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临淄的黑云3

    (大家给投点票吧!什么推荐票,月票都可以!!)

    就在田宇轩回返之间,作为齐国机要之地的军尉府,骚乱却是发生了。

    例行巡视的军尉府兵丁,在军尉府的后方的防范薄弱之地,遇到了一起试图悄然悄然潜入的歹人,

    在再三劝说无效的情况之下,负责保卫值守的军尉府军侯,下达了将这些黑衣人们拿下的命令。

    值守军尉府的军士,那自然不是吃干饭的,在军官的命令下达后,其强大的武装力量,便将这为数不多的几人给逼得四下逃窜。

    本来这些人是很好解决的,几十名齐国士卒面对几个人的黑衣人,其实力差距无疑是极度悬殊的。

    但是,这里毕竟是军尉府,士卒们不可能火力全开进行扑杀的。再加上那些黑衣人滑不溜湫,好似和黑夜融为一体,故而打了半天一个人都没拿下。

    实际上,在这种狭窄的地方,兵卒们人数的优势,体现的也实在有限。

    而这一点那值守军侯自然也是看出来的,所以他并未再向军尉府其他处,调集士卒过来支援。

    可是现在,那些黑衣人只要越过最后一道墙,就可以逃出军尉府的地界了,这让值守军侯心中便是一紧。

    此时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便对手下人下令道:“不必顾忌,死活不论!”

    这道命令一下,士卒们无疑便被解开了手脚,一个个悍不畏死的扑了上去。对他们来说,眼前这些黑衣人,完全就是一个个移动的赏钱。

    既然值守兵卒这边开始发力,黑衣人那边好像也解放了枷锁,于是冲得最快的几个齐卒,手中剑还没劈下去,人就直挺挺的到了下去。

    这也是自交手以来,第一次有了死伤!

    这让那军侯脸色更是难看起来,拿几个小贼都这么费劲的话,他的能力在上官眼里便是很堪忧的。

    “放箭……放箭……”那军侯嘶吼道,这一次没有什么死活不论了,把这些黑衣人全变成尸体也是可以的。

    如此,步卒们便迅速的退了后来,前脚他们刚退,后面便是一阵破空之声。

    “退……”那黑衣人中有人吼道。

    却见他们从身后拿出一面盾来,将要害部位尽数遮挡后,便一个个往围墙上爬去。原来这里也被他他们留好了梯子,所以他们上墙的速度很快。

    当齐卒们再次放箭的时候,这些黑衣人们便已经上到了墙上。

    这让那位军侯自然看得心焦无比,此事步卒们都已退了下来,能依靠的便只有弓手了。

    “放箭,快放箭……”值守军侯怒声道。

    实际上在他喊话的前半秒,弓手们便已经松开弓弦,值守军侯的喊叫声被淹没在一片破空声中。

    当一通乱箭下去之后,众人再是一看,便发现原地已经没了人影。

    “赶紧出去追,另外通知巡城司那边的人,让他们也配合咱们这边,速速展开缉捕。”值守军侯怒吼道。

    就在此时,从他背后却传来一个低沉声音道:“陈军侯,人没有捉住么?”

    这位陈军侯一听这声音,便立即转过了身去,便发现是今夜留守的官吏到了。

    “郑大人,卑职定不会放跑贼人的!”陈军侯一按佩剑道,眼下他只能把话这么说。

    “你亲自去巡城司那边,让值守校尉立即全员派出,务必不能让贼人走脱……”

    “而我则立即入宫禀报此时,切记,一定不能让贼人走脱,否则你脑袋上官帽不但保不住,便是脑袋可能都得掉下来!”

    听见这官吏明显不善的语言,陈军侯也是吓了一跳,他已经高估了失态的严重性,可看来还是低估了。

    于是他便问道:“大人,此时还要惊动太子么?”

    这位郑大人看了他一眼后,才冷声说道:“陈军侯,你若再拖延下去,脑袋恐怕就真的保不住了!”

    这冷森的一句话,让这位陈军侯身上便是一颤,他二话不说。向这位郑大人拱了拱手后,便带着人径直离开了去。

    而此时,这位郑大人的脸色,却变得更为阴沉起来。

    像军尉府这等要地,自然是田宇文一方的人掌握。作为偏向太子一方的人,这位郑大人对今晚事的看法,明显便要比那陈军侯看得要深一些。

    那些黑衣人潜入的目的何在?他们是奉谁的命令?而且,若是自己这边无内奸的话这些黑衣人又如何能轻易潜入,且如今又能在眼皮子底下逃去。

    越往下想,这位郑大人的心便越往下沉,此事必须赶紧禀报太子才是。

    于是他再次留守士卒叮嘱之后,才带着几名护卫往宫门处赶去,今晚这事干系实在太大,他也顾不得打扰太子的美梦了。

    否则不但那陈军侯会死得很惨,他也一样难脱干系。

    而骏马飞驰之下,在连连受到盘问之后,这位陈军侯也赶到了巡城司。

    此时他的身边只剩下几名亲卫,其余人都被他派去追赶贼人去了。

    好在刚才他们也不是全然无用,放出的箭却是射到了人,其留下的些许血滴,给士卒们指出了方向。

    唯一可惜的便是,晚上视线实在不好,让他们也很难迅速依靠这些线索进行搜索。

    “何人?”巡城司外兵卒喝问道。

    陈军侯便立即道:“我乃军尉府值守军侯,有要事求见肖大人!”

    言罢,陈军侯更是拿出自己腰牌,表明自己的身份。

    在确认身份无误后,那兵卒才同意进去禀报,可看样子他也是极度的不情愿,毕竟打扰校尉大人的好梦,说不定自己就得挨上两个耳光。

    在过了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巡城司内才有了动静,显然是那位肖大人要出来了。

    可他人还没出来,陈军侯便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不满声音。

    只听里面一个粗声粗气的汉子道:“是哪个混账扰老子清梦,若是胆敢糊弄老子,今日非得赏他几个大嘴巴子。”

    随着这声音落下,便见一个甲胄不整的汉子,慢吞吞的走了出来,在身后还跟着方才进去通禀的兵卒。

    将这位肖大人出来之后,陈军侯便赶紧道:“大人,出大事了!”

    肖校尉认识陈军侯,知道今晚可能是真出事情了,便问道:“怎么回事?”

    “大人,军尉府遭贼人潜入,意图不轨!”

    肖校尉一听果然是大事,便赶紧问道:“人可抓住了?”

    “未曾,故恳求大人速速派人,将禁城各处封锁,勿让贼人走脱!”陈军侯深深一拜道。

    可肖校尉却明显不领这个情,只听他大怒道:“饭桶……”

    无怪乎他生这么大气,实在是这姓陈的太过无用,而且现在还把锅甩给了他。

    “速速传令各部,不管他们现在在做什么,都赶紧给老子动起来,放跑了贼人老子不打死他们!”肖军侯对手下人吼道。

    安排完后,他也没有闲下来,迅速整理好甲胄之后,便往巡城司衙门外赶去。他也得向上面汇报此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