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魏侯的面目

    (感谢“应祖辞”的打赏,好久没收到打赏了,谢谢!大章节奉上!)

    魏侯十四年十二月初二,也就是大朝会的第二天,魏侯终于向军尉府发布了诏书。

    诏书中最重要的,也是为大多数人关注的内容便是,魏侯最终同意擢升魏无忌为归化将军。

    一波激起千层浪,整个武安便被这份诏书惊动,上至卿士贵族,下至贩夫走卒,无人不在议论此时。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魏侯,此时则独自端坐于湖心小亭中,面无表情的面对着一池已经结冰的湖水。

    之所以说他是独自一个人,那是相比于他平时前呼后拥的场景,此时魏侯身旁还站着一位面容憔悴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穿着厚厚的裘皮大衣,整个人显得圆滚滚的,但那眼中透出的坚毅,任谁看了都会肃然起敬。

    “寡人都叫你坐下,你又何苦要站着遭罪!”看着远方一片亮白,魏侯声音低沉道。

    中年男子笑了笑,然后便道:“君上都站着,臣岂能乱了君臣之礼!”

    魏侯回过头来,看着中年男子良久后才叹道:“寡人肩负江山社稷,又岂是想坐就能坐的!”

    中年男子便道:“是臣等无能,不能为君父分忧!”

    而在说完这句话后,中年男子可能是情绪激动了一些,甚至不住的咳了起来。

    魏侯顿时露出愠色道:“都叫你去坐着,这就是逞能的下场!”

    即便是难得说出些关怀的话,魏侯表达出来的甚至都是一种责骂的感觉,但好在这中年男子还是听得懂的。

    这下中年男子也不再犟,老老实实告罪坐下后,便道:“君上,臣有一事,憋在心底想问出来!”

    魏侯也坐回自己位置上,然后道:“你想问的,是不是今日发出去的旨意?”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君上为何会擢升五公子,这样既不符合世族……利益,同样也违背了君上当初流放五公子的意愿!”

    看着中年男子把话说完,魏侯才道:“清梁,你跟了寡人这么多年,难道真的不明白?”

    被称作清梁的男子愣了一下,然后才道:“君上,臣已经半截身子都入了土,这么多年在君上身侧建言献策,可对君上……臣却是一丝都看不透!”

    其实这位清梁两年前长平大战时,还能随军出征,如今却是病来如山倒,身子骨已经到了这般地步。

    而吕清梁的这番话,却也恰恰说明魏侯是一个合格的君主。

    一个在他还是公子时就跟着他身边的人,到如今却不敢说了解他,这样的君主谁不畏惧。

    对于这位从龙之臣,魏侯心中无疑是信任的,当然这是建立在对方快要死了的份儿上。

    而吕清梁此时问出这个问题,其实也稍微反驳了他之前说自己一点都不了解问题,因为他还是料到了一点点魏侯的心思。

    对吕清梁之问,魏侯便答道:“寡人在年前老五离开武安时,是让他去抗击匈奴的,并未说是流放于他!”

    “他到燕山之后,征兵逾制,寡人不在乎……他要军械粮草,寡人便让岭北大营一一满足……他随意出兵草原,寡人也让岭北大营不闻不问!”

    “这一切都是因为,寡人就想要看看他能蹦跶多高,现在他蹦得高了,寡人自然不吝给他赏赐!”魏侯淡然道,就像这是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吕清梁愕然,然后很不敢相信问道:“君上没有发配五公子的意思,并以此和世族周旋?”

    周旋和妥协在这里表达的意思是差不多的,但无疑用周旋更合适一些。

    魏侯看了他一眼后,便道:“远去北疆,又何尝不是他的造化,逆境中更能磨炼人的意志!”

    “君上如此栽培五公子,莫非是……”吕清梁说道这里有些犹豫,毕竟关于接班人的事是极度敏感的。

    所以魏无忌便道:“寡人不是栽培老五,寡人是给自己儿子机会,所有儿子都有!只要他们不甘于频繁,寡人都会给他们展示自己机会!”

    可能是憋得太久了,魏侯又道:“老二和老三一样是如此,他们想到军中历练,寡人让他们去就是了!”

