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齐国长公子

    还猜猜你是谁……老子反手就是两巴掌,魏无忌心头火气上涌。

    特别是在看到这人还在笑时,他就更想打人了。

    但这也是在心中想想罢了,魏无忌平静道:“若我未曾猜错,你该是齐国公子吧!”

    这时,对面那人又发话了:“不错,继续……”

    魏无忌想了想,然后道:“能自由出入宫闱的,你该是齐国太子田宇文……”

    这次,对面那人就没这么快回应,过了好一会儿,那人才沉声道:“这你却是猜错了!”

    而且,此时魏无忌惯他脸色,却发现其有些不自然,或者说怪异。

    “不是齐国太子……”魏无忌嘀咕了一声,那还能是谁?

    毕竟,对于齐国这些公子,他委实有些不熟悉。

    想到这里,魏无忌脑袋里立马冒出了些灵光,齐国……公子。

    众所周知,齐公犁庭扫穴之下,各路公子几乎都翻了船,那么……能站在这里的还能是谁呢?

    齐国太子既然不是,而此人更非是曾经魏国为质的田宇轩,那么……不出意外的话,这人便该是硕果仅存的齐国长公子了。

    想到这里,魏无忌嘴角浮现笑意,这下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听到齐国太子这几个字时,这人会有这么大反应了。

    因为,这原本就该是他的殊荣。

    虽然眼前这人不是太子,但对于初到齐国的魏无忌来说,却也是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

    就算不能拉作朋友,但也绝不能变成敌人。

    想到这里,魏无忌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原来是长公子当面,倒是无忌走眼了……”说到此处,魏无忌便是深深一拜,深刻诠释了什么叫大丈夫能屈能伸。

    对于魏无忌能叫破自己身份,田宇均并未有惊异的地方,因为这本就是稍稍一想便能得出的结论。

    “你也是运气不好,被派做了质子……”田宇均随便找了个椅子,然后坐了上去。

    这种动作,透露出来的信息便是,这人已经做好了长谈的准备。

    而魏无忌却有些不解,自己和这人素不相识,能有什么好谈的。

    这一次,魏无忌第一次仔细打量田宇均,因为他有种感觉,自己以后和他的纠葛可能还会不少。

    田宇均看起来约莫三十来岁,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一身灰色长袍罩在身上,给他平添了几分深沉。

    至于说他的脸,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只是比常人稳重一些而已,这让魏无忌实在难以相信,这人是哪个能在激流中保全自己的齐国长公子。

    “你在看什么?”就在这时,田宇均却是发话了。

    被一个男人这样瞧着,他能坚持这么久才说话,证明其养气功夫已经很好了。

    “公子器宇轩昂,像极了我那为质多年的哥哥!”扯起瞎话来,魏无忌也是没有底线的。

    “呃……”田宇均干瘪的回了一句,很明显他没有相信魏无忌的鬼话。

    “你大哥在齐国为质时,我倒是见过他几次,比起你现在来,他恐怕只称得上一声形容枯槁。”田宇均笑着道,一般人难以看出其间隐藏的锋芒。

    魏无忌的登时便是一凛,这家伙是在提醒自己,还是在敲打自己?

    拿不准对方意思,魏无忌便问道:“我大哥常年居于异国他,有些乡愁也无可厚非,所以其人才会如此。”

    “乡愁愁人,你这做弟弟的倒是明了哥哥的心思……”田宇均微微一笑,只不过在没人看见的地方,他的脸色却满是冷意。

    魏无忌自然没注意到这些,他试试追问道:“敢问长公子,这忧愁该如何化解?”

    他这话的意思,无疑是向田宇均伸出了橄榄枝,但谁知人家听后,却是一笑道:“这话你可问错了人,本公子未曾有过乡愁,却是不晓如何化解……”

    这就是拒绝的意思了,魏无忌心中暗道。

    既然这家伙不是来拉拢自己的,那他来这里坐着干什么?魏无忌想不通,难道就为说这些无意义的话?

    他田宇均还有这闲工夫?魏无忌表示不相信。田宇均虽然是齐国长公子,上面却有一个随时都想除去他的弟弟,自己老爹又不能理事,实际上处境比魏无忌还要危险。

    “长公子虽无乡愁,难道也没有其他方面的忧愁?这些的经验,也是可以拿出来谈谈的。”

    魏无忌此话一出,田宇均的脸色一下就起了变化,显然是被魏无忌别有用心的话撩动了心绪。

    但没几霎,田宇均便恢复了平静,其养气功夫实在是到了家。

    “你还是多担心自己吧!”田宇均冷冷道,随即便转身要离开。

    待其要走出宫殿大门时,魏无忌突然大声叫住他道:“长公子,多谢今日提点,无忌日后定有所报!”

    田宇均登时便是一愣,自己什么时候提点过他?

    但随即他便反应了过来,这魏无忌也太不要脸,这是无端要粘上自己了,刚才那句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而是说给其他人听的。

    狠狠一甩大袖,田宇均便踏出了宫殿大门,他不可能回去和魏无忌理论什么,因为那更加容易让人误会。

    魏无忌笑着注视田宇均离开,但心中却丝毫不感到得意,虽然自己小坑了田宇均一把,但其人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决断,也意味着自己很难在其身上站到更多便宜。

    而且,对于田宇均来此的目的,也让魏无忌感到疑惑,这人难道真的是吃多了没事做?

    魏无忌就这样待在宫殿里胡思乱想,已经过去良久,可却没有一个人上来招呼他,甚至连杯水都没有。

    齐国人在搞什么花样?把自己冷在一边,就算是给下马威了?再一想到临淄城外的厮杀,魏无忌有了明悟,这趟齐国之行,是注定精彩绝伦了。

    “管你要玩什么花样,只要弄不死我,老子就会让你们后悔!”魏无忌在内心发狠道,他本就是个不服输的主。

    “忽……”

    一阵风吹来,将宫殿大门摇得晃动,这是大雨将至的预兆。

    而此时,门口一个内侍突然冷冷道:“魏国公子,跟我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