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座椅之争执

    (感谢书友“√”的四张月票,大手笔啊!谢谢支持!!)

    魏侯十二年十月二十一,早晨。

    天刚蒙蒙亮,魏无忌便带着侍卫出发,往宫城那边赶去。

    这一次朝会,根据王绣昨日的分析,以及郑大力那边综合的情况,魏无忌基本可以断定,肯定是陈国前线有事。

    战争的乌云又将笼罩,可魏无忌却并不感到惊惧,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他很兴奋。

    所以他已打定主意,若是战火再起,他一定会上疏魏侯,让他再次赶往前线。

    虽然战事危险,可这武安城内却不见得安全,就算现在是安全的,可十年二十年后,还安全吗?

    没有军功,没有地位,没有权柄,那只能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他魏无忌绝不愿意忍受那样的人生。

    被宦官领进宫城后,魏无忌的心才将思绪压了下去,使自己精神不被情绪扰乱。

    有了上次的经验,魏无忌却不会再犯错误,虽然领着朝班上朝挺威风的。

    “公子,就是这里面了……”

    那宦官把魏无忌引到门口,然后往里一指。

    魏无忌当仁不让,然后大步的跨了进去。

    房间内已经有人,魏无忌定睛一看,却是些将军们。

    看见魏无忌进来,那里面的将军们便停下了谈话。

    魏无忌也不吱声,就这么跨步走了过去,然后拖了张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

    “拜见公子……”那些将军们这才惊醒,然后齐齐一拜。

    玛德,这家伙怎么来了?君上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上次大朝会还没闹够?

    所有人心中都是这种想法,对于魏无忌,他们很难产生好感。

    但是在明面上,这些人又生怕得罪了他,然后沦为他人笑柄。

    “唔……都免礼吧……”魏无忌随意的摆了摆手,像赶苍蝇一样。

    这可让这些将军们难受了,我们好歹也是给你示好吧,你就这么对我们?

    但心里再难受,这些人也得憋在心里,却不敢真正表现出来。

    而这一幕,却让刚进门的魏成泽看在眼里。

    好吧!又进来一位,大家赶紧行礼吧!

    “拜见公子……”众将又是一拜。

    “诸位快快起身,成泽当不起如此大礼……”魏无忌连忙道,这些将军是他必须要笼络的对象。

    这才让众将脸色稍微好了一些,这位公子才是真正懂事嘛!

    应付过这些将军,魏成泽才转过身对魏无忌道,“老五,谁让你坐着的?”

    听见这质问的话,魏无忌很想一口水唾过去,关你屁事啊!这里特么有位置,老子还不能坐了?

    斜视了魏成泽一眼,魏无忌还把腿翘了起来,很明显是在示威。

    “你……”

    魏成泽登时大怒,他老早就想收拾这家伙了。

    当初要不是魏无忌,他如何会被魏侯一撸到底,从节制三万大军的将军,成了大营内的普通书吏,生生失去了斩获军功的机会。

    现在,他还是挂着少卿的爵位,可这魏无忌呢,却已经升庶长,硬是把自己当哥哥的压了过去。

    魏成泽甚至在想,这是不是自己父亲偏心,所以才如此抬举魏无忌。

    “二哥莫要生气,此等不守规矩之人,咱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就在魏成泽将要爆发之际,他却被身后来人给拉住。

    想都不用想,魏无忌便知道是自己那三哥来了。

    但他连眼皮子都么跳一下,完全无视了眼前二人,这两货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三说的对,有些人自以为赏金晋爵之后,便能无法无天……”

    魏成泽看了一眼魏无忌后,便接着道,“却不知自己所作所为,有何等愚蠢可笑。”

    听见这话,魏无忌就真不能忍了,没错,是他不能忍了。

    使劲一拍扶手,魏无忌霍的站了起来,一双凌厉的眼睛就瞪了过去。

    这下可好,那些原本还想看热闹的将军们,立即就炸了毛了,一个个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眼前这位要发火了,大家伙儿还是赶紧退远一些吧,免得伤了自己。

    直面魏无忌的魏成泽二人,见到自己弟弟如此森冷的样子,气势都不由为之一滞。

    虽然魏成泽也是带过兵的,可他从来都是养尊处优,那里真正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过。

    平日里将军们对他客气还没什么,一旦魏无忌豁出去与他针锋相对,他心里立马就得虚了。

    “魏无忌,你想要干什么?”魏成泽大声道,可能他认为这样自己回更有气势。

    魏无忌丝毫不惧,声音更大道,“我坐在这里,与你何干,犯得着要你在这里叽叽呱呱?”

    这魏成泽可就真没面子了,不管怎么说魏无忌都是他弟弟,可他却被人直接硬怼了。

    “你即是大魏的臣子,便得守大魏的规矩……”魏成泽冷笑道,他已经想好了法子炮制魏无忌。

    “你坐那椅子,历来都是丞相,廷尉和御史大夫位置,你何德何能,能坐于此处?”

    说道这里,魏成泽的笑意越发浓郁,他这一下,相当于把魏无忌推到了整个朝堂的对面。

    丞相,廷尉,御史大夫,这三人就可以代表整个朝堂。

    魏成泽说的没错,这间偏殿里的座椅,那是只有这三大巨头才能坐的。

    虽然作为公子,从法统上说比任何臣子地位都高,但因不常参加朝会,所以这里这偏殿才没设有他们的位置。

    而魏无忌刚好就发现其中漏洞,只见他邪邪一笑道,“你口口声声质疑我非大魏之臣,那么丞相廷尉他们,是不是大魏之臣?”

    这话问得,答案自然不言而喻,但魏成泽却不会去回答。

    见无人应声,魏无忌又道,“既然他们是大魏的臣子,那在我等面前,又是不是臣子?”

    严格来说,作为国君的亲生儿子,那自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臣子们自然在他下面。

    魏成泽面露冷笑,他不会去反驳魏无忌的话,对方说的越多,得罪的人也就越多。

    丞相廷尉虽然大度,可也不是没有感情的人,特别是对这个身负“罪人”血脉的孽种,他们本来就抱有态度。

    “臣子能坐的地方,我却还坐不得?”魏无忌冷笑道。

    他完全就是破罐子破摔了,当年他外公的事情,现任的三大巨头肯定没少出力,又怎会在意得罪他们。

    在一边,将军们看着眼前一幕,却是大为讶异,不是因为魏无忌的跋扈,而是因为魏成泽的“不作为”。

    都被自己弟弟都欺负成这样了,你还能保持现在这状态,也太能忍了吧。

    而此时,不同于魏成泽的恼怒,隐在其身后的魏景容,其阴沉的目光深处,却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国君驾到,众臣早朝……”

    一声宦官尖厉的声音,打破了殿内死一般额沉静。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