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军权谁为主2

    (唉!这一卷写了四十多万字,总算是写完了!!求订阅啊!!)

    “征兵而已,又那里称得上是术业……即便如此,陈大将军带兵数十年,那也是得心应手的!”吴将军淡淡笑道,是一点都不想松口。

    但作为被谈论中心的魏无忌和陈万云,此时都保持着沉默。魏无忌是一脸平静,而陈万云则是一片死寂。

    韩啸凌此时便道:“大将军如今年事已高,怕是已经当不起如此繁重的事务了!”

    这话也是直指为题实质之处,现在的陈万云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那里像个能干正事的样子。

    就比如现在,韩啸凌都已经如此冒犯了,陈万云仍旧保持着沉默,这让那位吴将军不由更是着急。

    此时,吴将军便对陈万云道:“大将军,您倒是说句话呀!”

    这是正对着陈万云说的,于是他此时也只得回答道:“此事事关重大,老朽如今精力不比以前……就你们商议着办吧!”

    这话是怎么说的,顿时便吴将军更是气愤,而韩啸凌则是带着笑意看着他。

    陈万云这话就是将自己摘了出去,不想再参与这两边的争斗,因为他本人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被寒门世族之争给毁了的。

    当陈万云失去自身最为珍贵的东西后,此时自然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

    他现在其实就是在等,等武安的诏书送到,然后他便可以安心回朝被问罪了。

    吴将军此时极度气氛,但陈万云都这样说了,那他还能怎么办呢!

    于是他又道:“大将军的意思,我等已经明晓……既然各部均有损失,那便由各部自行招募士卒,到时只需将各部招募的人数,以及需要配发的武器铠甲报上来就是了!”

    这其实就是吴将军想的第二个法子,因为他之前便有猜测,陈万云可能不会对此事有热心。

    按照这位吴将军的法子,那就是将募兵之权全部分散下去,那样也就不会造成个人对军队的影响。

    但这话韩啸凌便不同样了,只听他道:“吴将军,你这是什么话?我军除开武卒是单独募兵外,其他各部都是由大营募兵……你是是军中规矩如儿戏吗?”

    面对韩啸凌如此质问,吴将军并不着恼,而是慢悠悠的道:“敢问韩将军,我这是违反了军规的那一条,哪一款?”

    也不怪这位吴将军有恃无恐,因为魏军军规中对此还真没有明确的规定,由大营统一募兵只不过是惯例罢了。

    韩啸凌顿时气急,这姓吴的还真是刁钻,这种法子都想的出来。

    而此时,一直未说话的魏无忌却站起来道:“吴将军此言差矣……”

    这话,顿时便将军帐内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只听这位吴将军道:“敢问公子,何出此言?”

    魏无忌便笑道:“军心军心……讲的便是万众一心,如此才能坚不可摧,这也正是我军统一编练士卒的由来!”

    “而如今吴将军却让各部自行编练士卒,这不是自毁长城之举?不知道的还以为,吴将军是匈奴人派过来的呢!”魏无忌笑着道。

    可在这笑意之中,这位自襄平而来的吴将军,却感到了一阵杀意……

    这位公子也太会给人扣帽子了,就这样轻飘飘的,他便沾上了和匈奴人有干系的名头。

    吴将军自不会任由别人诋毁自己,于是便赶紧道:“公子这话可就过了,本将也是为让各部尽快补足军士,又那里有什么其他想法!”

    魏无忌便道:“吴将军……难道由大营处统一编练士卒,便不能尽快补充各部?”

    还不等吴将军说话,一边的韩啸凌也沉声道:“就是,由大营处统一编练士卒,一样可以尽快补入军中!”

    人家又两张嘴说,这位吴将军自然便显得势单力薄了,但他还是不担心,因为他也是有帮手的。

    只见他微微打了个手势,下面便有一将军也站了出来,然后道:“大将军,公子……末将以为,吴将军所言也有道理,且吴将军代代忠良,是绝无私心的!”

    这人魏无忌也认识,之前便和向勋一起为难过自己,没想到现在又跳了出来。

    韩啸凌立时脸色便是一垮,然后道:“尔等究竟是何居心?我大魏的规矩,难道就是让你们来破坏的?”

    但是,韩啸凌呵斥的话并不能压住下面那位将军,毕竟大家都是将军一级,谁有会真正怕谁呢?

