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启程的时候3

    (感谢“无边落木”的月票,还有月票的砸上来,千万不要吝惜!)

    柳家,一个已经衰落下去的世家,如今的家主也不过是大司农衙门里的副丞,比之曹家都要差上几筹。

    而最近这几天,柳家的家主柳德是有些焦躁的。

    作为一个爵位已经降为大夫小家族,不管从前有多么辉煌的历史,如今也只能轮做附庸,做一些不得已的事情。

    此时让柳德寝食难安的,便是他派出的柳三直到现在都没有音讯,哪怕是死了也好啊。

    本来世家和魏无忌之间的事情,柳德是不想参与进去的,他只想讲自己家族从新带到高峰。

    可是那些大族却给他下了这些任务,让他没得选择,拒绝便是身死族灭。

    此时,柳德待在自己的书房内,对一边的管事问道:“还是没有柳三的消息?尸体也没有?”

    那管事便答道:“家主,柳三他们……应该是被无忌公子给弄去了!”

    柳德不由苦笑在,这事他又岂会不知道,但知道又有什么用?关键在于柳三被抓去后,会不会说出些什么,再有便是会有什么后果。

    如果现在找到了柳三的尸体,其实对柳德来说还是见好事,至少这说明此事已经了了。

    可就是这样的全无消息,才让柳德真正感到不安,对未知的不安。

    特别是柳德还清楚,自己去招惹的那位公子,绝对称不上一个好说话的人,所以更是让他心中惊惧。

    书房内的藏书虽多,柳德此时却一本都看不下去,他煎熬不是外人能够想象的。

    就在此事,外面却有人来报道:“家主,柳三回来了……”

    一听这话,柳德一下就站了起来,看向此事扑进书房的奴仆。

    而站在身边的管事则追问道:“怎么回事?他现在在哪里?”

    那奴仆跪倒在地道:“回禀家主,柳三现在就在府门外!”

    “让他快些进来,家主有事要问他!”那管事也在一边道,同时暗骂这奴才不懂事。

    但此时,那奴仆却是面色难看道:“家主,柳三……怕是进不来,恐怕您得出去看看!”

    “混账……”柳府管事正要开骂,却别一旁的柳德给阻止了。

    “出去看看……”柳德直接迈步向外走去,此时他心里着实是着急。

    于是,他们才往外赶去,当他们来到府门口后,却发现那里已经聚了不少人。

    当然全是柳家自己人,其中便包括柳德的几个儿子。

    “让开让开,家主来了……”柳家管事呵斥道。

    于是这些下人们才迅速让开一条道,让柳德立马就看见了外面血腥的一幕。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汉子身旁,还放着一个已经渗血的箩筐。

    柳德心中一突,他知道可能事情有些不妙了,也是他便呵责道:“无关之人全都退下!”

    家主发话了,仆婢们则立即转身离开,一个个该忙什么便去忙什么。

    倒是柳德的三个儿子没有跟着离开,而柳德也没有让他们离开的意思,有些事情自己儿子知道是有必要的。

    柳德不由走上前去,沉声问道:“你是何人?”

    那一身血污的汉子不由抬起头来,却是刚从魏无忌那里出来的柳三,此时他沙哑着声音道:“家主,是我……”

    柳德脸色一沉,然后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回来,其他人怎么回事?”

    柳三不由失笑,看了一眼旁边的框后,才道:“其他人……都在这里……”

    这话让柳德心中一沉,然后他便对一旁的管事使了个眼色,后者便连忙下去将那框上的白布掀开。

    好家伙……一筐的人头都装在里面,即便是柳德这个经历过风浪的人都被吓得后退两步,更遑论他那几个儿子。

    一个字总结来说就是……惨,自己派出的人居然都死在了那里,你说这让柳德心里怎么会不怕。

    “家主,他们还有话让奴才带给您!”柳三的声音再次响起,把柳德再次拉回了现实。

    柳德便问道:“什么话?”

    柳三艰难跪坐在地上后,才缓缓开口道:“他们……让奴才……带话说,若您……在三天之内……不自裁谢罪,必将灭我柳府上下……鸡犬不留!”

    “好狂的口气……”柳德幼子顿时怒声道,他显然是被气到了,同时他的两个哥哥也是义愤填膺之相。

    但是柳德却是宛若雷击,只听他颤声问道:“这话……是谁说的?”

    柳三面色惨白道:“正是那位公子……”

    是魏无忌说的……而且还是亲口说的,柳德这下是感到末日来了。

    柳德踉跄后退了几步,因为他心中已经有了明悟,自己是要做两边斗争的牺牲品了。

    按那位公子的本心,可能是真的想要杀自己全家来回应世家的,而提出让自己自裁这个选项,无疑是对方顾忌武安的规则而已。

    那么……究竟该怎么办?l柳德很是迷茫,或者说叫犹豫。

    任何人肯定都是怕死的,柳德自然也不例外,让他自己结束自己生命,这无疑更难上加难。

    柳德徐徐转身,颇有些失魂落魄的反悔府中,也不管身边人对他的呼喊。

    在场的还有便是他的三个儿子,以及柳府的管事,以及一时半会死不了的柳三。

    “将这些都收拾了……”柳德大儿子对管事吩咐道,然后便领着两个弟弟往府内赶去。

    方才柳三的话他们都是听见了的,所以就怕自己父亲会干傻事,他们得去阻止他。

    他们在书房和大唐都没找到自己父亲,却又不敢声张让仆婢们知道此时事,所以三兄弟只能自己找。

    当他们在自家宗庙找到柳德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父亲已经在祖宗牌位前谢罪了,喝的是鹤顶红剧毒,所以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同时,柳德还给自己三个儿子留下了一封信,告诫他们千万别再卷入这些争斗中,同时也将爵位传袭给了长子,并安排好了自己后事。

    柳德的选择是被迫的,是无可奈何的,他的三个儿子自然知道自己父亲是为了自己三兄弟,同时为了这个已经破败的家。

    …………

    三天之后,柳府传出消息,老家主染恶疾不治而亡。

    外面人为柳主六十未到就死了而唏嘘之时,武安上层的世家们却是气得不行,魏无忌这是狠狠地打了他们的脸。

    就如柳家后人没有将真相公布出来一样,武安的世族们也是不能将内部宣之于众,因为这就是游戏规则。

    但此时被人咒骂的魏无忌,此时正在准备出发,前往岭北的时期到了。宫里已经有人来催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