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花城四秀

    正午阳光火辣,蒸起地面的湿气,镐京街头的行人犹如置身蒸笼里一般,到处充满躁动的热流。

    街道上弥漫着马蹄扬起的灰尘,一队队选秀人马纷纷赶往集市口,那里是品花大会举行的地点。

    然而,炎热的天气、并不会影响喜欢看热闹的百姓。

    街道上,车水马龙,人山人海。

    苏季、金贞、银临、陆压道君、四才姬,八人身披黑色鹤氅,结伴走在繁华的街头。沿途两边搭篷摆摊叫卖、弹拉说唱、占卦算命应有尽有。卖主的吆喝声,百姓的谈话声,沸沸扬扬的嘈杂声像洪水一般喧嚣,足以传出二里地外。

    袁生自幼生长在穷乡僻壤,从未见过如此盛大的场面,霎时惊得瞠目结舌,口中赞叹不已。

    三个带着老虎面具的小男孩,互相追逐嬉戏,从袁生面前跑了过去。袁生的眼光不由得被他们吸引了过去,指着一个那孩子脸上的面具,对苏季道:“师父,我也要那个!”

    苏季踮起脚尖,极目远眺,带领众人走向绿树下的一个棚子。

    那是一个卖面具的摊位,方木支起高高的框架,铺了干净的蓝布,陈列着一张张精致的面具,各色图案、款式齐全,有神仙鬼怪、有大花脸谱、有飞禽走兽……

    袁生选了一副白猿面具,直接戴在头上,朝苏季张牙舞爪。

    苏季微微一笑,对身边的人道:“我们也挑一个吧。城里人多眼杂,戴上面具多少能暂时掩盖身份。”

    陆压道君道:“教主,若想掩盖身份,我可以施展法术。”

    太阴说道:“城里耳目众多,你在这里施法,我们暴露得更快。”

    “临郎,我们选这个!”

    金贞给银临选了一副银色鸳鸟面具,自己带上一副金色鸯鸟面具。鸳鸯面具刚好凑成一对,两人用鼻尖凸出来的尖锐部分,亲亲热热地戳来戳去。

    四才姬分别选了梅、兰、竹、菊,四种花纹的面具。

    陆压道君选了一副滑稽的白脸娃娃面具,两旁涂着红脸蛋,显得顽皮可爱。

    苏季则反其道而行,选了一副凶悍的黑脸煞神面具。

    八个人带着款式各异的面具,身披黑色鹤氅,阔步走在大街上,非但没有掩人耳目,反倒引来更多关注的目光。

    陆压道君小声道:“教主,我们这是不是有点招摇过市了?”

    苏季笑道;“我们有你在呢,怕什么?”

    八人还未走到集市口,就听前方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喊道:

    “请下面读到名字的佳丽出列!”

    苏季微微一怔,感觉这声音异常耳熟,快步挤过人群,看见品花大会的高台上,正站着一个文弱青年,正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兮伯封!

    兮伯封手捧一张羊皮卷,朗声念道:“苏巧颜、南宫瑶、郑岚、邓玉、费秋……”

    袁生赶过来,问道:“师父,你认识那书生?”

    苏季点了点头,目光紧紧盯向高台之上。

    此时,兮伯封封读完一长串名字。

    那些没被念到名字的佳丽,尽管千里迢迢赶来,依旧被残忍淘汰,一个个落寞转身离去。

    那些被念到名字的佳丽,被兮伯封带至高台侧面的一个凉棚,让她们面对凉棚前面的珍珠垂帘站着。

    兮伯走到珍珠垂帘面前,躬身道:“大人,侯选女子已到齐,请您过目。”

    凉棚里传来一阵鼾声,珍珠垂帘里面的人正在呼呼大睡。

    兮伯封反复呼唤了几声,一个青年才擦了擦口水,慢吞吞地走了出来。

    陆压道君望着主席位上的青年:“这小子看起来好眼熟啊,好像在哪见过。”

    “四师弟?”

    苏季愕然发现主席位上的青年,赫然竟是虢翰!

    然而,最让苏季在意的并不是在这里看见虢翰和兮伯封,而是从这两个人你来我往的举止来看,兮伯封明显是虢翰的属下,且二人地位相差悬殊。由此可见,虢石父在朝中的势力,已经超过了太师兮伯吉甫。

    虢翰扫过候选的几位女子,问道:“伯封,我听说有一位褒国的佳丽,今天为何没有到场?”

