏无忌强忍着那一腔怨气,缓声道,“母亲,儿子没事……”

    随后,魏无忌松开握紧的手,因为没有实力的愤怒,是没有意义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