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闹大了

    楚浩冷笑一声,真是不知所谓,欺人太甚。

    说实话,他现在倒是想跟陈明轩打一场,让陈明轩见识下,他的拳头有多硬!

    “自取其辱。”楚浩缓缓说道。

    “陈施主年轻气盛,心火大了点,楚施主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净明双手合十说道。

    “你这和尚……”楚浩无奈的摇了摇头。

    要不是,知道净明只是想要活稀泥,楚浩还真以为净明是站在那边的。

    “出家人讲究与人为善,化干戈为玉帛,小僧虽然知道施主不爱听,但也只能这样说。”净明笑着说道。

    “佛家有菩萨低眉,也有金刚怒目,我问你,净明和尚你习武是为何?”

    净明和尚楞了一下,过了数息,这才深深的朝着楚浩鞠了一躬,“自然是为行金刚之事,以武护法,小僧受教了。”

    而一旁的陈鹤,看着楚浩和净明侃侃而谈,不由的怒火中烧,从开始到现在,楚浩连看他一眼都没有。

    这表明,楚浩根本就不在意他,认为他现在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手下败将而已,真是太目中无人,欺人太甚了。

    看着楚浩的背影,陈鹤眼睛微微一眯,其中无数的寒芒闪烁。

    现在正是个好时机,楚浩背对着自己,净明又弯腰施礼了。

    不管了!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这么好的机会是老天给自己,自己要是不取的话,反而会遭到报应的!

    而且这都是楚浩自找的,如果不是因为楚浩,自己怎么会输掉比赛,连参加全国比武大赛的资格都没有,又怎么会在病床上躺那么久,暗劲无望不说,还留下了病根,一到阴雨天就隐隐作痛。

    这一切都是因为楚浩!

    念头一动,陈鹤的身形爆射而出,双臂舒展,如同一只仙鹤振翅遨游,行若惊虹!

    左手五指一捏,捏成鹤啄,陈鹤毫不犹豫的朝着楚浩的后脑勺叨去!

    陈鹤这一击,身形缥缈,一弹一啄,不带半点烟火气,但是其中的充满了森森的杀机!

    陈鹤眼中精光爆射,眼神疯狂,状若疯魔!

    他相信自己这一击鹤啄如果打实的话,楚浩就算是不死,也要重伤。

    至于后面的事情,他不管了,自有师长替自己周旋,哪怕是要坐几年牢,也值了!

    突然听到耳后传来一阵凌厉的破空声,楚浩念头一动,看都不看,上半身下伏,左腿使劲一甩,上面肌肉虬结,仿佛一块块山岳耸起,发着青乌的大筋仿似一条条河流婉言盘旋,充满了力量感,就如同一匹骏马飞奔,四蹄腾空!

    而此时,净明正好施完大礼,抬起头看到陈鹤偷袭的这一幕,不由大喊一声,“施主小心!”

    净明话音刚落,楚浩一计马后炮狠狠的踹在了陈鹤的胸膛上,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咔嚓一声脆响,正是骨裂声!

    紧接着,陈鹤如同被一辆疾驰的货车狠狠撞了一下般,整个人腾空而起,朝身后猛的摔去!

    “咚!”

    陈鹤重重的砸在了候机厅的石柱上,这才止住了势头!

    不过这还不如在空中翻滚一顿时间来的好,现在等于说是,所有的力量都被陈鹤的身体所承受了,一点泄力都没有。

    一口鲜血喷出,陈鹤面色惨白,神情一暗,直接从石柱上滑了下来,一动不动。

    这时,楚浩这才算是彻底扭过头,看着陈鹤,楚浩的脸上闪过一丝厌恶,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总是来偷袭这一套!

