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兄弟那些事

    (更新得晚了,但还是要求订阅!!!)

    当魏无忌赶到前院大堂的时候,便看见魏景荣正端坐于客座上,端着茶杯喝着热茶。

    “四哥,别来无恙啊!”才走到大门口,魏无忌便抱拳道。

    魏景荣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便发现魏无忌已然到来,于是他也笑着站起身来,拱手道:“五弟……额……不对,现在该称武扬君了!”

    说完这话,魏景荣才继续道:“武扬君,恭喜恭喜啊!”

    对此,魏无忌也不以为意,因为他知道魏景荣就是这个德行,喜欢开点玩笑。

    微微走进大堂之后,才笑着对魏景荣道:“四哥,你这是在取笑我吗?”

    魏景荣则道:“五弟你这是什么话,现在武安城内谁人不知你武扬君的大名,四哥我又如何能取笑得了你!”

    魏无忌此时却正色道:“不管我是什么君,可你都是我四哥……在你面前那里轮得到我来摆谱!”

    说道这里,魏无忌甚至拉住魏景荣衣袖,然后道:“四哥,请上座!”

    见魏无忌郑重其事的样子,魏景荣这才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暗道自己是没看错人。

    在一众兄弟之间,老大性格孤僻自不必说,老二则是眼高于顶目中无人,老三则对谁都爱答不理,心思深重让人不爽。

    可以说,唯有魏无忌才是真正将他当做兄弟的,即便是现在封君了,也丝毫没有改变。

    两人落座之后,魏无忌便问道:“最近事务繁忙,忘了去四哥处拜访,却是罪过!”

    魏景荣微微一笑,便道:“老五你事业蒸蒸日上,自然脱不开身,哪像哥哥我……庸庸碌碌,一事无成!”

    说这话的时候魏景荣居然是笑着的,魏无忌便知道这家伙确实对任事没什么热情,全然是一副混日子的样子。

    可魏无忌还是道:“四哥得享清闲,却是让我羡慕!”

    魏景荣看了魏无忌一眼,然后才道:“清闲是清闲了,可看着你们一个个热热闹闹的,要说不羡慕也是假的!”

    没等魏无忌出言开解,魏景荣便继续道:“可真要我上前线去,和人拼命换取爵位……我也是万万做不到的,所以……对你们,我也只有羡慕的份了!”

    听了这话,魏无忌没有再说话,他在思考魏景荣这番话的意思。

    这家伙一出口总是恭维自己,然后贬低自己……这是个什么意思?

    良久之后,魏无忌也不由在心里感叹道:时移世易!

    没错,正是因为身份对比发生了巨大变化,在魏景荣的心里……魏无忌已经不是当初的五弟了。

    明了这些后,便笑言道:“四哥久居武安,想必没有尝过北地风味吧,我府上恰有燕山带来的庖厨,正好让你试试!”

    谈到了吃的,魏景荣却没有接话,而是道:“老五,听说你刚回来的时候,又惹四妹生气了?”

    魏无忌思索一番后,才想起魏景荣说的是自己刚回武安的那次,当时是和高阳等人起了些许摩擦。

    但魏无忌随即又想到一个紧要的问题,于是他便问道:“难道说,她把这事告诉父亲了?”

    若自己封地是因为这么件小事,而惹魏侯不快,然后才有了朝会上面的事情,那魏无忌非得哭死不可。

    魏景荣摇了摇头,然后道:“那到没有,只是前两天进宫之后,听晓薇说起过!”

    也正是因为听魏晓薇说,魏无忌对自己爱答不理的,所以魏景荣才在今天上门的,为的就是看看魏无忌是否真的那样眼高于顶。

    好在经过刚才的交谈之后,魏景荣知道事情并不是那样。

    听得并不是魏晓薇告状的缘故,魏无忌便道:“原来如此,看来四妹很生我气啊!”

    随即,他又接着:“四个,莫非兄弟姐妹们,对我都很不满?”

    魏景荣立即摇头,然后道:“你这是什么话,我公室出了你这样的大英雄,兄弟姐妹们高兴还来不及!”

    对此魏无忌却不以为然,便道:“那老二和老三,也是这样?”

    这魏景荣便不能睁眼说瞎话了,不管别人知不知道,反正他是知道老二老三对魏无忌是很不爽的。

    “老五,你也知道……他们两个,本就和你不对付的!”魏景荣摇摇头道。

    此时魏无忌也不得不佩服自己这位四哥神经粗大,居然直接便将兄弟不和之事抖了出来,虽然这就是事实。

    而这时,魏景荣还接着道:“你可知道,现在战事已歇,为何这两人还未从前线返回?”

    见这里面还有内情的样子,魏无忌便问道:“为何?”

    魏景荣此时也放开了一些,便很直白道:“还不是因为你封君了,他们自觉没脸回来!”

    这个理由看似荒谬,但其实也有很大可能性,毕竟这二位都是有志于储君之位的,在看见魏无忌封君之后,他们心里想必也是难受的。

    与其回了武安被让当做对比,还不如窝在军营里面,等待机会建功立业,然后将场子找回来。

    就在魏无忌想着这些的时候,只听魏景荣感叹道:“五弟,你立下的丰功伟绩,想必他们这辈子都是赶不上的!”

    在魏景荣说这话的时候,魏无忌则是观察着自己这位四哥的,他发现这位四哥眼中并无作伪的样子,便知道这家伙是真的这样认为了。

    于是魏无忌便道:“若是四哥愿意,也可随小弟一起上战场,为自己博一个功名!”

    但这话就像是催命符一般,只听魏景荣立即道:“那还是算了,我还是适合武安这温柔乡,去战场上玩命岂不可惜了这公子的身份!”

    这话同样让魏无忌哑口无言,这位四哥才是真正会享受的,将自己的不求上进说得如此理所当然。

    但正如他所说,凭借着他公子的身份,即使不去奋斗,依然可以活得很好。

    而此时魏景荣还接着说道:“你看看,连你这样武义高强在战场上都受了伤,我去了岂不是白白送命?”

    说这话的时候,魏景荣正看着魏无忌额头上那道疤。

    魏无忌顿时倾倒,然后他才道:“既然四哥如此打算,那小弟也就不强求了!”

    魏景荣此时也带有笑意,他这是真的开心。因为魏无忌是唯一一个,没有嘲笑他胸无大志的人。

    哪怕是魏景荣自己母亲,也没能做到如此,所以此时他对魏无忌这个弟弟也就感到越发亲切。

    为了转移话题,魏无忌便继续道:“既然四哥好玩,那小弟也要问问,这武安附近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到时候四哥有暇也带小弟去看看!”

    听魏无忌问起这个,魏景荣兴致立时便高涨起来,滔滔不绝将武安内外好玩的地方划拉了一遍。

    而也接着这个机会,魏无忌也旁敲侧击的了解着武安的局势,其方法便是通过那家子弟和那家交好出游。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