    可不要忘了,在下面魏无忌的支持者自然有不少,就在韩啸凌话音落下之后,便见杜俢几人也站了出来。

    “二位将军,军中之事向来以规矩为重,你们如今行事却背离这一点,我看公子所言之事……可能还真有些可能!”杜俢阴测测道。

    他的意思也就是,这位吴将军可能真如魏无忌所说的那样,和匈奴人有什么瓜葛。

    “就是……匈奴人的开出的赏格,有时候可高得下人!”立时又有人调笑着道,正是那位袁姓将军。

    这二人一带节奏,其手下的都尉们便立时嚷嚷了起来,随后这种情况便开始蔓延,军帐内顿时就是嗡嗡声大作。

    没错,这就是魏无忌经营已久的结果,作为人们心目中的“战神”,而且为政理念还是照顾寒门一系的,又怎么可能不受拥戴。

    这下军帐上首的吴将军可就有些慌了神,大势完全不在自己这边,难道还真要将征兵之事交到魏无忌手里?

    那到时候,岭北大营还不成了魏无忌的天下?想到此时,这位吴将军便觉得一阵烦躁。

    但事情也不是绝对,在岭北大营这种偏远之地,世族的力量稍弱可不代表没有。

    果然,支持魏无忌的人起哄不停,但世族一系的人此时也开始嚷嚷起来。

    好家伙,下面立时就闹成了一锅粥,丝毫没有平日了威严一片的模样。

    这时候陈万云也不能装聋作哑了,于是他才一拍桌子道:“都住口!”

    可惜的是,下面的声音完全盖过了陈万云的声音,所以该怎么吵还是怎么吵。

    眼看陈万云居然控制不住局面,这位吴将军自然也就急了,眼下世族一方可是占着下风了。

    韩啸凌此时却一脸优哉游哉,反正占下风的是世族一系的,他是不着急的。

    而若是把今日参会人员的级别再调低一些,韩啸凌此时可以肯定,自己这边的声势无疑会更大。

    突然,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发出,让军帐内众人不由自主把目光往声音发出方向看去。

    却是魏无忌解下自己佩剑,此时重重的杵在面前长案上,发出的声音沉闷而宏大。

    “都吵什么?我大魏的体统好要不要了?”魏无忌喝骂道。

    虽是十八九岁的年纪,可这话却让下面的一众“长者”无一敢顶嘴,只能一个个盯着魏无忌看。

    而在看到魏无忌居然控制住了局面,那位吴将军以及同阵营的几位将军顿时心里一沉,他们知道自己等人的谋划已经可以说是玩完了。

    却见此时,那位杜俢将军单膝跪地道:“臣请公子主持募兵大计……”

    这话就像是给河堤绝了口子一样,立时便有多人山呼道:“请公子主持募兵大计……”

    跪下来的人越来越多,到最后军帐内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还站着,显得势单力薄。

    此时,站在魏无忌身侧的韩啸凌也道:“公子所建之君不过一年,便能大败匈奴本部……纵观我大魏数十将领,又有谁能比公子更善练兵?”

    说道此处,韩啸凌跪地道:“请公子主持募兵大计……”

    魏无忌提剑看向四周,目光盯向那最后还站着的十几个人,眼中杀意涌动。

    这份扑面而去的巨大压力,让下面的还强撑着的数十人顿时慌了手脚,但他们还是强行让自己站立着。

    可终究……有人在魏无忌的逼视下,慢慢低下了脑袋……

    随后,便有人忍不住慢慢瘫软了下去,这便立时引发了群体效应,一个个都尉军官尽皆下拜。

    一时间,魏无忌一人压服整个岭北大营,也正是此时……他才收起而来自己那冷酷的眼神,脸上从新露出笑意。

    就连一盘还站着的那位吴将军,此时整个后背也是一阵发寒,方才魏无忌那冷酷的样子,让他都感到背脊发凉。

    恐怕……这位才真正适合坐上那个位置吧!此时,这位吴将军居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而且他说的“那个位置”指的并不是岭北大营的位置。

    而同样待在原地的陈万云,此时却是内心一阵苦涩。虽然他执掌岭北大营数年,可却不敢说单凭自己大将军的身份,就能完全压服所有人。

    否则,之前也不会也向勋和杜俢等人,在下面唱对台戏了。

    可以说,眼前这等境况也就意味着,虽然陈万云还是岭北大营的大将军,但说话最管用的已经变成了魏无忌。

    这场以军议为名的政治斗争,魏无忌以携大势完胜……即使下任岭北大营主将到任,恐怕也很难改变魏无忌一手遮天的局面。

    除非……武安朝廷能将魏无忌调走,但这种可能更是微乎其微,寒门一系是绝对不会容忍这种情况发生的。

    不管军帐内所有人的息怒,魏无忌此时内心也激动无比,这是他真正意义上跨出的一大步。

    岭北大营变成他掌中之物,已经是指日可待之事,到时候他的那些位哥哥们,拿什么来和他争?

    可以说,此时雄踞魏国北疆的魏无忌,已经变成了一头巨虎,此时他已经可以擦亮獠牙,俯瞰他惦念已久的大好中原。

    (本卷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