    不过,这次陈鹤恐怕是没有那么轻松了,这一脚楚浩是应急而发,一瞬间,体内所有的力量,元气都被调动了起来,然后瞬间发了出去。

    而且这一招马后炮,还是三皇炮捶中的一记杀招,威力浩瀚磅礴,如果暗劲练到脚上的话,陈鹤现在整个人早就气球般,直接爆开了。

    不过虽然楚浩还没练到脚上,甚至也比不上双手间,喷涌暗劲来的厉害,但是踢晕一头牛,绝对没什么问题,至于陈鹤是生是死,楚浩也不知道。

    看着陈鹤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脑袋旁边的鲜血如同血腥玫瑰一般的刺眼,净明不由的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

    但他也知道,这怪不得楚浩,楚浩没看见,但是他看见了,就以当时的情景来看,楚浩真留手不得,而且看当时陈鹤的样子,面目狰狞可怖,如同堕入魔道一般,那一啄如果打实了,现在躺在地上的恐怕就是楚浩了。

    时间如同凝滞了一般,过了三秒多,人群才如同大梦初醒一般,轰然四散而开,口中还大声呼喊着,杀人了!杀人了!

    陈明轩扭过头来看,看到陈鹤躺在地上,眼睛瞬间就被地上的鲜血所染红了!

    虽然上次陈鹤输了,但是家中对于陈鹤还是寄予了一定的厚望,并且自己为什么会在停留一届,不参加黑赛,不就是为了给陈鹤报仇,让所有人都知道陈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欺负的!

    可现在可好,陈鹤居然又被楚浩打成了这样!真是欺人太甚!

    身形一动,几个起落,瞬间就来到了楚浩身边!

    一句话都没说,陈明轩左脚微退,右腿瞬间下蹲,右掌抬起,紧接着,整个人如同弹簧一般,骤然爆发而出,左腿向前弓步,右掌五指紧握,化作一柄无坚不摧的铁锤,顺势朝着楚浩的心口直直捶去,一套左搂膝拗步,搬拦捶瞬间使了出来。

    宽大的衣袖带起赫赫风声,如同鬼哭狼嚎一般,拳未至,但是呼啸的劲风已经打在了楚浩的脸上,如同刀割一般,生生的刺痛。

    他现在觉得已经没有说话和争论的必要了,现在只有把楚浩打躺在这里,让楚浩也变成跟小鹤儿一般的模样,才有继续理论谁对谁错。

    楚浩眉头一皱,没想到这陈明轩,一言不发就拳脚相加,而且看这出手的力度,显然没有半点留手的意思,一拳如果打实的话,自己最少三五天,心脏受损,提不起气来。

    当下也不客气,左掌直接提在了胸口,如同一张天罗地网般将陈明轩的拳头包住!

    紧接着,楚浩将陈明轩往怀中使劲一拉,一计悄无声息的裙底腿直接踢向了陈明轩的小腿。

    而此时,陈明轩眼中的光芒越发的炙热了,他没想到自己如此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拳,楚浩居然这么轻轻松松的就接下了,瞬间,胸中的战意又旺盛了许多!

    他倒要伸量伸量,楚浩配不配做他的对手!

    右脚朝着楚浩的双腿间一插,整个人瞬间朝着楚浩倒去,右拳下摆,一计又快又猛的撇身捶朝着楚浩的下阴打去!

    陈明轩嘴角冷笑,太极拳的本质就是借力使力,明知道自己的太极传人,还敢把自己向他怀里拉,简直就是找死!

    两道力量加起来,他看楚浩怎么拦,怎么挡!

    楚浩顿时有些怒了,这陈家怎都是这般下三滥的招式,出手就是如此的毒辣,所击之处,皆是人体要害,下阴本就是男子要害,有时轻碰就酸疼不已。

    以陈明轩的力道,这一拳下去,楚浩立马就能为共和国的太监事业做出卓越的贡献。

    楚浩将刚伸出的脚径直回收,沉腰坠马,体内元气奔腾咆哮,胳膊瞬间胀大了一圈,肌肉虬结,一条条青筋如同蟒蛇般狰狞可怖,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从楚浩的手中徒然迸发而来!

    变拉为按,一招强按牛喝水,楚浩强按着陈明轩的拳头朝着陈明轩自己另一只击向下阴的拳头撞去。

    感觉到手上如同无数针扎一般的刺痛,陈明轩不由自主的也发出了暗劲,心中更是心惊不已。

    从陈鹤的嘴中,他早就知道,楚浩不过是明劲而已,顶多就是有一身的怪力,好像是练外家拳似的。

    可是就这么短短的几个月,楚浩居然已经跟他一样,都是暗劲高手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还是说,当时跟陈鹤比试的时候,楚浩留手了?