    兮伯封道:“想必是在路上耽搁了。”

    虢翰神色不悦,高声道:“我平生阅女无数。一位绝世美人,不仅要容颜貌美,而且要有礼有节。不懂得守时的美女,就算长得再美,还是会令男人讨厌!”

    兮伯封道:“虢大人言之有理,那您的意思?褒国的佳丽……”

    虢翰大手一挥,道:“淘汰!”

    虢翰在几位候选佳丽面前走过,神色异常平淡,并无一丝一毫惊喜。

    兮伯封介绍道:“这位是缯国君主之女,年方十六岁。”

    虢翰道:“苏巧颜,名字顺口,她排第三。”

    苏巧颜喜道:“谢大人。”

    虢翰看了一下位侯选佳丽,对兮伯封道:“这位邓玉我认识,当朝邓老将军的孙女,第二就给她吧。”

    兮伯封问道:“最后的第一名,大人可有数了?”

    “你先等一下,容我去后面喝口水再说。”

    说罢,虢翰转身走进高台侧面的垂帘。

    陆压道君望着那垂帘,对苏季道:“教主,那帘子后面有人。”

    太阴说道:“一个阴气极重的男子。”

    苏季道:“看来这个品花大会并非虢翰主持大局,背后另有人暗中操控。”

    这时,虢翰走出垂帘,附在兮伯封耳边说了几句。

    兮伯封点了点头,高声宣布“费秋”为天下第一美人。

    虢翰大手一挥,道:“好了,散吧”

    这时,台下的四才姬纷纷道:“教主!教主!那种货色竟敢号称天下第一美人?我们也要上去试试!”

    稍作沉吟,苏季抬手示意稍安勿躁,默默走上台去。

    霎时间,两个侍卫走出来将他拦住。

    虢翰摆手示意侍卫们退下,抬眼打量着苏季,虽然看不清容貌,但感觉他身上的气息十分熟悉,于是问道:“你是谁?我们在哪里见过?”

    苏季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带来四位最美的佳丽。”

    兮伯封道“品花大会已经结束。天下最美的佳丽就是这位费秋姑娘。”

    虢翰一脸无所谓道:“看一眼又不会死,让他把人带上来吧。”

    苏季轻轻击掌,四才姬陆续走上高台。

    虢翰见这四位姑娘身披黑色鹤氅,拧起眉头道:“她们穿得这么厚,我怎么知道她们长得如何?”

    苏季道:“花城四秀,你们脱下外衣,让虢大人瞧瞧。”

    绘姬褪下鹤氅,露出傲人的双峰;舞姬褪下鹤氅,露出修长的美腿;琴姬褪下鹤氅,露出丰满的翘臀;歌姬褪下鹤氅,露出纤细的腰肢。

    四才姬虽然外面穿的厚实,里面却是紧身单薄,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诱人的身材逐一尽显,各领风骚,而且四女都长着一副让男人疯狂,让女人流泪的绝色容颜。

    台下的云云百姓,无论男女,皆是赞叹不已。刚才被选中的三位佳丽在四才姬面前,明显黯然失色,不禁咬着嘴唇,一个个眼光低垂,或嫉妒,或沮丧……

    兮伯封忍不住问苏季道:“阁下是从哪里找来的?她们叫什么名字?”

    苏季随口道:“她们是从海外而来,四人合称,花城四秀。”

    “花城四秀……”虢翰嘴里嘟囔着,贪婪的目光在四才姬身上逐一扫过,吞了一口唾沫道:“世上竟有这等尤物。”

    苏季微微一笑,“如何?”

    “凑合。”虢翰擦了擦嘴角流下的口水,“我曾见过一位美子,比你带来这四个标致百倍。她才是天下第一美人。”

    苏季道:“既然虢大人心目中已经有人选,为何不请她来参加品花大会?”

    虢翰眼光低垂,回忆道:“可惜她是玄门女子。我与她只有过一面之缘,此生怕是无缘再见了。”

    苏季想必他口中的女子,无疑就是玉昆仑山虚洞闭关的沐灵雨,看来虢翰还对她念念不忘。

    虢翰道:“不过说实话,你带来的四位佳丽属实难得,远胜刚才选出的三个。我甚至可以破格选出第四名,领取我的奖励。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苏季道:“何事?”

    虢翰道:“你要摘下面具,让我看看你的脸!”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