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兄弟非兄弟1

    (今天为什么更新这么晚?因为……实在是太冷了,冷得手僵打字都不利索!)

    魏侯终究是没有将最后的结果宣布出来,而这样的结果也是可以理解,因为不管最后魏侯决定如何,都算是照顾到了失利者的面子。

    而这件事商讨结束之后,朝会当然还得继续往前走,今天商讨的事情其实还有许多。

    比如年后怎样应对西面秦国和楚国的动作,还有南部与齐国战事究竟如何收场,还有便是怎样让齐国付出更大代价。

    而不得不说的是,在后面三公子魏建林出来回答的次数倒有不少,因为主持襄平大营的高承德并没有回来。

    而魏建林的表现却也还算出色,言语间透露出的稳重和自信,倒是让魏侯不住点头。

    也正因为是这样,让在朝堂上一言未发的魏成泽,心底可是郁气难消。

    这种心情直到下朝之后,魏成泽都没有恢复过来,因为任谁遭受到巨大威胁之后,心情都不会好的。

    现在的魏成泽,就像是一个被人抢走了心爱的玩具的孩子,这让一直骄傲的他如何嫩受得了。

    他是魏侯嫡长子,在兄弟中天然便有一种优越感。

    大公子魏多洵打小便入质齐国,如今更是声名不显,而其他年级小的兄弟更是毫无竞争优势,便更是将魏成泽的优势凸显出来。

    可就在这两年里,魏成泽却连续遭遇了人生的滑铁卢,从当初领兵数万的大将,到如今和其他兄弟竟然要同台竞争。

    而这一切,魏成泽都未真正从自身反省过,将一切都归责于父亲的识人不明,以及兄弟们的阴险狡诈。

    而恰恰,如今作为他主要竞争者的魏建林和魏无忌,都是母族一系毫无根基,被魏成泽视为贱庶子的人。

    一直被自己母亲保护着的魏成泽,在朝会遭受冷遇之后,也不由自主的往魏宫后宫走去,这是他下意识的行为,因为他要向自己母亲求教。

    后宫这种地方,当然是不准男人随便进入的,但魏成泽从长平大营回来还没见过自己母亲,这样去后宫却也无人会说什么。

    徐徐走在宫墙之内,魏成泽甚至还遇到了几个很小的弟弟妹妹,他们正无忧无虑打闹着。

    在见着魏成泽之后,一个个都规矩起来,认认真真向魏成泽行礼。

    魏成泽也只是微微点头,这些小弟妹们年纪还小,对他够不成任何威胁。

    而在走了许久之后,魏成泽在来到了一处宫殿外,这里是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见到是魏成泽来了,立马便有侍人进宫禀报,而魏成泽也没有停留便径直走了进去。

    刚走进院落之中,便见一身着华美宫装的妇人,带着一众侍女内侍迎了出来。

    “儿子拜见母亲!”在原地站定,然后对那妇人深深一拜。

    没错,来的这位就是魏夫人,在魏宫乃至于武安都有着深远影响的人。

    将魏成泽亲自扶起后,魏夫人看着一脸忧郁的儿子,便道:“瘦了,比当初瘦了!”

    可能任何一位母亲都是如此,在远行的游子归来之后,都会下意识的说一句“瘦了”。而不管魏夫人对外有多狠辣,此时的她只是一位普通母亲。

    一行人回道大殿,魏成泽母子分别落座后,魏夫人正要吩咐奴婢去拿瓜果热茶,却被魏成泽打断道:“母亲,先让他们都退下吧,儿子有话要和你说!”

    见自己儿子这幅样子,魏夫人大致也能猜到是为了什么,于是她便挥手让殿内侍人退了下去。

    长舒一口气后,魏成泽才道:“母亲,今日大朝会后,我看老五怕是要再进一步了!”

    一听果然是这个结果,魏夫人脸上的温情逐渐消失,然后才道:“徐安宏出了不少力吧!”

    魏成泽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道:“母亲,为何不阻止他们?”

    然而,魏夫人却不直接回答,只是道:“近些日子,君上对谢家,乃至于对母亲都有限制,现如今母亲也非当初……”

    说道这里,魏夫人也停了下来,因为说多了也会多增烦恼。

    但魏夫人此时的话无疑给了魏成泽当头一棒,难道自己最大后盾的母亲,如今也不能依靠了?

    “母亲,难道父亲已经要对谢家下手?”魏成泽慌忙问道。

    魏夫人不由愕然,她只是随口抱怨一句而已,却没想到自己儿子会有这么大反应。

    “成泽,你想太多了……我们谢家是多年望族,君上岂会胡来!”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魏夫人说什么都没事。

    “只是如今比不得当初,我们也不可以肆意妄为了!”魏夫人叹了口气道。

    魏成泽这才点了点头,同时他心底也松了口气,然后他又问道:“母亲,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

    问道这个,魏夫人思索一番后,才道:“你还记得前年长平大战结束之后,魏无忌回武安遇刺那件事吧?”

    见自己母亲提起了这不相干的事情,魏成泽还是点头道:“记得,当初儿子也是奇怪,是谁派的人去杀那贱种!”

    魏夫人便道:“恐怕当时,君上便怀疑是我们下的手了!”

    魏成泽便道:“母亲,难道真的是您派的人?”这其中他都不是很清楚,但记得当初自己母亲并未计划此事。

    魏夫人摇了摇头,然后道:“并不是我们,后面我也问过谢家人,也不是他们出的手!”

    魏成泽此时便急道:“那为何父亲他还怀疑我们?”

    魏夫人便道:“当时君上并未派人严查,所以……我们也就无法洗去嫌疑!”

    而此时魏成泽也没提当面和魏侯说清楚这些事,因为那无疑是做贼心虚的表现,更可能越解释越混乱。

    “所以,也就是从那时起,君上便对我们起了一些限制……否则,之前那澹氏在宗正府的时候,我便能让她‘病故’!”魏夫人平静道。

    魏成泽不由打了个寒噤,虽然是魏夫人的亲生儿子,但他从小也在这位强势母亲的阴影下长大。

    此时虽然他已经是几个孩子的父亲,但魏成泽已经有些害怕这位冷酷的母亲,这也是世族对他深有诟病的主要原因。

    “母亲,父亲那边您难道不能去说上几句话?毕竟他现在还没有做出最终决定!”魏成泽出言道。

    可魏夫人却是一笑道:“成泽,若是母亲现在去说这些,恐怕还是帮了魏无忌的大忙!”

    魏成泽这些可就急了,他是最不想看到魏无忌晋升的人,因为当初他被这位五弟的仇简直是不共戴天。

    在长平前线,在上洛城中,魏成泽丢的脸一次比一次更大,甚至差点死在魏无忌的手上。

    这也让他对这位五弟在内心深处含有一丝恐惧,当然魏成泽本人是不会承认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