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少年名树涂

    (明天开始正常更新!!这可就有得忙了!)

    走出大营之后,魏无忌便直接翻身上马,然后快速离去。

    不管怎么说,今天这第一关都算是过了,所以魏无忌现在的心情还算放松。

    若说现在唯一让他感到难捱的,便是在飞驰过程中那如刀子般锋利的寒风,刮得他脸都疼。

    也幸好现在没有下雪,否则那将更是种折磨。

    因为长城的战事已经停歇,那些为避战乱的而离开的农人们,此时也都回到了家园,所以在沿途魏无忌还看到了几处炊烟。

    但是,终究是经过大规模离乱,所以有流离失所的惨事发生也并不稀奇。

    而这事恰恰也就让魏无忌给遇到了一处,在路边雪地的草垛里,倒伏着七八个男女老少。

    根据初步判断可以确定,这应该是一个完整的家庭,只不过如今他们都面临着死亡。

    遇到这种事情,魏无忌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管,因为身后还有许多士卒看着。

    于是他勒住缰绳,命令士卒赶去救援,争取能够救下几个人来。

    但是事实上很残酷的,根据回报士卒传来的消息,草垛里的人全都死了。

    “公子,这里还有个活的!”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士卒的呼喊声,然后便有一衣不蔽体的“人”被拖了出来,此时他依旧如先前晕过去那样蜷缩着身体。

    看着被摆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魏无忌颇有些触目惊心的感觉,这就是真真切切的底层人民的现状。

    而他现在看到的,可能是千家万户的悲惨中的一个。魏国这种强国都是如此,可想而知那些被盘剥得更为厉害的小国们,不知又会是怎样光景。

    先前说草原上的人生存艰难,而如今看来长城内的百姓们,却也好不到那里去。

    而此时,经过士卒简单整理之后,此时已经能够分辨出面前这个人的基本情况。这是个才十五六岁的少年,此时他不单单是受困于寒冷,更忍受着难捱的饥饿。

    当这少年被士卒们唤醒之后,便语无伦次的喊着“饿”“饿”……

    随后便有士卒掏出自己军粮,上好的肉干被递到了少年嘴边。

    才闻到肉的味道,出于人的本能这少年便将一把将肉干夺了过去,随后便迅速往嘴里塞去。

    这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倒是让递出肉干的士卒感到啧啧称奇,暗道这少年命硬。

    而在胡乱吞了几口肉之后,这少年却一下停了下来,然后嚎啕大哭起来。

    因为此时,他看见已经被摆在一边的家人,那里有他的父亲母亲,还有他感情极好的兄弟姐妹。

    “啊……啊……父亲,母亲……阿姐……”

    虽然少年因为体力不支,哭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在场士卒们却心中感到发堵,这种人间惨剧任谁看了也不会好受。

    高踞马上,魏无忌此时也叹了口气,然后道:“把人给买了,求个入土为安吧!”

    魏无忌的话自然立即就得到执行,但手里还捧着肉干的少年却踉跄扑了过去,用手抹去家人脸上的冰棱。

    见他这幅样子,近前士卒纷纷劝解道:“少年人,你家人已经死了,就不要让他们再受饥寒之苦吧!”

    随后便有士卒在道路旁挖起坑来,没过多久便将几个土坑挖了出来,而那少年也被拉到了一旁。

    很是简单的安葬,而唯一落泪的也之后伤心欲绝的少年,一家人后的时候没能好好一起生活,死后却全部安葬在一起。

    “哭什么哭,难道你哭父兄就能活过来了?”此时,一直没说过话的郑大力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他这粗重的嗓子却没有吓住那少年,只听那少年道:“非你至亲之人遭难,你又岂能体会小子心情!”

    但这次郑大力却没有着恼,只听他沉声道:“当年我还没你大的时候,便是孤生一人了……”

    说道这里,郑大力倒是没有继续再往下说。但这也让魏无忌明白,郑大力今天会理会这个少年人,恐怕也是有感同身受的意味在其中。

    但那少年却没有收声,依旧在地上嚎啕大哭,然后看着前面几个小土丘缓缓垒起来。

    可能是看不过去了,郑大力一个跃身跳下马去,然后往那少年面前走去。而四周的士卒见是统领来了,也一个个迅速让开路来。

    一把抓起那少年领子,郑大力气势汹汹将那少年拎了起来,然后恶狠狠的瞪着他。

    “哭什么哭,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这是魏无忌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此时被郑大力说了出来。

    可能是为郑大力气势所慑,这少年竟老老实实闭上了嘴巴,只不过眼角的泪水终究会难以抑制。

    毕竟是少年人,遭逢倾天之变又怎能控制住自己的感

    但郑大力此时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问道:“叫什么名字?”

    那少年不答话,在头上挨了郑大力一巴掌后,才老老实实答道:“树涂!”

    但见这叫树涂的少年还在还在哭泣,郑大力顿时大怒道:“在哭把你脑袋卸下来……”

    见此一幕,魏无忌便喝止道:“大力,住手!”

    这下郑大力倒是没有再动手,而是把树涂提溜到了魏无忌马下,扔地下后才对他道:“这是你的救命恩人,大魏国的公子殿下!”

    其他的话树涂没有听见,但救命恩人这几个字却是被他捕捉到,随即树涂便跪拜在地,连连泣声道:“谢过大人救命之恩,谢过大人!”

    魏无忌倒没有被激的得意,这个时候他的心情也很沉重,只是对马前少年道:“起来吧,日后要好好活着!”

    说完,魏无忌便调转马头,这就是要离开的意思了,而且转过身后他还道:“给他留些吃食,咱们走!”

    可是这时候,少年树涂却踉跄追上两步,匍匐在地上道:“恩人留步,小子无家可归,请收下我吧!”

    这一点少年却是看得明白,知道自己要是一个人留下,活下来的希望依旧很渺茫。

    但是魏无忌却没有表态,而是道:“我们这里不要废物,你若是能跟得上就来吧!”

    随后魏无忌便打马而去,其余卫队成员也一个个架上马匹,在给少年树涂丢下皮袄和吃食后,便一股脑的全都离开。

    唯有郑大力留在最后,对少年道:“这是公子给你的考验,你若是个男子汉,就自己跟上来吧!”

    然后郑大力也催动马匹离开,他不怪魏无忌这种不管不顾的冷血,因为救这少年其实就已经很够意思了。

    毕竟这世界上的人是救不过来的,这少年若是自己不争气,那也没什么可说的。

    此时还呆立在原地的树涂,在向自己坟头磕了几个头后,便毅然而然往魏无忌等人离开的方向赶去。

    在赶路的同时,树涂还将士卒们给他的皮袄穿戴在身上,而且还将剩下的肉干让嘴里塞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