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怒火在燃烧

    周王昭九年(魏侯十三年)三月二十,上洛。

    由于列国已经大致和解,战争便算是告一段落了,故而王畿之内的诸侯军队,此时也差不多撤了个干净。

    此时正是春夏之交时,被战事弄得逃难的农人们,此时也基本上回返家园,趁着最后的时日赶种粮食。

    世界又恢复了原来的轨道,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但此时的上洛城中,又迎来了一支北方来的贵客,这些人不自主的发出煞气,和这欣欣向荣的氛围不合。

    “二公子,上洛到了!”在队伍的最前方,有士卒沉声道。

    被称为二公子的,自然便是魏成泽了,不过此时他眼中却有不愉之色。

    一路上被人称呼为二公子,他便知道这帮武卒是拿自己当外人的,你说骄傲的他如何能高兴。

    但魏成泽也知道,此时却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等他以后当了太子,这些人的态度自然会转变。

    而说到当太子,魏成泽的脸色便阴沉下来,他这次千辛万苦求来上洛的机会,就是要为自己的太子之位清除障碍。

    但魏成泽却不知道,这次他之所以能被魏侯允许他来上洛,其中也是存的考教他的意思。

    “既然到了,咱们就直接往馆舍那边去吧!”魏成泽淡淡道,即使心中有不满,他还是能控制着微不足道的情绪。

    于是,一行人通过城门令后,便径直往馆舍的方向行去。

    上洛虽大,可在不耽搁的情况之下,也没多久便到了馆舍区。

    和魏无忌刚来是不同,此时许多小国已经离开,还留在馆舍的便是这几大强国,其留下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最终合约的达成。

    来到大门口,魏成泽随意往里看了一眼后,便对身旁随从吩咐道:“去让里面人开门!”

    那随从应诺之后,便跳下马去走到馆舍大门口,然后敲门并喊话道:“君使驾临,速速开门觐见!”

    “咚咚咚……”声音很大,很快门内就有响动。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却是曲唯道手下的属官。

    见着外面大阵仗之后,还算这人不笨,将魏成泽给认了出来。

    “原来是二公子,快快请进……”那吏员热情道,同时将大门开开。

    可他这话却让魏成泽心头又是一阵不爽,又是一声“二公子”。而且,刚才喊的是“君使驾临”,你们特么是聋了?

    魏成泽在侍从的搀扶下跃下马,然后对吏员道:“魏无忌在哪里,君使驾临,他为何不出迎?”

    魏成泽语气极端冷漠,让这吏员都感觉到冷,但他还是解释道:“二公子容禀,五公子他,现在应该还在五岁吧!”

    “他倒是懂得享受,只盼他到了齐国之后,也能如此逍遥吧!”魏成泽冷笑道,他手里的诏书,将会是魏无忌的噩梦。

    那吏员不由干笑,公子之间的争斗,可不是他们这些小虾米能参与的。

    魏成泽脸色一冷,然后便对这吏员道:“赶紧把人给着急起来,本公子要宣读国君诏书。”

    这吏员神色一凛,这事确实耽搁不得,得赶紧去办。

    对魏成泽一拜后,这名吏员便往大门内走去,同时大声喊道:“君上有诏,君上有诏……”

    声音很大,很快便有士卒们冒了出来,咋然间还有些不明就里。

    “走,咱们也进去……”魏成泽冷冷道,然后一马当先往馆舍内走去。

    当他来到正厅外的院子时,馆舍中原有的士卒和吏员们,此时也全都集结完毕。由此也可以看出,魏国的动员能力绝对是一流的。

    但是,魏成泽眼是多尖的,很快就发现魏无忌不在队伍中间,这让他心中越发不满。

    当然了,魏成泽很快便听见,从身后传来的一连串的脚步声。

    想都不用想,魏成泽也该知道,是魏无忌来了,当他一转身,便发现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确实,此时魏无忌一身武士服在身,身后跟着郑大力和几名侍卫。

    “咚……咚……咚……”

    脚步声整齐而有力,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由为之吸引,反而魏成泽这位君使,被人遗忘在角落,虽然他此时正站在院子中央。

    而魏成泽此时,看着不远处走来的那名少年,竟有种莫名的自惭形秽的感觉不敢与魏无忌的眼神对视。

    “魏无忌,君上发来诏书,你还不速速站到班列之中去!”魏成泽怒斥道,这样能冲淡他那种莫名的感觉。

    但是,那铿锵的脚步声并未受到影响,只是径直的往魏成泽这边走来。

    魏成泽心中气急,他发现自己和魏无忌的交集之中,几乎每次自己都气得不轻。

    “现在先任你猖狂,待会儿宣读诏书的时候,看你还如何得意!”魏成泽心中冷笑,但心中却仍有种刺痛,自己这个身负君命的哥哥,却压不住自己的弟弟。

    而此时,那沉重的脚步声也戛然而止,魏无忌已经来到魏成泽的面前。

    若不是站在台阶上,魏成泽恐怕在魏无忌的气势下,很快就怂下来。

    即使是现在,虽然魏无忌站在台阶之下,但在旁人眼里却仍掩不住高大。

    “我道君使是谁,却未曾想到是二哥你!”魏无忌的声音在院落里响起,清冽的声音让众人神情皆是一阵。

    “为兄才疏学浅,只能为君父干些跑腿的事情,却不如五弟你能靠枕安眠!”魏成泽面带讥讽道。

    魏无忌不以为意,他的脸皮本就比较厚的。

    对方不来劲,魏成泽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他便大袖一展,将怀中诏书捧了出来。

    “国君诏……”

    此三个字一出,院落里百多号人全都跪了下去,魏无忌也慢悠悠的跪倒在地,他心里对诏书的大致内容,也能猜得个七七八八。

    果然,随着魏成泽的宣读,和魏无忌所想大致相同。

    诏书首先是夸奖了魏无忌曲唯道等的功劳,为魏国换来了和平;其次便是让魏成泽代替曲唯道成为魏国正使,全权负责和列国的最后谈判;其三则是……魏无忌将要去齐国为质,期限为三年。

    这也是魏侯努力的结果,否则按照那些朝臣们的意思,是打算让魏无忌为质十年的。

    宣读诏书完毕后,魏成泽却见魏无忌一脸泰然,丝毫没有将去为质的失态,甚至其连眼皮子都没跳一下。

    “五弟,将去齐国,有什么难处尽管说出来!”魏成泽笑着道,却是开始撩拨魏无忌来。

    魏无忌却是微微一笑,然后道:“不麻烦二哥了,素闻齐国临淄繁盛异常,这次正可去瞧瞧,”

    见魏无忌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魏成泽面色便是一沉,然后他阴笑两声后,便道:“那五弟此去便要保重了,你放心,你母亲虽被关进了宗正府,却也有我照料,出不得事的。”

    魏成泽负手而立,心中冷笑不已,他就不相信,这小子还能保持平静。看着底下众人,一种久违的掌控感油然而且。

    而这次,魏无忌这次脸色确实变了,而且变得很难看,而且整个人杀意勃发。

    他缓缓抬头看向上首的魏成泽,眼中杀意毫不掩饰,然后便抬腿往前走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