    这倒是有可能。

    楚浩的手刚一下按,陈明轩就知道楚浩想干什么了,顿时脸涨的通红,楚浩这简直是欺人太甚,用他的拳头去他的自己拳头。

    陈明轩此时也猛然发力,体内元气如大海潮涌一般迸发而出,想要从楚浩手中挣脱出来。

    可谁知,陈明轩的这股力道却如同泥牛入江,楚浩的手臂轻轻一抖,陈明轩的这股力道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压根就不存在一样。

    楚浩心中冷笑,太极借力使力是不假,四两拨千斤也不假,陈明轩是太极拳的嫡传弟子这也不假,但是借力使力和四两拨千斤不过是只是一种高明的用劲技巧而已,就如同三皇炮捶的猛和爆。

    其本质还是自身元气的多寡,力量的大小,只有本身的力量在千斤之上,才能谈得上四两拨千斤。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陈明轩本身的力量,即便再加上他从楚浩身上借的力量,都没有楚浩现在爆发出来的力量强。

    陈明轩此时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仿佛满腔怒火,却偏偏发泄不出来!

    他此时,竟然感觉,楚浩不论力量还是体内的元气都比他要强上一线,要不然他也不会像这般,被楚浩牵着牛鼻子走,自身没有半点的还手之力。

    念头一动任由楚浩按着自己的拳头,直接落到底的时候,陈明轩突然动了,手一动,直接反扣着楚浩的手腕,以楚浩的手腕为支点,整个人拔地而起,一计倒栽葱,头朝下,腿朝上。

    楚浩楞一下,他没想到陈明轩居然还有这么一招,这姿势实在是太诡异,不由自主的就朝后退了一步。

    可就在这时,陈明轩突然一脚倒挂金钩,右脚如同毒蝎的蝎尾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向了楚浩的脑袋。

    感觉耳边风声骤起,楚浩下意识的将脑袋往旁边偏了一偏。

    “砰!”

    楚浩脑袋一偏,陈明轩这一脚直接就踢在了楚浩的肩膀上,一股刺痛顿时袭遍楚浩全身。

    楚浩毫不犹豫的手一抖,直接将陈明轩甩出去。

    如果再任由陈明轩这样以自己为支点,以高打低,楚浩真觉得自己的胳膊会被陈明轩生生的踢废掉。

    这样楚浩实在是太吃亏了,拳头被束缚住不说,两腿还要支撑起两个人的重量,而且唯独一只手能够活动,而陈明轩两条腿和一只手都能活动。

    不过,楚浩也没让陈明轩好过。

    陈鹤在空中连续翻了好几个跟头,还是没有止住去势,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楚浩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在石柱上踏了一下,这才止住了身形,一跃而下。

    不过这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的,陈明轩感觉腿上一阵酸麻肿痛,各种感觉都涌了上来。

    正所谓久病成良医,看都不用看,陈明轩就已经知道,自己这条腿,这半个多月恐怕是废了。

    现在别说用劲了,连站着都觉得有些站不住了。

    真是太疼了!

    楚浩现在一身的力道何止千斤,如此奋力一甩,真如同一颗炮弹直轰而出!

    不过,楚浩现在也不算太好过,被陈明轩这一脚踢在了肩膀上,别说肩膀了,半个身子都是麻的,一时半会,恐怕也是好不了了。

    此时,楚浩跟陈明轩大眼瞪小眼,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说是再缠斗在一起。

    飞机场的警察也终于听到动静,蜂拥而来。

    不过跟电视里演的一样,警察总是姗姗来迟,往往事都已经完了,他们才会赶到。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警察瞬间头都炸了,这可是机场,素来都是重要地点,要不然也不会专门在机场设立一个派出所。

    更要命的是这还是燕京的机场,要是在这里死了个人,在场的警察,有一个算一个,这一身皮就等着被人扒下来,撵滚蛋吧。

    指挥着七八个警察把楚浩和陈明轩给团团围起来,为首的警察俯下身子,在陈鹤的鼻间一探,顿时松了一口气,有气,还活着。

    谢天谢地!

    现在这位所长恨不得将满天神佛都给拜一遍,没死人就好,没死人就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