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第190章 指教

    虚幻没有说话!

    这种他怎么说?

    杨信乃是杨老令公唯一的孙子,更是关中杨家唯一的嫡亲血脉,更是前朝皇族,传承至今已经有五六百年的时间。当然说杨家的伟大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在于他的牺牲!

    从大周立国之初,关中杨家便从军,先从大周统一的南征北战,再到太祖之后的转身修文,而后又在李夏崛起之后,再次从军,凡二百余年的沙场纵横,杨家为大周朝死的人,甚至比皇族宋家都要多的多。

    到了杨老令公这一代,自己为大周朝征战沙场几十年,只有一个儿子,儿子战死,余下寡.妇带着一儿一女,如果现在杨信再战死,那杨老令公还怎么立身于世!

    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身为杨家的家主,却让杨家断代,这是何等的悲哀!

    大周朝欠杨家的,杨老令公从来没有说过,直到现在哪怕被宣和帝忌惮,猜疑,也依然无怨无悔,可堪为臣之楷模!

    “公明,你这话从哪里来的?”陆直脸色严肃的望着虚幻,淡淡的问道。

    虚幻抬头看了一眼陆直,他当然不能说自己是从二十年后穿越重生回来的,在那个世界里,翻篇过年之后,怕是连正月十五都没过,杨信就在对李夏的一次偷袭之中,落马被斩,最后甚至连尸身都没有完全的被赎回来。

    宣和帝为了表明自己对于杨家的看重,曾许下一州十城之地,换取杨信的头颅,李夏竟然在大商的支持下断然拒绝。

    当然虚幻更加清楚的是,就在明年,大商的天祚帝就会策划对大魏的一次攻击,这才让李夏牵制大周,原本以为会一帆风顺,马到功成,小小魏国还不是顷刻颠覆,结果却是大败而归。

    而因为魏国刚刚建立,力有不殆,算是不胜不败!错失良机,这才有后来的大魏派人来大周,寻求合作,大力发展,励志图治的五年!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这些虚幻只能是放在心里,不能说,也不敢说!

    对着自己老师陆直的问话,虚幻也不好不去回答,只得想了想,才有点迟疑的说道,“我师父曾经评过杨信此人,命有富贵,运含死气。不染兵戈,万事皆休,一临沙场,后果难测!”

    这二十四字当然不是问法禅师说的,问法禅师这么多年退下来,隐居在烂陀寺,如果真有心朝争,怎么会这么晚才入局?

    问法是真的放下了,直到上世战死。

    可虚幻却放不下,所以他今天坐在这里。

    陆直的手指头敲在石头桌子上,一下一下的,眉头紧皱。

    陆直的心里可谓是纠结异常,毕竟是子不语怪力乱神,但问法的名声又在那里摆着,虽然说经过了宣和帝的刻意淡漠,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大周朝的人很少还能记得住问法,但这不代表他们这些曾经经历过的人不记得那个才华绝伦的男子。

    一入京华,搅动四方云动!

    一人当国,重铸华夏威武!

    他断杨信必死,或许杨信还有一线生机,但绝对不大!

    他陆直乃是人臣,自然要为君王思考,如果说宣和帝真的要打压杨老令公,他也就没什么了,可杨老令公有大功于社稷,身为文人,他又不得不去斡旋!

    “走,去见杨老令公!”

    陆直的果决也非一般人,既然知道,那就不能不去管。

    尽管他也知道,这种时候,去找杨老令公,说这种话,乃是讨人厌,可他却不能坐视不管!

    虚幻一愣,也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师竟然这般的耿直,或者是正直!

    两人就这般毫无预约的径直去了老令公府。

    陆直只是冷冷的把自己的名帖一递,眼睛都不抬的说道,“老夫要见老令公,通报一下!”

    老令公位高权轻,相当于誉衔,但并不是说老令公就没有了影响力!相反正是因为他的影响力,所以才一坐就是十年的中书令!宰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是杨老令公。但杨家乃是世家大族,文武兼修,勉强算书香门第也不为过,门子的礼仪做的还不错。

    请入大堂,上茶,而后退出去通报。

    虚幻望着自己那默然不语的老师,有点不解的说道,“老师,真的要说?”

    “事无不可对人言!”

    陆直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想了想,似乎是为了劝慰自己一样,又接着说道,“如果老夫不知道也就罢了,但是既然知道,就要说一句,杨家有大功于社稷,不可不保。老夫只求问心无愧,虽然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可天地之间,自有因果,你师父也非常人,说话怎么可能没有深意!”

    “衡霞先生怎么得空来了,我爷爷有点事,让小女子先来伺候着!”一声清脆的声音,一个少女俏盈盈的走了进来,对着陆直道了一个万福,笑着说道。

    陆直只是点了点头,才对着杨舒说道,“杨家小娘子多礼了,老夫也就是来这里说句话,说不定还是讨人嫌呢,不必客气!”

    杨舒只是瞥了一眼虚幻,然后走到陆直身边,提起旁边的茶壶给陆直续上水,笑着说道,“衡霞先生那里话,您的大名就连小女子都是敬仰的人,我爷爷曾赞您一诺千金,古来君子之风也不过如此。”

    杨舒的眼睛可是转的飞快,她来这里可不是杨老令公真的让她来候着,实乃是她听到虚幻跟着来,自己抢先一步来见见虚幻这个小和尚而已。

    要知道她们也算是有数面之缘,却不成想不到短短一年的时间,那个曾经惹人恨的小和尚竟然成了新科状元,这事的机遇变幻,真的很令人感到奇妙!

    “衡霞来了啊……”

    时间不长,杨老令公便大步的走了进来,和一般的老臣不同,杨老令公的身体倒是健壮的很。

    陆直站起身来,对着杨老令公一施礼,虚幻也是跟着抱拳鞠躬。

    陆直的脸色依旧严肃,好在杨老令公也不在意这些,走到主座上,提起旁边的茶壶,就倒了一碗,一饮而尽之后,才笑着说道,“怠慢衡霞了,我这杨府习惯了大碗喝茶,倒是对不住了!”

    虚幻的心里倒是有点腹诽,你这自己都喝了,再说这话,让别人怎么说?

    陆直倒是不在意,索性也没有再坐下,只是对着杨老令公一抱拳的说道,“老令公的独孙杨衙内现在可否调回,或者调到西京,也算是为国蓄材?”

    杨老令公的眉毛一挑,却又不作声色的淡淡说道,“我杨家男儿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再说了那小子也顽劣,让他去沙场历练历练也不错,杨家的一切都是这么来的,我是这么来的,他父亲也是这么来的,只有他经历这一切,他才会明白杨家之重!”

    “怎么了……衡霞先生有何指教?”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