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节-风玄国灭

    原本应该到自己手上的机关舟被挪作他用,哪能不被术道宗门报怨,好在挪用的只是通信机关舟和运输型机关舟,并不是急需的主战型和支援型。

    不过交割了材料,下了定制单的宗门还是不放心,派了长老和弟子常驻大武朝帝都,在无形中增加了天京的防备力量。

    天宫若是有召,他们还不屁颠屁颠的赶来帮忙,说不定还能比别人尽早些拿到机关舟。

    一边是西人,一边是天邪教,对于李小白来说,一边是火焰,另一边还是火焰。

    原本一直在与五宫七宗作对,觅机狠狠咬上一大口,现在咬倒是咬了,术道宗门被高高挥落的杀猪刀斩得乌呼哀哉,最终结果却与李小白当初想像的完全不一样。

    术道宗门反而与李小白站到了一起,联手对抗西人圣庭和天邪教,共同谋求在这大争之世中的生存权。

    在这个时候,李小白也已经顾不上术道视凡人如草芥,眼高于天的坏毛病,事实上在这即将到来的乱世里,凡人口中的仙长们如同草芥一般,随时会性命不保,并不会比凡人好到哪里去。

    -

    绵延逾千里的戈壁荒漠,飞沙漫天。

    自从老刀把子率千余马匪攻破大武朝的关卡,却在西延镇遭到重创后,原本这片盗匪出没的荒漠里很快便连马匪都难得一见。

    来往商队并没有因为马匪减少而高兴太久,大武朝与风玄国又开始干上了,你来我往大大小小的打了百余仗,双方这才罢手。

    仿佛闹剧似的边境磨擦结束后,商道再次恢复通畅,积压已久的货物迫不及待的出入两国边关,商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万里商途总会因为国与国之间的争端而暂时充满动荡,但是在最终利益驱使下,无论什么样的争斗还是会有停止的时候。

    一行人马稀稀拉拉拖出四五里,奇怪的是,却不像常见的商队那样由一辆辆满载财货的大车组成,只有十几辆大车跟在中间,其他的车马上都满载着人,还有东歪西倒的骑兵夹杂在队伍中,所有的人身上脸上都写满了疲惫和狼狈。

    商队不像商队,军队不像军队,倒像是一支逃亡的队伍。

    一个骑兵带着长长的烟尘从前方返回,很快来到一辆装饰华贵,却沾染了许多灰尘和暗红血渍的马车前。

    “陛下,前方五十里就是边境。”

    经过火焰舔舐过,有些破烂的帷布被掀开,露出了一张年轻却疲惫的脸,他的头上戴着一座金灿灿的王冠,声音沙哑地说道:“通知所有人,加快脚步,争取日落前入关。”

    昔日的王子殿下终于得偿所愿的继承大位,然而却并不是以厄不勒花希望的方式,许多兄弟姐妹惨死于兵灾,再也没有人争夺已经变成烫手山芋的王位,被大臣们拥立的他接手的却是一个千创百孔的烂摊子。

    正如父王在临终前的那句话,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风玄国,已经摇摇欲坠!

    直到戴在自己头上的那一刻,厄不勒花才晓得,这个重量有多么压人。

    “陛下,大家都已经很累了,不如先休息一下,再赶路吧,我怕许多人会跟不上。”

    新任国师是老国师安木合的大弟子卜鲁望着后面越来越松散的队形,满脸担忧。

    自从在达官显贵们的簇拥下从战火纷飞的王城逃离,一路仓皇,掉队者无数,失去物资无数,有些时候甚至并没有追兵,仅仅是草木皆兵而自相践踏造成伤亡。

    此时接近风玄国与大武朝的边境,一路行来十不存一,剩下的这些人早已是强弩之末,惶惶丧家之犬,随时都有可能瘫倒在地,再也行不得路。

    “卜鲁国师,我都知道,但是累些乏些,依然还是性命要命,如果真的跟不上,那也是他们的命!”

    自打从父王手上接过王冠那一刻起,厄不勒花一下子变成熟了许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必须狠下心来,不能被那些老弱病残拖累,知道留得青山在,才能有柴烧。

    “他们会让我们入关吗?大武与我们一直都不合。”

    卜鲁手执长杖,半靠在马车上,皱着眉头担心不已。

    在此之前,风玄国与大武朝之间没少发生龌龊,他的师父,风玄国上一任国师安木合便是死在了大武朝,一场豪赌最终还是让风玄国狠狠出了一次血。

    大武朝女帝在登基后之所以能够迅速稳定人心,并且派兵剿灭此起彼伏的叛乱和动荡,与这笔横财不过关系。

    有钱,有人,任!地方上的杂兵怎么可能是对手,光用钱财砸都砸死了,更遑论重赏之下,勇夫绝对比英雄豪杰更多。

    “放心,国师,他们会放我们过去的,无非多费些唇舌罢了,大武朝需要风玄国,风玄国也需要大武朝。”

    风玄国新王厄不勒花相信只要证明自己的价值,他们就有机会活下去,这是戎人以商立国得出的道理。

    他向那名骑兵点了点头,说道:“去吧!”