    说道这里,魏侯便叹息道:“只不过,他们的表现没有那么突出,否则寡人一样不会吝惜赏赐!”

    吕清梁见魏侯说完,才迟迟道:“君上,臣还有几个问题,望君上予以解答!”

    魏侯看了吕清梁一眼,已见到对方面色变得更为潮红,便道:“问吧!”

    吕清梁便道:“君上,是要以此竞争,决定谁为太子?”

    话题终究还是引到了太子的话题上,这也确实很犯忌讳,在魏侯盯了吕清梁良久,发现对方眼中一片纯正后,才再度平视前方。

    魏侯便道:“是也不是,太子之位关乎国本,有时需顺势而为,有时却要逆势而为!”

    魏侯所谓的势,当然便是魏国内部的形势。对他来说,那边的势力更盛,那便立那边的人为太子就是了。

    “君上认为,这样公平可公平?”吕清梁又问道。

    虽然吕清梁没说对谁公平,但魏侯还是知道对方问的是谁。只听魏侯道:“命该如此,若不能逆流而上,寡人也救不了他!”

    对这个答案吕清梁其实是感到失落的,因为魏侯的话就间接承认了,竞争对魏无忌来说就是不公平的。

    如果魏无忌自己不努力,一旦魏侯不在,那么谁都救不了他。

    听到此处,吕清梁突然站起来道:“难道君上,已然放弃了当初的报复,放弃了要公平天下的志向?”

    若是旁人这样质问他,那么这人便可以说是一具尸体了,但吕清梁毕竟是当初魏侯还是公子时的老部下。

    这倒不是说魏侯有多念旧情,而是因吕清梁本就时日无多,到时候他却是又少一个能说话的对象了。

    便听魏侯不紧不慢道:“当年鲁莽变法的结果你也看到了,害的人已经不少了,如今大魏周边虎狼环伺,内部已经不敢再大动干戈了!”

    “非但如此,世族也好,寒门也罢……只要忠心体国,那对大魏来说也都是好事!”魏侯沉声道。

    直到魏侯这句话说出来,吕清梁才真的相信,当年那位朝气蓬勃的青年君主,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冷冰冰的政客。

    臣子也罢,儿子也罢……不过都是他用来维护统治,维护霸权的工具而已。

    甚至明白的说,同样也是吕清梁一直不愿意承认的,当初就是魏侯自己第一个背叛了轰轰烈烈的变法。

    “臣明白了……臣都明白了!”吕清梁有些语无伦次道,此时在他的眼角,甚至于还流出缕缕热泪。

    看着眼前一幕,魏侯也久然无语。作为君主,他在乎的只有魏国的基业,寒门世族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甚至于两者之间旗鼓相当斗得越厉害越好。

    当然了,对于如今势大的世族,魏侯当然得在一定程度上扶持寒门一系,这也是他提拔魏无忌的另一个不为人道的原因。

    “君上,赐臣一死吧!”吕清梁擦干眼角泪水道。此时他想到了已经死去的澹世云,以及当初那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吕清梁已经一刻也不想留在这个让他理想崩塌的世界上。

    臣子总有深究君主真面目的倾向,而当君主真正拿下那层层面具之后,看到的却是让人不寒而栗的景象。

    长叹一口气后,魏侯仍旧是那副威严样子,而后道:“寡人不会让你死,你若是死了,寡人可就真的难找个说话的人了!”

    “当年的老朋友们都已经去了,臣自然也该追随他们而去!”吕清梁惨笑道,听了魏侯这么多秘密,他只有死了才会安心,才不会可能连累到家人。

    可能猜到吕清梁在想些什么,魏侯便道:“清梁,你跟寡人怕也有二十年了吧?”

    吕清梁点了点头,然后道:“已是二十二年光阴!”

    魏侯便道:“难道你觉得,寡人会信不过你?”

    此时,吕清梁也和魏侯对视起来,良久才道:“臣当然信任君上,可臣……却难再为君上出谋划策了!”

    “好好养病便是,明面与秦人的战事,寡人还要问计于你!”魏侯笑道。

    恍惚此时,二人又变成了那对亲密无间的君臣。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