    “遵命!”

    那名骑兵很快将厄不勒花的命令传于他人,由数骑向队伍前后传播开来。

    听到大武朝的关隘已经相距不远,风玄国的戎人们立刻就像注入了一支兴奋剂,重新振奋了许多,车马步卒无不加快脚步。

    然而依然还是有一些人畜油灯尽灯,瘫在了地上,车辆止步不前,滞留原地的人在哭嚎中,眼睁睁看着其他人渐行渐远,所有人都已经竭尽全力,没有办法顾及别人,抛弃在所难免,即使是带领着他们从王都一路逃亡至此的厄不勒花也只能生生硬起心肠,装作视而不见。

    在这个时候,一个骑兵从后方仓皇奔了上来。

    “西人,西人来了!”

    骑兵背上还兀自插着一支铁箭,几乎贯穿了整个肩膀,三棱破甲锥矢依旧在流淌着鲜血,他的脸色越来越白,却仍在强撑,欲将消息传递给所有人。

    “什么,西人!西人来了!”

    “快跑啊!”

    “不要乱,不要乱!”

    “快走!不要停!”

    “准备迎敌!”

    有人想要迎战,有人想要逃跑,有人却仓皇不知所错,华贵沉重的车辆一下子就像炸了锅似的,没头苍蝇般乱窜,甚至狠狠撞在了一起,人仰车翻马倒,满目都是混乱。

    许多车辆上不仅装载着粮食清水等生存必需物资,更多的却是从王城抢运出来的财富,戎人以商立国,自然是富的流油,满车满车的金银珠宝,逃亡者的衣兜里都塞满了宝石。

    圣庭固然不会将这些阿堵之物放在眼里,那是那些寻常西人士卒却未必会有这么高的觉悟,这队逃亡者简直是狼群眼中的大肥肉。

    “该死!让卫队整治秩序!”

    兵慌马乱的一幕让厄不勒花暴怒无比,恐怕还没等西人冲杀过来,这些人就已经互相践踏而死。

    眼见着即将进入大武朝,能够得到汉人的庇护,谁能想到还没高兴多久,天杀的西人又追了上来。

    护卫新王的士卒们开始喝斥,整肃队伍的纪律,又是一片鸡飞狗跳。

    地面上乱成一锅粥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小黑点,越来越大,却是一个人影,背后伸展出三对细长的光翼,轻盈却有力。

    栗色的头发,带着一些雀斑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仿佛在自言自语道:“愚蠢的戎人,老老实实的投降,接受圣庭的审判,何必吃那么多苦头!”

    他从身后箭匣内取出一支响箭,引弓上弦,圣力涌入箭身,一松手。

    “吱!~”

    凄厉响亮的尖啸声向四面八方扩散,攀升至极高处的响箭猛然炸开,变成了一团红雾,远远往去,无比醒目。

    “是西人的圣士!”

    响箭的呼啸声传到了地面,还在整顿秩序的戎人们都吓呆了,地面上骤然一静。

    “是圣士!陛下不要出来!”

    卜鲁在第一时间跳下马车,死死的望着天空。

    几支利箭射向天空,然而连三分之一的距离都没到便力竭而落。

    两支飞剑闪烁着剑光升腾而起,西人圣士终于不再视若无睹,背后光翼激烈闪烁,飞快远去了。

    远处烟尘缓缓升起,绵延无尽,地面微微颤栗,马车内的风玄国新王厄不勒花也察觉到了异动,再也无法保持镇定,望着后方目力极尽之处,脸色大变。

    烟尘升腾之处,星星点点的寒光闪烁,一支支长枪真如密林一般,大地微微震荡着,仿佛有无数的兵马在行军。

    西人几乎横推了整个风玄国,以商立国的戎人彻底完了。

    在近两百万大军的攻势下,仓促集结起来的一百万可战之兵一触即溃,甚至连半个月都没有坚持下来,就被攻到了王都墙角。

    甚至不到十天,仅仅七天,防守空虚的王都陷落西人之手,军民伤亡无伤。

    各地勤王大军共计一百二十万相继全军覆没,不敌而降者足足有二十万,风玄国自此再无任何抵抗之力。

    临危继位的新王厄不勒花率着戎人最后一支精华,穿越千里戈壁荒漠,在即将抵达大武朝边境时,终于被西人大军追上,所有人尽皆心胆俱丧,脸上写满了绝亡。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